万玮:熊孩子之殇在于缺乏见识,有三个建议 | 智见

新校长传媒 2018-09-19 12:53:04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如何提升孩子的见识”。很惭愧,其实我并不算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曾经历过见识短浅的切肤之痛。所以今天讲的,不是经验,而是教训,以及教训之后的反思与感悟。



我们家长养育孩子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孩子成长,长大之后独立成人,不一定指望他们养老,只是希望他们能独自面对这个世界。而成长的过程,就是逐渐变得“成熟”。


那么,成熟是什么?


有人说,成熟是经历。经历丰富了,人自然就成熟了。古人提倡读万卷书走万里路,直接经验靠走万里路,间接经验靠读万卷书。既有广度又有深度。教育系统现在很提倡“研学旅行”,就是将读书与行走结合起来,我所在的平和学校有人文行走的特色校本课程,很受学生与家长欢迎。


也有人说,成熟是磨难。俗语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还有人说,成熟就是能接受小概率事件。中国人常说,少见多怪。或者说,见多不怪。


如果让我来给成熟下一个定义,我会用“见识”这个词,如果仅从字面来理解,那就是见和识,首先要“见”,经历一些事情,然后是“识”,对这些事情有认识。当然文字专家会有不同的解释。见识的本质就是我们通过经历产生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封建专制时代诋毁女性,说她们头发长,见识短。可是我们忘了那时候对女性的约束比较多,女性要深藏闺阁之中,不能随便抛头露面,这样能有高明的见识吗?


各位家长,我们都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是熊孩子,熊孩子实际上是认知能力比较差的孩子,也就是没有见识的孩子。以下有几种情况都是认知能力比较差的表现:


第一是窝里横,在家里是一条龙,出去是一条虫。第二是认死理,坐井观天,狭隘肤浅,偏执得不得了。第三是走极端,动辄离家出走甚至跳楼寻短见,他要是经历过人生中那些美好的事情,有认知,有珍惜,有留恋,绝对不会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为了加深大家对见识的理解,我再从四个角度来谈一谈什么是见识。


1

第一个角度来自于北京大学光华学院院长张维迎



张维迎前两年有一个影响很大的演讲,叫做“理性的力量”。他说,一方面,屁股决定脑袋,但是本质的,还是脑袋决定屁股。张是经济学家,然而他说,支配世界的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他还说,人类历史上很多变革,不是一种利益战胜另一种利益,而是一种思想和主义战胜另一种思想和主义,或者新的理念战胜了旧的理念。所以,我觉得也可以这样说,人类发展的历史,也就是思想和理念不断提升的历史。张提到人类有一个弱点,叫做近视,就是看近处的东西比远处的大。因此,人要学会理性思考。除了工具理性,更重要的是目标理性。我想起斯坦福大学曾经做过的有名的“延迟满足”的心理实验,那些能够克制自己当下吃的欲望的孩子长大之后往往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就。


2
第二个角度来自于企业管理学家傅盛


傅盛的“认知三部曲”在企业管理界广为流传。傅盛说,人有四种认知状态: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知道自己不知道,知道自己知道,不知道自己知道。人与人的根本区别就是这四种状态的区别。我们每天都在做很多决定,决定乃是基于判断,判断的本质就是认知。所谓成长,就是认知升级。最可怕的,就是我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而我们身边很多人都处在这个阶段。傅盛还提到管理的本质是战略管理。我们身边有很多人,战术上勤奋,战略上懒惰,结果常常南辕北辙,事与愿违。归根结底,还是见识需要提升。


3
第三个角度来自于梁漱溟


梁漱溟先生说,人一生中要处理三种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己的关系。这三种关系必须依次处理,不得颠倒。我想,教育工作者如家长与教师对这一点应该有直观认知。小孩子小的时候好奇心很强,问的问题大多是知识性的问题,是对大自然的认知,乃是解决人与物的关系问题。等逐渐长大,进入青春期之后,人际交往成了头等大事,常常为人与人的关系困扰。及至18岁成人,要独自面对世界,成家立业,不可避免要思考人与自己的关系问题。用认知的角度来理解,就是依次解决对世界的认知、对他人的认知以及对自己的认知。我们谈一个人的见识,最终还是要落在自我认知上。教育的目标是挑战自我、实现自我、超越自我。人与自己的关系可谓是人生终极问题。


4
第四个角度来自于电影《一代宗师》


章子怡扮演的宫二对梁朝伟扮演的叶问说,我爹告诉我学武有三重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这三重境界不太好理解,可以说是见仁见智。我觉得,按照梁漱溟的观点,这三个境界其实是到了人要处理与自己的关系时产生的。这是一个循环。一个人练武,好不容易终于练成,师傅的本领学到手了,对于自己充满信心,这叫见自己,下山走江湖,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叫见天地,而经历这许多之后,知道人间疾苦,人生宿命,无人能够逃脱,这叫见众生。见众生才能更好地见自己,于是进入下一个循环。各位,我对照自己的心路历程,20多年前我一个人来到上海,到今天,恍恍惚惚中还是经历了这样一个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过程。


我们回到主题,如何提升孩子的见识?我觉得可以有以下几个路径。


1
第一个路径,是“行”,行走的行,践行的行。


将近20年前,平和刚刚创办时,有一个学生问我,老师,你最喜欢世界上哪个国家?我很惭愧,除了中国,我哪个国家都没去过。只好说,我最喜欢咱们的祖国。那学生也不以为意,他说,老师,我最喜欢奥地利,然后讲了一堆理由。那孩子六年级,家长已经利用寒暑假带他游历过20多个国家。我身边接触过的很多孩子比我们这一代人更自信,更有民族自豪感,因为上海的城市面貌以及机场、高铁等在硬件方面已是世界一流,孩子们游历过之后有了比较,自信心与自豪感油然而生。


同样是旅行,有些收获大,有些收获小。哈佛大学300年来惟一的一位女校长福斯特在一次演讲中说,她每年都会带着孩子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然而,她是用一种学习的方式去旅行。每一次旅行前,他们都会用一周的时间去学习,包括目的地国家的语言、文化、当地风情以及摄影技巧。在旅行过程中,福斯特会让孩子们和她一起,品尝当地的特色食物,熟悉各种交通路线与公共标志,体验与陌生人的相处,适应各种气候状况,甚至去感受弥漫在空气中的不同味道。而且,每天她都会和孩子们讨论,这个国家和之前去的国家有哪里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哪里好,哪里不好?孩子们的见识就在这样的旅行学习中不断提升。


平和有一位高中毕业生,叫侯天浩,今年被芝加哥大学录取。国外的顶尖大学真的是有眼光,这位同学成绩很优秀,然而他最大的特点是有思想,他对哲学、历史、社会学很感兴趣,尤其对马克思主义很有研究。他喜欢旅游,但是这个旅游跟我们大多数人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看一看他今年这个暑假的行程:


旅行60+天,去了10个省级行政区(如果加上之前假期的行程,已经去了21个省级行政区),行程35000+公里;

火车一共乘了350多小时,全程硬座(除沪九直通车),最长的是从吐鲁番回上海

中国大陆四至点全部到达:

东:抚远县的黑瞎子岛

南:徐闻县的灯楼角

西:乌恰县的伊尔克什坦口岸

北:漠河县的乌苏里浅滩

每天平均花费300元 


这个经历,这个见识,我这个做校长的都钦佩。


2
第二个路径,是“读”,广泛阅读,读书,读事,读史,读人。


恩格斯曾说,每一个体都必须亲自去体验,这不再是必要的了;他的个体的经验,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由他的历代祖先的经验的结果来代替。


阅读的内容与方式因人而异。我在学生时代算是文艺青年,喜欢读文学作品,现当代小说读得很多。读小说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了解各种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不同职业的酸甜苦辣。例如,读沈从文的《边城》,你便了解上个世纪20年代湘西一个小镇的生活;读陈忠实的《白鹿原》,关中地区渭河平原上个世纪上半页50年的变迁史一览无遗;读姜戎的《狼图腾》,便能够感知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知青岁月与草原生活。


工作之后读得多的反而是中国哲学经典、人物传记,历史尤其爱读。说历史是一面镜子一点不为过,我们今天碰到的很多困难纠结,跟古人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例如我曾经读过一段历史,说唐代有一个人叫张巡,安史之乱时,带兵据守睢阳,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商丘,拼死抵抗,最终城破被擒,骂贼而死。安史之乱平定之后,朝廷追加封赏,张巡却引起很大争议。原来睢阳被围困很久,粮草断绝,张巡竟然杀死自己的妾,煮了分给将士们吃。一旦开了这个头,城里的妇女就惨了,最后被吃光,又开始杀没有战斗力的老人和儿童,一共吃了3万人,城破的时候百姓只剩下400余人。要是再围困一段时间老百姓就被吃光了。你说张巡应该被封赏还是被追责?根据历史记载,最后支持张巡的还是占了上风,张巡被追赠为大都督,立祠祭祀。后来清代有人以张巡妾的口吻说:君为忠臣,吾有何罪?


平和高中有一名学生,叫吴博之,现在读高三,特别喜欢读书。他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把读过的书列清单。我们来看一看,他高一考到平和来,之前一共读了30本书,进了高中之后,到今年八月初,两年的时间读了116本,按一年52周,两年104周计算,在高中课业很繁重的的情况下,他平均每周至少读一本书。其中还有不少是大部头的英文原著。所以这个孩子很厉害,他对心理学特别感兴趣,也很有研究。他站在你面前,你会觉得他非常有学术气质。


平均每周读一本书,这是犹太人的平均阅读量。所以大家想想看,这个民族该有多厉害,难怪他们以世界1%的人口贡献了20%的诺贝尔奖得主。


上面谈的是读书的量,再来说一说读书的质。


我自己总结很多学者的读书经验,有几个建议:第一,要泛读,更要精读,尤其是对于一些经典作品,更是常读常新。读十几遍二十几遍也有必要。第二,读书的同时也要动笔动口,动笔是做读书笔记,摘录也好,引发自己的思考也好,都记下来。动口指的是有些篇章可以朗读,读完之后要找人讨论,与人交流读书心得,或者干脆主动向别人介绍这本书。第三,带着困惑和问题读书。脑子里有疑问,从各种书中寻找答案,这样读书会更精准,更高效。短时间内能读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这三点同时指向一个要素——建立连接。即通过书,在自己与作者之间建立连接。我认识一位高人,他无论读书也好,听别人说话也好,常常琢磨其弦外之音。作者究竟想表达什么?又是怎么表达的?一旦参透其中奥秘,读书的乐趣就体现出来了。


3
第三个途径,是“思”,我想着重谈中国学生比较缺乏的审辩式思维。



这个词英文原文叫critical thinking,常翻译作批判性思维。也有人说这个翻译不好,因为批判不是一个中性词汇。那么审辩式思维是什么?平和学校的科学课程主任郑腾飞博士在一篇谈培养儿童科学精神的文章中说,“就是永远抱着怀疑的、要去找事实依据和可能的漏洞的态度,对待一切结论,不管是出自权威,还是出自至亲”。


平和高中IBDP有一名核心课程叫TOK,theory of knowledge,中文翻译叫知识论,就是培养批判性思维的。这门课是一种对自己思维方式的反思,也就是反思自己的思维。围棋选手下完棋之后会复盘,可以理解为一种审辩式思维,对当时为什么下在这里而不是那里的思考过程的再思考。


我自己碰到疑惑的问题,会尝试对角度、高度与维度做变化,这样的出来的结论会更加客观一些。


角度很好理解,我们习惯于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跳出自己的角度,尝试站在别人的角度,或者中立者的角度,抛开感情因素,也就会旁观者清。看历史也是一样,站在诸葛亮的角度与站在司马懿的角度,写出来的三国史完全不同。任何一件事情,尝试从至少三个不同的角度去看,你的见识一定与众不同。


高度是一种格局。取决于一个人的胸怀、目标、自控力,我们身边有一些人为一点小事耿耿于怀,为一个小坎而愁容满面,归根结底还是高度不够,视野太窄。我小时候喜欢下象棋,下棋比拼的还是计算力,你能算三步,人家能算十步。你肯定下不过人家。如果把人生比喻成棋局,格局便是这样的一种计算力。


维度就厉害了。前几年流行一个词叫降维攻击,出处是科幻小说《三体》,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攻击手段,就比如一个人是三维,把他降为两维,变成一幅画,他就被消灭了。反过来,思考问题如果能够升维,那就更厉害。例如,在一个小系统之内无解的大问题,加一个维度便成为一个大系统内的小问题,在大系统内来看,可能根本不成为问题,甚至不是弱点而是优点。再比如,加一个时间的维度,就会理解沧海桑田,祸福相倚。想想宇宙大爆炸之前吧,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前面提到的那位行万里路的平和高中毕业生侯天浩,就是一位很有审辩式思维的学生。在一些学校管理者眼中,他可能会制造一些管理上的麻烦,但是我却很欣赏他。他申请大学的文书写的主要内容是“如何与学校谈判,改变宿舍电脑管理制度”。


未来社会更需要的是创新性人才。审辩式思维是创新能力的重要基础。


辛弃疾在《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中写道: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生子当如孙仲谋是当年曹操说的话,这是曹操对孙权的高度赞赏。各位,我们自己家生出一个孩子,如果将来也能被像曹操或是辛弃疾这样的英雄人物大加赞赏,那是我们养育的成功,也是家族的荣耀啊!


两年前,我们家收养了一只流浪猫。这只猫在我们家养尊处优,吃高级皇家猫粮,定期体检打针,养得膘肥体壮,英明神武,威风凛凛。暑假里有一天我经过菜市场,突发奇想,买了两条河鲫鱼,带回家放到水槽里,注满水,两条鱼欢快地游来游去。说实话,我是觉得我们家的猫太无聊,那两条鱼是买给它玩的。我万万没想到,可能是鱼有点大,大约有手掌那么长,那只猫根本就不敢靠近。我不耐烦了,把它抓住,抱到水槽边,一条鱼尾巴一扫,激起几滴水花,我们家那只猫惊恐万状,夺路而逃,在我手臂上留下两道血痕。


各位,你们知道吗?那一刻,我被震惊了!那一天我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论养育这只猫,我是很失败的。我的见识水平决定了这只猫的见识水平。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附/万玮:心的力量


偶然看到一幅漫画,有两幅图,都是一个人与两个柱状物的组合。在第一幅图里,离人较近的柱状物代表的是“困难”,较远的是“目标”,“困难”小,“目标”大,但是由于视角的关系,“目标”被“困难”挡住了,人看不到“目标”。第二幅图正相反,“目标”在前面,“困难”在后面,“目标”小,“困难”大,但是人只看到“目标”,看不到“困难”。漫画的标题叫做:心在哪里,结果就在哪里。


我心有感触,想起这些年自己的经历。职业生涯早期既当数学教师,又做班主任,数学教的不错,班主任却不成功。于是集中精力研究怎么做班主任,后来竟然成了班主任领域的“专家”,出版了好几本关于班主任的专著。相比而言,在数学教学方面倒没有什么大的学术建树。等到积累了连续16年国内课程的教学与管理经验,突然被安排进入高中国际课程领域,聚焦三年,对国际课程有了初步认识,对中西教育比较有了一些心得,常常出席一些论坛发表见解,还被别人认为颇有一些见地。这正是“心在哪里,结果就在哪里”啊!


佛说: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心在的地方,汇聚的是能量。就好像建一座房子,所有的资源汇集过来,房子自然就成了。这些年我教过很多学生,见过很多有专长的人,有军事迷,有历史迷,有能分辨出世界每一个国家国旗的,有对中医有深刻理解的,甚至还有人痴迷于地铁——上海每一条地铁线,他都如数家珍。这些孩子在这些方面的能力并不是老师教的,而是他们自己兴趣聚焦的结果。


有时候我碰到一些困惑,长久不能解决,于是苦苦思索。外出学习时,听到相关理论,便不自觉拿来对照一下我的困惑,但常常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苦苦寻觅答案未果时,别人嘴里或某本书上不经意的一句话语,却让我醍醐灌顶,豁然开朗。这也是心的力量吧。


心的力量很强大,如果我们真想做一件事,这件事不做成功也很难。更多的时候,其实是我们不够渴望。渴望,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品质啊。所谓立志、兴趣、好奇、目标,这些既是教育学意义又是人生意义上的概念,本质上都是一种心的渴望。渴望程度足够,答案自然会涌现。


中国文化更为强调的是“静心”,心静下来,就能看到听到感受到很多东西。我读过一本有关人生修炼的书,提到有一种练习,是在自然的野外,学会闭上眼睛聆听自然界的声音,鸟鸣,风起,一片树叶飘然而落,一只蝴蝶振翅而飞。这些声音都能听到吗?我承认我是醉了。那不是耳朵的聆听,那是心的聆听。


静心之后,会看到更多世界的真相,会看到更多真实的自我。所有解决问题的根源都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求诸于人,可是寻求的还是与自我的一种连接,最后触碰到的,还是自己内心的机关。它们就在那里,如果连蝴蝶振翅的声音都能听到,心底深处的秘密又怎能不被洞察?


心的力量不仅改变自己,也能改变他人。譬如邻人偷斧,我若怀疑他人,那人处处可疑,而斧头找到之后,那人又处处不可疑。为何教人向善,乃是因为当我们以善心待人时,看到的皆是这世界的善。我们关注了善,善也就无处不在。反之,如果关注恶,恶便也遍地开花。


每一个人身上就有善恶,每一个人都是优缺点分明。当我环顾身边的亲友、同事,如果满眼皆是他们的弱点,我便寸步难行,如果呈现的是每个人的美好,世界也便美好起来。


净空法师说,遇到什么障碍,把心集中一处,问题就解决了。真的诚心正意,又哪里有什么障碍呢?处处都是生机。


来源 | 平和教育(ID:pingheeducation)

责编 | 王小波

“新校长传媒”广告合作请联系 023-67450968


推荐阅读

点击关键词,阅读更多“智见”相关内容

 给青年教师的建议 教研组形同鸡肋怎么破

高考状元去哪了 致孩子——开学日

影响千万小学生的新课 | 家校关系处理清单

耶鲁校长新生演讲 开学第一课讲什么

 一带一路进课堂 培养全球竞争力





/ 零距离接触大师最佳读物 /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精彩 ▼

/ 聚焦新学习盒子/

点击图片,打开盒子更多精彩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