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技术流的写作

Runido 2018-01-09 06:23:19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看《三体》,我时不时会想起一个人。

好朋友L,理工科硕士,在大学教高等数学。与她平时的交流,她总是喜欢把一件事条理清晰逻辑完整地讲完,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平时家里有象马桶、油烟机、水喉之类坏掉,她也会象男人一样看说明,研究原理,买配件,一丝不苟地把它修好。

对于象我这样一个说多做少,耽于幻想的文艺青年来说,她的这种认真和一丝不苟,令人恐怖又叫人敬佩。

看作者介绍,刘慈欣就是一个工科男。

即使不看作者介绍,我也相信,这不是一个无论看过多少各种历史文献和中外名著的文艺工作者就能写出来的科幻小说。太技术流了。

先梳理一下大纲:在文革中受到迫害,亲眼目睹父亲被围欧致死,母亲的自私与冷漠,被貌似忠厚的同事出卖的物理学家叶文洁发现了太阳其实是个电波放大器,太阳是个超级天线!通过向太阳发射电波,她终于发现宇宙不荒凉,宇宙不空旷,宇宙中还有别的智慧生命。她不顾回波传来的不要回答,如果回答,她所在的世界将被入侵和占领的警告,她又回了信:到这里来吧,我将帮助你们获得这个世界,我的文明已无力解决自己的问题,需要你们的力量来介入……

其实三体世界虽然科技高度发达,但三体人也是一个饱受生存危机的种族。他们有三个太阳,在恒纪元时发展文明,在乱纪元时,不是酷热就是严寒,如果不想被冻死或是晒成油,他们只能通过脱水来艰难延续。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能够找到一个更适合他们生存的星球。

就因为叶文洁的这两次发射,地球上人类的命运改变了。

年代的纪录从公元也开始变成:危机纪元,威慑纪元,广播纪元,掩体纪元,银河纪元。

自始至终,作为对地球人产生巨大威胁的三体人都没有正式出现,出现的方式很特别:一个是在游戏里,一个只是借居在日本女人身体里的智子。

自始至终,都是人类的独角戏。在三体舰队到达前的四百年里,人类先开展应对计划,失败,到恐慌的的大低谷,再到被罗辑拯救,自信心膨涨,更换面壁人,威慑发射装置被摧毁,人类被驱赶,引力波广播被启动,三体人撤离,三年后三体星球被摧毁,人类文明为了应对森林打击所做的几个计划:掩体计划、黑域计划和光速飞船计划……人类不是虫子么?所做的一切,都象是徒劳的挣扎,带着宿命,走向毁灭……

再接着梳理:

三体人派出的星际舰队会在四百年后到达地球。

为了防止人类的科技爆炸,三体向地球发射了的两个质子,锁死了人类的基础科学。那两个质子只是两个肉眼看不到的氢原子核。

地球人类开始了危机纪年的一系列应对摸施:面壁人计划、阶梯计划,阳光计划……

在四百年后,对人类的太空舰队描述得有多壮观,结局就有多惨。只一个小小的水滴,上千太空战舰就瞬间灰飞烟灭。

在水滴将要到达地球之前,面壁人罗辑拿出了他的杀手锏:黑暗森林法则,挽救地球,进入威慑纪元。

作者把人性写得太入骨,在面临危机时,罗辑是救世主被万人膜拜,和平太久,享乐太久,罗辑又会被当作反人类罪犯受到审判。

在罗辑将面壁人身份和程心进行交接完的十秒后,三体人即催毁了广播发射装置,解除威慑。人类陷入失落的世界。为了迎接四年后到达的三体舰队,三体智子将几十亿人类驱赶到澳大利亚,并破坏一切现代配置,没有粮食,让人类在生存竟争中互相淘汰,直至三五千万人。作者一定是熟读历史的,这样的描写,几乎只是在复制或是还原当年欧洲殖民北美和澳大利亚的历史一样。

在与面壁人计划同时进行的阶梯计划中,程心将一个爱她的男人云天明的大脑送入太空。云天明是一个患癌求死的人,他送给程心了一颗星星,换来的却是一心为了造福人类的程心要求他去三体世界当卧底。文艺男说创造浪漫,工科男制造浪漫。说到爱情,许多人说工科男不表达爱情,他们形容美女,只有一个字即可:美。圣母程心,工科男是爱还是恨啊。

叶文洁和伊文斯代表着对人类失望的一个群体,他们希望三体文明能改造人类文明,遏制人类的疯狂和罪恶。这个群体成员多来自高级知识阶层和政治、经济精英。这不禁让人想起尼采的话: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没有缠绵绯侧的爱情,没有深远的历史背景,没有荡气回肠的心路历程,只用最简洁的描述,描述太空仓,描述太空电梯,描述工质飞船还是工介质飞船哪个性能更优越,描写四维空间,描写物理基础应用就能将故事推进,鞭鞑人性与人心。他靠技术。

对于各种技术层面的关于物理、天文、宇宙、科技这些硬性描写,毫不投机取巧,一字一句地写,充满坚定的勇气与执着。

如果只有技术,这样的小说不是完美的,作者将读者带入的不只是更深远更宏大的宇宙,还将对人类命运、人性的残酷做了最极致的思考和拷问。仅仅是这些吗?还不是。在各种烧脑的技术展现和思考之后,他还有他对人类最温柔的心,和最深沉的大爱。

在《三体》这部小说里,宇宙中有超过几十亿历史的文明,而人类的历史文明只有五千年,在三体人眼里,人类只是个虫子。那么在更高级的歌者文明眼里,要想毁灭它,只需一个二向箔,人类又是什么呢?这样的追索,所唤起的只有无限悲悯。

科技再发展,制造宇宙飞船飞入太空,生存空间从地面转入几千米深的地下,也归于作者大胆地归纳为两点: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作者用现实与虚幻,真实与网络,地球与三体几条伏延千里的主线,准备、铺垫、展开、推进,来揭示了这个最简单的公理。

《三体》不但在宇宙、科技、人性层面展开描述,甚至在政治上的见地也充满奇思妙想:随着航天科技的进步,国家的概念被打破,国家不再只受地域限制,更多的政治体出现。特别是当我看到地球被三体水滴打击后,侥幸脱逃的七艘太空战舰组成了新的独立社会:星舰地球,组成新的政体,召开公民大会时,不禁击节赞叹!

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四维?三维?二维?甚至还有一维。

看完这本书,我觉得脑袋被烧成了几个大洞。

最近一直有人拿我开涮:不知道女人变秃会是什么样子。

啊,原来我的头发越来越少了。

如果变秃,我不怨时光,我怨《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