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关在小黑屋里,衣不遮体,下毒手的竟然是他们!

内裤都笑湿了 2018-09-13 11:16:51





看点

01

亲了班花

扫了一会,高鹏有点累了,他站起身来,歇了一下。

“高鹏,快点扫地。”

王诗苒一边弯着腰拖地,一边小声催促高鹏。

高鹏转过脸,看一眼王诗苒,应声道:“好……。”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了一道让他这一生都忘不掉的旖旎风光——两半团耀眼的雪白。

高鹏一下子就呆住了,大脑嗡的一声,时间静止,心跳加速,差点魂飞魄散。

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到女孩子那神秘饱满。

龙海市虽然是沿海城市,但九月份的天气,仍旧很热。王诗苒穿了一件宽松的V领女士小褂,由于小丫头弯着腰,低着头在拖地,她的胸前就有了缝隙。

顺着缝隙,高鹏看到了那惊心动魄细腻。

王诗苒感觉高鹏应声后并没有动作起来,感到很奇怪,不由得抬起头来。

她立刻看到,一脸呆痴的高鹏,正死死盯着自己的胸口,两眼发直,就差流口水了。

王诗苒疑惑地低头一看,她看到了自己的胸口。

“啊!”王诗苒羞得一声大叫,连忙捂住胸口,又惊又怒,脸色透红,她一边后退,一边指着高鹏大声道:“高鹏,你无耻……。”

任何女孩子被别人偷看了胸部,都会很恼怒生气的。

“我……我……”高鹏被王诗苒的惊叫声惊醒过来,他看着羞得脸色通红的王诗苒,高鹏也吓得说不出话来,很是慌乱。

王诗苒慌乱着后退着,一脚就踩在谢婷刚撒的水上。

小丫头脚下一滑,身体就失去了平衡。

“啊!”王诗苒又一声惊叫,摔向地面。

这可都是坚硬的水泥地,这要是摔倒在地,王诗苒就惨了。

“啊……王诗苒……!”

旁边正在洒水的谢婷,也是吓得瞪大了双眼,大叫了一声,小手捂住剧烈起伏的饱满胸脯,不知所措。

吓得发呆的高鹏,猛然看到王诗苒倒向地面,瞬间反应过来,他大吼一声,伸出双手,一下子抱住了正在倒下的王诗苒。

“扑通!”一声闷响,两人旋转着倒在了地上。

高鹏被王诗苒压在了身下。

由于是夏天,两人穿的都很薄,被压在下面的高鹏,感到了两团坚挺的柔软,压在了他的胸口上,同时,他看到,王诗苒那张漂亮的脸蛋,几乎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一股清香的女孩子气息,从对方的口鼻中吹了过来,痒痒的,很是醉人。

一种异样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穿透了高鹏的灵魂。

“啊!”趴在高鹏身上的王诗苒,看到自己趴在了高鹏的身上,顿时满脸通红,再次尖叫起来。

这声尖叫,吓得高鹏清醒过来,他下意识的双手一推,就感到,自己的双手推到了一双柔软、弹性十足的胸口上。

“啊……高鹏,你的手……诗苒,你的那里被摸了。”

谢婷捂着张的很大了小嘴,瞪大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脸惊恐地盯着高鹏推在王诗苒胸部的双手。

小丫头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呀。

谢婷这声大叫,让高鹏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的双手,正握着王诗苒的胸部。

女孩子这个地方,可不能乱摸的。

高鹏吓得连忙松手。

王诗苒感到了高鹏的手推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更是又惊又怒,惊慌失措,竟然一时呆住了。

耳朵里猛然听到谢婷的大叫,王诗苒顿时清醒过来,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她刚想起身,但高鹏的双手一下子缩了回去。

“啊……”

王诗苒的身躯,瞬间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再次倒了下去。

这一次倒下不要紧,两人的脸和嘴唇,正好碰在了一起。

高鹏感到,一股股少女的清香,传进了自己的鼻端,自己的嘴唇被一个柔软的娇唇堵住了。

一种陌生但极其舒服的感觉,从嘴唇上传了过来,这感觉就像三伏天吃了雪糕一般。

高鹏瞪大了双眼,看到了王诗苒又羞又怒的眼神,他顿时呆住了。

王诗苒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嘴唇,竟然正压在高鹏的嘴上,一种从未有的异样感觉,像过电一样传了过来,麻麻的酥酥的,王诗苒的大脑霎时一片空白。

时间在刹那间静止。

“啊……王诗苒,你的初吻……没有了……给了高鹏……!”

激动的谢婷,饱满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小丫头的眼睛里竟然透出一丝兴奋。

“啊……啪……”王诗苒被谢婷的叫声惊醒,她一声惊叫,一推高鹏,手起掌落,一巴掌打在高鹏的脸上。

高鹏被王诗苒的巴掌打醒了。

王诗苒快速的爬了起来,捂着脸,哭着跑出了教室。

“高鹏,这次你死定了……!”谢婷伸出白嫩的手指,指了一下坐在地上,还在发呆的高鹏,连忙去追王诗苒。

刚才的一切,仓促发生,时间很短,一边的楚浩天看到了事情的整个过程,这让他极其的愤怒,这愤怒像火苗迅速窜起,劈啪作响。

高鹏竟然和王诗苒搂抱在了一快,两人的嘴唇还碰到了一起,高鹏,你他妈的找死,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老子弄死你。

楚浩天扭动着食指关节,冲向高鹏,狞笑着,一脚踢向还没来得及爬起的高鹏的头部。

他要狠狠地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高鹏,处处心头这股恶气。

这一脚要是真踢到高鹏的头上,高鹏肯定会受重伤,说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一声清脆带着威严的怒喝,从后面传了过来,“楚浩天,住手!你在干嘛?”楚浩天一惊,连忙收回了脚。

英语老师李夕雪转动着轮椅,快速地滑了进来。

李夕雪是高二部的英语老师,燕山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回到了龙海市第一中学,担任了英语教师。她刚进入学校一年,就不幸出了车祸。虽然保住了性命,李夕雪的双腿却失去了知觉,永远不可能再站起来走路了。要强、倔强的李夕雪面对这样的突然变故,并没有因此倒下,一蹶不振。伤愈后,她进了康复中心,积极配合理疗,空暇时间坚持看书。她对自己说,只要活着,就要勇敢面对,好好活着,活出精彩。

经过半年的康复轮椅训练,她的生活已经能自理。她要求继续担任英语老师。

李夕雪这种不向命运屈服、乐观向上的精神,激励着所有的同学,获得了大家的尊敬。

就连楚浩天这些人,也很尊敬李夕雪老师。

李夕雪这一声阻止,救了正在发呆的高鹏。

收回脚的楚浩天,不甘心地狠狠地瞪了一眼高鹏,他转过身来恭敬的道:“是李老师呀,呵呵,我和高鹏闹着玩呢。”

李夕雪瞪了一眼楚浩天道:“楚浩天,有你这样闹着玩的吗?会出人命的!以后,不要这样做了。”

楚浩天忙笑道:“好的,李老师。”

李夕雪转动着轮椅,来到高鹏的身边,斜着身子,拉住了高鹏的手道:“快起来,高鹏。”

高鹏在上学期的时候,李夕雪就是高鹏的英语老师,高鹏的英语成绩不好,几乎倒数第一,但李夕雪并没有嫌弃他,反而经常抽出时间给高鹏补课,这让高鹏很是感动。

李夕雪在高鹏的心里,就像亲姐姐一般。

李夕雪受伤那段时间里,高鹏很是难过。

高鹏连忙爬起来,低声说:“谢谢你,李老师。”

李夕雪看着高鹏一身的泥水,拍了拍高鹏的肩膀道:“怎么这样不小心,快去宿舍换衣服。”

高鹏忙说:“我没事,李老师,您先回去吧,等我打扫完卫生,我就去换衣服。”

李夕雪看着高鹏说:“那好吧,记着,打扫完卫生,快去换,别受凉感冒了。”

“谢谢,李老师。”高鹏低声道。

李夕雪回过头来,瞪了一眼楚浩天道:“楚浩天,高鹏是你的同学,我希望你不要欺负他。”

楚浩天忙道:“李老师,您放心,我不会欺负高鹏的。”

李夕雪道:“但愿如此。”

李夕雪转动着轮椅,滑出了教室。

没有暴打高鹏一顿,楚浩天也是非常的不爽,他看到了地上被高鹏压断的两把新扫帚,眼珠子一转,想了一个坏主意。等到李老师的轮椅滑出教室,楚浩天走了过来。

“高鹏,班级的两把新扫帚被你压坏了,这是班级的公共财产,你要赔的,快去买两把。”楚浩天盯着高鹏冷声道。

高鹏一看两把崭新的扫帚,果然被自己压断了,他冷声道:“赔就赔,你不要大喊大叫的。”

高鹏说完,走向学校的大门。

楚浩天看到高鹏去买扫帚,他拿出电话,狞笑着拨打着。

高鹏买了两把崭新的扫帚,刚走出商店们,就看到李明国、王继武、马腾虎、邵斌,带着另外班级的几位学生,杀气腾腾地围了过来。

“高鹏,你死定了,老大的女人,你也敢碰?给老子好好地教训这个王八蛋。”李明国指着高鹏,大声叫到。

王继武大笑道:“好的,这次我看高鹏怎么跑?”

说完话,十几个人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一对一,高鹏不会怕他们,但十几个人冲过来,高鹏知道,自己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高鹏不是傻瓜,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猛一转身,向学校的西面冲去。

学校的西面是一座小山,山上很多小树林,只要自己冲进小树林,他们就找不到自己了。

“截住这只臭猪。”李明国大声吆喝着,和马腾虎追了过去。

“你个王八蛋,老大的女人,你也敢抱,敢亲,我弄死你!”邵斌在后面咆哮着。




看点

02

修炼成透视神功




高鹏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山边的小树林。

“一定要抓住这个王八蛋。”

十个人在后面如同饿狼一般,穷追不舍,也冲进了树林。

“高鹏,你他妈的站住,老子抓住你,非弄死你不可。”李明国在后面恶狠狠地大叫着。

“前面就是山崖,你跑不掉的……!”

高鹏心知肚明,自己要是落在李明国他们的手里,不死也非脱层皮不可,千万不能让他们抓住。

“你他妈的,跑不掉了。”

身上有功夫的李明国,不一会就追了上来,眼看距离越来越近。

十米……八米……五米……

李明国马上就追上了,高鹏看到了李明国那狰狞的眼睛。

高鹏拼命的向前跑,但有功夫的李明国瞬间的就追上来了。

李明国冲到高鹏的身后,狞笑着,一拳就打在了高鹏的后背上。

高鹏遭到了重击,一个踉跄,冲到了一边,就觉得脚下一软,轰隆一声闷响,自己的身体快速地下坠。

“啊……”高鹏一声惊叫,伸手本能的想抓住什么,但泥沙飞溅,他什么都没有抓住,身体急剧地向下滚落。

李明国就在高鹏身后不远,猛然,一声轰隆巨响,就听到,高鹏一声惨叫,高鹏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这声恐怖的闷响,吓的李明国连忙停住。

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漆黑巨大深洞,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阵阵阴森森的冷风,从洞里吹出来,发出鬼哭狼嚎一般的恐怖厉啸,如同成千上万的恶鬼扑过来一般,阴森恐怖到了极点。

高鹏掉进了这个山洞里了。

极度的恐惧,让后面几个追上来的人面如土色,差点魂飞魄散。

“啊……”

这个恐怖的地洞,把李明国一行人吓得连连惊叫,转身就跑。

等到他们狼狈地冲出树林的时候,冷汗早就把身上的衣服湿透了。那个山洞,太可怕了!

几个人腿脚发软,全部趴在了树林外面的泥地上,狂喘不已。

过了好一会,李明国才缓过气来,他转脸看着王继武和那几个学生,沉声道:“这件事,大家都不要对外说,不论谁问起高鹏,都要说没看到,知道吗?那家伙,肯定摔死了。”

李继武还在喘着粗气,他一听李明国这样说,连忙点点头道:“好的,我们都没有看到。”

另外几个家伙连忙点头道:“是的,我们都没有看到高鹏。”

李明国点点头道:“好,就这样,高鹏死了,是他命短,走,去喝一杯,压压惊。”

几个人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学校。

“啊……啊……啊……!”

高鹏的身体混合着泥沙石块,急剧的向下堕落,强烈的恐惧,让高鹏的嘴里发出声嘶力竭的惊叫。

这么深的坑洞,自己摔下去,肯定死定了。

自己真的要死了吗?家里还有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可爱乖巧懂事的妹妹。

自己不能死,一定不能死。

高鹏拼命地伸出双手,乱抓着,他希望能抓到什么,但他什么都没有抓到,双手的十指,却被磨得鲜血淋淋。

“嘭!”一声闷响,高鹏只觉得一震,自己的身体砸到了山洞底部。

自己砸到的地方,竟然不是岩石,而是很厚很松软的树叶和泥沙。好在山洞并不是太深,在下坠过程中,高鹏的双手到处乱抓,缓减了下坠的速度。

高鹏不停翻滚着,从靠近洞口的高处,滚落到了山洞的底部。

一只好像是白色山鼠的小动物,闪电一般的划过。

剧烈的震动,让高鹏嗓子一甜,胸口发闷。

“噗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口鲜血喷了出来,高鹏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他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副全身布满血迹,散发出惨白微弱荧光的白色骷髅骨架,正诡异的立在自己的面前,瞪着一双散发着一层金芒的眼睛,看着自己。

骷髅的眉心,一颗金色的珠子,在闪闪发光。

“啊……鬼呀!”高鹏顿时吓的肝胆欲裂,嘴里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直接晕了过去。

一种古老沧桑的远古气息,从这副骨架中散发出来。

这副散发出微弱荧光的骨架,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无穷的岁月,骨头到处是裂缝,都已经酥软风化,好像随时就要散架碎掉一般。

那副骷髅,唯一完好的地方,就是右手掌的骨架,这只手掌的掌骨,散发着五种淡淡的神奇光芒,闪烁不停。

高鹏喷在骨架上的鲜血,瞬间就被骨架吸收,本来暗淡无光的骨架,如同补充了能量一般,立刻散发出耀眼的金芒。

“轰隆!”一声闷响,那副金光耀眼的骨架,剧烈的晃动,倒在高鹏身上,和高鹏的身体瞬间融合在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骨架原来的地方,露出一把古迹斑斑的三寸小剑。

一切静止下来。

高鹏慢慢地清醒过来。

“鬼呀……鬼呀……!”

高鹏刚一醒来,就立刻恐怖地大声叫喊着,爬起来就跑。

“扑通!”脚下一块石头把他绊倒,摔得他头昏脑胀。

倒在地上的高鹏,头痛欲裂,脑海里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信息,这些神奇的陌生信息,让他目瞪口呆。

这是……些什么信息?

修真功法、阵法、法宝、炼器、医术、佛经,这些陌生的信息在脑海里闪烁不停。

这……这怎么可能?这些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这些东西,只有修真小说里才有的吧?自己的脑海里,怎么会有?

高鹏呆呆的坐在地上,有点不知所措,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他突然想起了那副恐怖的骷髅,连忙转脸一看,洞内除了碎石杂草,枯枝败叶,哪里还有骷髅的踪影。

那副恐怖的骷髅哪去了?

没有了那副骷髅,高鹏不再害怕。他连忙让自己静下心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修真?

要是没有修真,自己脑海里的东西,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些信息,难道是那副骷髅给自己的?

修真……修真……。

自己要是学会小说里的那种修真,自己还会被楚浩天、李明国他们成天欺负吗?

想到这里,高鹏顿时狂喜起来。自己要是能象小说里修真者那样强大,在天上飞来飞去,十个楚浩天和李明国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简直不敢想象呀!

“啊!”高鹏一声闷哼,他感到,自己的肚脐下,有一丝气息,好像小蛇一般在乱窜,整个腹部,剧痛欲裂,如同刀刺针扎一般。

我的天,这股气息是什么?疼死我了。

高鹏一下倒在地上,疼得冷汗淋淋,满地打滚。

坏了,自己会不会要死了?

剧烈的疼痛,让高鹏几乎昏厥过去,他的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冷汗湿透了他的衣服,一股浓重的腥甜的血腥气从他的肚腹蛇形游走窜向咽喉。

“噗!”高鹏张嘴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看点

03

偷窥女生寝室




猛然,脑海里再次跳出那段神奇的修真口诀。这股乱窜的气流,难道就是小说中,修真者练出来的那种传说的神奇真气?自己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种真气?

自己坚决不能死!要是死了,家里的父亲、母亲和妹妹肯定会伤心欲绝的。

想到家人,高鹏忍住剧痛,坐起身起来,咬紧牙关,平心静气,连忙按照修真口诀,慢慢地导引着这股乱窜的要命真气。如果不这样做,高鹏知道,自己一定会被体内的真气折腾死的。

刚一开始,那股到处乱窜的真气,就像暴烈的野马,根本不听他的导引,仍旧到处乱窜,疼得高鹏全身颤抖,冷汗如注。

但他知道,自己要想活命,必须坚持下去,一定要把这股真气,收回丹田。

他咬着牙,继续引导那股桀骜不驯的真气,不知不觉中,嘴唇被牙齿咬破,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股狂暴的真气,终于有了驯服的迹象,不再到处乱窜了,慢慢的,竟然随着自己的意念,沿着经脉,开始流向自己的丹田。

高鹏终于放下心来。

当那股真气流进了自己丹田的时候,全身的疼痛慢慢地消失,整个丹田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太好了,终于成功了。

高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兴奋的几乎跳起来。

高鹏不敢懈怠,他继续按照修真功法,沿着脑海里的真气运行路线,导引着那股真气,沿着穴位循环起来。刚开始很慢,过了一段时间,慢慢的,运行路线中的真气,变得流畅起来。

随着真气的运行,高鹏感到,自己的体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身有种使不完的力气,就像要随时爆发一般。

“咔嚓!”一声强烈的震动从经脉中传来,高鹏立刻感觉到,自己好像突破了一层壁垒,丹田立刻变的充盈起来,全身充满着无穷的力量,神清气爽。

刹那间,整个山洞变的清晰起来,自己的双眼,竟然能在黑暗中,看到山洞中的一切,而且闪烁着一丝淡淡的金色光芒。

高鹏一跃而起,一掌劈向旁边的一块山石。

“嘭!”一声爆响,那块山石被高鹏劈得四分五裂。

这就是修真练气一层吗?

高鹏呆呆的看着那块被自己劈的粉碎的石头,一时愣住了。

这一掌,真是厉害呀,这么大的一块石头,竟然被自己劈碎。

高鹏呆了一会,慢慢的坐下来,他慢慢的梳理脑海里的所有信息。

大量的信息,再次出现在高鹏的脑海里。

自己脑海里的修真功法,叫五行神功,是修练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五种真气而成的。

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整个修真最初的级别,练气一层,一直到十层,后面的级别,有点模糊,感觉不到,但后面肯定还会有的。

阵法、法宝、医术、佛咒……五行手……

高鹏一下子,沉醉在这些信息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高鹏站了起来,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太好了,自己一定要把这些东西,全部练会,看看以后谁敢再欺负自己。

特别是医术,自己学会了医术,就可以看好父亲的病了。

一种强大的自信,在心里升起,高鹏知道,自己新的生活,已经开始了。

猛然,高鹏看到,原来那副骨架的地方,有一团紫色的光芒在闪烁。

那是什么东西,在放光?

高鹏连忙走过去,一把古迹斑斑的带鞘小剑放着紫色的光芒,静静的躺在那里。

竟然是一把小剑?

高鹏弯腰捡起那把小剑,小剑短小,只有三寸,古迹斑斑,但股股凌厉的杀意,从剑鞘里透出,让高鹏生出阵阵寒意。

他猛一用力,握住剑鞘,拔出剑锋。

“叮!”一声龙吟,寒芒闪烁,如同寒冰一般的剑锋,显露出来,整个剑锋,极其的锋利。

高鹏一抖手,插向旁边的山石。

“噗嗤!”整个剑锋,如同插豆腐一般,全部插进了山石之中。

好锋利的小剑!宝贝呀。

高鹏高兴的拔出小剑,插进剑鞘。小剑很短,正好放进口袋里。

自己虽然不知道那副骨架到哪里去了,但高鹏知道,自己得到的修真功法、阵法、法宝、医术、佛经,肯定是和那副骨架有关。

“这位前辈在上,虽然我不知道您是谁,但您传给我这么多的东西,那就是我高鹏的师傅,请受徒弟三拜。”

高鹏说完,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高鹏看了看洞口,这个山洞,大概有十几米深,以现在自己练气一层的功力,上去应该没有问题。

几分钟后,高鹏爬出了那个洞口。

外面,繁星满天,天还没有亮,大概是夜里三点钟的样子。

高鹏看着眼前的山洞,心里感叹不已。自己要是没有修炼,这个山洞,自己根本爬不上来,肯定会死在山洞里。

现在,自己开始修真了,一个全新的高鹏,会出现在大家面前的。

高鹏找到了一块巨石,使劲的推了下去,巨石直接把洞口堵死,他又拍了几掌,很多乱石把洞口盖住了。

堵住了洞口,免得别人掉下去,也算把那副消失的骨架,埋上吧。

高鹏辨了辨方向,消失在树林中。

不一会,他来到了学校后面的围墙外。

学校的大门,早就关上了,他只能翻墙进去。

高鹏现在是练气一层,几米高的墙头,他一纵身,就跃了过去。

围墙不远处,就是学生的宿舍大楼。

高鹏走到女生宿舍大楼后面,禁不住停了下来。

王诗苒和谢婷住在一间寝室,在一楼。

嘿嘿,现在是夜里三点多了,王诗苒和谢婷两个小丫头肯定还在睡觉。

高鹏的眼光下意识的看向一楼王诗苒和谢婷寝室的窗户。自己现在有了实力,可以大胆的追求王诗苒了。

王诗苒,我一定要把你追到手。

咦?王诗苒的那间寝室,灯光亮了起来。

这么早,谁起床了?是王诗苒吗?

高鹏的眼光,瞬间变得热切起来。

可惜,隔着窗户,自己看不到她们。要是能看到两个小丫头在干嘛?那该有多好呀?

高鹏看着亮起灯光的窗户,一眼不眨。

猛然,高鹏的双眼一热,两道不易擦觉的金芒在眼睛里一闪,那扇亮着灯光的窗户竟然慢慢地消失了,出现了一个让高鹏喷血的画面。

身穿粉红睡衣的谢婷,掀开了毛巾被,一双粉嫩雪白的小腿一偏,下了床,半睁着眼,庸庸懒懒走向卫生间,

这……这怎么可能?自己怎么会看房间内的谢婷?

高鹏吓了一跳,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以为自己眼睛花了,连忙揉了揉眼,亮着灯光的窗户,还是在那里,但已经看不到谢婷了。

刚才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透过窗户,看到了谢婷起床上卫生间?

难道是自己得了臆想症?就算自己得了癔症,看到的,也应该是王诗苒呀。

高鹏眨了眨眼,再次盯着王诗苒寝室的窗户。

刚才奇怪的现象,再次出现在高鹏的眼前。

金芒一闪,亮着灯光的窗户,慢慢地消失,高鹏看到了谢婷从卫生间走了回来。

小丫头迷糊着,猛的一提睡衣,上床的动作有点偏大。

高鹏一声闷哼,太香那个艳了!





看点

04

调戏班花




这……这……自己竟然能透过那扇窗户,看到房间里面的情景?

透视眼?难道,自己的眼睛拥有了传说中透视的功能?

高鹏的脸上露出强烈的震惊和狂喜的神情。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透视眼?

高鹏激动得全身颤抖,内心狂跳,他连忙闭上眼,然后再慢慢地睁开,他再次看到了窗户在消失,房间里,谢婷和王诗苒都躺在床上睡觉。

高鹏一下子蹦了起来,兴奋地挥着手。真他妈的太棒了,自己的眼睛真的能透视!这个透视功能,难道,也是那副骨架给的?

自己有了这个透视眼,是不是,什么都能看到?哈哈,不知道,美女里面的内内,能看到吗?内衣里面的那个,能看到吗?

想到这个问题,高鹏的心跳,瞬间狂飙起来,如同疾风暴雨一般。

看看王诗苒穿的是什么颜色的睡衣?

看着熟睡的王诗苒,一个念头在高鹏的脑海里跳了出来。这个念头,让高鹏兴奋的全身颤抖。

他强忍激动,集中自己的目光,看着睡熟中的王诗苒。

果然,王诗苒身上的毛巾被,慢慢的消失。身穿一件洁白睡衣的王诗苒,出现在高鹏的眼睛里,是那样的恬静、圣洁。

哇,小丫头真漂亮呀。

高鹏刚看到这里,王诗苒翻了个身,毛巾被掉到了一边,小丫头那绝美的娇容和身材,正好对着高鹏。

特别是胸前那对没有约束的饱满,是那样的坚挺,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充满着强烈的吸引力,这让高鹏咽了一下口水。

嘿嘿,不知道,透视眼能否再进一步,小丫头的胸衣是什么颜色的?胸衣下面是什么?

高鹏的眼睛开始放光,激动万分。

自己看还是不看?自己是真心的喜欢王诗苒,要是王诗苒知道自己偷看她,小丫头肯定会和自己拼命。

高鹏有点犹豫。

猛然,王诗苒漂亮的娇容,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意,长长漆黑的漂亮睫毛,在微微的颤抖着,眼珠在左右滚动。

小丫头在做梦!

人在睡觉的之后,只要睫毛在颤抖,眼珠在滚动,肯定是在做梦。

高鹏看得呆了,睡梦中的王诗苒,是那样的圣洁漂亮,不容亵渎。

不知道,小丫头在做什么梦?不会是春、梦吧?

想到春和梦,高鹏不好意思的笑了,他经常做春和梦,而且梦到的是王诗苒。

要是能进入王诗苒的梦里看看,那该有多好呀。看看小丫头做的是什么春、梦?

高鹏刚想到这里,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十分纯净美丽画面。

漂亮的碧绿大草原上,蓝天白云,穿着一身白色公主裙、头上戴着七色花环的王诗苒,兴奋的正骑着一匹枣红骏马,奔驰在大草原上。

我的天哪!自己果然能看到王诗苒的梦境?这透视眼也太夸张了吧?

高鹏惊异的合不上嘴,虽然不是春、梦,但这也让高鹏激动的全身颤抖。

嘿嘿,小丫头的梦,还真浪漫,梦到自己是白衣白裙的公主,下面,是不是马上就要出现白马王子呀?

高鹏刚想到这里,果然,王诗苒的梦中,大草原的远处,一匹狂烈的白马在遥远的美丽地平线冲了过来。

白马上,坐着一位英俊潇洒、头戴王冠的王子。

呵呵,小丫头在做美梦。看看小丫头梦中白马王子长得怎么样?

你还别说,王诗苒梦中的白马王子,果然英俊潇洒。

看着这个白马王子,高鹏顿时醋意大发。

老子喜欢的女人,别人绝对不能喜欢,就是梦中的白马王子也不行。

要是自己能变成那个白马王子,在王诗苒的梦里,和小丫头约会,再和她亲嘴……嘿嘿,绝对爽到天上了。

自己的透视眼,能改变那个白马王子的摸样吗?我试一试。

想到这里,高鹏兴奋的差点跳起来。王诗苒要是看到,梦中的白马王子是本少爷,王诗苒会是什么表情?

高鹏笑嘻嘻的集中精力,开始用眼睛的能力,改变着那个白马王子的面容。

高鹏的双眼,猛然透出一层淡淡的金芒。

几秒钟后,王诗苒梦里的那个白马王子的脸,慢慢的变成了高鹏的面容。

哈哈,成了,王诗苒,你梦中的白马王子,变成我高鹏了。

这个透视眼,太神奇了,我的老天爷爷。

高鹏兴奋的差点晕过去。

象王诗苒现在十七八岁女孩子的梦,都是梦到和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约会。

王诗苒同样在做这种浪漫美丽的梦。

她梦到自己骑着枣红马在漂亮的美丽大草原上奔驰,是那样的开心。

蓝天白云,到处是鲜花碧草。

而且,王诗苒梦到了一位白马王子,骑着一匹神骏的白马,从遥远的大草原尽头,来接自己。

果然,那英俊的白马王子来到自己的面前,把自己抱到他的白马上,然后飞身上马,在美丽的大草原上奔驰,长发飘飘。

王诗苒靠在白马王子的怀里,幸福极了。

她抬起脸来,微笑着看看自己英俊的白马王子。

“啊!”王诗苒一声惊叫。

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怎么会是高鹏?

而这时候的高鹏,正深情地着看着自己。

怎么可能?!天哪,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居然会是高鹏!这怎么可能?

“啊……!”

王诗苒一声尖叫,一下子惊醒过来,坐了起来,饱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狂喘不已。

美好的梦,被可恶的高鹏打得支离破碎。

王诗苒的惊叫,惊醒了谢婷,谢婷也坐了起来,揉着眼,迷迷糊糊的道:“王诗苒,做噩梦了?你不会梦到高鹏了吧?”

王诗苒一愣,看着谢婷道:“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梦到高鹏?”

谢婷一听王诗苒真的梦到了高鹏,她一脸兴奋,一下跳了起来,趴在王诗苒的床边,笑嘻嘻的说:“快说,你和高鹏在梦里做了什么?不会,做了那个吧?”

小丫头的大眼睛在放光,闪着小星星,饱满的胸口起伏着。

“臭丫头,说什么呢?”王诗苒拿起枕头,砸了过来。

谢婷笑嘻嘻的躲开了枕头继续追问:“王诗苒,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了高鹏吧?”

王诗苒瞪了一眼谢婷道:“鬼才喜欢这个偷窥狂,死变态。”

谢婷笑道:“你不喜欢他,梦到他干嘛?”

王诗苒把身子又缩回到了毛巾被下面,轻声嘟囔:“谁知道,这个死变态,竟然会到我梦里来,真是气死我了。”

谢婷笑嘻嘻地皱了皱鼻子,说:“还是你喜欢他,高鹏怎么不到我的梦里来?”

王诗苒大声叫道:“死丫头,睡觉。”

啪嗒,王诗苒伸手关上了灯。

王诗苒躺在床上,很是郁闷,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怎么会是偷窥狂高鹏?这也太离谱了吧。

宿舍楼后面的高鹏,一看王诗苒和谢婷都睡了,这才收回目光。

哈哈,以后,天天让王诗苒梦到自己,一定要把小丫头追到手,不知道,在梦里面,亲吻王诗苒,是什么感觉?

想到这里,高鹏的眼睛开始放光,充满着期待。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情节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大尺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