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止的知识:一场带有宗教意味的物理学对话

伏羲国学 2018-08-12 11:21:39

   请点击上方“伏羲国学” 蓝字加关注


中华道家辟谷养生班第四期2017年11月23日开班,咨询微信:zyh186867

  

加来道雄博士是纽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的一位教授。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物理学家,也是一位极好的老师。他是超弦理论的创立者之一。他写过不少书,也在一些记录片中把“新”物理的复杂理论解释为通俗易懂的概念。

加来道雄博士的作品可以通过他的书和网站www.MKahu.org看到。他的新书《不可思议的物理——对世界移相器、力场、心灵感应和时光旅行的科学探索》已经登上《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 他的其他作品包括:《平行宇宙》,2006;《爱因斯坦的宇宙》(Einstein’s Cosmos),2005;《幻觉》(Visions),1998;《超越爱因斯坦》(Beyond Einstein),1995;《多维空间》(Hyperspace),1995。

对话者:帕特丽夏•科莉、加来道雄



科莉:加来博士,我面前放着你所有的书……请你谈谈知识的价值吧!感谢你为人类觉醒所做的一切。 对话开始前,我想说说自己是如何找到你的。一年前,我正在看探索发现频道(Discovery Channel)。我被一个节目吸住目光,然而不巧的是,节目已经播出一会了,再现了一个行走在商场的极其痛苦的女人的故事。人们从她身体上径直穿过,而她对此完全不知情,她只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知道自己不知怎的“隐形”了。镜头转向了你,你站在时代广场(Times Square)中央,解释其他维度的存在,你说记录片中的人们其实身处另一个维度。 你能详细地解释一下维度融合的世界吗?


加来:可以。首先,我在旧金山(San Francisco)长大,小时候,我常常连续几个小时站在日本茶园中,观看鲤鱼游泳。我常常幻想自己就是一条鱼,一条在这个浅浅的池塘中游泳的小鱼。我冥思苦想,它们是如何生活在二维世界中的:它们只能向前、向后,或者向左、向右。那么,无论哪一条鱼敢于谈论“上层”的世界,即三维世界,或是多维空间,它就会被视为“疯子”或“白痴”。我想象那里有一条科学家鱼,它会说:“呸,骗子!没有‘上面’的世界。这里只有你看到的世界;你在池塘中看到的就是存在。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我那时想潜到水下,逮住那条科学家鱼,将它带到“上层”世界来——三维世界、多维空间。它会看到什么呢?它将看到一个奇妙的世界,那里的生物没有鱼鳍……一个新的物理学规律,这些生物离开水也能呼吸……一个全新的生物学规律。无论大家相不相信,今天,我们物理学家认为,并在试图证明,我们就是那条鱼。我们把自己的一生都消耗在这个三维空间中(向前、向后、向左、向右、向上、向下)。有人敢于提出存在看不见的世界,一个我们无法看到、触摸的世界。这些人就被视为疯子。 


科莉:顺便说一下,我就是其中之一。在我这一生中,我的那些在未知世界的深刻经历,一直遭到蔑视和讥讽。 


加来:不会再有人嘲笑你了。当今潮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今,物理学家相信,事实上,我们也许可以考虑更高维度的存在,即我们看不到的维度,而这些维度就在我们身边,就好像对于鱼来说的“上层”世界。


科莉:你说的“多维空间”是什么意思?你在书中提到了十维,意为现实的“分层”。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把自己局限于十维空间中,又是如何得出这些结论的? 


加来:爱因斯坦曾有一个梦想,他花了30年去追求这个梦想——创造一个“万有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一个有一英寸长的方程式,将宇宙中的所有作用力归纳在内,让他读懂上帝的想法。然而,每当我们将重力方程式、光的方程式、比率方程式合并到一起时就会发现,在三维世界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即没有足够的空间将所有的作用力填塞在一起。然而,如果你假设存在一个更高的维度,事实上,可以假设到十维度,那么所有的作用力都会完美优雅地落到一个简洁的关联理论中。这将震惊整个物理界。但是爱因斯坦走得不够远。他在四维度就止步了,而你如果走到六维度、七维度、八维度……一直走到十维度,那么可以简单又完美地描述这些更高维度的世界。 


现在,我们假设宇宙是一个类似肥皂泡泡的东西。我们生活在肥皂泡的表面,无法离开。我们被困在这里,就好像苍蝇被黏在苍蝇贴上,而肥皂泡正在膨胀——这一点可以用我们从卫星上获得的很多数据来证明。但是我们至今仍相信还有其他肥皂泡存在,那些肥皂泡上漂着的是什么?那些肥皂泡会膨胀成什么样子?如果宇宙膨胀了,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们认为它将会变成更高的维度空间。这令我非常高兴。当我长大时,我去了主日学校。在那里,我学习了《创世纪》(Genesis)和宇宙的起源。但我的父母都是佛教徒,他们相信涅槃,涅槃既不是起源也不是末日。现在,我们物理学家认为,我们可以将佛教与犹太教和基督教中的“创世纪”融合在一起。 


我们的确相信,宇宙起源于一场爆炸,但是这些大爆炸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它们发生在一个更为广阔的涅槃之海中,我们目前甚至给它命名为“十维超空间”。我们认为,我们有一张漂亮的图片,上面描绘了宇宙起源、成长、膨胀以及其他已经形成的宇宙,那些平行的世界,以及一个更为广阔的永恒的领域:涅槃——佛教中的涅槃;物理学上的涅槃;十维超空间。 


科莉:那么,你说的是我们可能会接受这些概念:那就是一切,那从来就是一切,那永远将是一切。大爆炸将成为一切永恒存在的证明?


加来:说对了。人们很难将大爆炸和一些神学理论相协调,然而这张大图片,这张多元宇宙的图片,呈现了诸多过去模式的漂亮、完美的和谐。无论你信不信,这张图片与卫星数据相吻合。


我们目前有绕地卫星,即WMAR。卫星显示宇宙年龄为137亿年,展示了所有和图片相吻合的数据:我们手中的这张图片——泡泡们,就像来自一场泡泡浴;设想一次泡泡浴或是一个跳出来的、不断膨胀的泡泡,一些是小泡泡,一些是与其他泡泡相撞的泡泡。这就是从现实中创造出的新图景。纵观历史,我们可以在宗教中看到这一图景。 


科莉:这一图景是如何与宗教产生联系的呢? 


加来:如果你看一看《创世纪》的第一章第一篇,就会看到在上帝创造宇宙的时候,书中提到的瞬间。这与宇宙大爆炸理论是一致的。事实上,曾经有一位天主教大主教说,宇宙大爆炸理论与“创世纪”是能相提并论的。但后来,我们有了印度教和佛教的一些模型,宣称宇宙没有起源,也没有结束。宇宙是永恒的,所以我们有了涅槃。因而,我们不仅仅看到了两种观点的融合——宇宙大爆炸发生在涅槃之中,也看到了大爆炸一直在发生。 


甚至在我们说话的瞬间,很多宇宙诞生了,我们的卫星数据与这张图片吻合——永恒的大爆炸,永恒的膨胀。事实上,我的一个朋友艾伦•古斯(Alan Guth)也许会因这张图片与卫星数据相吻合而获得诺贝尔(Nobel)物理奖。我认为,我们有一门非常好的综合科学,它来自卫星数据、爱因斯坦的统一场论以及宗教理论框架。 


科莉:由于你出色的工作,让普通人也能够理解物理学领域的复杂概念,我们对此表示衷心感谢,因为这些概念实在难以掌握。你可以给我们简单说说超弦理论(你被认为是该理论的创立者之一),以及这一理论是如何与量子物理产生联系的? 


加来:两千多年前,毕达哥拉斯(Pythagoreans)哲学派的希腊哲学家们对希腊的七弦竖琴进行分析,希望由此找到音乐的数学比率:和声数学。我们为什么有升半音和降半音,三分音符和五分音符,以及大三和弦和小三和弦?利用希腊人对它们的数学理解,得出的结论是,音乐遵循了数学规律。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大为震惊,由此他们认为:或许也可以用音乐语言来解释宇宙。然而,他们失败了。那时,他们不知道原子,也还没有发展出化学和物理学,这些概念还不为人知。 


现在,我们已经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我们有太多的离子、电子和中微子;我们有伽马射线和希格斯(Higgs)玻色子粒子。为了获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博士学位,我不得不记住成千上百个亚原子的名字和它们的外国名字。 


今天我们相信,所有的粒子只不过是音符——在橡皮筋上震颤的音符。如果我用一个显微镜来观察电子,会看到它完全不是一个点(那是一张旧照片),不过是一根震颤的橡皮筋。如果我改变振动的频率,它就会变成中微子;如果我再改变,它会变成和声。我又一次改变频率,它会变成上百个我为了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而记下的亚原子之一。 我希望,将来申请物理学博士学位时,你只要说“超弦理论”就能拿到博士学位。如今我们物理学家认为,物理只不过是振动弦的音乐。化学是在这些振动着的琴弦上你弹出的旋律。宇宙是这些振动弦的交响乐,那么,上帝的想法是什么呢? 


我刚刚说到,爱因斯坦花了30年时间去追求一种能够让他读懂上帝的理论。不管我们信不信,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另一个候选人,一个能够读懂上帝的候选人,他已经让整个物理界为之振奋。《时代》(Time)杂志、音乐杂志以及所有的主流网络写了很多这类故事——上帝的想法。我们物理学家认为,它是通过超空间共鸣的宇宙的音乐,那就是我们认为的上帝的想法。 


科莉:出于这一原因,我被你的工作深深吸引。因我在灵性方面的小小贡献,我写的所有东西都是关于宇宙音乐的。当我读到你写的作品时,从科学的观点来说,我会想:“哦,天哪,科学和灵性真正融合在一起了!” 


加来:那是真的,顺便说一下,下个月我们将首次在瑞士的日内瓦(Geneva)推出目前科学界所能制造出的最大的机器——“大型强子碰撞型加速装置”(Large Hadron Collider)。它有17英里长。我们希望真正创造出一个无法看到的、更高的音乐粒子,因为我们是八度音阶中的最低音。你在我们周围看到的一切,都是在小橡皮筋上以最低频率发生的振动。我们计划在“大型强子碰撞型加速装置”上生成更高的频率。 

当然,目前媒体已经扰乱了整个计划。媒体说,这也许会创造出能够吞噬地球的黑洞,那是非常愚蠢的无稽之谈。我们不可能在瑞士的日内瓦制造黑洞。我们希望获得更高音阶的音乐。那就是和这台机器有关的一切。 


科莉:这与球体音乐有何联系?


加来:几个世纪前的音乐家尝试用球体音乐来解释星球的运动和我们看到的周围物体的运动,他们想用音乐来解释运动。 这一想法没有在科学上实现,因为伊萨克•牛顿(Isaac Newton)来了。他给我们带来了运动定律,这一定律对我们的卫星和星球都很有效。之后爱因斯坦来了,他说牛顿走得不够远,星球的运动不仅能用重力来解释,也可以用时间和空间(即空间和时间的曲度)来解释。现在,我们意识到,爱因斯坦也走得不够远。我们不只要走到时间和空间里,还要走到多维空间,穿过创造音乐的震动弦——多维空间震动的音乐,把我们带回到球体音乐。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一个哲学意义上的完整的循环。 


科莉:让我试着跟上你的思想。根据你的橡皮筋暗喻和振动改变现实的概念,难道是说,假如这个星球上有足够多的人提高他们思想的频率,那么我们就可以改变星球上的物质本质? 


加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完全肯定如何改变这些粒子的频率——当然有一种方法,即通过大型强子碰撞型加速装置来实现。 


科莉:当然,这就是音乐,是吗? 


加来:是的,另一种可能是,使用我们的绕地卫星来完成。顺便提一下,我刚才忘了说:我们现在有一张宇宙初期的照片……宇宙大爆炸初期的照片。人们经常抱怨我们物理学家,我们没有图片证据证明137亿年前发生过爆炸。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图片:爆炸自身的图片。这些图片是在微波的环境中拍摄的。如果你去美国宇航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以下简称为NASA)的官方网站www.nasa.gov上,输入WMAP,就可以看到有关大爆炸的图片了。这的确是一张令人满意的基础照片。那里有“创世纪”,有起源,也有宇宙的突然爆炸。我们现在拍到了这一场景。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大爆炸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们认为,那就是超弦理论出现的地方。 大爆炸是在137亿年前发生的。实际上,超弦理论将你带到爆炸之前,因为在爆炸之前,时间还没有开始。超弦理论预言,那里可能存在其他宇宙——因此,如果多元宇宙像一次泡泡浴,那么我们的肥皂泡会从另一个肥皂泡中分离出来。就好像你在洗泡泡浴的时候,肥皂泡一分为二或者两个泡泡猛力撞击,融合成了一个泡泡。 那就叫做超弦理论。 


一些物理学家,特别是我在普林斯顿(Princeton)的一些朋友,大力推崇大啪理论(Big Splat Theory);然而,我的一个在MIT的朋友推崇成长理论,也就是“膨胀理论”。这一理论认为,我们的宇宙是从另一个宇宙中发育而来的。我们不确信哪一个理论是正确的。但关键是,我强调,宇宙和时间并不是从大爆炸开始的。我们认为,我们可以来到大爆炸之前,我们将在2014年左右测量出这一时间。届时,我们将发射新一代的卫星,帮助我们搜集图片,不只是大爆炸的图片,还有形成那一瞬间的图片,那一瞬间我们的宇宙正从子宫中分离出来。 


也许,我们甚至将发现脐带——联系婴儿宇宙和母体宇宙的脐带。目前我们还未实施这个方案。然而,我们早有安排。现在我们没有证据,但是到2014年,当我们发射新一代卫星去寻找联系我们的婴儿宇宙和母体宇宙的脐带时,一切都将振奋人心。 


科莉:这的确是振奋人心的,特别是因为它与一些更为深远的概念联系到一起。这些概念来自玄学界。我的几本书也讨论了太阳的星际脐带。请你谈一谈宇宙的脐带。这很吸引人。 


加来:平行宇宙的观念是出自宗教和精神领域的另一主题:存在的其他平面。例如,天主教会一直相信天堂和地狱代表两个不同的精神层面,且与我们的宇宙并存。我们物理学家暗地里嘲笑这一观点,但是我们不嘲笑任何人,因为一切证据证明,确实存在其他宇宙,其他平行宇宙。 


例如,想一想你客厅中的收音机。你的收音机收到某一个频率,但你要知道你的客厅中还有几百个频率——有莫斯科广播(Radio Moscow)、哈瓦那广播(Radio Havana)、BBC……很多你不能听到的频率。现在提出疑问,你为什么听不到呢?这是因为你的广播与其他波段不一致(我们说不再匹配)。那是科学术语:它与BBC隔离了。你收听美国的摇滚电台,而听不到来自伦敦的BBC;你与BBC电台隔离了。 


目前,我们认为,周围的一切都在一个特定的频率上振动;有在房间里振动的短波,也有来自其他频率的波段。每个频率都代表一个不同的宇宙;比如,在你的客厅中也许有恐龙的波动函数,还有一个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依然活着的世界的波段函数。 


这些是我们从未接触过的频率,我们与它们分隔了;这一理论被称为“多世界”(Many Worlds),它是由一位名为休•艾弗雷特(Hugh Everett)的物理学家于20世纪50年代在普林斯顿提出的。 


这个理论第一次提出来的时候,遭到人们的嘲笑,但是现在,我们开始相信艾弗雷特是对的,相信多世界真的存在。我们只不过与它们分离了;我们不再与它们联系了……但是我们和它们是共同存在的。 


科莉:加来博士,你认为有人会从其他的维度中找到这些频率吗? 


加来:我道听途说了类似的一些故事。我不知道可信与否,因为我需要检测这些人是否具有好的音感,但是如果你去看物理著作,会发现我们物理学家再也不会嘲笑休•艾弗雷特的观点了。“多世界”理论也是目前理论物理学界的首要主题之一。你可以去世界上任何一个物理图书馆寻找“多世界”理论,在那里,你会发现有500篇论文是关于量子力学的,它是“多世界”理论的量子理论基础。 


爱因斯坦并不喜欢这一理论,在这个问题上,爱因斯坦是错误的。爱因斯坦不相信量子理论,但是,我们现在认为,量子理论确实描绘了这个世界。那就是我们为什么会研发出激光束,晶体管。没有量子理论,就没有广播,没有电视机,也没有激光束和卫星。所有的这一切都依赖于量子理论,量子理论的扩展就是“多世界”。 


科莉:我读过你的一本书,在书中,你讨论了“穿越维度的生命船”。你可以具体解释一下吗?


加来:我觉得它非常迷人。


很多人都跟我说:“教授,这一切都很好。你谈论了更高的维度,十维度,但是我怎样才能访问其他世界呢?我怎么到这些地方呢?” 


那很难。 首先,宗教和教会的人已经谈论过冥想和宇宙穿越。而我们物理学家正在实践。我们会制造一个机器,按一下按钮,它就会带我们走,而不是通过吃一些能产生幻觉的药物或是通过冥想。在我的《平行宇宙》(Parallel Worlds)一书中,我甚至描绘了这个机器会是什么样的。 你必须理解爱因斯坦说的话:“空间和时间像一匹布,而时间像一条河。”


当这条河漫步穿过宇宙时,它可以加速,也可以减速。 我们一直用卫星GPS系统获取这些测量数据,比如你的租赁车就安装了它。在外层空间,这一系统依靠加速或减速的时间。但是有一个新的难题,星球之河可能有新的涡流,分成了两条河。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排除有穿越宇宙的生命船的可能性。我们不能排除有带我们穿越时间之河的时光机器的可能性。 当然,现在这些都被认为是“不切实际的”,然而爱因斯坦自己也意识到,在他的方程式中,时间旅行是可能的。


1949年,第一个时间旅行的方案在爱因斯坦的方程式中发现。自那时起,我们物理学家已经发现了几百种时间旅行的方案,它们能让我们在多个宇宙中穿梭。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甚至称它们是“婴儿宇宙”——让我们时光倒流回到过去或连接不同宇宙的小宇宙。 老实说,能在几个维度间穿越的机器一定是庞大的。我们正在谈论的机器是非常巨大的,因此它只能放在外太空,但我认为,事实上我们考虑的这些东西是非常令人惊奇的。通常,科幻作家和幻想作家会提到时光河中的漩涡:其他宇宙的入口。这就是交接区。我们目前正非常严肃地对待它,甚至描绘出了这种机器的蓝本。


科莉:你希望科学何时能够实现这一重大的成就? 


加来:这不仅仅取决于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谈论的是巨大的能量……但是有一天,如果有人敲你的门,声称是你的曾曾曾曾曾曾孙女,你不要砰地一声把门关上!这是真的,当时光机器出现的时候,你的曾曾曾曾曾曾孙女生活在另一时空,而且决定拜访她的祖先,如果有人声称是你的还未出现的后代,请不要把门关上。 


科莉:毫无疑问,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肯定会喜欢这一场景。 


加来:事实上,我的一个朋友,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的一位物理学家,正在为斯皮尔伯格的下一部电影做顾问,这部电影就是关于时光旅行的。 斯皮尔伯格很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他和物理学家一起探讨,共同创造他的下部电影,就像卡尔•萨根(Carl Sagan)制作他的电影《接触》(Contact)时向一位物理学家咨询一样。他的确与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一道,用最先进的物理学知识创造了这部电影,电影讲的是一个与外星球文明接触的故事。


科莉:加来博士,你何时去拍一部电影呢? 


加来:近来还没这个打算。我自己都很惊讶,自己的书竟然能上《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畅销书排行榜!我真的很震惊! 


科莉:那真的很棒,我要列举你的一些重要著作:《多维空间》(Hyperspace)——不得不读的一本书;《平行宇宙》——另一本绝妙的书;而现在我们也打算拜读这本新书——《不可思议的物理》(Physics of the Impossible)。但是在我们读这本书之前,我想去瑞士看看那儿将发生什么事。你能告诉我们是具体哪一天吗? 


加来:下个月,在瑞士的日内瓦,科学家将启动一台17英里长的机器。它不具破坏性,放在地下,所以没有任何辐射会泄露出来,它也不可能制造出一个能吞噬地球的黑洞。我认为媒体的报道在这一方面出现了偏差。


 2008年5月,我们将启动那个机器。我们获得了某种电磁波,只有当它达到一定速度时,才会产生这种电磁波。这种电磁波将会重新创造一个宇宙,像小熊维尼一样极小的一个宇宙——大自然母亲将会创造能量,不会有任何危险发生。 地球在这些宇宙射线中洗了一个澡,这些射线比我们弱小的人类在地球上创造的任何东西都要强大,但是我们创造了这台机器,它可以为我们打开一扇“创世纪”的动力学上的窗户。我为之振奋,因为它可能会帮助我们证明超弦理论。 有人说,超弦理论无法证明,因为必须在实验室中创造一个微型宇宙。当然,我们不是神,无法在实验室中创造一个微型宇宙。但是你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创造音乐的高级形式。我们希望创造“超对性粒子”。“超对性粒子”是超级粒子,它们从五维空间中振动的小橡皮绳上发射出来,而我们处于这根绳上的八度音阶中的底层。但是那里有更高的音符——我们还没有看到它们,那就是我们想利用瑞士日内瓦的欧洲核子研究委员会(CERN)的机器来创造更高振动的原因。 


如果目的达到了,它将冲击整个物理学界。它将重击那些嘲笑者。后者认为,由于我们无法在实验室中创建微型宇宙,超弦理论就无法论证。我们可以把大多数事情做好,比如创造超对性粒子,我们认为这将是振动弦上的振动的下一发展阶段。 


科莉:如果在著名的2012转变前,将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努力付诸实践,将令人激动,也非常有趣。很多人表现出他们对2012的恐惧。我想请教你:我们将何去何从,你有何感受或看法呢?


加来:让我来说一些与此相关的事吧。我看过一些玛雅人(Maya)的翻译著作。在玛雅人的历法中,他们讨论周期,当然,这些周期长达几千年。我们正驶向周期的尽头。这里有两种看问题的方法。第一种当然是我们处于周期的尽头,世界的尽头。但是我认为,玛雅人看问题的方式却是第二种,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开端。它是循环,是重生,因此它并不意味着万物的结束,只是代表着重生和再循环。我们过去已经经历了几个周期,而且并没有发生什么,我们将来也会经历更多的周期。我认为这是复兴,而非毁灭。 


科莉:我也有同感。我把它看成我们个体再生过程的一个难以置信的原型。 


加来:是的,如果是这样,我们就不再需要用悲观者的幽暗的眼睛来看待它了,我认为我们应该把宇宙看成是光辉灿烂的。宇宙的存在绝对是令人惊奇的。宇宙是一个辉煌、奇妙的地方,我们就住在这里,很难相信,一个循环将在一瞬间结束一切,而大多数循环代表着重生。那就是我对世界未来报以乐观态度的原因。当然,目前世界面临着诸多挑战,但是我相信人类有着不屈不挠的精神,我相信我们能克服一切困难。我们已经这样做了,我相信我们今后也会这样做。 


科莉:听到你这么肯定,我非常高兴。不管现在我们的星球上有多少黑暗和困难,我们需要积极的思想和庆祝的声音。我完全同意,人类的精神是不可战胜的,当我们面临最艰难的挑战时,我们也有很大的机会去战胜它们。 


加来:从循环的角度看待世界的一个好处是,你会看到过去的周期,你会开始思考:“我们曾在哪里?过去我们战胜了什么困难?”而那是未来的一个向导。我们不看阴暗和死亡,而看那些我们可以重新审视我们曾待过的地方。除非你理解了我们一直处在什么位置,否则我们无法理解自己将前往何处,这是一个事实,我们通过循环看待自己的历史,这将迫使我们重新审视历史,我认为,这会给我们带来希望,我们有能力铸造未来。 


科莉:你认为在我们身上将会发生什么呢?你如何预言近在眼前的转变?要知道,在我们前方,我们面临黑暗事物的挑战,不需要一一列举,而相对地,我们也拥有很多积极的、具有革命意义的变化。你认为未来几年这个星球会发生什么? 


加来:让我来告诉你下个世纪将要发生的事情,因为我坚信诞生与重生。物理学家兢兢业业地寻觅宇宙中的智慧生物,我们也必须严肃地分析这个问题:“我们一旦与这些外星生物接触上了,我们如何定义我们的文明?”对于我们来说,这不是一个学术问题:我们有望远镜、卫星。总有一天,我们会和他们有所交流。


 一些物理学家已经提出了一种理论,认为文明有三种形态:第一形态、第二形态和第三形态。 第一种是真正的星球文明:他们有一种星球文化;他们应该能够控制天气,比如飓风和地震;他们在海洋上建造城市。100年后,一种与此描述相应的星球文化将出现在我们面前。 第二种文明形态现已在多颗行星上发展起来了,他们控制了行星……一些邻近的行星。他们将一些邻近的太阳系行星作为殖民地,并控制了整个星球的能源输出量。 然后是第三种:这种文明形态是银河的,他们真正控制了能量,不是一个星球的能量,也不是100个的,而是行星系统中几十亿个行星的能量。那就是第三形态,如果有天外文明来造访我们,那大概就是第二文明形态或第三形态。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自己,我们处在哪个阶段呢?我们处在零文明形态。 


科莉:好吧,那么你是如何定义零文明形态的?这一文明形态听起来好像是一种没有进化的文明。


加来:好的。让我们来谈谈零文明形态。这种文明形态从死去的植物身上获取我们需要的能量。丛林中的野蛮人、宗教主义的原始状态、无知、贫穷和疾病仍然存在。他们只能梦想造就一种星球文明社会,但是如果你用一个计算器做些计算,得出的结果是:我们要建立一种星球文明社会还要100年,每当我读报纸的时候,我总看到第一文明形态诞生时的痛苦。 


比如,什么是因特网?因特网是第一形态电话系统的开始。历史上,我们第一次看到一张星级电子通讯系统的略图。因特网是第一形态电话系统的婴儿、萌芽和种子。他们将会说什么语言呢?他们很可能会说英语。英语已经是精英语言。我在每一次会议上都用英语发表演讲,而精英商人、政客和科学家也都说英语。从现在起的100年之内,英语也将成为中层阶级的语言。中层阶级也都会说英语,就像说他们自己的语言。 欧盟是什么?欧盟是第一形态经济的雏形——我们为什么要有欧盟?为了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抗衡,也就是与美国抗衡。因而我们看到了第一形态经济的雏形,我每到一个地方,包括我听广播、看电视,我都能看到第一形态文化的开端。年轻人喜欢摇滚音乐。他们喜欢RAP(边说边唱),并跟着最流行的拍子跳舞。精英喜欢更高级的时尚,我认为在全世界范围内,一贯如此。


我们都喜欢电影,那也给了我们一个第一形态的文化形式。 每到一处,我们都能看到第一形态文化的开始,但是也有反冲,这就是我所担心的。有些力量不想拥有第一形态的星球文明,因为这一文明是多元文化的,是启蒙的,是进步的;它相信平等和未来的进步。这些力量就是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信任负一形态的文明—— 一种由教条、严厉的宗教信条和一个非常严格的等级制度控制的文明,在那样的文明中,男性高高在上,女性被踩在脚底。


那就是恐怖分子,他们不相信进步的第一形态的星球文明。现在还不知道我们能否从零形态转化到第一形态。一些人认为,也许在2012年,我们会转化到第一形态,但是我认为2012年只不过是复兴,一个新的开始。我们将驶向何方?人们一直讨论的宝瓶座时代在哪里?对于我来说,那就是第一形态文明——星球的、包容的、进步的、科学的、民主的——我认为,那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除非我们先把自己炸死。 


科莉:我想在你的星球级别的区分中加上一些想法,不只有所谓的“恐怖分子”不想让我们这个物种进化。在恐怖分子的身后,还有另外一些力量正在发挥作用,你认为呢? 


加来:哦,是的,我赞同。 


科莉:我明白,所以我们不必扮演任何人。 


加来:是的,当然,我们有核武器、人口增长、生化武器、温室效应和全球变暖这一系列的问题。有一些力量不想让我们进化到星球文明,因此我认为有一个抗拒时间的种族。那就是我看到的一个模式。 一方面,我们有启蒙和教育的力量,这些力量正成长为卓越的、多元文化的、星球的文明;另一方面,我们有无知、宗派意识、原教旨主义以及种族主义的力量。我们自身有黑暗的一面,这一面来自原始森林。我们仍然有自己古老的大脑,不得不在沼泽地和森林中对抗所有人,我们身上仍然有这些不好的东西。我们不知道谁会赢,但是我认为,总体上,我们会生存下来,我们将平安度过2012,最终我们的文明将走向第一形态。我很乐观。 


科莉:我也是!话说回来,请你告诉我们,你的《不可思议的物理》一书的总体意义和目的。


刚刚去世的阿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曾做过一个非常有名的论断,我引用一下:“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都是无法与魔术区分开的。” 


现在,想一想魔术。 魔术能够消失、隐形,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魔术是一种将一个物体变为另一个物体的能力,它使它们消失,又使它们在某个地方出现。未来我们将拥有这种能力,比如,隐形术。两年前,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伦敦的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我们在隐形能力研究方面获得了重大突破。我们能够使一个物体消失不见,至少在你使用微波射线的时候才能看到它。


就在几个月前,在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他们展示了同样有此功能的可见光。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我们将能够使物体隐形——所以,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你要小心了! 


科莉:那不就是著名的“费城实验”的本质吗?


加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我们现在有能力展示隐藏一个物体的可见光了,这种光还可以在另一头将物体重现。我们以前都认为这些是不可能实现的。我在大学里给学生上光学课,我常常告诉他们隐形能力是可能的,因为光和水不一样,光可以缠绕一块大圆石,然后在另一头使物体重现,就像一条河一样。 


科莉:你是怎么做到的? 


加来:有一种新的物质叫做“超物质”(metamaterial)。它上面有很多杂质,以前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杂质,但是这些杂质可以与光线反冲,这样它就能隐藏一个物体了。 把哈利波特带过来,然后把他放进一个圆柱体中。触碰到圆柱体的光线包围着圆柱体,然后在另一头重新成形。这一原理已经在两年前被证实了。这震撼了整个物理学界。在此问题上,每一本物理教科书都是错误的。 


科莉:但这是多么奇妙啊!这就是“不可思议的物理”,是吧? 


加来:是的,这就是不可思议的物理。现在,另一个“不可思议”的东西,像魔术师一样消失,然后在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出现。我们物理学家称它为“心灵感应”。在原子层面上,我们在实验室里已经能够做到这一点了。我们已经能使一个光子消失,然后让它在100英里之外重新出现,比如从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又名金丝雀岛)到另一加那利群岛。 下面,我们希望做一些有关航天飞机的事情。我们想要在地球上取一粒光子,使它消失,然后让它出现在航天飞机上。


2020年之后,我们计划在月球上做这个实验。 这种实验是没有止境的。我们确实能够使一个物体在月球上重现。现在,对于原子来说,不只是光子,我们用铯原子和铍原子做的实验已经取得成功,当然,这些都是在实验室里试验成功的。


我估计,在未来10年时间里,我们应该可以让一个分子,例如DNA消失,然后让它出现在别的地方,也许还可能是一个病毒或一个细胞。 在人类身上做隐形实验也不是不可能的。老实说,一个人有着50万亿个细胞。我们无法传输所有的细胞,但是我们的技术已经达到这个水平了,我认为应该考虑一下哲学上的限制。当你被传输的时候,你事实上已经死了,你消失了。你在这一过程当中分解,然后你在别的地方重现。这个场景常常在电影中出现,比如《越空行者》(Jumper)和《星际迷航》(Star Trek)。你刚刚看到寇克舰长(Captain Kirk)在一个房间中死去,又看到冒充他的一个人——寇克舰长出现在那里,说:“我是真的寇克舰长。我有他的记忆、基因、神经系统以及他的怪癖。” 这会让你怀疑灵魂。如果你看到他分解,而他带着自己所有完整的记忆重现,他的灵魂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科莉:那也是一个我和其他玄学家们所担心的问题。 


加来:我们物理学家也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棘手。对你来说,自己身上的所有原子分解意味着什么?你已经不在这儿了,无论你曾经是谁……你已经走了吗?站在那儿的另一个人是谁,长得如此像你,拥有和你一样的思维模式、一样的记忆,而且他声称他就是你?在未来几十年中,这将是一个学术性的问题,我们该如何处理?有灵魂吗?我们在实验室中将要面临这样一个问题。


在《不可思议的物理》一书中,我描述了很多你在电影中看到的技术(比如《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终结者》[The Terminator]、《外星人》[E.T.],《星球大战》[Star Wars]以及很多好莱坞大片),这些其实都是建立在我们物理学家认为将来会实现的技术上的。关于我们何时才能拥有这些技术,我无法给你一个时间框架,几十年,几个世纪,几年,或是一千年。 


科莉:这项技术的实现会比想象中更快些吗?


加来:让我们再回顾一下《星际迷航》,再看看那些掌上通信工具。我的一个同事说,诺基亚(Nokia)是按照《星际迷航》中的模型生产的。 


是的,我们也有这样的感觉。 


科莉:我们已经有这些产品了,而且它们看起来完全一样,功能也一模一样。 


加来:是的,再看看心灵感应。你知道,心灵感应曾经被认为是占卜者和拉斯维加斯(Las Vegas)魔术师的无聊伎俩,但是我们物理学家实际上已经能够复制心灵感应的有限的几种模式了。比如,在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他们在完全瘫痪的中风患者的大脑中放上一块芯片,芯片大约有一美分的1/4大,然后将芯片与一台手提电脑连接起来。我们在3小时内训练他们阅读电子邮件、打字、猜字谜、打电子游戏、上网。 


科莉:那听起来有点毛骨悚然,加来博士……但是你看,想一想所有的植物人,陷入全身瘫痪,他们无法做任何事……而现在他们可以写电子邮件了。 


加来:是的,但是容我插句话,那么健康的人接入一个电脑会怎样! 


将来有一天,人们会有选择的。 他们会有选择。


一些人也许真的想插入一根微型植入管,他们只需要想一想就可以上网。这些都是可能的。他们会有选择吗?我们希望他们会想得更多一些,想一想插入芯片的意义,插入芯片意味着什么。 现在,如果你想知道一些毛骨悚然的事情,这里还真有一些。 


我们可以利用核磁共振成像仪和脑部扫描,查看一个说谎者的脑部模式。当你说谎的时候,需要更多的能量。为了说谎,你必须要知道真相,还要制造一个借口。


这些都是大量的能量,在一张脑部扫描X光片中很容易看到这些。将来,我们也许能通过读取大脑扫描的X光片结果,就可以看到思想和感情的轮廓。当然,这可能需要上法庭。 有一家保险公司拒付一个保险索赔,原因是公司认为那个人自己烧毁了房子。保险公司说:“你自己烧毁了房子。因此,我们不会陪你一分钱。”那人非常气愤,回答说:“我要去告你们,将我的大脑扫描X光片呈给法庭,我要证明自己并没有烧房子。” 将来,这些手段也许都会走向法庭。我们也许能够通过读取嫌疑犯的大脑扫描X光片,判定其是否有罪。 


科莉:你认为这将把我们带入第一种形态的星球文明吗? 


加来:一旦用激光扫描这个屋子里的人,他们的灵魂将发生什么变化呢?伦理学上的问题随之被提出来。


如果你读取了一个人的大脑,那么隐私呢?我们有没有隐私呢?我们希望像科幻小说中那样剖析自己的思想吗?这些问题我们都要面对。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有些事情总是要来的。这本《不可思议的物理》告诉你这条路上将要有什么来临……无论你是否喜欢。 我也讨论了未来几十年星际飞船出现的可能性。 NASA已经开始考虑在将飞船发送到那些行星上去时,顺便携带些什么。事实上,我是NASA的顾问。我必须考察一些向NASA提出的建造星际飞船的提议,实施起来当然还需要几十年,不会是马上,但是我们正在考虑与外太空的外星文明建立联系。 这不再是电影中的东西了;我们科学家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微软的亿万富翁保罗•艾伦(Paul Allen)已经投资了2600万美元建造一个新的望远镜(电子望远镜)来窃听外星文明之间的对话,因此这是一项非常大的买卖。亿万富翁们开始把钱投在这一领域中,一些人声称,在25年时间里,我们也许可以与另一种有智慧的文明进行第一次接触。 


科莉:我认为已经不远了,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在你还记得这次对话时,但是我认为可能比25年还早些。 


加来:可能吧……很有可能马上发生。 


科莉:我真的很想问你,你想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不可思议”的发明被创造出来?你认为,人类最需要什么? 


加来:啊!我们现在最需要什么?我想我们需要解决这些古老冲突的途径,这些从人类出现就已经存在的冲突,我们还需要一些公平的途径。 当然大多数人宁愿要更小的东西:更多的钱用于医疗保险;少投一点钱给……


在政治领域发生的欺诈现象。我希望我们能做一个大一点的馅饼。我们不是为小馅饼和陷入内战和进行侵略而奋斗,我希望科学和技术可以给我们一个更大的馅饼,这样我们不必常常为了分馅饼而陷入宗派斗争。


 但如果要我现在考虑一个能真正解放我们的机器,那也许就是建造一个时光机器来观察未来。我们可能看到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从那里学到教训,也许有一天会改变自己的未来。


科莉:发现这些,会不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快乐呢? 


加来:是的,但也会带来苦恼和痛苦。这是一种交易。

 

科莉:好,这里我不禁想到:在你不可思议的人生和头脑中,正寻找着创造不可能的途径,也许将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一种机器就是源于你在瑞士的发明,在瑞士你建立了更高的领域。我也相信,一切都是音乐,希望有一天我们能通过外太空和外宇宙,看到在这个星球上更高的八度音阶。 


加来:是的,我也希望如此;我希望我可以实现爱因斯坦的梦想,读懂上帝的想法。我认为目前我们大家都向着一些宇宙问题前进,我们可以在自己的后院中解决这些问题吗?我们如果能活着看到这些问题因技术突破而得到回答,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超弦理论很有希望能把我们带上这条道路。


(原载《哲学园》)

本公众号创始人深得道家昆仑宗高人真传亲授,多年来充分调动道家时空能量场济世助人,如催财催官、求婚求子、学业事业、祈福转运及晚期癌症等各类危重病症和疑难杂症,素享盛誉。咨询微信:zyh186867。

 各类咨询和合作请加清莲的微信zyh186867——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