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手术是个“世界级笑话”吗?

Xtecher 2018-05-24 16:45:06


人类在自然界面前应该保持一种敬畏,保持一种有限性,而不能无限制地追求对自然的认识和征服。如果人类盲目地试图驾驭或凌驾于自然之上,而对自己的行为疏于理性的抑或伦理方面的周全考虑,不可预测的可怕后果将难以避免。

 

——《弗兰肯斯坦》作者玛丽·雪莱



 Xtecher原创 

 本文作者:凌云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年轻的科学家弗兰肯斯坦以探索科学的名义从停尸房等处取得不同人体的器官和组织,拼合成一个人体,并利用雷电让他活了过来。

 

《弗兰肯斯坦》是世界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为什么偏偏是器官移植的题材?这个选择耐人寻味。

 

作者玛丽·雪莱生活在正处于工业革命的英国,科学技术文明的冲击让人们对科技充满无边幻想,迷信科技能实现一切愿望。

 

那么,人最本真的愿望,也许就是肆意地拥有生命。

 

“换头手术”便是实现这个愿望的可能性之一。


之后的科幻小说不乏对“换头术”天马行空的各种想象:


譬如《三体》,一句“只送大脑”,残忍又犀利地道出了一种走投无路的可能——这之后云天明的大脑被送入太空,三体人捕获后,这个高级文明群体为他生生造出了一个身体。

 

在现实世界中,尽管科学技术逐步昌明,但“换头手术”的可能性似乎还很遥远,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2013年,冒出来了一位当代“弗兰肯斯坦”——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奥·卡纳韦罗(Sergio Canavero),对外宣布要做人类头颅移植手术。同年6月,他在《国际神经外科》杂志上发表论文,声称目前头颅移植手术的主要障碍已经被克服。




2015年,卡纳韦罗宣布了明确的时间点——两年内进行全球首例换头手术,还宣布了手术对象——俄罗斯计算机科学家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他从小患有肌肉萎缩症,与卡纳韦罗通过网络电话进行沟通后,决定进行头部移植手术。

 

近日,卡纳韦罗又发话了:一名中国人将替代斯皮里多诺夫成为全球第一个接受“换头手术”的病人,而这首例手术将由中国医疗团队操刀,预计明年圣诞节前后在中国境内进行。


 

 为什么选择中国?

 


自从卡纳韦罗将他的疯狂计划公之于众后,一名中国医生跟着火了——任晓平,哈尔滨医科大第二附属医院手显微外科中心主任,作为哈医大的引进人才,2012年从美国回到了家乡哈尔滨。




任晓平是全球首个成功完成小鼠头部移植手术的人。手术后,小鼠们能够睁眼、呼吸以及完成一些其他基本动作,最长存活记录是一天。

 

在此之前,头部移植手术没有成功存活这么长时间的先例。1954年,前苏联曾有医生尝试给狗换头,失败。1970年,美国医生罗伯特·怀特曾给一只猴子换头,之后,猴子颈部以下瘫痪,并且很快死去。

 

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际医学界在挑战人类复合组织移植,第一个要攻克的复合组织就是手部。任晓平当时在路易斯维尔大学参加了这一研究,花费两年时间成功完成了人类第一个手部移植手术,当年接受移植的患者手臂已经存活16年,是迄今为止存活时间最长的病例,且患者本人也已经重返工作,社会生活不再受到影响。

 

任晓平在复合组织移植领域的出色成绩和丰富经验足以吸引卡纳韦罗的目光。二人在2015年中国生物医学进展国际学术会议上见面,当时就异体头身重建存在的问题及解决方案进行了长时间、细致反复的交流和讨论。




卡纳韦罗表示:“中国可能是实施这项手术的最佳地点,因为中国医疗团队不仅有杰出的组织能力还有丰富的‘团队作战’能力,而任医生是全世界唯一能领导这个项目的人。”

 

任晓平则对卡纳韦罗给出的开创性的设计方案——用聚乙二醇和电流加速神经纤维的重新结合表达了赞赏。

 

此外,卡纳韦罗选择中国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换头手术在欧洲、俄罗斯和美国都受到了质疑和批评,因此需要选择“合适的国家”进行手术,否则将面临牢狱之灾。


 

 换头术是个“笑话”吗?

 


尽管卡纳韦罗信誓旦旦地表示,只有当“确认有超过99%的成功把握时”,才会实施手术。但人们并不买账,疯狂的反对中不乏资深的医学研究者。

 

这是无稽之谈,百分之百失败的手术,以后肯定是个笑话。”中山大学器官移植专家王长希教授说。无独有偶,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医学伦理部主任亚瑟·开普兰也认为“手术完全行不通且荒谬可笑”。

 

反对的声音主要存在两个方面:

 

 1  技术不可行

 

卡纳韦罗曾在论文中描述了“换头术”的关键步骤:首先,必须要对接受头部移植手术的病人和捐赠人进行降温处理,进而放慢细胞死亡的速度;然后精确地切下他们的头颅;最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对颈部血管、神经和肌肉进行精心粘连。预计估计需36小时才能完成“换头手术”。

 

简单的表述背后存在着相当大的技术难度——有人将其比喻为“人体的登月计划”

 

首先,如何阻止缺血大脑的损伤。传统的移植器官都有较长的保存时间,如心脏、肾脏能够有效保存几个小时,手部能存活两三天。但是头部在室温情况下超过四分钟就会造成不可能的损伤。即使连接成功,脑细胞可能已经坏死,手术过后的人无法拥有正常的智商,相当于手术失败。

 

其次,如何解决免疫排斥反应。虽然手部和面部移植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但是对于最为复杂的头部而言,不确定因素太多,一切都必须小心翼翼地重新求证,必须在得到一套科学可信的数据证明后,才能拿人来做手术。“能控制短期的排斥反应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是长期的,这事关生命。”任晓平说。这意味着换头手术后,病人可能需要终生注射抗排斥免疫抑制剂。

 

最后,如何恢复中枢神经功能。传统理论认为神经不可再生,目前还没有科学数据支持脊髓再植可以成功。换头手术意味着颅颈交界区的脊髓完全横断性损伤,上下行传导束的轴突传导功能连接中断。如果连接不上,控制身体的神经功能将完全丧失,这与高位截瘫无异。

 

这样的情况比死亡糟糕得多,我不希望在任何人身上进行,也不会让任何人对我进行这样的手术。” 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主席巴杰说。

 

卡纳韦罗的解决办法是采用锋利的纳米刀切割脊髓,再用聚乙二醇进行连接, “这种化学物质能促进细胞融合,刺激脊髓神经的生长,让头部和新的身体联系起来。干细胞在这里扮演着关键角色。”

 

在病人持续昏迷好几周的时间内,卡纳韦罗还将用电极刺激病人的脊柱,进而加强其与新神经的连接。他自信地认为如果手术成功,并结合物理疗法,病人可在一年之内恢复行走能力。

  

 2  伦理不接受

 

假设,假设所有的技术问题都得到了解决,那么,我们会面临一个更令人痛苦的问题——这个“新人”是谁?

 

美国有科学家宣称细胞是有记忆的。如果此言属实,躯体会有记忆,这个记忆和新的大脑是不匹配的。那么,大脑和身体出现矛盾,其中的痛苦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换头手术成功,不仅影响到科学技术领域的发展轨迹,也会在社会科学领域引起巨大的震荡,可能会引起社会人际关系、合法权益等一系列社会身份认定的变化。

 

不过,卡纳韦罗和任晓平都认为,头是一个人的主体,人的意识在于头颅,伦理学中关于人的身份的确定是以其意识为标准的,意识是谁产生的,那么这个“新人”就被认定为谁。“其实这和心脏移植手术没有什么区别,不存在伦理问题。”

 

尽管如此,“换头手术”也逃不开社会道德的质问,挑战着现有法律的底线。

 

如果未来这一技术成功,那么富人会不会利用自身的财富资源不断获得新的身体?毕竟一场耗资约7000万人民币的手术不是一介平民所能承受的。

 

实际上,卡纳韦罗曾经承认他积极为“换头手术”宣传的背后有商业驱动的因素——他得到了企业界大亨和一些富豪的支持,他们对换头手术感兴趣,希望以此延长寿命,甚至最终实现长生不老。

 

这一手术在道德上不可接受,是一种犯罪行为。”瑞典著名移植外科医生保罗说。有网友甚至激烈地表示“这手术就是现场直播的杀人游戏,哪个国家允许这种手术就是反人类。”

 

对此,卡纳韦罗也曾强调技术必须在伦理的界限内发展,“一个垂死的亿万富翁准备杀掉一个年轻人来完成头颅移植,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它发生。”


 

 为什么“弗兰肯斯坦”们仍在为“笑话”奋斗?

 


卡纳韦罗曾经和斯皮里多诺夫说过这么一段话:“我们能做到成功概率90%,当然不能否认也有少量风险,但是其影响将远超宗教、文化、未来和所有领域。风险无处不在,但如果我们停止冒险,那就只能躺下等死。

 

斯皮里多诺夫动容了。他跟着卡纳韦罗去参加美国神经和顾客医师学会年会。在年会上,这名俄罗斯人坐着轮椅上,对着台下一群医学家们说:“看,我也想拥有正常的生活。




尽管“换头手术”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个“笑话”,但是我们无法忽视它存在的背后逻辑,很简单也很强大——我想活着。

 

头部移植之所以长期以来被视为医学禁区与极限,是因为其涉及到中枢神经再生、免疫排斥、缺血再灌注损伤等一系列始终无法破解的难题。

 

如果手术成功,将是人类医学史上的重大事件,是人类医学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因为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攻克中枢神经再生研究的难题——这意味着脊髓受伤、癌症晚期和先天性肌肉萎缩患者可以得到治愈,这项技术在临床上有着极大的需求。

 

“是时候面对这些技术挑战了。”任晓平说,“启动这一医学领域重大前沿研究将会对未来医学的发展起到积极正向推动效果。”

 

因此,相较于讨论“换头手术”是否是个不可能实现的“笑话”,不如将更多财力、物力和人力投入到髓损伤后的神经修复研究上更有意义。

 

实际上,“换头手术”现在的处境与20年前第一例人体手移植手术时很相似。在那场手术将要举行之前,学界许多权威人士都表示异议,认为技术不成熟,还需要继续研究。但随着人体手移植手术的成功,许多当初持反对意见的医生也纷纷加入临床应用研究的行列。

 

“科学研究就是这样,重大突破往往有它的机遇性、偶然性。”任晓平说,“也许现在并不是临床实验最成熟的时候,但有时临床还是会先走一步。我们可以拯救数以万计的生命。”

 

在“弗兰肯斯坦”们看来,他们需要社会的支援,“人们必须改变他们的想法,需要学习教育,让这一领域向前迈进。否则,即使相关技术准备就绪,完成这一进程可能仍需10年甚至100年。




关注Xtecher即可投票



| 推荐阅读 | 点击文字直接跳转


精品文章

佳格数据张弓:从NASA走出的“理性疯子”,他志在耕耘天地间

驭势科技吴甘沙:我的根本利益

线性资本张川:人要学会否定自己

Ping++金亦冶:所有你走过的捷径,总有一天都会再绕回来

王淮:冒险者的幸运牌

格灵深瞳赵勇:把未来一个齿轮一个齿轮地变成现实

孔淼:在我还不知道代码是什么的时候,我只想写诗

冯一村:此时此刻,给大数据一个注视

宋嘉伟:一个从容的创业者是如何思考

高欣欣:送创业项目一个里程碑事件

张诚:十年的北大研发路,只为这一款千兆芯片

袁行远:无论晴雨,步履不停

宋斯纯:历历万乡,不负每一场

戴若犁:越来越好奇,越来越好奇

李一帆:与其听风听雨,不如纵身一跃      




——小X爱彩蛋——


想知道下述摩斯电码的含义吗?

关注Xtecher

回复“我爱Xtecher”

我们告诉你答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拥有高精尖科技创业项目,Xtecher将为你提供:

1.专业的科技人物特稿和视频拍摄

2.在Xtecher官网、APP、微信的全方位展示

3.最专业的科技圈投资人、政府资源、产业资源

4.创业企业品牌管家与PR服务

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Xtecher,即可联系我们。




微信号:Xtecher


关注未来的人

都关注了Xtecher




动动小手指,进入Xtecher,查看更多科技项目详情!

▼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