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文青遭遇中年危机是什么样?不就是黄老邪高晓松那个样!

识装 2018-12-05 09:35:33

文/李小丢 头条号签约作者



高晓松在3月下旬给久未发新曲的许巍写了首歌,叫《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瞬间又刷遍朋友圈,俨然是新一代的小清新怀旧神曲,就跟那些年的《董小姐》、《南山南》是一个路数,当然不是《滑板鞋》和《小苹果》这类广场舞神曲可以与之相比的。


无论是许巍这个名字,还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句矮大紧老师早已闻名于世的QQ签名,都是老中青三代文青顶礼膜拜的超级IP,高晓松是会玩的,这两大IP一联合,能炸出多少人拍着胸腔子嚎叫歌里满满都是与青春和梦想相关的回忆,他心知肚明。


但就是因为这种过犹不及的聪明和刻意,使得矮大紧老师的这碗鸡汤一边破了播放新高,一边被人质疑是在装腔作势强行安利自己都无法贯彻的价值观。毕竟,他跟文艺青年叨逼叨要记着诗和远方,但是自己却在这万丈红尘中打滚苟且,综艺节目没少上,脱口秀一个接一个,房子是没买,人家租的是顶级公寓嘛!


我想矮大紧老师心中是极度委屈的,像这样强行装逼的人设又不止我一个人,《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老邪黄药师,每次出场都摆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装逼范儿的老文青你们不是挺喜欢的吗?怎么到了我这儿就只有被嘲讽的份儿了?我绝逼不服!


我想,这个嘛,关键还是看脸。




金庸一向喜欢在自己的小说里塑造隐形主角,比如《碧血剑》里显性主角是无趣的袁承志和温青青,隐形主角就是活在别人叙述和回忆里的金蛇郎君夏雪宜,这个亦正亦邪,视世俗礼教为无物,仅凭着自己的本心去行事的男子,比背负着太多家国大义的正面典型郭靖,以及遇事用情都优柔寡断的张无忌要讨喜多了,君不见现今的武侠修仙玄幻小说中,大多都是金蛇郎君夏雪宜式的主角了吗?


大概是吃到了夏雪宜的甜头,在《碧血剑》连载完结之后,金老开的新坑《射雕英雄传》里,又花了更大的力气,开了更多的外挂描写了一个夏雪宜2.0版的角色,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五绝之一,桃花岛岛主黄药师,连外号,都直接叫“东邪”了。至于夏雪宜3.0版嘛,就是当做显性主角去描写的“西狂”杨过了,黄药师在《神雕侠侣》中对他一见如故,当然是因为他们都有着同样的中二属性。只是相比夏雪宜的自然天成,用力过猛的黄药师和杨过,行事作风都显得太过刻意了。


不过,在我还是一枚萝莉的时候,我还看不透黄老邪那些年装过的那些逼,因此我是极为喜欢他的,相比那几个满口琼瑶腔的主角团成员,极品大叔黄药师真是太有魅力了!


他第一次出场,就是活在师控曲灵风描述中的,曲三道:“资质寻常之人,当然是这样,可是天下尽有聪明绝顶之人,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数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只不过你们见不着罢了。”说着抬起头来,望着天边一轮残月,长叹一声。月光映照下,郭杨二人见他眼角边忽然渗出了几点泪水。瞧,那时候主角郭靖还呆在李萍肚子里呢,黄药师就已经出场博关注了。


顺带说下黄药师这几个徒弟大概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一个两个被黄药师打断双腿赶出桃花岛去,这一辈子还心心念念要做些事讨师父欢心好重归师门,哪怕为此死了也毫无怨言,估计金庸是想借此描写黄药师同志作为一名抖S的超凡人格魅力,你看,有人把你打成残废你不恨他反而加倍爱他,那这个人一定非常有魅力!


哎,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金庸对黄药师的偏爱是极其明显的,他恨不得把魏晋名士的所有潇洒风度都安在一人之身,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一不精,住处是小清新色调的桃花岛,岛上两忘峰、弹指峰、弹指阁、清音洞、清啸亭、积翠亭这些地名都妥妥的文艺范儿,试剑亭和积翠亭都有“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这样的个性签名高挂于上。黄药师的武功名字也是个顶个的风雅,什么兰花拂穴手、落英神剑掌、玉漏催银剑、碧海潮生曲,比欧阳锋那个淳朴的蛤蟆功不知道好听到哪里去了!即使在菜名上,黄药师也不忘逞一番才气,“玉笛谁家听落梅”、“好逑汤”、“二十四桥明月夜”几样菜肴,让人未尝先醉,香味四溢,诗意留连。




黄药师的第一次出场简直苏的不得了:“突然之间,半空中如鸣琴,如击玉,发了几声,接着悠悠扬扬,飘下一阵清亮柔和的洞箫声来。众人都吃了一惊。欧阳克抬起头来,只见那青衣怪人坐在一株高松之巅,手按玉箫,正在吹奏。……那青衣怪客左手搂住了黄蓉,右手慢慢从脸上揭下一层皮来,原来他脸上戴着一张人皮面具,是以看上去诡异古怪之极。这本来面目一露,但见他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啊,好一个惊才绝艳,孤傲高冷的世外高人啊!在第十四回《桃花岛主》里,黄药师忙活儿的事儿不少,惩罚了梅超风,原谅了陆乘风,试探了陆冠英的家学渊源,对女儿无限溺爱,对郭靖看不顺眼,亲疏有别、赏罚分明,算得上是个纵情任性的性情中人。


然而黄药师资深双马尾的傲娇模式此时已经悄然全开,试探陆冠英武功之后,黄药师冷笑一声,对陆乘风道:“枯木这点微末功夫,也称甚么大师?你所学胜他百倍,打从明天起,你自己传儿子功夫罢。仙霞派的武功,跟咱们提鞋子也不配。”陆乘风大喜,忙对儿子道:“快,快谢过祖师爷的恩典。”陆冠英又向黄药师磕了四个头。黄药师昂起了头,不加理睬。……陆乘风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喉头却哽住了说不出来。黄药师白了他一眼,说道:“这个给你!”右手轻挥,两张白纸向他一先一后的飞去。


啊!好萌好少女啊有木有!


接下来,黄药师先生就和矮大紧老师一样,逐渐暴露出了中老年男文青口不对心的装逼心理。他们的路数都是一样的,告诫年轻人们现实是一坨狗屎,你们不要争争抢抢了,快看远方有诗和田野!然后自己一个猛子扎进了现实这坨狗屎中去。


黄药师自称不喜欢繁文缛节礼教约束,更不在意世俗虚名,但是书中他的所作所为却和他的态度完全不符合。他做书生打扮却是武林中人,看似不理世事却一次次上华山论剑,日日在桃花岛勤练绝世武功,明明是个入世之人却偏要做出世之姿,就这点上来看,他的魏晋风度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只是用来掩饰真实自我的面具。他明明和欧阳锋一样想争夺《九阴真经》,想在下次五绝的比试中拔得头筹,但是又不愿意表现得如欧阳锋那样坦荡荡地坏,直接动手去抢。于是,人家用骗的……


黄药师和冯蘅真乃天生一对,在周伯通的回忆录里说他当时和黄药师夫妇相遇纯属偶然,这个当真也是只有十岁小孩智商的老顽童才会信了,冯蘅不会武功,借阅那个诘屈聱牙的《九阴真经》有什么好看的?名为借阅,实为巧取豪夺,所以,在与周伯通打石弹比赛中,黄药师的表现近乎无赖。最后夫妻俩一唱一和,骗得周伯通毁掉了自己手上的《九阴真经》,咦,说好的大师风范呢?在争夺《九阴真经》的道路上,“真小人”欧阳锋和“伪君子”黄药师的做法,不过是半斤八两。




黄药师同志觉得他的层次是比欧阳锋要高的,因为自己想要《九阴真经》只是文青喜欢囤积绝版书的爱好罢了,但是欧阳锋多俗啊,他想要《九阴真经》是想去练好武功争天下第一啊!在冯蘅的帮助下,黄药师轻松得到了《九阴真经》下卷,本来事情应该在此告一段落了,但是桃花岛上连番剧变出卖了黄药师同志对于《九阴真经》的真实欲望。


你会为了一本绝版书丢了就恨的发狂吗?黄药师会。陈玄风、梅超风偷了《九阴真经》离桃花岛而去,他逮不到元凶,就拿其他徒弟撒气,把他们统统打成残废逐出岛去;你会为了一本绝版书丢了就致自己怀孕妻子的安危于不顾吗?黄药师会。为什么冯蘅默写《九阴真经》黄药师却不阻止?精通医术的黄药师不可能对冯蘅的身体状况没有察觉,对她可能会早产甚至因此丢掉性命的后果不可能没有预料,然而在冯蘅默写经书的几天几夜里,他什么都没有做。




冯蘅的死,直接的原因是因为默写《九阴真经》心力交瘁而死,间接的原因却是为了帮黄药师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头而死。但是黄药师同志显然是不会认为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的,他反而把责任都推给了受害者老顽童。“伯通,黄药师素来说一是一。我说过决不向你的经书瞟上一眼,我几时瞧过了?我看过的《九阴真经》,是内人笔录的,可不是你的经书。”“老顽童,你也不必假惺惺了,若不是你炫夸甚么狗屁真经,内人也不会离我而去。”这样无耻的话,连韦小宝都说不出来啊!


冯蘅的死,为黄药师同志塑造自我形象的大工程上,又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一个爱妻至深的情痴的光辉形象就立起来了,因为这个形象,黄药师深受广大女性读者的欣赏也就可以理解了。然而他对冯蘅的感情,我觉得皮格马利翁效应的成分更大些,也就是说,冯蘅作为一名死去的妻子的意义,对他为自己设定的那个悲剧英雄的形象更为有利。否则,为何活着的时候不珍惜,死后又做出这些样子来,给谁看呢?


新修版里金庸加入了黄药师对梅超风不伦情感的描写,很多人认为金庸老糊涂了,你们这些傻人啊,金老分明是看不过去你们对黄药师同志的盲目崇拜,想点醒给你们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罢了!


就算没有加这一段,三联版里黄药师对冯蘅的所谓“痴情”,还有这样的描写,黄药师在爱妻死后,精心准备了一艘花舫,“他本拟将妻子遗体放入船中,驾船出海,当波涌舟碎之际,按玉箫吹起《碧海潮生曲》,与妻子一齐葬身万丈洪涛之中,如此潇洒倜傥以终此一生,方不辱没了当世武学大宗匠的身分,但每次临到出海,总是既不忍携女同行,又不忍将她抛下不顾,终于造了墓室,先将妻子的棺木厝下。这艘船却是每年油漆,历时常新。要待女儿长大,有了妥善归宿,再行此事。


初时读来真是万分令人感动,然而多读几遍,句句讽刺不忍细看。先是如何与妻子合葬一节,黄药师关注的是死法够不够有逼格,够不够文艺,够不够潇洒倜傥,否则就会辱没了当世武学大宗匠的身分”,说好的世间虚名都是狗屁呢?死了还在乎个屁啊!问题是人家就是在乎啊!




然后,每次临别出海,就以黄蓉为借口,去海上逛一圈又回来了……我脑补了一下这个来来回回的场面,噫,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那就先不死了吧,等女儿长大了再说!嗯,形式主义还是要做的,每年都要给船刷油漆,提醒我女儿大了我就去陪老婆!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在神雕里,女儿都有两个女儿了,黄药师先生还是在江湖里潇洒来去着,处处留下他动人的传说……


像黄老邪和高晓松这样的文艺中老年患者,最让人看不顺眼的,就是他们那种明明非常世俗,非要装得不在乎世俗,所做的事桩桩件件故意和世俗唱反调的毛病。凡是别人反对的,他就赞成,凡是别人赞成的,他就反对。


你看,人人反对杨龙的师徒恋,黄药师就大表欣赏,但是当日梅超风和陈玄风不过是师兄妹相恋都不敢告诉他,还得偷偷溜出桃花岛才能终成眷属。高晓松呢?一边摆出蔑视权威我是屌丝我怕谁的姿态,一边又不忘在节目里吹嘘“四周的邻居,随便踹开一家的门,里面住的都是中国顶级的大知识分子,进去聊会儿天怎么都长知识,梁思成林徽因就住我前面的院子……”


遭遇中年危机的男文青们,远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潇洒,他们告诉你“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然而诗和远方的田野不过是用以隐藏他们苟且面貌的马甲而已。为了维护着这个“苟且”的现状,你都不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代价。


黄药师号称“东邪”,只是邪在表面,而非骨子里,实际上他非常重视名门正派的那一套价值观。在神雕的剧情里,李莫愁对赶来相助杨过等人的黄药师说:“桃花岛主,弟子众多,以五敌一,贻笑江湖!”,如果黄药师真的不在乎白道的道德标准,从心而为的话,又怎会因此就在意名声不顾而去,置弟子程英的性命于险地?


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真是替他觉得累。


年少时看到神雕里黄药师在襄阳城英雄大会上对着郭襄轻轻说“真像,真像”,登时就哭得泪雨滂沱。如果当时我听到矮大紧老师“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首歌词,恐怕也会如此感动吧。可惜,人总会长大的,我们会被中老年男文青的装逼人设感动一时,却终究无法感动一世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