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荐 | 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图书馆 2018-10-10 07:38:59


10月5日,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公布,作者石黑一雄得到广泛关注,其作品也受到热捧。



■ 石黑一雄,日裔英国小说家,1954年出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移居英国,1989年以《长日留痕》获得布克奖,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

 

——2017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


《被掩埋的巨人》是石黑一雄继2005年后推出的最新的长篇小说,描绘了一个亚瑟王传奇,剑与魔法的世界,颇具奇幻色彩。而他自己评判此书为“一个寓言”。


虽同样以中世纪为背景,但与《指环王》、《冰与火之歌》这两部色彩斑斓的作品不同,整体基调如同书中“遗忘之雾”一般灰沉。


《被掩埋的巨人》的故事发生在公元五百年前后——亚瑟王时代的不列颠。一片奇怪的“遗忘之雾”充盈着英格兰的山谷,吞噬着人们的记忆。一对年迈的夫妻埃克索和比特丽丝,希望寻回他们失落的记忆。


一路上遇到了一群嗜血的精灵、一头曾经凶残无比,如今年老体衰的巨龙、一名倔强的船夫,将旅人们渡往伊甸园般的神奇乐土……很快他们从垂垂老矣的高文爵士口中得知,巨龙那附了魔的吐息就是记忆迷乱的源头。


这本书面世距石黑一雄的上一部长篇小说十年之久,不论从横向或纵向来看,这部作品都独具特点。


NO.1 颠覆性


对龙的描写   不像《冰与火之歌》中完整体现龙的成长,小说中对龙的描写十分哀伤。在被骑士制服之后,无能为力的它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靠自己的呼吸来使大家遗忘。主人公对龙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痛恨转变为最后的怜悯。在奇幻小说中,如此伤感的龙十分少见。


实际上,要确定这是条龙,都要花点时间: 她瘦弱不堪,看起来更像个虫子一样的爬行动物,习惯了水里的生活,却阴差阳错爬上了岸,现在正脱水呢。她的皮肤本该油滑光亮,有着青铜一样的色泽,现在却白得发黄,让人想起某种鱼的肚子。残剩的翅膀不过是一层层耷拉着的皮,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是龙身体两侧堆积的树叶。龙的脑袋扭向与灰色砾石相对的那一侧,所以埃索克只能看到一只眼睛,上面有海龟那样的眼皮罩着,无精打采地一睁一闭,遵循着某种内在节奏。这一动作,加上脊背的微微起伏,是魁瑞格仍旧活着的仅有迹象。

——《被掩埋的巨人》



对骑士的描写  高文骑士的出场是对亚瑟王奇幻的一种改写。作为亚瑟王传奇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位圆桌骑士,他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也没有如传说中拯救少女、屠杀恶龙。他自始至终以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头的形象出现,甚至可以说他的形象比龙更为颠覆和可悲。这样改写主要是为了突出记忆与遗忘的沉重主题,即使是魔法和亚瑟王的骑士都无法逃避时光对他外型和精神面貌改变。




NO.2 记忆与遗忘


关于人类记忆的探讨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石黑一雄的小说中。据了解,作者曾参与安置流浪汉住所的慈善活动,他发现,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会不知不觉地用别人的名字来间接讲述自己的故事,这种处理回忆的方式引起了作者的关注。人们有选择地遗忘,同时,记忆也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小说中,主人公夫妇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他们为什么没有忘掉彼此,而忘掉了其他的事情? 


"告诉我,公主,"我听见他说。"这迷雾消退了,你高兴吗?"

"也许这件事会给这块土地带来可怕的后果。但对我们来说,消退得正是时候。"

"我一直在想啊,公主。如果迷雾没有剥夺我们的记忆,这么多年来,我们的爱是不是不会更加牢固?也许有了迷雾,旧伤才得以愈合。"

"现在这有什么关系呢,埃克索和船夫握手言和吧,让他把我们渡过去。既然他先送一个,然后送另一个,为什么要和他吵呢?埃克索,你说呢?"

"好吧,公主。我按你说的做。

——《被掩埋的巨人



NO.3 个人与民族


小说中,当两族一起恢复了记忆,那对夫妻也想起了一些对他们之间关系毁灭性的回忆,恰恰是遗忘抚平了这些伤痛、给予人们宽恕。然而,当问题上升到两个民族之间的时候,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他引导我们思考:人们应该如何面对历史的创伤,如何能够在发生过血腥的往事之后,依旧和平共处?书中没有给出答案,只是告诉我们,如果没有宽恕会是何等可怕。不提供解答,只给人警醒。


《被掩埋的巨人》

石黑一雄著 周小进译

索书号:I561.45/S529/3

北馆书库



另有石黑一雄其他的两部作品,同样精彩、欢迎借阅~

长日留痕


冒国安译

索书号:I561.45/S529/2

北馆书库


布克奖获奖作品。


上海孤儿


陈小慰译

索书号:I561.45/S529

信息楼中文书库


以1937年被日军包围的上海为背景。



编辑 | 张丽君

审核 | 彭   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