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作为中国的火炉之一,是如何成为让所有人都向往的旅游胜地……

元香书屋 2018-11-07 13:53:49
点击上方“元香书屋”关注我们 

  

今天是2009年9月9日。

用萧梦蝶大官人自己的话说,这可不是一个好日子,0也好,9也好,全是圈子,空空洞洞的,萧梦蝶本能的不喜欢。

杭州城作为中国有名的火炉之一,的确是热的让人没有脾气。

但是西湖北面葛岭的林间小道,却有丝丝凉风吹过,萧梦蝶就走在葛岭通往抱朴道院的山路上。

从葛岭山麓赭黄色穹门入口,拾级经过流丹阁,至山腰四角方亭,一路古柏葱郁,清泉低吟。

路过一些题刻“人间福地”、“不亚蓬瀛”之类的大石头,抱朴道院就到了。

葛岭是杭州西湖十景之一,抱朴道院为西晋葛洪所创,传说葛洪就在岭上一个叫做“初阳台”的地方吸收日月精华,炼就金丹大道。

和门口两个鬼头鬼脑玩耍的小道士打个招呼,没搭理收门票的老头,萧梦蝶大摇大摆的往里走。

新翻修没几年的抱朴道院,透着股黄澄澄、红彤彤、金灿灿的喜气。

萧梦蝶穿堂过室,偶尔也对殿内供奉的葛洪祖师、纯阳祖师和朱大天君像拱拱手(朱大天君据说是明朝亡国之君崇祯帝,不晓得抱朴道院怎么和他扯上关系),直奔还丹井而去。

因为他要找的老家伙,没事时候一向都是在还丹井边纳凉睡觉的。

“老疯子,你果然还没死啊?”萧梦蝶劈哩啪啦的把提着的东西往地上一放,扯起笑容,跟一个靠在井沿边打呼噜流口水瞌睡的邋遢老道打了个招呼。

“臭小子,扰人清梦,罪不可恕!”邋遢老道长长的伸个懒腰,“你要死啊,小子!大热天不在家挺尸,跑来骚扰我做什么?”

老道穿着一件破旧的道袍,身材高大挺拔,虽然一大把花白的胡子让他看起来比较邋遢,但是凭良心说,长眉细目的,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当然,萧梦蝶是不承认的,他只承认老家伙身上有猥琐之气。

“死老头子,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啊?”萧梦蝶哭笑不得,更有些强颜欢笑的意思。

“你一个游方臭道士,赖在人家道观不走,现在居然真的快要把这里当作你家了啊?你家小爷好意来看看你这老家伙死了没有,你这就想把我往外撵?”

“哈哈,有酒啊!来一口!”老道提起酒瓶就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没搭理萧梦蝶的抬杠。

“啊呸!臭小子,什么破烂烧酒?大热天的,难喝死了!”酒是喝下去了,老道却是习惯的牢骚难免。

“唉,想当年,老道我瑶池玉液也不过是当作漱口水啊!现在居然沦落到和你小子一起喝这种红尘俗世的垃圾酒,唉!”这是老道每次喝酒必定要发的感慨。

酒照喝,牢骚照发。萧梦蝶早就免疫了。

“臭小子,不瞒你说,老道我愿意在这个破道场歇足,葛洪小子不知道能有多高兴呢。说它是我家,嘿,你别说,说不定他就真愿意送给我呢!”两口酒下肚,老道又开始胡言乱语。

“得了吧你,老疯子!反正吹牛不用上税,你就使劲的吹,让江南的牛满天飞!”萧梦蝶不接老道胡言乱语的茬。

要不接下去就该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的八卦故事了。

要是平时,萧梦蝶也喜欢和老道吹吹牛,听老道胡编些天上人间、古往今来的神仙鬼怪八卦故事,老家伙的故事,能说的栩栩如生、宛如目见。

而萧梦蝶则胡扯些自己瞎编以及互联网上看来的网络故事,但是今天,萧梦蝶心里有疙瘩,实在没心思胡扯。

萧梦蝶从小爱看书,四书五经、道卷佛典、科普刊物、神怪杂志……对于书,萧梦蝶一向不忌生冷。可是能淘到手头值得一看的书毕竟有限。

前些年学会上网以后,就在、世纪等等网站看了足足几十亿字数的修真、穿越、重生、网游之类的故事,书看多了,难免会胡思乱想。

这个星期起意的“从头活过”的念头,恐怕和多年来看这些书的影响大有关系,当然也和一贯以来与老道的胡扯八扯分不开。

和老道认识也有十多年了吧,自从大学时候,一次宿舍同学在葛岭的游玩,让萧梦蝶结识了邋遢老道,便仿佛王八看到了绿豆,对了眼了。

自称云游三界数千年的老道,从此就在抱朴道院驻足,和萧梦蝶有一搭没一搭的交往起来。

老道经常疯疯癫癫的要收萧梦蝶做徒弟,有事没事就给萧梦蝶看相算命。

看手相就说萧梦蝶“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父母不近,亲情远离,子孙无望,福禄无缘。

看命相又说萧梦蝶“六大皆空”,生辰八字是典型的“了年了月了日了时”,根本除了追随他修道就没有其他出路。

而一旦修道,用老道的原话说:“那将会是万载难遇地奇才”。

听到这句话,萧梦蝶总是觉得很好笑,这让他想起电影《功夫》里,拿着《如来神掌》的老乞丐的那句台词。

老家伙还挺周星星的,萧梦蝶有时候会无厘头的想。

时间长了,萧梦蝶被他烦不过,况且自己也看过几本滴天髓、子平什么的,也就胡乱认了老家伙做个记名师父,从来不指望这个满嘴跑火车的、自称忘记自己年龄的老家伙能给自己什么好处。

反正,有个人说说心事,也好。

“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大热天的,找老道什么事?”老道又灌一口酒,辍起几颗花生米往嘴里一丢,摆出一幅为人师表者给徒弟传道授业解惑的POSE。

“老头子,你说,人死了,真的会往阴曹地府去吗?”萧梦蝶为了免得一开口说“从头活过”会被老疯子鄙视,被视为小疯子,绕圈圈说起话由。

“阴曹地府?也不一定啊。该去哪里去哪里吧。”老道摸摸乱如杂草的胡须,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日鬼的!不去阴曹地府,去哪里?”萧梦蝶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去娑婆世界、极乐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没准去你说的异界、混沌界、虚无界。哈哈哈哈!”老道打了个哈哈。

“小子,有什么心事,直说吧,别兜圈子了!”

老道不耐烦了,心说:“臭小子,和老道耍心眼,又是二十几年了,机缘巧合,老道今天非得点化你这块茅坑里的臭石头!不会再给你逃避的机会了。”

萧梦蝶挠挠头,老老实实的把一个星期来的感悟、二十多年疑惑和自己目前的想法,一并告诉给老道。

“你真的想回去?”老道问得很一本正经,仿佛他真的能解决问题似的。

“真的想。”好歹思考了一个星期,萧梦蝶倒是回答的毫不犹豫。

“回去之后呢,你准备怎么办?”老到继续发问。

“回去之后?”

萧梦蝶还真的没仔细想过。

反正,真要是改了命运,从头活过,总会不一样的吧。

看那些玄幻小说里重生的主角,那是一个个威风凛凛啊,小小年纪、万贯家产、黑道白道、武功异能、美女如云,萧梦蝶倒从来没那个野心。

对于生活,他一向只图个舒心。

要不然也不会爱狗屁的庄子,因而误人误己了。

“日鬼的!回去之后再说呗!”他甩甩脑袋,很不负责任的说。

“唉,你小子就是这样一幅得过且过的臭样子。”老道叹了口气,“不过老道喜欢,对脾气!谁让你是我徒弟呢。”

“其实,想要从头来过,不难。难的是要让你保持已经存在的记忆。以你现在的小身板、精神力状态和灵魂强度,无异痴人说梦。”老道接着说道,“你能放下一切、了结一切,跟老道归返洞府,修炼一段时间吗?”

“修炼?洞府?”萧梦蝶觉得自己又在做梦了。

“老头子,你不会真的是传说中游戏红尘的修真高人吧?”

“游戏红尘个大头鬼!”老道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心想:要不是为了你这个臭小子,老子怎么会在这一界、这个鬼地方呆这么久,在家喝酒泡妞岂不是大大的快活?

“是啊!游戏红尘,怎样?就让老道把前因后果给你说道说道?”老道乐呵呵的灌了一口酒,心里笑成一朵花,哈哈,臭小子,这回看你再不上当!

“小子,我命不久矣!”老道是这样开始了他的讲述。

“我本来是仙界的上位金仙,成道已经将近十万年了,小子,你知道吗?十万年,就是金仙的仙寿期限。很快,老道就要经历天人五衰了。”老道的语气有点沉重。

“小子,我关注你十多年,从你十四岁到现在,现在是时候了,跟我走吧,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去。”老道咧嘴一笑,“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的吗?”

萧梦蝶下意识的摇摇头,好像没有,连父母都三年没见面了,似乎心里也一直没有这份牵挂在。

至于别的——钱财?没有;爱人?不见了;朋友?拉倒吧……

“那走吧!”老道不等萧梦蝶回过神来,伸手往他头顶一摸,萧梦蝶马上陷入昏睡。

老道夹起他朝虚空中跨步就走。

萧梦蝶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老道黑红的大脸庞,笑嘻嘻凑在自己面前。

他的眼睛里,发出只有色狼见到绝世美女才有的亮光。

“靠,老家伙,你要干嘛?小爷我可不断背!”萧梦蝶装出个大惊失色的样子。

“喏,拿着这个,吃下去。”老道笑嘻嘻的递过来一颗圆溜溜的褐色丸子,看起来很不起眼。

“断你个小乌龟的背背,你师父我老人家已经带你回归道山了。”

萧梦蝶随手接过,看看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里面几乎没什么陈设。

“死老头子,这个就是你说的的洞府?”萧梦蝶张大了嘴。

他觉得自己以前曾经意过的关于神仙和修道的一切梦想,刹那都破灭了。

“是啊,哈哈。”老道伸指一弹,在萧梦蝶手上的那个丸子就跳到他嘴里,入口就化了。

“靠,MLGBD!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萧梦蝶觉得自己快要出离愤怒了。

话可以乱说,东西不能乱吃,这可是小时候幼儿园阿姨对萧大官人的循循善诱。

“没什么,调整你体质的丹药培元丹而已。”老道这次出奇的耐心很好,很是仔细地解释了一番。

“你吃了,马上就会睡着,在睡梦中吸收,吸收之后你会排出很多污垢,那时你身体里的毒素和垃圾。等你醒过来,去后洞的池子里洗洗,然后再安排以后的一切……”

这个丹药果然有奇效。

老道话没说完,萧梦蝶就往旁边一倒,睡着了。

突然,老道似乎觉察到什么,拍拍自己的脑袋,懊恼的叹了口气。

“靠!老了,居然拿错丹药!这一下麻烦了。看来只好想想别的办法了。”老家伙倒是不慌不忙的。

要是萧大官人没睡着,非得和他拼命,果然是药不能乱吃。

“嗯,还是给他加点料,然后送他去别的地方吧,反正这一界灵气太稀薄,也不适合修道。”老家伙挠着乱七八糟的头发自言自语。“嘿嘿,我老人家还是趁他醒过来之前溜之大吉,要不然这个小犟驴发起火来不得了!”

他先是把两手的食指一起戳在昏睡的萧梦蝶的印堂,接着对着他的身子打出一套印决。

然后,比兔子还快的跑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不能想象一个老家伙能跑得那么快。

萧梦蝶醒过来了。

他觉得自己仿佛睡了一百年,又似乎才睡了一刻钟。

他做了一个梦,梦的内容光怪陆离、五彩缤纷。

他梦到了一座宝塔,在夕阳的光辉里金碧辉煌,然后倏的钻入自己头部……

他梦到妈妈对着襁褓中的自己甜蜜的笑……

他梦到初恋情人阿婉默默的注视他,含情不语……

他梦到每一个和自己交往过的女人都和自己说了一句话……

他梦到便宜师傅老道士对着自己结各种奇怪的手印……

各色人的脸谱象蒙太奇电影一样在他眼前闪过。

然后,萧梦蝶醒了。

看看自己,似乎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只是衣服上有很多灰尘,不过是在地上滚的吧。

皮肤上并没有老道所说的排出污垢、毒素和垃圾。

就是变得比较有精神而已,不过,只要是个人,睡觉醒来都会变得有精神。

但是萧梦蝶还是觉得洗个澡比较好,于是他往老道所谓的后洞走。

山洞不大,一眼就看出老道不在。

往后面走的路曲里拐弯的。

走了很久,萧梦蝶发现了一个水池,似乎是个温泉,蒸汽腾腾的。

伸手试试温度刚合适。

仗着自己会游泳,萧梦蝶把手搭在水池边,“噗通”一声的滑进水池。

然后,萧梦蝶觉得全身一轻,仿佛灵魂在轻舞飞扬。

穿过高山流水,穿越红尘如梦,超越生命轮回……

接下来萧梦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某处,老道举起酒壶,大大的喝了一口,狡猾地一笑:“哈哈,臭小子,轮回十世,还是这副得过且过的德性,这回看你还不上当?老老实实的给我老人家体悟修道去!”

等自己的意识慢慢回到大脑,萧梦蝶觉得仿佛有一万只大象在脑海里跳舞。

用力抬了抬眼皮,但是眼睛睁不开,鼻子上的酸痛,让眼泪滚滚而来。

上嘴唇和下嘴唇紧紧地粘在一起,让萧梦蝶无法张开嘴。

我还活着吗?萧梦蝶在心里问自己。

全神贯注地用心神去感知身体的状况,但是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脖子下面什么也不存在了,只剩下一个脑袋。

大概,我是瘫痪了吧,萧梦蝶只能这么想。

一片潮湿温润靠近萧梦蝶的嘴唇,一股冰冷的水慢慢的湿润了萧梦蝶干裂的双唇,流进他的嘴里。

“有人在就好……”

心里一放松,刚刚清醒的意识倏地远离,萧梦蝶又陷入无穷无尽的黑暗里去了。

“我在哪里?我怎么了?我把身体弄到哪里去了?”

萧梦蝶的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不停的问自己问题,都觉得自己成了“问题青年”。

也难怪萧梦蝶会这样不停的问自己,因为,他睁开眼睛,看到四周一片雾蒙蒙的。

低头打量自己,什么也没有,除了雾蒙蒙还是雾蒙蒙。

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是却能感知“自己”的存在。

萧梦蝶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发疯了。

“我不是刚刚吃了死老头子给的狗屁丹药,睡觉醒来之后,在洞后的水池里洗了个澡吗?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于是他决定静下心来慢慢回忆和思考一下……

回忆中的时间没有长短,但是萧梦蝶还是没搞清楚自己怎么了?

现在在哪里?

四周还是雾蒙蒙的,上下虚空一片混沌,萧梦蝶不禁愁眉苦脸起来。

忽然,一段段文字流过他的脑海,好像它本来就一直存在于记忆中,又好像是突然闯进脑海的。

这是一篇关于精神力锻炼和使用的方法《逍遥道境之精神化生篇》。

在对中华古文学、古文字稍有研究的萧大官人来说,这些文字意思很是浅近,但是内容却很繁杂,包罗万象。

包括了精神力的锻炼、转化、使用等林林总总。

萧梦蝶很快就弄明白了,闲着也是闲着,他照本宣科,根据功法开始了精神力的修炼。

四周的云雾慢慢的向萧梦蝶收拢,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形成一个漩涡,漩涡的中心,似乎在形成一个亮点,本来存在于四周的云雾化成丝线的状态,向漩涡的中心飘去。

萧梦蝶睁开双眼,周围的云雾消失了,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相当大的空间,脚下是呈现原始状态的土地,没有花草树木,也看不到大地的边缘,萧梦蝶还是没办法知道自己在哪里。

一阵倦意袭来,萧梦蝶又失去了意识。

疼痛的感觉又回来了,一万只大象继续在脑海里跳舞。

全身的骨头都在痛、全身的肌肉都发酸、全身的皮肤在麻痒。

痛、痒、酸、麻、饿、渴、累……萧梦蝶找不到可以形容现在自己感觉的词语。

不过,还好,身体还在。

还是睁不开眼睛,但是嘴唇能张开了,似乎没有原先那么干裂。

“有人吗?”萧梦蝶虚弱喊。

没有任何语言从萧梦蝶嘴里传出来。

萧梦蝶自己听到的,也不过是响尾蛇一样的嘶嘶声好子的哼哼声。

“我饿、我渴,我要喝水……”

但是没有人搭理他。

疼痛难忍,萧梦蝶只好继续去修炼莫名其妙出现在脑海里的精神功法。

这也算是一种逃避,不禁避免忍受肉体的痛苦,也避免对自己现在状态去更多的索。

除此之外,他无事可做。

意识回归到大脑深处,萧梦蝶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那个熟悉的空间,他看到伫立在面前的是一座宝塔。

一座金光闪耀的宝塔,射出万道耀眼的彩光,数了数,宝塔一共有九级。

走近塔基,是两扇黄色金属铸就的大门,门额上挂着一块匾——逍遥神塔。

用手指敲敲门,萧梦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推测金属的成分,也许是黄金吧。

那样就发达了,萧梦蝶心里想。

用力去推门,纹丝不动;向外拉,还是不动。

萧梦蝶盯着门看了好一会,决定用精神力试探一下。

典型的现学现卖!

不晓得怎么来的东西,总该有它出现的价值,萧大官人如是想。

把双手安在大门上,精神集中于眉间印堂处松果腺内的意识海,精神力随双手延伸进入,轰隆隆一声巨响,大门徐徐打开了。

进门是一个花园,种满了萧梦蝶不认识的花花草草。

一道小路延伸向远处,萧梦蝶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应该走这条小路。

走到小路的尽头,是一道不起眼的小门,门上的匾额题着“逍遥境”三个大字。

萧梦蝶刚走近,门就自动打开了。

走进去后,萧梦蝶发现,这里正好就是之前修炼精神力时候身处的空间。

脚下依然是呈现原始状态的土地,仿佛是沙漠边缘戈壁和沙地交界的状况,但是又不属于雅丹地貌,能形容它的状况的,仅仅就是原始。

那是一种未经岁月消磨、风雨侵蚀的原始。

还是没有花草树木,也看不到大地的边缘。

日鬼的!这也叫什么狗屁逍遥境?萧梦蝶心里免不得恶狠狠的想。

这也太糊弄人了吧?要是这个也叫逍遥境的话,塔克拉马干、汗腾格里就应该改称为“香格里拉”好了!

毛乌素就更应该称作仙境!

萧梦蝶边意边逗自己。

他不免在心里对题写这块匾额的家伙很是瞧不起。

那一定是一个秀逗、神经以及二百五,脑袋被门夹过被驴踢过的家伙。

萧梦蝶恶狠狠的下了判断。

 

未完待续……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下载APP搜索“七界缥缈”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下载APP继续阅读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