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站专访】唐箫:现在写书要有兼顾改编的野心

奇啦说 2018-06-12 15:39:43


唐箫是近几年人气持续蹿升的网文圈大神级作家,他的都市异能类作品《修真强少在校园》在各大阅读平台广受追捧,更是在“95后”群体中引发了热潮。今年3月初,他又在红薯网推出了姊妹篇《修仙强少在校园》,热度依然不减。


作为网文行业第一家垂直媒体,奇啦以汇聚我们的声音,让世界聆听为己任,于3月1日开启了“中国原创文学百站巡展”活动,而对业内主流网站主打作家的关注和访谈,更是本次活动的核心之一。


基于此,我们邀请唐箫作为该系列专访的第一位嘉宾,就他的创作历程、目前的状态、将来的打算等问题,向他进行了请教。


文/奇啦首席记者 亮果



奇啦

奇啦:您于3月3日在红薯发表了新作,这次您为什么会选择红薯网作为首发平台?您在和红薯网的责编相处的过程中,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吗?


 唐箫 

唐箫:我的责编伏羲是一位很负责任的编辑,一直追了我半年让我写书。


好男也怕缠郎,最终,我答应了他。红薯总编冰哥(流逝的冰)十分有诚意,直接让我去南京红薯公司面谈。在红薯终于见到了诸位红薯大大的庐山真面目。


步总、冰哥、伏羲、萧瑟清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做事的认真与执着打动了我,让我认识到了红薯这个平台的魅力。


这样,我就来了红薯。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我相信这些靠谱的人,自然也就相信这个靠谱的平台。跟靠谱的人做靠谱的事,准没错!



奇啦

奇啦:您的作品《修仙强少在校园》与《修真强少在校园》相比,故事主要的区别在哪里?您是怎样萌发写“修仙”这本书的想法的?在不同的平台同时更新两本书,你感觉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唐箫 

唐箫:虽然说这两部小说是姊妹篇,但其实是完全独立的两个故事。新书的故事架构更加宏大,人物刻画更细致。


最主要是立意的不同,新书主角余默因为前九世积累的情债太多,导致劫力加身,从小承受无尽的痛苦,命悬一线。


余默必须弥补前九世的情债,以情入道,才能化解体内的劫力,所以这是一个救赎的故事。


至于这本书的创意,或许是因为上一本书关于情的描写有不满意的地方,所以才萌发这本书以情为引子,自然而然就有了整个故事框架。


关于平台关系,其实我的书在许多平台都卖的不错,尤其掌阅,而我新书发在红薯,也同步到掌阅,所以这个不是问题。



奇啦

奇啦:您的作品上架后,除了首发平台之外,在别的渠道卖得也很好,属于男女老少通吃的类型,您自认为主要的因素是什么?您对多渠道售卖作品这件事是怎么认识的?


 唐箫 

唐箫:销售火热最主要的是故事本身的魅力,内容生动有趣,有极佳的代入感。


多渠道销售可以让更多的读者看到这本书,利于传播,实现作品与作者价值最大化,无论是对读者还是网站都是一件双赢的好事。



奇啦

奇啦:《修仙》与《修真》完本之后,您打算继续写都市类的作品,还是有换一种类型的打算?你在写书的同时兼顾改编之类的事情吗?对自己的IP打造有什么规划?


 唐箫 

唐箫:至少下本书会继续是都市类型,将来,或许会尝试玄幻类型。


兼顾改编,以前是没这种想法,因为那时候IP还没火。现在写书若是没这方面的野心那是骗人的,所以确实会兼顾改编。


新书虽然有修仙元素,但很多是都市校园生活,就是兼顾以后影视化时易于拍摄。


如今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先拍成网络剧,作品风格很适合网络剧,也有许多成功的先例。而且,这也是许多读者的心声,也是我的一大愿望。


  

奇啦

奇啦:您在大学时就写了两本书,而且成绩很好,但毕业后还是去上班了,主要是认为“那时候的生活经历太简单,觉得以后未必能一直写下去。”您如此判断,主要基于什么客观因素?如果让您再选择一次,您还会这样选择吗?为什么?


 唐箫 

唐箫:我2007年大学时在幻剑开始写作,第一本书成绩就不错,在当时最高本站可以拿到一万多一个月,后来又出版了一本书,在上升期的时候,我选择去工作,离开了这一行。


我做出这个选择,是有自己的考虑。我认为写作需要很多储备,不仅是知识的储备,还有生活经历和阅历的储备。


大学生活太简单,储备终究不足,会影响以后的创作水平,尤其是对长久的创作影响会更大,另外当时对这一行的发展前景预估不足,所以才会选择去工作。


若是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去工作,但并不会直接离开这一行,而是一边工作,一边坚持写作,我相信我的成就会更大。


因为这样我可以兼顾写作和工作两方面,而不是彻底放弃一个,最后再弥补过来,这就可以少走弯路。


 

奇啦

奇啦:是什么契机又让您回到网文写作这条道路上来的?返回之后多久全职从事网文写作的?


 唐箫 

唐箫:其实离开的几年我一直在看网络小说,了解当时的阅读趋势,只是与作者和编辑圈子没了联系。


2012年,以前的编辑来勾搭,让我回去写,我立即就蠢蠢欲动了。接着,我又去向以前一起写作的作者请教,发现一个个曾经的同行都成了大神。


我心想我为什么不可以成功,然后就直接辞职,全职写作。第一本小说《贴身妖孽》就被网站买断,成绩优秀,然后就一路全职走了下来。


 

奇啦

奇啦:您在生活中是个幽默的人还是不苟言笑的人?您认为自己与自己的作品之间哪些东西是统一的,哪些东西是截然不同的?


 唐箫 

唐箫:幽默或者不苟言笑都谈不上,中性吧,偶尔幽默,偶尔沉默,看情况。


我的作品主角缺少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与我的性格算是一种统一,因为我性格中没有这种东西,所以难以写出来。


至于截然不同,我的主角杀伐果断,而我自己有点优柔寡断,所以我想借作品塑造一个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


 

奇啦

奇啦:您的作品大都与校园有关,是不是有校园情结,还是对自己的校园恋情无法忘怀?您感觉自己还能回到过去吗?


 唐箫 

唐箫:在校园生活了十多年,记忆比较深刻吧,写起来更熟悉。另外,我的校园生活就是学习,太单调了,所以想在作品中体验一种不一样的校园生活。


读书时,我每年都过“双十一”的,所以没有恋情(哭),单身狗的痛,你懂的。


我觉得现在挺好,过去是用来缅怀回忆的,留在记忆中即可。



记者手记

记者手记:在正式发出采访提纲之前,我和大神唐箫有了短暂的提前交流,并了解到了他早年中断过的一段写作经历。当我在提纲中设问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还是否会那样选择时。他回答,可能依然会去工作,但不会中断写作,最后再弥补过来,这就可以少走弯路。他的回答非常真诚,完全忠实于自己的内心,这点让我很感动。他前边也提及了自己是个感性的人,也可能正是这种感性,在给他提供写作灵感的同时,成就了他的人生。


此文为受访者本人作答,不代表奇啦观点。




关注下期大神专访,请添加奇啦说(dashendaoqila)持续更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