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圣者 (老席奇幻小说《珠玉传奇》第二卷——暗夜之光)

珠玉传奇 2018-09-12 11:33:30

奥斯顿时被姆威看得打了个冷颤:“你吓死我了!干嘛这么直勾勾地看我?”

他将姆威抱到一边,嘀咕着:“怪不到我做恶梦呢,原来是你这个死沉的家伙压在我胸口。”

姆威歪着脑袋看了看奥斯,便喵地叫了一声,跳下沙发,自行钻到床底下去了。

奥斯站起身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定了定神。刚才的梦太逼真了!梦中自己身上的红色衣服和敌人们的白色战衣历历在目。红色和白色?难道这梦是上下埃及没统一的时代?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梦中回到了五千多年前?太不可思议了!这梦难道是前世?

他端着水杯走到窗前,怔怔地看着外边的夜景。如果这个梦是前世的话,自己和袁启他们的缘份可真够深的!更有意思的是——徐薇在那时居然是个美男子!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按佛教的解释,人在累世轮回当中,性别有所转换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不过,这个梦中的画面着实太逼真了!

电话铃声打断了奥斯的思绪,是隔壁房间的袁启:“奥斯啊!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我在圣卡拉的阶梯金字塔下面打坐呢!”听声音,他显然是刚刚醒过来。

“是嘛?那你想去一趟?”奥斯问道。

“你说我们是不是有必要明天去一趟?”

“可以啊!圣卡拉的阶梯金字塔还是不错的!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我们去一趟!哎——?你怎么不过来聊啊?”

“好,我缓缓神,这就过去…..

过了几分钟,门铃响了。奥斯开门将睡眼松松的袁启让进了屋子。但就在关门的一瞬间,姆威突然从床底下窜出来,冲出了房门!

“呀!猫跑了!”袁启忙转身追了出去。奥斯也赶紧穿好鞋,拔了房卡跟了出去。他沿着消防楼底一直下到宾馆门口,见袁启正站在那儿发呆。

“找到没?”

“跑出去了!我追着它一路下了楼梯,这家伙出了大门头也不回就跑掉了!看来腿伤全好了!”

“算啦!埃及猫就这样,野惯了!咱回屋吧!”奥斯安慰道。

回到屋里,袁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问道:“阿虎那臭小死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

“靠!我都睡醒一觉了!这小子真他妈行!哎——?…..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袁启忽然注意到奥斯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我,我刚才打了个盹儿,也做了个梦…..

“哦?说说?”

“刚才这个梦蛮穿越的…..”奥斯一口气将自己的梦讲了一遍。

“天呐!前世记忆吗?”袁启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以前听导师讲过:人的累世记忆会储存在第七意识——‘末那识’当中。但这种庞大的数据库往往是第六识——‘意识’无法转码和翻译的,只能在梦中偶然闪出些片段。”

“哎——?你别说,这还真提醒我了!”袁启点了根烟道:

“我以前经常梦到自己会来到一个很熟悉的地方,而这个地方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比如一间房子或一个家。可在我每每在梦中却对它感到很熟悉,这会不会也是末那识里的代码在翻腾呢?”

“很有可能!”
   
“可是,如果这类梦的内容是前世的话,那为什么我在梦中常会运用着现代的元素呢?比如说梦里打着手机、开着车等等......。如果是古代的记忆,怎么会在现代的环境中发生呢?”

“我懂你的意思。末那识不光储存累世的信息,也时刻记录你这一世所有的潜意识活动。所以在梦中,古代人使用现代元素是不同信息互相干扰的结果。当然——这是我的猜想。”奥斯也从袁启的烟盒里拽出一支烟塞在嘴里道。

“我以前一直认为梦中很多场景是一种精神比喻,这种比喻来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现在看来,人类梦境的复杂程度远不知如此!”袁启道。

“当然了!我刚才的梦你无法想象有多么逼真…..

“那这么说来,我们兄弟的缘份可够深的啊!五千年前就是死在一起的战友?不过——”袁启顿了一下道:“听你刚才的意思,我当时怎么跟阿虎的马仔似的?什么都得听他的?”

“所以这辈子,你俩翻个了呗!”奥斯笑道。

“拉倒吧!你这个梦传达给我的信息是——由于阿虎指挥不当才让咱们都送了命!说明以后的行动最好别让他拿大主意!”袁启喷了个烟圈。

“呵呵,也对!以后…..”奥斯的话还没出完,便被门外传来的两声巨大的喷嚏声打断了。紧接着门铃响起,阿虎回来了。

“你们是不是说我坏话呢?好么!我打了两个那么大的喷嚏!”阿虎揉着鼻子看着屋子里哈哈笑着的袁启和奥斯,一脸茫然地问道。

“哪能啊!夸你还来不及呢!”奥斯坏笑着问道:“咋样啊?”

“啥咋样?”

“别他妈装!当然是问你约会进展到哪一步了!”袁启逼问道。

“嗐——!我们能咋样啊!嘉巴莉看来还是挺保守的一个女孩!不过我喜欢这样的,嘿嘿嘿嘿…..”阿虎一谈到姑娘,马上两眼放光:

“我们先在河边散了散步,然后上游轮看了看苏菲派的旋转舞蹈表演,对了这种舞奥斯你应该很熟悉吧!”

“啊哈,你接着说!”奥斯点了点头。

“然后我们一起去了咖啡馆聊天,就这些喽!”

“你们都聊点啥?”

“能聊啥啊?讲讲她的故事,听听我的故事呗!不过这姑娘对我的一切都很好奇,而且巨爱聊天!”

“你不会把自己找珠子的事儿都告诉人家了吧?”袁启担心地问道。

“没说那么多!”阿虎摇了邀头:“不过嘉巴莉倒是并不反感超常的事物!相反,她还总缠着我讲。但我老怕把人家吓着,所以也就是简单提了提。”

“以后这方面的事儿最好还是少说,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我们的!”袁启提醒道。

“知道,知道!放心吧!”

“那啥,完啦?就聊聊天?”奥斯不甘心地问。
   
“完了!就这样啊!”

“呵呵,我还以为你…..”奥斯坏笑道。

“还以为个毛!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是正人君子,慢热型的…..”阿虎撇着嘴拍着自己的胸口道。

“哼!这只能说明那姑娘是慢热型的!”袁启冷哼了一声。

“有照片没?让我们看看?”奥斯道。

“就拍了一张!”阿虎兴冲冲地拿出了手机:“嘉巴莉似乎特别不喜欢拍照,我拍了她一张后,她说我把她拍丑了,非让我删了…..

“那你?…..

“嗐——!删完了再从‘最近删除’里恢复呗!谁让她平常不用iphone的!”阿虎得意地晃着大脑袋,调出了手机里的照片。

“哇——!绝对的中东美女啊!冷艳型的!阿虎,有眼力啊!”奥斯看着手机称赞道。

“让我看看….”袁启一把将手机抓了过来:“还真是!真挺漂亮的!就是她脸上这伤….

“这伤就是她那混账男友用鞭子抽的!他娘的!以后让我碰到这个王八蛋,见一次打一次!”

“唉——?我怎么觉得这姑娘在哪见过呢?”袁启端详着照片嘀咕道。

“这不奇怪,我们家嘉巴莉是中东美女的标准长相,呵呵呵呵…..”阿虎得意的晃着腿。

“嚯——!都成你们家的了!”袁启瞟了一眼阿虎,又看了看手机:“真的,真的!这眼睛看着怎么……?反正有点眼熟!”

“别看了!她可是我女朋友!”说着话,阿虎一把夺回手机,冲着屏幕亲了一口。

“噻!我说这手机咋有股大蒜味呢,我得赶紧洗手去了!”奥斯夸张地撇着嘴去厕所了。

“明天白天您没有约会安排吧?”袁启问道。

“白天还真…..你先说咋啦?”

“刚才我睡了一会儿,梦中有个好像看到自己在左塞尔阶梯金子塔下面打坐,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再去一趟孟菲斯?”

“还去?都去过几回了?”

“圣卡拉的左塞尔阶梯金子塔咱们还真没细看过,上次只是走马观花。要知道那可是埃及最古老的金字塔啊!”奥斯走过来道。

“那好吧,去就去一趟!”阿虎道:“今晚我可不跟你们一起打坐了!累死了,先睡了啊!姆威呢?今天该我抱着它睡了!”

“今天你只能抱着自己睡了!”奥斯笑道:“刚才一开门,这家伙就窜出去了!”

“啊——?没良心的,我对它那么好......

“去吧,赶紧睡去吧!今天您老辛苦了!”袁启摇了摇头。

……

第二天上午,三个人驱车到达了孟菲斯边上的圣卡拉。在这片鸟不拉屎的沙漠上,连做生意的当地人都很少,远处两个持枪的警察在懒洋洋地巡着逻。近六十米高的六层阶梯金字塔就屹立在这样一片炎热的沙漠上。

最底层的石头和塔背面已经损毁和风化得非常严重了。金字塔的背后搭建了一些脚手架,看来是正在整修。不远处的牌子上是挖掘的介绍和图片。从介绍来看,墓室在金字塔底下,设计得如同迷宫一样,很复杂。袁启在这里拍了两张照片。

“你说古人为什么要把它盖成阶梯状的?这看着怎么和玛雅金字塔那么象啊!”阿虎问道。

“谁知道呢!也许这本身就和玛雅文化有着什么联系。奥斯,你认为呢?”袁启道。

“古埃及和古代南美文明的确有着很多相象的地方!比如古代的——飞机!”奥斯扬了扬眉毛,摆出了个古怪的表情。

“啥?飞机?”阿虎瞪圆了眼睛道:“啥古代飞机?”

“你听我慢慢说…..”奥斯道:

1848年的时候,考古学家在塞蒂神庙入口的横梁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图像,当时他们看到这些三千多年前的图像后,一脸懵圈!因为这和已知的象形文字都不一样。但整整150多年后人们才搞明白,原来塞蒂一世时期的古埃及某位大神刻的图像竟然是直升机和潜水艇!而且直升机还带螺旋叶片。另外的一些飞行器看着跟UFO飞碟似的!”

“啊——?真的假的?”袁启也好奇地问道。

“真的!但之后就蹦出来一堆学者出来辟谣,他们认为这种图像的形成纯属巧合!塞蒂一世自称是蜜蜂神的化身,所以人家本来想画个蜜蜂来着,结果手潮画歪了,就画成飞机了!”

“这他娘的算什么解释?”阿虎笑道。

“是啊!他们也觉得不靠谱,但又不愿承认史前文明这种奇谈怪论,所以又出了第二种解释——‘重复刻印’加风化的结果。这种解释是说——本来这雕刻是歌颂塞蒂一世的,后来拉美西斯二世上台后,雕刻大神偷懒,直接在原有的象形文字上覆盖修改。结果年头长了,一风化,底层的文字露出来和上面的就叠成这些飞机了!”

“这种解释听着比第一种高明多了!但也有点主观推想。另外,我很难想象拉美西斯二世这么一个到处塑像的自恋法老,能允许底下的工匠这么偷工减料!”袁启道。

“完全同意!接下来就该说古玛雅了!”奥斯笑道:“在南美文明中,也发现了大量和古埃及相似的飞机图案甚至是黄金模型。有的干脆就是轰炸机的样子。据说埃及后来发现了十四架类似飞机的图案或模型,这就很难用‘巧合’和‘偶然’来解释了!”

“是啊!哪来那么多偶然呢!”袁启蹲下身去,轻轻捏起几粒沙子,放在眼前。他出神地端详着从手指逢里滑落的沙子道:

“人类的‘我知’和‘我见’与天地相比真是太渺小了!我们总认为自己是聪明的、唯一的。其实,我们和这几粒沙子又有什么区别呢?……

“关键是沙子眼里的世界都是沙子,它根本不知道、也不会承认就在它们身边有金字塔的存在!”奥斯意味深长地接道。

“很深刻!”阿虎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史前文明到底存在吗?”

“等我什么时候修出‘宿命通’来再告诉你!”奥斯眨了眨眼睛:“在此之前,恕无法剧透!呵呵。”

“我看你快了,早上你洗澡的时候老袁把你的梦讲给我听了,梦回五千年啊!还有比这更牛的吗?”

“比我牛的人多了!比如眼前这座阶梯金字塔的设计者,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奥斯问道。

“不知道啊!”
   
“你们看过电影《木乃伊》三部曲吗?”

“当然看过,老片子了!”袁启道。

“里面那个大反派,光头的古埃及祭司还记得吗?”

“知道啊!他把人家法老的妞儿给睡了,然后妞儿为了他把法老杀了!然后光头祭司东窗事发被抓后,被活活做成了木乃伊埋进了棺材。几千年后又被作死的人无意中放出来,变成老怪到处作乱。给我印象最深的画面是他吃了一只耗子,把脸上的窟窿补上那个镜头,够恶心的!”阿虎道。

“历史上这个人真实存在!我说的历史是四千七百年前!他的名字叫印和阗!他不仅不是反派,还是一个伟大而神秘的人物!以至于后来的托勒密王朝奉他为神明,他就是这座阶梯金字塔的设计者!”

“哦?能详细讲讲吗?”袁启问道。

“传说他本来是个草根,因为本事太大了,被法老从一个普通的祭司提到了——怎么说呢?相当于你们中国的宰相的位置。他还被后人尊为医神。据说他能从植物里提取药物成份给人治病。他治过二百多种疾病,包括肺结核、胆结石、阑尾炎、痛风、关节炎、牙齿疾病等,甚至做过开颅手术。他还成立了人类最早的医药学校…..

“等等,你说得这是四千七百年前的事?”阿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了!第三王朝的事!”奥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仅如此,他还是伟大的祭司、书记官、诗人和星相学家!”

“还有——建筑学家!看来电影把人家歪曲得厉害!”袁启看着眼前的阶梯金字塔道。

“是的!在第三王朝之前,法老死后都埋在一个长方形的石砌墓穴里。这有点象中国的红山文化。后来上台的左塞尔法老有一天受到神的托梦,梦中他从天梯上到了天堂,所以印和阗便为他创造了阶梯金字塔作为陵墓。从此,金字塔才成了法老的墓穴。”

“真了不起!不过——,你为什么说他比你厉害呢?除了他的博学外?”阿虎问道。

“因为他的神通非常厉害!”奥斯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

“你们知道吗?左塞尔法老在位时,曾出过一个大事儿!这事差点灭了孟菲斯白城!”

“什么大事?”

“整整七年,尼罗河不泛滥了!”

“啊——!那可不得了!”袁启道:“真是那样的话,将直接摧毁整个埃及的农业,那可是要亡国的!”

“是的,就在群臣无策的时候,印和阗站了出来!他在尼罗河边做法数日,并修建了一座神庙,竟然奇迹般地结束了长达七年的大旱,拯救了埃及!据说他本人为此也消耗体力,大病了一场。”

“好厉害的神通!”袁启赞叹道:“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人可真是当世的圣者!”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老席的小说,敬请转发。读者的支持是作者的创造动力!感谢您的支持! 

    注:本公众号暂时为小说更新的首发站和抢先版,难免有些错字,请大家见谅并欢迎留言指出。以前各章可关注公众号后,在”历史记录”里查看。或进入起点中文网里阅读,链接地址: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297319#Catalo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