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终于来啦!1本超好看的武侠小说

羞羞小说铺 2018-09-25 15:02:24

图片来源: 多看阅读漫画《非常契约》


砖头兄,多谢救命之恩

第一章

“小闲,菱角和水荇芽洗剥好了没有?时候不早了!胡伯家的来催饭了。”


“好啦,宋嫂,这就来啦!”厨房外,宁小闲把手上的活计做完了,往盆子里一丢,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近午时分了,擦擦手转身走进了小厨房,随后,一阵烹炒之声响起。


她麻利地把几个菜都炒完了,宋嫂赶紧端了出去,厨房里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宁小闲自个儿匆匆扒拉了几口饭填饱肚子,就搬开了柴禾堆,厨房的小土墙上居然画满了长长短短的黑线。


她拿起木炭,在墙上又郑重地画上了一道最长的黑线,然后顺手在它旁边写上了阿拉伯数字“1”。


“365道标记了!原来去年的今天,我就穿越到这里。现在,现在居然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


她望着这面墙,呢喃自语道,“宁小闲啊宁小闲,你还要在这个浅水村呆多久呢?这面墙上可放不下另外的365道标记了。”


这却不是伤心的时候,贼老天可从来不会同情她。


小闲对自己摇了摇头,拎起木桶,到河边洗衣服去了。


日子浑浑噩噩,这才过去了一年,她在另一个时空的生活就变得很遥远,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她的本名就叫宁小闲,籍贯地球,华夏人士。


正是盛夏时节,她棰衣服棰得正使劲,浑然不觉自己身上的衣服早被汗水打湿,露出了曼妙的曲线来,虽然穿越过来之后饮食多素少肉,但她毕竟已过二八年华,正如花蕾般含苞待放,自有一番诱人的青涩之美。


她也不知,身后正有一双小眼睛灼灼地盯着她。


直到身体被一双胳膊拦腰抱起,嘴也被捂住时,她大惊之下,反手一记耳光扇了过去。


身后的人却之不恭,反而啧啧赞道:“好娘子,打得好,打得好,看我待会儿怎么报答你。”


她抬头望去,却看到一嘴大黄牙,一双不怀好意的鼠眼,还有满脸的暗痘子。


胡老七!浅水村中出了名的泼皮无赖,成天游手好闲,净爱偷鸡摸狗的勾当,村中的好女儿没有一个愿意嫁给他,因此他今年都快四十了还是不快乐的单身汉一枚。


宁小闲来到浅水村之后,他就对这个眉目清秀但身似浮萍的女孩打起了主意。


宁小闲怎么看得上他?胡老七几次言语骚扰,反被宁小闲骂得抱头鼠窜,心中的那把火却是闷闷地越烧越旺。


今日村里的男人大多到十几里外的四平县赶集去了,他瞅着这是个好机会,偷溜到河边打算对宁小闲动粗。


也许生米煮成了熟饭,这个小美人会从了我!他一边美美地想,一边将女孩按在地上,伸手乱摸。


可怜宁小闲今年不过是个17岁的小姑娘,纵使是穿越之后烧水煮饭的活儿做多了,力气又怎赶得上胡老七这个身强体壮的中年男人?


她越往外推搡,胡老七就越感到兴奋,几次三番要低头去亲她的红唇,都被她险之又险地躲开了。


败坏在这种人手里,她宁愿去死!宁小闲挣红了脸,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几乎要冲破胸膛。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贼老天!


你把我从地球温暖的家扔到这里不闻不问一整年,穿越人士标准配备的金手指一个也没有,还断了我寻仙的梦想不说,现在居然要把我的清白送给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家伙!


贼老天,我问候你家十八代祖宗!”至于老天爷有没有十八代祖宗,关她什么事?


胡老七哪知道她心里骂声连连,他手上忙得正欢。


眼见得贼老天像往常一样,对自己的贞洁问题打算视而不见,她必须想个法子自救!


自己力气不如她,洗衣棰又被他一脚踢飞了,自己赤手空拳怎么打得过?


她伸手去挖胡老七的眼睛,却被他两下子就扒开了。


再这样下去,挣扎的力气也快没有了。她绝对不要成为俎板上的鱼,至少不要是眼前这个猥琐男人的菜!


慢着,慢着,这是什么?


她的手在河滩上够着了一样东西,不是孩童们用来打仗的那种又圆又小的鹅卵石,而是一块方方正正地、摸起来很重的——板砖!至少摸起来像板砖。


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想打架就有人送板砖!


她大喜,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这个来回了无数趟的河滩上会突然多出一块板砖,单手擎起,就往胡老七的脑袋上砸去。


宁小闲这一下可是含恨击出,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来了,准准地砸在胡老七的太阳穴上。


他吭都没吭一声,双眼一翻,晃了两晃,软软地趴倒,眼看是闭过气去了。


艾玛呀!难怪人们都说武功再高,也怕板砖呢,原来它这么好用!


宁小闲捏着板砖翻身爬起,重重地亲了它一口:“板砖兄,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你可比那贼老天可靠多了!”


伸手探了探胡老七的鼻息,别看他血流满面,呼吸却还平稳。


“他若是后面康复了,胡家人怎么肯跟我善罢甘休?”胡老七在村里横行,多半也是仗着胡家人丁多且蛮横。宁小闲心中瞬间转过了好多个念头:


“我在这儿无依无靠,若是胡家强把我绑给胡老七当小妾,我日后的下场要比今天更惨一百倍!我若不杀他,那是养虎为患,我若杀了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她原本只是法制社会里的普通女孩,从未想过有一天居然要杀人灭口,手里的板砖几次提起又几次放下。


就这么犹豫了一会儿的功夫,胡老七居然就悠悠地醒了过来。


他才睁开眼睛,呻吟声还没放出来,正好看到宁小闲又举起了板砖,眼中闪着凶光,好像打算给他再来一记绝杀。(纯粹为胡老七的臆想)


“饶命啊,饶命!”他顾不得脑袋上的揪心疼痛,蜷在地上缩成一团,没忘了用双手牢牢护住头部。


他若还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或许宁小闲一咬牙,一闭眼,也就再一板砖砸下去了。


可他现在是个能叫唤、能求饶的大活人,还用乞怜的眼角余光看着她,这可令她十分为难。


“你要还敢再起色心……”她毕竟还是狠不下心来杀人。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祖奶奶,我错了,放我一条生路吧!”胡老七连哭带嚎。


“再有下次,我让你死无全尸!”她放了句狠话,“滚!”


胡老七一个哆嗦,手脚并用地远远跑开了,头也不敢回。


她安慰自己道:真把人杀了,胡家那儿也不好交代。看胡老七刚才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想必以后也不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她手上一松。“咔嚓”,只听到一声脆响,光荣完成使命的板砖摔到地上,断成了两截。


“抱歉,抱歉,你救我性命,我却把你打碎了。”


嘴上说得轻松,她两手现在才开始发抖,双腿也支撑不住全身的重量,慢慢瘫软在地上。


她很想哭,鼻子也很酸,但却哭不出来,只能坐在河滩上,用力地喘上几口气。


在另一个时空中,她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可她到底做了什么,该死的老天爷要把她孤身一人扔到这里来遭罪呢?


她虽从小父母双亡,却有舅舅一家把她抚养到了16岁,该获得的天伦之乐从来也不曾少过。


她的学习成绩很好,别人晚自习的时候,她还能偷偷跑到几个街区外的小店去打打零工。


她已经想好了,自己多攒点钱,高考要考去天京的重点学校,从此扬眉吐气,报答舅舅的养育之恩。


一切原本都很美好,她的存折上存款越来越多,成绩也出类拔萃,天京的一个重点大学甚至派人下来考察,不想错过她这样的好苗子。


可是,可是,一年前她在床上睡着之后,一切全变了。


 无灵根的凡人

第二章

睁开眼的时候,她就已经躺在了浅水村的小河旁。


天空是从未见过的蔚蓝,身旁是嫩嫩的青草、潺潺的流水,炊烟从田间小屋的烟囱里升起,好一派安宁祥和的农家景象。


在地球,这样的美景足以入画。


但看在她眼里,却是说不出的诡异!幸好以前还看过一些穿越类的小说,她勉强定了定神,想找出是谁给自己演的这一出恶作剧,神仙还是凡人?


浅水村的人们好心收留了她。


她诈作失忆,在村妇们的七嘴八舌中,勉强拼出了关于这个世界的最粗糙的轮廓。


她,真,的,穿,越,了!这里是仙侠的世界!这里是道法自然、妖物横行的世界!


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世界!曾经有两位仙人打架,举手投足就覆灭了一座大山!


曾经有大妖怪出世,一夜之间就吃光了整个城市的人!曾经……还需要再举例么?

原本她仍然将信将疑,直到某天,她不小心看到一道白光从浅水村的上空飞掠而去,却是个年轻道人脚踏银光闪闪的宝剑从此路过。


宁小闲不淡定地伸手指着天空,颤声说道:“有人飞过去了!”


也不能怪她大惊小怪扫了地球人的脸面,这景象太有视觉冲击力了,在她原本的世界里,人只有坐在飞机里的时候才能上天飞行,而且还有坠毁或失踪的风险。


村民宋嫂眼疾手快,一把拍下了她的爪子:“别用手指对着仙长!小心仙长降罪!”


她笑骂道:“你这个小土包子,怎么半点常识都没有?别处地方要见到仙长可不容易,在咱们这儿却是家常便饭。”


她语带自豪,“咱浅水村背靠着赤霄山。山上的赤霄派里就有许多仙长、仙姑,本事可都大着呢。他们常常出来除妖降魔,咱村子里也常常有仙长光顾。”


就是说,浅水村和这个赤霄派有往来!宁小闲闻言精神一振,一番甜言蜜语的糖衣炮弹打过去,才知道赤霄派每三年就开放山门,广收门徒。


浅水村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每一次都会有一、两名幼童被选为外门弟子。


可是级别再低,那也是一脚踏进了仙侠的世界啊。


她从小就知道,对穷人来说世道可不太平,而这个世界对凡人来说,则是非常、非常不安全。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宁小闲,下意识地想给自己找个好靠山。


说来也巧,赤霄派开放山门的时间正好就在这一年里。


她腆着脸,和附近村镇的许多幼童一起爬上赤霄山,希望能够邂逅仙缘,成为伟大的赤霄派的一分子。


可惜在检验灵根时,她就成了广场上万众瞩目的焦点——赤霄派的外门长老反复揉了揉眼睛,大惊道:“没有灵根?!这怎么可能!”


只要是人,不管是仙侠还是凡人,身上总会有一定的灵根属性,这也是修仙者倚仗的最基本资质。


可是宁小闲,测得的结果却是个巨大的鸭蛋!你就算把胡老七丢去检测,也不至于在灵根上是个白板啊!长老不信邪,又给她多测了两次,结果还是一模一样。


“我负责这收徒的工作已经46年了,头一回见到这种怪事!”他在确定这个小女孩绝对是人类的同时,也只能感叹世界真奇妙了。


宁小闲的求仙之路,到此就断了,因为长老告诉她,没有哪一个仙门会收无灵根的弟子。


她这一辈子,只能作为凡人生,作为凡人活,作为凡人死。


可是她不甘心啊。贼老天把她传送到这个世界不用消耗能量么?难道它的头被门夹过,就愿意干点损人不利己的赔本买卖?这说不通啊。


她央着外门长老软磨硬泡,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讲述自己的可怜身世(当然是编的)。


直到说得天花乱坠,口干舌燥的时候,这位善良的老人家才叹了口气,念在她一个17岁的大姑娘双亲早亡、孤苦无依、四海飘泊,身无灵根且下半辈子注定生如蝼蚁、黯淡收场的份上,同意山上举办重大节庆活动的时候让她来厨房帮佣。


必须一提的是,这个世界里凡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像她所说的那种可怜孤儿,其实屡见不鲜啦。


此后宁小闲立刻举着鸡毛当令箭,有事没事就往赤霄山上跑。她虽非绝美,但长相清秀可人,偏偏嘴上又甜,师哥师姐地喊个不停。


守山的弟子起先还板着脸刁难她几句,后面倒被她哄得心花怒放,笑眯眯地挥手放行了。


她在赤霄山的厨房里也是混得如鱼得水。她自小独立,早就烧得一手好菜,一周有三天夜里还要去一家小酒馆当掌勺的大厨哪。


赤霄派上上下下提倡刻苦用功,对于吃喝倒不太上心。


宁小闲在厨房里整治的吃食虽然也是家常便饭,符合赤霄派清淡雅素的原则,可是那口味就是一个字:赞!


传功长老们都到了辟谷*的境界,但偶尔用了她做的佳肴还是眉开眼笑、褒奖有加。


宁小闲又十分聪明,只将饭菜好吃的功劳推到其他厨娘身上,只有寥寥几位重要长老在“无意中”得知此事。因此,厨房里的仆佣们也不恨她来抢了自己饭碗,反倒十分喜欢她前来帮忙。


她和赤霄派看起来很亲密的关系,让胡老七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敢轻举妄动。直到今日她汗湿重衫,这个猥琐男色胆包天了才忍不住冲了过来,结果差点折了自己的性命。


=========================


她坐在地上喘息了很久,才努力站了起来。


板砖兄救了她一命哪,她抬手拣起它。结果“叮”地一声,从断裂处掉出一枚戒指来,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儿。


这这这,这不是传说中穿越人士的必备金手指吗?!贼老天偷偷摸摸藏了一整年,终于让她发现了吗?宁小闲顿时悲喜交加,忍不住便要仰头长笑三声。


可是等她拣起来,唉,立刻就失望了,这枚戒指黑乎乎的,看来像是破木头刻的,哪里有土豪金高端大气上档次?


如果金手指长成这模样,那老天爷也真是抠门啊,连最起码的包装都欠奉!


(PS:辟谷*:不吃用火烹制的食物,只喝水并服用一些天然的食物。)


抱歉,由于连载篇幅有限。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畅读剩余章节!

宁小闲御神录

风行水云间

武侠;仙侠

长按我,马上读

戳我有更多原创小说

总裁|美女|玄幻|宝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