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赠阅—《孤独深处》一本以孤独为名的书,怎可能不是内心的呢喃

伶仃谭 2018-09-30 15:13:48

8月21日,

第74届科幻小说雨果奖在美国揭晓。

中国女作家郝景芳的《北京折叠》

获得最佳短中篇奖,

继刘慈欣《三体》之后,

中国科幻作家再次登上雨果奖领奖台。



郝景芳获奖后说,“科幻作家很喜欢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不管好坏,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们会讨论采取什么战略应对外星人等等这样的问题。基本上可以说,他们生活在无数平行宇宙之间。在《北京折叠》这部小说中,我提出了未来的一种可能性,面对着自动化、技术进步、失业、经济停滞等各方面的问题。同时,我也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有一些黑暗,显然并非最好的结果,但也并非最坏的:人们没有活活饿死,年轻人没有被大批送上战场,就像现实中经常发生的那样。我个人不希望我的小说成真,我真诚地希望未来会更加光明。”




什么是城市折叠?

先来看看关于它的电影。




《孤独深处》首次收录郝景芳的《北京折叠》。“孤独深处”也是源于作者对科幻小说的感觉。科幻小说构想一个可能性的世界,人站在这个世界的边缘,最容易感觉到出世和异化。出离世界的感觉是最孤独的孤独。对于作者来说,《孤独深处》是她在写作上的一种坚持,作者表示写作是生活最重要的快乐源泉,也是孤独深处最重要的情感力量。




雨果奖作家刘慈欣如此谈郝景芳,“中国科幻作家获得国外奖项,是中国科幻小说更多走向世界的一个标志。”


科幻作家宝树说:“在后‘三体’时代日渐浮嚣的中国科幻中,景芳的作品并不大张旗鼓吆喝,但总是吸引你去聆听。摇曳多姿、细腻唯美的感性笔触下,有着对世界的冷峻洞察和理性思索,而更深处是一种坚定的力量感,这并非单纯是科技发明的力量,而是精神追求自身的完满、充沛与坚韧。”



因为《北京折叠》的缘故,这本集子大概比较受关注。这是我在2010-2016年之间发表的一些科幻小说,从未出版过,是初次集结成册。



我之前曾说过,《北京折叠》是一部构想中的长篇的第一章,但是长篇目前还没有写,就暂时把《北京折叠》先作为短篇收入这个集子。长篇之所以没有写,是因为自我感觉还没准备到位。起初的构想有很多要调整,生活工作经历又让我有新的想法,也许要等很久才会动笔完成。


《孤独深处》的书名,缘于我对科幻小说的感觉。科幻小说构想一个可能性的世界,人站在这个世界的边缘,最容易感觉到出世和异化。出离世界的感觉是最孤独的孤独。


小说集中的个别篇目从未发表。《弦歌》是几年前发表的一个故事,它讲了人类用音乐迎战外星人的英勇故事。这是故事的A面,而在写作的同时,我头脑中就出现了一个B面故事:有关外星人的真相。实际上,这是一个人与人心自身对抗的故事。A面与B面合一,才构成我心中的象征意义。


在上一本集子(《去远方》)之后,我开始写一些更情节化的故事,不像第一本小说集中那么意象化。虽然对于很多读者来说仍然太缺乏情节,但对我自己来说,已经是增加了不少内容。不过,我在意的始终不是情节。我会迷恋于一些抽象的意象,一辈子都在心心念念地想把那些抽象的感觉具象化,这个过程中难免对于情节有所忽略。在未来的写作中,这仍然是我想要努力平衡的因素。


很感谢长久以来默默支持我的朋友和读者。我会一直坚持写下去。写作是生活最重要的快乐源泉,也是孤独深处最重要的情感力量。


2016年6月 郝景芳





郝景芳


1984年生于天津,小说作者,散文作者。《东方文化周刊》专栏撰稿人。200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2006-2008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天体物理中心,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博士毕业。以《谷神的飞翔》荣获2007年首届九州奖暨第二届“原创之星”征文大赛一等奖,又以《祖母家的夏天》荣获2007年《科幻世界》科幻小说银河奖读者提名奖。2016年4月27日,小说《北京折叠》获第74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提名。北京时间,8月21日10点,第74届雨果奖在美国举办颁奖典礼,中国科幻作家郝景芳凭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奖。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博士。2006年开始从事写作,其科幻作品包括长篇科幻小说《流浪苍穹》,短篇小说集《孤独深处》《去远方》。2016年4月,其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提名。


《孤独深处》

郝景芳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科学幻想小说集



回复“孤独深处”获取

《孤独深处》收录了郝景芳在2010年至2016年间发表的一些科幻小说,包括《北京折叠》、《弦歌》 、《繁华中央》 、《宇宙剧场》、《最后一个勇敢的人》、《生死域》、《阿房宫》、《谷神的飞翔》、《深山疗养院》、《孤单病房》、《拖延症患者》,从未出版过,此次是初次集结成册

回复“孤独深处”获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