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家预言成真,宇宙之外会有怎样宏大的存在?

认真幻想 2018-11-27 13:02:10


本期作者



《异外》

连载-上篇

宇宙3102号—档案NO.008

 

时间:2020年前后

关键词:意外?非意外?


她面前的咖啡杯里只剩下泡沫,手指在手机解锁键上来回磨蹭,却还是礼貌地放下,这一切申洺都看在眼里。

 “申先生,咱们可以聊些别的吗,不是我不尊重你的专业,虽然这也说明了你这人挺单纯的,但数学我实在不懂,初中以后我就没及格过,你跟我聊这些圆周率啊什么的……抱歉,我很难理解。”

申洺用手推了一下眼镜,微微抬起头正视对方眼睛:“圆周率可是一个无限伟大而简洁至极的数值,怎么会难理解呢?圆周率是二维世界中点线完美的关系表达。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二维宇宙,其中有一个二维星球上面有一个二维生命,他是不可能站起看到远方的,他连身边方圆1米的范围都无法估量,那么他要如何探寻前方的危险、获取生存资源呢?而圆周率这个伟大的真理对他们而言如同先知的预言,可以帮助他们洞悉那个世界的万物。但这又是一个悖论,这个二维生命几乎不可能察觉到圆周率的存在,因为他没有厚度无法站立于是连圆形长什么样都无法理解……”

气氛越来越尴尬,对面的女人显然已经要坐不住了。

“回到咱们三维世界中来,你看上至探测天体运行下至你手里的咖啡杯都是圆周率的社会生产体现,人类文明的滚滚车轮可都是圆的,都离不开它。”申洺立即想方设法把话题拉回来一点点,即便他知道没什么用。

“可这在生活里有什么意义?就算你能背到后面一千多位又能怎样呢,能帮你加薪吗?”



“……圆周率算不出我的工资。”申洺再次低下头苦笑道。

她知道自己戳到了敏感点,赶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嫌弃你的工作,其实图书管理员也挺好的,每天都泡在书里,肯定特有文化。”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并不愿意干这份工作,书我倒是没少看,但你不一定感兴趣。”

“哪能啊,跟我讲讲,以后对孩子也有好处的。”

“我除了看专业书还会看看物理类、天文类的,因为我从小学起就开始看科幻小说了,所以对幻想类的故事特别感兴趣,我还发表过两篇短篇。”

“你是指哪些个电影里的东西?哪些个宇宙飞船啥的?”

“是啊,你不觉的特好玩吗?就比如前几年报道的发现引力波新闻,我激动的连续2天都没睡觉。我骑着车去到郊外,看了2宿的星星,感觉自己都能听见引力波的低鸣……”

“行了。”女人示意他打住,她还是说出了那些早就料到的话:“咱也不拐弯抹角了,我说说我的情况。我呢去年刚离婚,有个4岁的女儿,孩子他爸跟人跑了。所以我只想找个单纯点的人能跟我回老家过日子就行,当初王婶介绍你的时候一个劲说你人单纯善良,这到不假,可你都快三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不想事。我知道,我的条件不算好,不然也不会和你见面。”

申洺反而抬起了头,原本蜷收的身体一下放开了,这才显示出他高挑而瘦弱的身材。而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架在一张白皙的脸庞上,唇边留着稀稀拉拉的胡须却又没有成熟男性的魅力,更像一个发育不全的娃娃脸。

“知道了,我替王婶跟你道个歉,毕竟她是我们家的老邻居。其实我也是个很理性的人,只是我们理性的范畴不同罢了。”

“不用说对不起,我不是不明白事理,这种事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不合适罢了。行了,我去接孩子了,再联系吧。”

女人一点也不意外地起身离开,仿佛从没有出现在申洺的生命里过,一如窗外的车流人往,谁都是谁的过眼云烟。



高波慌慌张张跑向祭坛,他不小心打了个盹,还好最后赶上了,不然今天没法给宏祖报告了。

在宏祖的雕像下,高波仔细阅读着本周的航行报告:宏航纪元214年第17周,昨天我们终于脱离了阿尔贝星系,结束了长达40地球年的探索,很可惜在这片广袤的星系中高级文明并不多,没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这些文明的情况您都通过每次报告收听了,一切都如您预言。在此地我们甚至损失了好几位使者,我们把这些牺牲者铭刻在您的周围,希望您能听到我们的祈祷超度他们的英灵。对了昨天路上又碰到了黑洞,再次感谢您的预言,让我们躲避危难。接下来将是漫长的空间航行,到达下一个星系需要花费3周的时间,希望能在您的庇佑下安全抵达,全体人类致上。

念完后高波关闭了语音传输,抬头仰望眼前这座宏伟的雕像默默敬上一礼。 雕像的面庞精准地复刻了宏祖的每一个毛孔,他驼着背撑起瘦长的躯干坚定地背着太阳望向深空。他把左手按在胸口,右手高举向前方,好似站在船头要为人类挡下一切风浪。这样的雕塑还有一千多万个,但是唯有高波面前这一个存放着宏祖的真身,因此他的敬礼格外虔诚。

事实上这里的确就是人类大船的船头,是船体的最外围,宏祖的雕像分布在奥尔特星云上大大小小的星石上,守护着这些小行星上的引擎。整个太阳系就是人类的大船,同时也是一粒宇宙中四处穿梭的紧密的沙粒。在214年前,人类在宏祖的指引下携带上太阳这颗温暖的炭火踏上了漫漫星途。

 


“请问是申洺先生吗?”

他终于上前来询问了,这个陌生人一直在图书馆的各个角落观察自己,虽然搞到一张学生证进来不是什么难事,他不解的不是为何此人要刻意掩饰一番,而是为何要特意来见他,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我是,有何指教。”

“我想找本书。”

申洺抬起头来看着他,此人和自己年纪相仿,高大结实目光炯炯,小麦色干净无痕的肌肤。

“说吧,和我有什么关系。不必再兜圈子了,如果你真想找书门口就有自动检索机。你也许想了很多探测我的话题,但是不必了,有话请直说。”

“哟,不一般哪,这到省不少事了。”此人爽朗一笑,似乎可以卸下不少防备轻松上阵:“我叫高野,是这样,前段时间您是否有在杂志上发表过一篇小说,叫《局外者》?”

“没错,那是我发表的第二篇文章。”

“文中关于如何与宇宙之外建立联系的细节你是如何想到的?”

申洺多少还是略感意外,这人来路不明,普通的科幻迷犯不着这样,而且对方直奔主题,显然是带着明确目的,如何应答还需谨慎。

“这样的题材其实并不新鲜,多少年前就有人猜想过宇宙之外的景象,我不过是在那些基础上创新了一点点罢了。”

“不,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说的是其中的技术细节,你是如何想到的?”

“你是指宏子波模型?”

对方点点头。

申洺看着对方摘下眼镜,顿了几秒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饭,掏出一颗母亲早上给他做的水煮蛋。他把这颗蛋放在一张白纸上,然后用笔轻轻在蛋壳上划了一条细线。接着他起身搬来一本巨大的辞海,将书横置用坚硬的扉页对准蛋壳上的线,利用词典本身重力轻易地将鸡蛋一分为二,只破损了少许边缘。



申洺举着这半枚蛋对着高野说:“如果这只蛋就是我们的宇宙,哦,首先我们得假设单体宇宙说的正确,宇宙是一个有限的单位个体,它是有极壁的,目前来说就是哈勃体积。所有的可见光终有一天碰到了宇宙边缘,而这个边缘可以吸收所有光粒,于是以我们现在的观测能力看过去,宇宙成了无穷无尽,而这个极壁同时还能随着空间的膨胀而膨胀,就像一个气球。直到有一刻初始大爆炸的余威耗尽,极壁开始转为收缩。而单体宇宙之外是什么,是更多的独立宇宙单位?还是更多的层次宇宙?虽然无论如何最终都不会影响存在即无限的结论,但至少人类可以先试着突破囚禁自身的单体宇宙。

而此刻宇宙壁就是这坚硬的不透光的蛋壳,那人类身在其中何处?整个太阳系恐怕都不如这里面一粒细菌大,姑且这么比喻吧。既然宇宙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单位,那么宇宙之外就必然还有更远大的存在,这些存在不会对我们的宇宙产生影响吗?答案是肯定的,正如这粒细菌面前的我们这两个‘巨人’,不会对其中那粒细菌产生影响吗?引力、磁力、热感应其实都存在,微小不等于没有,而且很可能是一种超出我们已知范围尚未发现的力场。而在小说中我把这种力场称为宏子波,喻为宙外世界的宏观单位作用。相较于其他作者着重刻画外部存在形式,我的作品更聚焦在这种未知力的影响。

你问我怎么想到这些的,告诉你,我不过是有天早上剥鸡蛋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个黑斑,我就把自己想象成这个黑斑,身处在这个鸡蛋宇宙中。进而幻想这块黑斑如何和外界的大事物产生关联,互相影响,如此而已。”

申洺越说越兴奋,而高野却轻轻摇头,仍然郑重地问他:“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而是你如何把宏子波的数学方程算出来的?”

这时申洺才真正意识到对方的不简单,他之前顶多以为此人不过一个同行罢了,不是来讨论故事就是来调查作品抄袭之类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哪有人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啊,大家看小说也都是看构思看情节,也没有人会相信一篇小说里瞎编的一套方程……难道你的意思——”

高野歪嘴一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那边的人说:“怎么样,测谎仪结果出来了吧……好……明白,你放心吧。”放下手机后,他对着对面目瞪口呆的申洺说出那句改变人类文明进程的邀请:

“这是我的名片,这个周末请你来一趟北京,我在国家航天局等你。”

随后此人便起身离开,不带走一丝烟尘,留下不真实的安静。好像这个阴云密布的下午、这个普通的大学图书室里、申洺那平凡的人生里从未有出现过这个人。而那张名片赫然摆在桌面上,上面印着“国家航天局,科技与质量司,宙外研究执行小组组长——高野”。

 


北京晚秋的冷特别体现在晚上,风吹的人刺骨,是申洺这样的南方人不曾有过的体验。他刚在酒店安顿好就立即跑到对面小超市添置了围巾和手套。回房间的路上他碰到了一个熟面孔,可惜人家并不认识他,那是申洺崇拜多年的科幻作家,他压抑住心底的狂热没有上前打招呼,因为他料想明天应该有更正面的认识机会。

可是第二天一早,高野就在大厅候着他,领着他办理证件。申洺发现自己的证件和其他科幻作家们都不同,而且高野直接领着他进入了别的入口,也使他和偶像们完全没有交流的机会,这多少让他有些沮丧。在电梯里他终于忍不住向高野发问了。

“我们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

“嗯?哦,这说来话长了,其实每年都有这样的交流会,我们会定期邀请国内外前沿的科幻作家过来,我们这些专注搞科研的偶尔也需要一些新鲜想法的刺激,而他们也可以从我们这里了解许多最新的科研成果,当然也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你邀请过来避免怀疑,因为你的情况和他们不同。”

说话间楼层到了,高野领着他来到了长长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上贴着一张A4打印纸,“宙外研究组”几个大大的宋体字显露着和国家最高科技单位格格不入的简陋。

房间里有10个人,73女,都非常年轻,让人感觉像是来到了某个大学社团。房间里最多的就是白板,几乎围了整个房间一圈,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运算过程,仔细一看才发现,不只白板,桌面上墙上门上四处都有手写的痕迹,像一个布满巫师咒语的祭坛。房间的中心有一张大桌面,上面似乎零散摆放着一些模型,这些模型申洺从没有在电视上见过,是全新的设计构造。房间里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默默盯着申洺,气氛很是奇怪。

“各位,我终于把他请来了,这就是申洺先生。”

房间里依然安静的瘆人。

高野转过身对着申洺说:“是不是和你想象中的航天局办公室不太一样?如你所见,我们这是宙外系统的研究小组,是个搞纯理论的不受当局待见的小组。”他特意提高音量放缓语速强调了最后几个字。

高野继续说:“通过之前的接触相信你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没错,之所以把你请到了这里来就是因为我们的纯理论研究即将结束,很快就要进入实验技术阶段,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要和你沟通一次。来,让我先为你介绍一个人。”

他们来到房间的一个角落,原来这里还有一位唯一年纪稍长的前辈,从他们进房间到现在此人一直在伏案思索,完全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高野介绍到:“这位是我们部门的负责人高卫国教授,国科院天体物理研究方面的高级工程师,这个房间里的人都是他的学生,包括我,同时这也是我的父亲。”

高教授这才放下手中的资料,缓缓起身,昂起头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瘦高的外来者,见对方没有伸手的意思,在短暂的瞬间高教授眼神里露出一丝不悦,而后依然面露微笑主动伸出手说:“终于见面了,小伙子我等你很久了。”

申洺这才晃过神来,赶忙伸手迎合。而此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地而礼貌地笑着回应。

高教授转而对高野说:“行了,人都到了,你慢慢跟他解释吧,瞧这小子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你带他去实验室吧,在哪儿可以讲的更清楚。”

 


那时人类刚刚进入新世纪,中国载人航天已进入最终调试阶段,而早期做出重要理论研究和设计贡献的高卫国这批科学家此时已经完成重任,只待航天器载誉归来。于是政府启动了候时多年的宙外研究计划,交由高教授负责。其实早在八十年代发达国家就开始了相关研究,其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成果如何一直没有公开过。宙外研究是纯理论的试错型命题,其难度不比大统一研究轻松多少,很有可能终其一生不过换来一个错误的证明。工作的艰难和进展不顺是高教授早就能预料的,期间小组成员来来去去不下上百人,许多充满朝气的青年熬去了理想和激情,坠回世俗,办公室甚至一度处于关闭状态。

直到2008年,一批外国天文学家公布了一个天文异象,在他们的观测中,部分星系星群正以惊人的速度往同一方向流动(每小时200万英里),而到2010年的跟踪观测确认了这一现象。这些移动违反了所有在大爆炸后宇宙中质量如何分配的预估。当时即有学者猜测有可能是哈伯体积外的巨大结构在发挥引力影响。这给当时处于僵局的高教授他们带去一丝希望,至少已经出现了可能性的观测证据。部门被重新召回,而此时他们的压力却比以往更甚,因为这也证明了该项目与国外同行们的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谁知接下来却是十几年漫长的推算过程。他们测算的几万个方程中,没有一个符合观测结果。随着研究一直无果,国家也开始对其一再削减经费,朋友也嘲笑他们的坚持,这么多年来宙外系统始终停留在猜想中,就连一直坚定跟随父亲的高野也多次动摇过。

偶尔的一次机缘,他们看到了申洺发表的小说,其中关于宏子波的数学模型给了他们新的启发。宇宙的真理往往简单的让人难以置信,正如圆周率π和质能方程e=mc²一样,高野他们最开始考虑的因素太繁杂了,导致后面的演算完全偏离了方向。而通过最终方程推导出来的探测宏子波的检测机制,也被计算机模拟进一步证实其理论上的正确性。研究成果即将整理发表,这将是震惊世界的发现,一旦得到了学界的认可,项目就将获得巨量资源进入试验阶段乃至技术实用阶段。

虽然他们最终研究出来的方程和申洺描写的并不完全相同,但逻辑基本一致,内行人一眼便知。按照国际惯例先发表先享有知识产权,即便那只是一篇虚构的小说、即便读过这篇小说的人可能隔天就忘了、即便那可能只是当事人偶然的胡言乱语,高教授仍然坚持按照申洺的作品将相关内容进行统一,包括最为重要的“宏子波”的命名。而申洺将做为重要的发现者之一将被一并纳入对外发表。

“为什么?”听到高野述说的这一切,申洺感到莫大的惶恐。在常人看来这简直是中了头彩,一夜之间功成名就,然而对申洺来说困惑远大于惊喜。

申洺感觉到一阵眩晕,蹲下身去,掩着脸说:“你们完全没有理由拉上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些明明是你们自己的辛勤成果,我顶多算是歪打正着,更何况我编的方程和你们研究出来的方程并没有完全重合。再说有多少人还记得这篇小说?即便这本杂志有几十万读者,可这篇文章早就被人遗忘了,而且这篇小说的情节还收获了不少骂名。你们……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那篇糟糕透顶的作品会被无数人翻阅,我的事迹会被全世界报道,然后呢?!我依然还是那个小小的图书管理员,我没有能力像你们这样继续做出很多伟大的事业,我将会在世人的关注中变得更卑微,成为一个笑话!这不过是个意外!”



高野没有蹲下去安慰他,反而走向实验室的电脑前,一边启动仪器一边沉稳地说:“你以为这些问题我们没有考虑过吗?当初我是所有人中反对最强烈的,因为我不想让别人议论父亲后半生的成就竟然是建立在一介凡夫俗子的运气上。你知道我爸怎么对我说的吗?他说,‘当偶然和唯一重叠时,那就是必然,从来不存在什么运气。’你过来。”

申洺走上前看到屏幕中显示出一些波动的数据,然后高野拨动一些按钮,他们头顶上投射出一个影像,那是一颗地球,在近地轨道上布满一圈回针形状的卫星设备。

“这是我们将来用于探测宏子波的仪器,依靠地球巨大的引力效应来侦测空间中微乎其微的宏子波波动。它要避免地面一切微弱干扰,于是必须放在近地轨道上,这和你小说中的描述颇为相似。但是,你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问题?”

申洺看着这个模型,仔细冥思,眉间始终紧缩,十几秒后他弱弱地吐出这些话:“我觉得这样不行,地球引力场的巨大仅仅是相对于人类而言的,对于宙外系统这种庞大到可以左右整个星系动向的存在,地球引力场远远不够……这些仪器至少应当放到近日轨道上……”

“果然!你知道吗,这是我们小组争辩很久的问题,近日轨道无疑是更佳探测点的选择,但超高的执行难度和经费又让人望而却步。这些方案绝对是最高机密,没有人能透露出去,你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参透这说明什么?”

申洺双眼一亮,好似明白了什么。

高野关闭仪器模型,调出宏子波方程投影在空中,这个简洁而优美的方程在空中旋转,好似一曲宇宙的芭蕾发条。

“天赋,这个词其实是一种必然结果。你的数学专业、对天文物理的敏感、对新事物的想象力等等都是一种积累,这导致了现在的你。普通人能一眼辨别这些极为专业的问题吗?而且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你在小说中谈到过宇宙之外有巨大的文明存在,人类不过是这个单体宇宙鱼缸中的一粒智能浮藻,是他们培养皿中的小小成果罢了。而你——有没有可能就是他们处心积虑或者无意为之的培养结果?他们或在睡梦中给了你关键提示,或在一次思索中激发你的潜能?想想看是不是细思恐极!

当然了这种事是不是天方夜谭就要看接下来我们怎么去验证了。你的作品的确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这是事实,所以你就不要推脱了。而实际上,我们找你来也并不是要寻求什么认可,而是告诉你,我们就要上了,不论你同不同意只能自己做好准备。”

申洺望着那美妙的方程,放佛梦境一般的前景在他面前徐徐展开。然后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冰冷,他恢复冷静面向高野问他:“听你的口气,我是没的选择了?我怎么感觉到这背后还有别的目的?你的口吻更像一个官员代表。”

“呵,从咱们第一次谈话我就看出了你的不一般,的确,你的纳入还有很重要的政治宣传目的,政府内部可是经过了很长的周旋才通过拉你入伙的提议。你将成为中国创新改变命运的象征,现在的中国渐渐缺少你这样的传奇人生,政府其实很早就想改变航天局现在刻板的社会印象。你的事迹将激励更多有志青年投身航天事业,也将吸引更多国际目光,听罢这么多你还认为自己一无是处吗?”

 


即便是高铁如此发达的今天,申洺依然决定乘普通火车返回北京,他不愿占用太多公共资源。母亲帮他提拎着一个硕大的编织袋,里面是一床新弹好的厚实的棉花被,她总以为北京冬天太冷坚持要申洺带过去。他妈妈的手不太好使,编织袋时不时拖在地上摩擦。而申洺也顾不上她,自己都被大包小包压得喘不上气。

申洺的父亲是大学的门卫,在一次火灾事故中为了救人葬身火海,因此学校才给毕业后长期待业在家的申洺安排了图书管理员的工作。申洺一直是妈妈眼中聪明的乖儿子,这次儿子从北京回来后大不一样了,儿子身上那股精神劲儿只在他刚考上名牌大学的时候出现过。儿子还说要调去北京工作了,还是国家事业单位,航天局啊,老百姓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她这阵子别提多高兴了。可惜邻居们只见过她白天的神气劲,却不知她夜里的惆怅。

三十岁的孩儿啊,如今还要独自奔向远方,追逐那些她这辈子都无法理解的梦想,只留下她寡人一个冷清地咀嚼日子。但是必须要支持孩子的事业啊,不能给他拖后腿,好歹是事业单位,总之儿子的未来不用愁了。

马上要进站了,她反复对着儿子叮嘱事业单位不好混、千万不要得罪人、凡事不着急慢慢来等等。她望着儿子步履维艰地拖着行李走进了人群之中直到消失不见,霎时间她有种让人难受的预感,意外之喜往往也将伴随着难言之苦,作为母亲期盼儿子平安过好一生就是唯一念想。



申洺的新工作别说他本人不适应,同事们也没几个能理解的,他是国家航天局里唯一一个进入编制的“幻想顾问”。此前也有不少知名的科幻作家拥有这个头衔,不过那都是社会美誉,以象征、宣传意义为主。而把这个头衔变为职称的,申洺还是头一个。这个创新还是高教授提出的,他说现在咱们这个硬邦邦的体制里就需要这么一个梦幻点的职位,至少在纯理论研究的体系里没什么不妥。况且研究发表在即,多少算是给申洺的社会身份进行个过渡。而单位给予他的工资标准也很模糊,如果没有突出的贡献,申洺拿到手的不比原来多多少。

幻想顾问并不容易当,因为它实际上没有什么具体作业,全靠当事人自己给自己找事做,具体做什么只凭当事人自己决定。没有工作计划、没有业绩考核、没有岗位评估,从单位到他个人都在摸索这条创新路该怎么走。

头几天申洺真是闲的慌,办公室里那些比他年轻的多的同事们每天却忙得焦头烂额。申洺虽然也是名牌大学的数学专业毕业,但是和这些国内顶尖的人才们相比还是差了一个级别,况且他所了解的天体物理学知识也仅仅是科普级别的,和真正的技术型人士相比,真是无地自容。而同事们也无暇顾及这位闲人,更何况他们中间还有不少人对他并不服气。

后来他实在闲不住了,见到房间太乱就顺手开始做起了整理,有时还打扫下卫生,清理下垃圾。忽然有人开始叫他帮忙倒水、继而有人叫他帮忙泡咖啡、后来竟然有人让他帮忙点外卖。直到高教授看不下去训斥了这帮孩子一顿,当然并没有当着申洺的面。

至此彻底没有人理会他了。

申洺开始逐渐减少出现在办公室的时间,他宁愿一整天呆在楼梯间也不愿进去忍受那些目光。窗外天空的湛蓝特别耀眼,北京虽然现在少有蓝天,但只要天气好这蓝色绝对是南方不曾有的透亮。他干脆离开了大楼,在北京城闲逛了起来。



北京,对于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都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向往。你明知道它也就是一个超大号的城市而已,老百姓能吃到的喝到的用到的在中国哪座城市都一样,可偏偏只有北京成了中国人的梦之根。一个中国人这辈子可以不去上海,不去广州,就是不能不去一趟北京。这一点当申洺真正走进老北京各个大街小巷才有所体会。从古代到现代,多少人在这里梦起梦灭,帝王更迭,万军更营,从最卑微的贫民到最高层的领袖,只有这里可以聚集和实现这么多层次这么复杂的梦想。如今申洺也是其中之一,他能走多高,走多远呢?

不知不觉天黑了,只要天一黑立即就能感受到北方夜里那份刺骨的凉,申洺搓着臂膀往寝室小跑回去。

忽然他身后窜上来一个身影,是高教授,一身轻便的运动装,胸口还有航天局的标志。

“小洺啊,你也在夜跑?”

“没有,我正准备回宿舍的。”

“哦,那正好一个方向,你陪我跑跑。”

接下来几分钟两人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高教授忍不住先开了口:“小洺啊,我那些学生你别介意,他们还雏的很。”

“……不好意思,让高教授您费心了,一定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我知道你在烦什么,你是个正直单纯的孩子,所以你宁可去收拾垃圾也不愿傻站着,光凭这一点就注定你将来不会是个闲人。”

“可我真不知道该做什么……”

“做你最擅长的——幻想。你不要以为这是儿戏,国家单位怎么可能拿这个开玩笑。”

高教授渐渐放慢了脚步,申洺的宿舍楼就在前面了。他在一盏路灯下站住脚,无视警告语踏进了草坪,用鞋底感受草甸的柔软,然后压低头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问:“你认为幻想有价值吗?”



申洺不敢直视老人的眼睛,不是他不知道答案,而是他没有底气。

高教授抬头望着稀疏的星光,缓缓地说道:“人类之所以进步首先就得幻想,首先得梦出未来,才有让梦成真的勇气。而如今社会需要的幻想早已不是60年代大都会那样的乌托邦,也不是美国电影描写的那些末世场景。真正的科幻大师其实洞悉的是人本身这个复杂的存在。就拿阿西莫夫来说吧,你想想看他有多少理念埋藏了人性本质?不客气地说,你只是个试验品,是这个国家在推崇处处创新的时代产物,一滴可能最终还是会淹没于社会洪流的普通水珠,也可能是那滴激起千层浪的关键钥匙。要说我对你有什么期待,我希望你能做出跨越时代的幻想。随着我们研究的发表,人类将势不可阻挡地进入宏时代,到那时人类社会将何去可从?恐怕这不是我们这些专注于技术实现人士的专长了,因为你们将比我们更有可能看到人性的未来,而不只是科技的未来。”

那一夜星光虽然暗淡,却让一个人的内心亮起了异样的光。

……

未完待续


下周五18:00放送《异外》下篇

且看男主如何洞悉更令人绝望的宇宙真相……


< 文中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 




往期精选:


档案NO.001:如果有一天,真正的哆啦A梦被发明出来,你是否还需要他?

档案NO.002:当一个男人突然长出女人的乳房,他获得了一种能力,也背负了一生诅咒。

档案NO.003:假如未来机器,可以模拟高考之后的一生,你该怎样填写志愿?

档案NO.004:还有什么,比永生,更孤独?

档案NO.005:如果历史是一场注定,谁才是命运的主宰?

档案NO.006:让外星人品尝中国美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档案NO.007:如果有一天地球无法生存,你愿意和别的文明交换星球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