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来自外星球的礼物》 第二部 原动力 第四、五章

Randioo科幻文学平台 2018-08-15 09:53:08


      我们所需要的新思想,常常来自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们得问:为什么?
  

————题记



4
第二部 原动力    第四章

       

  礼物的用途每每与送礼人的初衷相左。
  ——威廉·莎士比亚

 
那些穿着灰色制服的入侵者把他们团团围住,乍看上去就像长得不那么像的多胞胎,感觉就和昨天闯入她家的“龙风胎”男女一样。他们一共有八个人。尽管他们年纪都很轻,而且身强力壮,此刻却个个气喘嘘嘘。
  “欢迎光临装配大楼,”弗朗西斯说道,“需要我为你们介绍吗?那儿是大桥起重机,那些大家伙从那儿升起,那边是一个油箱,和一对用固体燃料的火箭引擎是配套的,引擎里没有炸药,而且我很抱歉,它也没有人造卫星。”
  “你们几个,哪个是阿德里安·马斯特?”其中一个女人问道。
  “我就是。”阿德里安答道。
  “你跟我们走。”她又高又瘦,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冷艳杀手。
  “谁的命令?”
  “能源委员会。”
  “能源委员会没有司法权。”
  “这是一项行政任务,目的是防止服务系统被中断。”
  阿德里安看着弗朗西斯笑着说:“我们可以走了?”
  弗朗西斯上前一步,说道:“我也一起去。”
  “我没有得到命令——”那女人有点犹豫。
  “还有我。”杰西在一边插嘴。
  女人终于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说:“好吧,都跟我走。”
  她转过身,弗朗西斯三个紧随其后。他们穿过又长又宽的走道,来到出入口,其余的人也紧跟着,像一群得胜的士兵。
  大楼的门口停了一架喷气式直升飞机,螺旋桨正打着转。机头有几个灰色的字:能源委员会,都用银色的线条勾勒出来。配置大楼又高又大,直升飞机在它旁边显得很小。
  得胜的士兵把他们押送到机场,带头的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站在下几级台阶上。加利福尼亚的阳光一闪而过后,机舱里便一下子显得有点黑暗,而后面的楼梯升起后,便更暗了,这意味着他们已完全进入机舱。几乎与此同时,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
  当弗朗西斯开始注意机舱内后,她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坐在离自己几步远的皮转椅上。
  “梅克皮斯?”她脱口而出,“果真是你。”
  “弗朗西斯,你最好坐下,我们很快就要降落了。还有阿德里安和杰西。”
  “你认识杰西?”弗朗西斯边说边在梅克皮斯的对面坐下,阿德里安坐在梅克皮斯旁边,另一边是杰西。
  “她是我手下最好的一个。”
  杰西一脸的尴尬。
  “可惜这也许即将成为过去。”梅克皮斯说。
  “我不干了。”
  飞机转了个头,突然开始加速,在几百米宽的地方一下子把机头拉升了起来。这时,机舱里的燥声安静了下来。
  阿德里安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源委员会想和你谈谈。”
  “为什么?”
  “也许他们想帮你造艘宇宙飞船。”
  “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选择现在,还劳你亲临大驾?”
  梅克皮斯十指交叉地放在肚子上.这也许是他早年挺着将军肚时留下来的习惯动作吧。
  “能源委员会对预料之外发生的事总是很紧张。譬如停电、暴动、犯罪以及你的失踪。有没有想过,如果发生的每件事彼此之间都有联系的话,那会是怎么样?”
  “从哪方面讲?”
  梅克皮斯耸了耸肩:“能源委员会也许有其他的消息榘道,也许没有。可能他们希望你能提供一些,或者他们希望你给他们一些明智的建议。”
  阿德里安大笑,在一旁的弗朗西斯很为他骄傲。
  当飞机飞过非洲海岸线时,引擎突然熄火了。弗朗西斯感觉整个人都要飞出去,不由抓紧了椅子的把手。飞机机身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弗朗西斯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就像梅克皮斯说的那样,停电了。”
  几秒钟的寂静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很叫人毛骨悚然的。
  “你是说这飞机用的是无线式能源①?”
  【① 无线式能源:是一种采用微波方式传输的动力。它在传输过程中无需输导管线,能源直接输入机器。美国著名物理学家Nikola Testa 已将特此设想付诸试验,并取得成功。】
  阿德里安点点头:“还有高温蒸汽,当然,一定还有备用……”
  正说着,只听劈啪几声,接着不断地点燃、熄火、点燃、熄火。终于飞机恢复了先前的平稳,又将他们赶回到了各自原来的位子,同时飞机开始向刚才的高度爬升。
  阿德里安指着右边窗外的飞机引擎说道:“排气管没有蒸汽出来,这说明我们现在用的是备用油。”
  一个女声从麦克风里穿来:“大家都还好吗?”
  “还行。”梅克皮斯回答说。
  “很抱歉飞机动力出了点故障,”女人继续说道,“我们正在谪整无线供能系统。半小时后,我们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
  弗朗西斯低头看着飞机下漆黑的陆地。今晚的月亮虽说是满月,却模模糊糊地看不太清。如果窗外阳光明媚,她可以看到非洲的绿草地,在短短的几年里就恢复了被欧洲帝国强占前的样子。如果她能看得更远些,她还可以看到许多现代城市在非洲大地上如雨后春笋般堀起。如果她的眼睛可以透过遮天的密林,她还可以看到装着空调的农舍,多频道的电视机和现代学校。
  人们尽情享受着靠外星人送来的科学技术所创造的幸福生活。
  半小时后,飞机转动它的引擎,在黑夜中开始慢慢降低,最后降落在乞力马扎罗山一个平台上。 


第五章

       他们被人引着通过走廊和接待室,来到一间大办公室。有一面墙反射着太阳那火球般的光芒,耀眼夺目,以至弗朗西斯不得不转过脸去。这时,一个坐在透明办公桌后的男人挥了挥手,刺眼的阳光立刻暗淡下去。弗朗西斯心里暗暗喝彩!这间办公室竟能凭太阳调节采光。

在办公室的墙上演示太阳能      !这男人挥动着手控制光线的神气,就像太阳神在那儿将阳光撒向人间。
  那个男人自我介绍是能源委员会非洲部门的主席。他办公室不仅宽大,而且用不同的建材经过精心装饰。一张纯塑料制的书桌占据一角,几把古色古香的栗色皮椅围在同样是纯塑料制的会议桌旁。不过地板却用非洲的花毯布置成了大花脸,手枪和树皮盾牌挂在墙上,墙的对面是一幅壁画。房间里惟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没有窗户,好像在主人的眼里,屋子里的世界远比外面精彩。
  “你把我想得太有权力了,”主席坐在桌子后面.那张象征着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桌子,“可是我不过是一个公务员,起点中介作用而已。”
  他很高大,宽宽的肩膀,整个人舒服地坐在桌子的中央。他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公务员”。
  “我们的旅行忽走忽停,像有人在操纵开关似的。”弗朗西斯道。
  “这可不是我们的错。”主席立即为自己开脱。
  “一个无权无势的人,竟可以远隔半个多地球把人家召来强行说服。”
  “你到这儿来不是自愿的吗?”主席问道,“你是被强迫的?”
  阿德里安看了看弗朗西斯,又瞧了瞧身后一两步之遥的杰西,说:“如果我拒绝的话,那确实不明智。”
  “我会向手下人查问这件事的,”主席说道,“对你们由此产生的惊吓,我深表歉意,可是希望你能理解,事情非常紧急,所以他们才出此下策。”他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可以走了。他很擅长用挥手来示意,好像他已经习惯于用挥手来创造奇迹,“不过首先,我想说你应该为你十年前所完成的使命感到高兴。”
  “它不错,不是吗?”阿德里安很小心地问道。
  “比它任何时候都好,”主席说,“你的预感是对的,事实证明那些人害怕低廉能源会引发世界政治危机,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
  “他们经常如此。”弗朗西斯接口说。
  主席叹了口气:“是啊,责任往往使我们的想像力枯萎,意志衰弱。”
  “一旦受到挫折,梦想应该更大胆,行动应该更勇敢才是。”阿德里安说。
  “正是如此。你不想坐下吗。”主席朝着会议桌又是一挥手,“和我一起吃些点心吧。”
  “那么来杯咖啡吧,”弗朗西斯说。她整个人缩在沙发里,看着贴满壁画的墙,希望能看到那些像黑飞蛾一样的玩意儿环绕在恒星周围,或者鲨鱼的轮廓。几个穿着肤色制服的年青男女端着咖啡很快出现在眼前。
  “这一天可够长的。”弗朗西斯叹息道。
  阿德里安坐在弗朗西斯旁边,杰西坐在对面。
  杰西从上飞机起就一直保持着沉默,也许她在反省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抑或在想着如何为自己赎罪。梅克皮斯早就退到接待室里,而杰西因为某种缘故,被允许留了下来。
  主席这下完全放松了,他舒服地坐在椅子上,就像部落的首领在他的工位上休息。他歪着脑袋。
  “我们希望你能明白我们把你看作是这个世界的缔造者。”
  “我们?”弗朗西斯回应道。
  “另一个主席和我。”
  “我们只不过在世界的前进步伐中推了它一下,但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设计师。”
  “不,你是这艘宇宙飞船的设计师。就像这个。”他挥了挥手,对面的墙面立刻变成了电视屏幕,出现了太阳的表面构造图。弗朗西斯见过这幅图。那些黑色的像飞蛾一样的东西是外星人设计的光子集合器,它在阳光的照射下飘动直到组成一幅飞船的图案。
  “有点像,但不是那个。”阿德里安说。
  “你与此事不相干?”主席问道。
  “是,这你完全可以派人调查,而不用押着我们穿过大半个世界来询问。”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无缘识荆了。”主席道。
  “这种荣幸可不敢领教。”弗朗西斯在一边说。
  “阁下也未必如您自己想像的那么真诚。”阿德里安接着说。
  “我如果不真诚的话,会坐在这儿吗?”主席反问道,“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如果你不干,还有谁?怎么干?”
  弗朗西斯看了看阿德里安,然后说:“我会考虑的,但是有件事必须提醒一下,你们还没有履行你们的诺言。”
  “我们可没有答应过你们什么。”
  “那是个私底下的约定,”弗朗西斯说,“我们得到了飞船的设计图,却无法自己将它发展成熟……”
  “至少,在现阶段,就我们的科技发展而言。”阿德里安在一边补充说。
  “我们要造一艘宇宙飞船,”弗朗西斯继续说道,“我们贡献出了设计图,解决了地球上的能源供应问题。效果比我们想像的要好得多。”
  “就连有关财富分配不均的争论也几近平息,”阿德里安说。“和平、繁荣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主席面露愠色,反问道:“那么你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还有暴力、离婚和蓄意破坏呢?”
  “梅克皮斯跟我谈起过这些,不过我没有说出我的真正想法,我认为这些所有的行为都起源于一点:人类的荒谬行为。”
  “荒谬行为?”
  “人类的本性并没有随着生活质显的提高而充实,当高质量的生活来得太容易.人们就会在自己身上找麻烦。”
  “在人类的历史上,生活还从来没有好到可以验证这论调。”主席冷冷地说,“无论如何,动荡毕竟还波及不广。”
  “就像天才的出现,总是零星且不可预料,但每次出现的方式却大同小异。”阿德里安调侃说。
  “对于普通人也一样,当他们的生活趋于平淡时,他们就会搬家、辞职、惹事、还有离婚……”
  “跟他们聊聊外星人,”声音从墙上的屏幕后穿来,乍一看,还以为太阳说话了呢。
  主席又挥了挥他的神奇大手,太阳的图像消失了,整个屏幕被分割成四块,相应地出现四个人:苗条的典型的东方女人,胖胖的西装革履的白种男人;褐色皮肤,一脸朝气,穿着白色休闲茄克的年轻男人;还有一个中年妇女,穿着灰色的宽松裤,配着鲜艳的运动服。
  “他们是另外几位主席,”主席说,并没有再作介绍。这意味着,在这个平淡的世界中,这些人是那样的默默无闻,弗朗西斯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只知道,就像非洲部的主席一样,他们各自在高山上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这样不仅能使人造卫星发射出的能量在大气中减弱的程度最小,而且地球上的无线能量发射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
  “跟他们聊聊外星人。”那个东方女人又重复了一遍。
  “你认为外星人是以前发生过的那些事件的幕后主谋吗?”主席问。
  “那不可能,”阿德里安否认说,“如果他们已经在这儿的话,何必再送给我们宇宙飞船设计图呢?”
  “为了欺骗我们?”褐色皮肤的年轻人猜测说。
  “同时又为我们提供电力系统,使我们有能力驾着飞船到太空中去,还给了我们一个和平、富裕的世界?”阿德里安摇摇头。
  “当心他们别有用心的礼物。”穿白色西装的男人附和着。
  “也许他们在远处进行远程控制。”穿着宽松裤、挑眼上衣的妇人也加入了谈话。
  “你是说在遥远的太空里?即使离他们最近,他们也不能知道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即使知道,也不可能立即采取有效的行动。”
  “或许他们有代理在这儿?”东方女人说道。
  “他们的确有代理在这儿,”杰西第一次开口说话,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惊讶地望着她,屏幕上的人也看着她,“他们的代理就是一种理想,这个理想就是星际旅行,获得自由,与外星人对话。没有比理想更具变革力的事物了。”
  “她说得对,”阿德里安表示同意,“你现在所看到的这种社会状况,实际上是多种原因造成的。其中之一,是字宙研究团体希望能造艘宇宙飞船,探知外星人的秘密。另一个造成社会不安定的因素是,有的人不希望生活美满。当然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宇宙研究团体删除了能证明我存在的所有电脑数据。另一群团体则寄希望于能源突然中断,多半是靠电脑病毒。”
  “可是我们有办法解决。”弗朗西斯说道。
  所有的人都看着她。
  “我们能挺得住,”弗朗西斯接着说,“而且这是风险最低的办法。太空怪人总有一天会老去,死掉,反叛者可以缉拿判刑。而最后的结果是人都丧失了灵魂。”
  “只要我们没有找到去宇宙的办法,人类就不可能飞入宇宙。可是当我们找到了办法,人类也已经没有去宇宙的激情了。目前这种天堂一样舒适的生活可能会导致地球的毁灭。反叛者身上恰好体现出人类的精神——永远追求还未得到的。”
  “还有其他选择吗,”主席问。
  “随他们去吧。”杰西为他们说情。
  阿德里安看着她,充满热情地说道:“她是对的。就给那些太空怪人资源,让他们造一艘宇宙飞船吧,也给那些反叛者一个机会,让他们也加入吧。那也是在为人类作贡献,只要有另一个世界被发现,我们就能去开拓一个新的国度。”
  “那不会花费你太多,”弗朗西斯跟着劝说道,“飞蛾似的能源接受器会自我复制,直到宇宙飞船造好,你都想不出那些多出来的能源该怎么办。”
  “材料可以靠在太空里采矿得到。”阿德里安很兴奋,“如果我们需要,还可以利用木星周围的小行星、彗星和氢气做反应堆。”
  “让我们去吧。”杰西恳求说。
  “我们?”弗朗西斯应了一句。
  “我也想去。”
  “可是那些外星人怎么办呢?”东方女人问道。
  “如果我们不去看看的话,又怎么能知道呢?”弗朗西斯回答道。
  “是的,我们这样去的确是冒险的,”阿德里安继续说道,“去的人是冒险的,不去的人冒的险稍微小些,但仍然是危险的。也许设计图是个陷阱,一些凶恶的计划正等着我们。可是不要忘了,是他们使我们变得强大起来,是他们使我们消除了造成我们人与人隔离的不平等现象。如果我们不去的话,那将是我们最大的风险。”
  看得出屏幕上的主席们正用眼神互相交流意见。这时,主席挥了挥手,屏幕上的画面又变成了太阳构造图。
  “我们的职能就是传送能源,现在我们决定将这个权利赋予你。”主席的手从他开始说话就一直举着,“你叫我们对反叛者的行为无须太在意的理由很有说服力。我们并不渴望和外星人对话,也不追求卓越,我们对目前的状况非常满意,动力传送机应该送给需要它的人,那些捍卫人类幸福的人。”
  “你就是这样的人。”弗朗西斯说道。
  主席又朝着对面的墙挥了挥手,墙上市刻重现了刚才的画面:飞蛾似的能源接受器环绕在太阳周围。当年的宇宙飞船设计图再次出现在画面上时,在这些人的眼里,它好像已经变成现实,即将飞向太空。 

本章完




        燃点科幻文学是发布关于科幻类的文学、游戏、电影、个人看法等的一个平台,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观看科幻类的相关文章,提出你们的看法和建议我们就会改,科幻文学为你而写!

        赶紧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吧,我们为您量身打造小说,定时更新并不定期有福利哟!

燃点 科幻的世界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