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马无疆》:长篇历史科幻小说连载(四十八)

渺兮予怀 2018-08-13 09:45:50

  能够计数的时间之后




柳宿已经忘了自己在最后的壁垒守了多久。

整个行星上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起初,玛雅塔城和亚特兰蒂塔城宣布联合在一起,共同开发空间航行技术。而罗睺塔城、阿兹特克塔城、奥尔梅克塔城等一众势力较小的城邦,原本选择了观望,最终也都加入了逃亡派。

而柳宿自己所属的红山塔城,已经在内部分为两大派系,支持各自的理念,争斗不断。古实塔城的人则保持中立,与各方面的往来都没有中断。

她原本也被牵涉在争斗之中,可她现在已然脱身,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打定主意要找到那个人,找到在争斗中最无辜的那个人。

在漫长的相处中,她时常觉得房宿耿介到可笑,他将科研所需以外的记忆全部存入了记忆库,只留下他认为有用的。可正是他认为没有用的那部分记忆中,包含了让他被逃亡派暗算的信息。

所有那些来自伙伴们的牢骚、那些来自执政者的顾虑、来自普通人的恐惧,所有那些被他认为与研究无关的记忆。

房宿真的是个再纯粹不过的科学家。柳宿想。

所以她一定要找到他,哪怕除了她以外的所有人都认为他不可能还活着。

她一次又一次在行星表面环绕,放出信号探查房宿的体征波动,毫无回应,毫无回应。通常来说这代表着一个生命体已经彻底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了,但柳宿仍然没有放弃。

她寻找着,后来,巨大的飞船在行星的卫星背向恒星的一面上开始建造,恒星的能量被储存为飞船的动力,尽管这种动力的飞船,飞行速度甚至慢于建造者本体在行星表面自由行进时的速度,但胜在可以有效防御充斥在宇宙空间中的各种高能粒子和暗能量,以避免旅行者的意识主体被撕碎、就此湮灭散落在宇宙空间中,成为没有意识的普通能量。慢没有关系,一旦离开最具威胁的地方,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除了那些保持观望的塔城,种种进展一刻不停,尤其是在实力和人口最庞大的红山塔城,相互冲突的势力之间剑拔弩张,每个人都绷紧了反射粒子,或在明面上,或在暗中,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那些一触即发的紧绷感,在房宿遭遇暗算之后,都和柳宿无关了。她现在只在意一件事,就是找到房宿。

后来巨大的飞船建成了,行星上最后的幸存者几乎都选择了离开,在这个逐渐变得不再适宜生存的星球上,留下就等于选择死亡。

飞船启航的那一天,巨大的反作用力在一瞬间把行星的卫星朝着行星的方向推近了千分之一个亚空间单位,导致史无前例的潮汐在行星之上撕裂了陆地,洪水在整个行星表面肆虐,几乎给那些正在星球表面繁衍的新智慧生物带来灭顶之灾。

但他们挺过去了,柳宿猜想,或许他们真的会成为这个星球未来的文明之火。

那之后,柳宿没有再收到过来自逃亡派的任何消息,她不知道他们在茫茫宇宙中是否找到了新的家园或新的生存方式,抑或是在无尽的虚空中迷失方向。

曾经繁荣的塔城一座接一座荒芜,这个星球上一度最辉煌的文明,最终只剩下残骸,而那些残骸也因无人照料,在行星表面上,日复一日被风化,直至消失。

新的智慧生物在废墟之上继续繁衍,柳宿看着他们,总是会想起房宿未完成的实验。改造派最终的失败让人们遗忘了房宿曾经的努力和成就,但柳宿永远不会遗忘。

行星环境越来越不适宜生存,最终她不得不回到已经空无一人的红山塔城底部,将自己投入载体之中。她没办法再去寻找房宿了,只得寄希望于一个奢望——或许某一天房宿会回到这里看看,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如果她还活着的话。

许多个时间单位过去了,这座废弃的塔城,也终将耗尽能源,等到那时,她将无法在载体中保持活性,要么脱离载体,暴露在早已无法生存的大气中,要么像一具僵尸一样,永远困在载体里,生不如死。

但她一定会选择后者,那样她至少还能活着等待一个渺茫的希望,等待房宿归来。

她的能源只能再支撑一个时间单位了。

等待着。


全文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