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悦读丨小说】李光福《王所长下乡》

作家荟 2018-12-01 17:49:47

【阅读悦读丨小说】李光福《石匠刘老汉》

文/李光福

【作者简介】李光福,绵阳市北川县人。如果人生可以苟且,愿蛰伏于羌山,建一茅庐,食野果充饥,饮山泉止渴,空闲之余游弋在空灵的文字世界里。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太阳已经移到了西边的山头,知了仍旧不知疲倦地叫着。王所长手拎黑皮包,身着白衬衣,衣服下摆扎进了黑色的裤子里,脚穿一双黄胶鞋,气喘吁吁地向太阳村月亮湾走去。脸上的汗珠如豆粒般撒落,双脚仍未停歇,他要在天黑之前赶到黄仕仁家。王所长喜欢下乡,只有下乡才有人叫他王所长,才能找到当官的感觉。虽说是所长,但派出所就他一个人,自己管着自己。不下乡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喝喝茶,实在无聊的时候,就拿着毛巾把写有“派出所”的门牌擦得一尘不染。王所长平时说起话来,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官腔,大家都称他为所长。他也乐意别人这样称呼他。尽管从镇上到月亮湾要翻两座大山,王所长依旧不怕山高路远,每年要在这条路上走四五回。王所长知道,月亮湾的黄仕仁不仅家庭稍稍富裕,而且喜欢喝酒。王所长所谓的下乡,其实是到农民家里喝酒,体验一下官老爷的威风。

当王所长来到黄仕仁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越过了西边的山头,大门却还紧闭着。他在石凳上坐下,点燃一支香烟,等着黄仕仁回家。农活再忙,天黑总是要回家的。他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来过了,发现黄仕仁家一点变化也没有。要说有变化,只是曾经那条又大又狠的黄狗不知去向,多了一条小狗。

不一会,黄仕仁夫妇背着刚挖出来的土豆,汗流浃背地回来了。黄仕仁夫妇当然知道王所长的来意,却也得笑脸相迎。黄仕仁的老婆赵前花特别讨厌王所长。倒不是因为怕他来吃饭喝酒,主要是上一次来家里喝酒,临走时吐在了门前的路上,看家的大黄狗饱餐了一顿,结果把不胜酒力的大黄狗给醉死了。

黄仕仁夫妇放下背蒌,陪着王所长说了一阵话后,赵前花捆上围裙去了厨房,准备晚上的饭菜,留下黄仕仁陪着王所长说话,主要是在听王所长天南海北的闲扯。赵前花从厨房里走出来,对黄仕仁说:“找根绳子把小花拴起来。”说完又走进厨房去了。黄仕仁顿时明白了老婆的意思。女人的心思就是细密,关键时刻想得周全,不能让小花重蹈大黄狗的覆辙。唯有王所长不明白,狐疑地问:“看家狗就是看家的,有狗晚上好防盗,白天不拴,晚上还要拴起来?”黄仕仁不假思索地说:“这不是怕小花咬了你吗?”王所长半信半疑地说:“不用拴起来,我来的时候不仅没咬我,还不停给我摆尾巴,表示很欢迎我的到来。”黄仕仁接过话说:“领导下乡,连狗都欢迎。今晚有你王所长在我家里,就让小花休息。谁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来我家偷东西。”王所长若有所思地说:“我的黄老哥啊!你这话听着有点别扭啊!”说完都哈哈大笑起来。

黄仕仁不断地催促着赵前花炒菜,还没等菜出锅,两人来到饭桌前相对而坐,抓了几把带壳的花生撒在桌子上,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黄仕仁喜欢喝酒,但酒量比王所长要好。王所长也喜欢喝酒,尤其喜欢喝别人家的酒,逢酒必喝,逢喝必吐,凡是和他在一起喝过酒的人都知道。

酒过五巡,王所长已经满脸通红,说起话来已经有些吐字不清了,还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自认为光彩的往事。尽管黄仕仁夫妇已经听烦了,可每当王所长达到这种状态时,都知道他的酒已经喝到量了。这个时候,尽管没人再劝他喝酒,可他始终控制不住自己,总要多喝那么一两杯。

王所长突然站起来,醉熏熏地说:“我要去上厕所,上完厕所,咱们再接着喝—喝—喝几杯。”黄仕仁的酒量自然不在话下,随即站起来,非要扶王所长一同去厕所。王所长一把拉住黄仕仁,说:“你家的厕所,我眯着眼睛也能找到,你就坐在这里,等着我回来,我们再继续喝—喝—喝几杯。”黄仕仁只好坐下来,看着王所长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山里农家的厕所都和家禽家畜圈修在一块,与住房间隔一点距离,这样既卫生又便于收集粪便。

王所长走出房门,赵前花从厨房走到桌边,对黄仕仁说:“他不喝了,就别再劝了,上次把狗都给我醉死了,狗命不值钱,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咋办?”黄仕仁瞥了赵前花一眼,不紧不慢地说:“你知道个屁,人家要喝,我不让他喝?人家是所长,平头百姓得罪得起吗?”赵前花嘴里虽不再说什么,可心里一定十分讨厌好酒之徒。黄仕仁一个人坐在桌上,吞云吐雾地抽着烟,慢慢地呡着杯里的酒,耐心地等着王所长回来。

十分钟过去了,又过了一阵子,黄仕仁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起身向厕所走去,去探寻王所长怎么还没回来。夏天山里的夜一片寂静,星星缀在黑色的天幕之上,地面上像洒过一片洁白的银粉。黄仕仁刚走出房门,就听见从厕所边传来王所长的声音。黄仕仁在星光的照耀下,大步流星地朝王所长走去。原来王所长正在骂着小花。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可这王所长演的是哪一出?黄仕仁走到王所长身边,看见王所长对着小花指手画脚,骂骂咧咧,小花却对着王所长摇头晃脑。王所长见黄仕仁走过来,对他说:“我上厕所回来,你家这条没长眼的狗,居然挡住老子的去路,老子走南闯北这些年,有谁拦过老子的路。”黄仕仁接过话说:“这该死的小花,也不睁大你的那双狗眼,看看这是谁?是我们的王所长。”说完,黄仕仁踹了小花一脚。小花无怨无故被主人用绳子拴起来,限制了自由,又不明不白地挨了主人一脚,旺旺地叫着闪开了。王所长这才在黄仕仁的搀扶下,赵前花跟在两人身后,一同向屋子里走去。

天刚蒙蒙亮,赵前花已经做好了早饭。王所长还在睡梦中被黄仕仁叫醒,请他起床吃早饭。王所长还想再睡一会儿,可黄仕仁站在床边说:“我们这山里的农民啊,一年四季都在忙,现在天气炎热,趁早要出门把地里的土豆挖回来。”王所长当然明白黄仕仁的意思。早饭后,王所长以工作忙为由,向黄仕仁夫妇告辞。临走时,黄仕仁还热情的招呼,“下次,若下乡路过,一定要来家里坐坐。”王所长刚走,赵前花就对黄仕仁说:“这样的人一直不来最好,什么所长,应该叫酒长。”

王所长拎着他的黑皮包,身着白衬衣,穿着那双黄胶鞋,离开了月亮湾,不知道他是回到办公室继续擦亮派出所的门牌,还是又去别的家喝酒了……

(图片来自于网络)

《作家荟》微信号stzx123456789

投稿邮箱:125926681@qq.com

《写乎》微信号:hongyupt

投稿邮箱:499020910@qq.com

顾问:朱鹰、邹开歧

策划总监:于小兰

编辑:姚小红、洪与、邹舟、杨玲

法律顾问:刘明慧

延伸阅读

更多精彩,请点击“原文阅读”可阅读四川数字出版社推出的数字版《九霄环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