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比较火的穿越小说《药香美人心》作者:空空公子 主角:慕锦尘

最新小说排行榜 2018-08-15 16:06:50

第1章 不近人情的男人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远处的山峦和寒江已经融成一片,分不清楚界限。


    慕锦尘坐在暖炕上,手里捏着一杯热茶,他皱着眉心,硬朗的脸上都是担忧。在寒江渡口已经耽搁了三天了,要是雪再不停,麒麟的命怕是要保不住了。


    长叹了一口气,手中的茶还是没有喝,想他堂堂皇朝的摄政王,竟然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困在渡口边的小客栈里,权倾天下又能怎样,不还是要看老天爷的脸子,一想到这,心里就全都是挫败感。


    “朱雀,烫壶酒吧,这茶喝着没味儿。”放下了茶杯,慕锦尘的脸色竟比外面的天还要阴。


    “爷,您别着急,麒麟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被叫做朱雀的男子也是语气沉重,他一边说,一边去提炉子上的水壶。


    不是很大的前厅里,除了木柴烧的噼噼啪啪的声音之外,安静的慎人,屋内的护卫们看主子不说话,也都不敢出声,这客栈本就不大,压抑沉闷的气氛更让人喘不过气。


    可就在这时,客栈破旧的木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羊皮棉袄,戴着狗皮帽子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屋内的十几个护卫一看来了陌生人,全都不动声色的把手按在了兵器上。


    要知道大雪封山已经三天了,就连山里的猎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儿,那么这个不速之客又是谁?


    对于屋里的这个状况,沈言是有预期的,因为外面的马棚里,栓着的全都是膘肥体健的战马,这客栈里面停留的自然也不会是一般人,所以这剑拔弩张的场面她也没在意,环顾了一周,只有一个暖炕上是只坐了一个人的,她也没多想,就直接走了过去。


    “这位大爷,那边没地方了,我坐这你不介意吧。”沈言一边说,一边把身上背的木箱子放在了炕上,正要摘帽子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我介意。”还没等朱雀帮他打发呢,慕锦尘就自己开了口,他是有很严重洁癖的人,从来都不会跟别人用一张桌子,就连同母妃吃饭都是离着远远的,更何况是一个不明身份的布衣百姓。


    沈言摘帽子的手僵了几秒钟,她刚才那么一说无非就是出于礼貌,没想到这男人会这样不近人情,她还想再反驳他几句的,可终究还是忍下了,谁让人家人多势众呢?也怪自己没看清楚形势,这客栈里唯独这张炕上只坐了一个人,他肯定就是这里最大的领导啊。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沈言嘟着嘴不情愿的拿起箱子,一屁股就坐在了炉子旁边的地上,她现在是又冷又饿,手脚都冻麻了,她得赶紧让自己暖和起来,好接着赶路。


    然而让沈言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手还都没烤热乎呢,那个不近人情的男人再一次的开了口。


    “看着碍眼,哄出去吧。”


    慕锦尘平时傲是傲了些,但也不是一个不体谅民生疾苦的人,他的这句话,让身边的朱雀也是一愣,只是主子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所以朱雀也没敢多说什么,转身就来到了沈言的身边。

------------


第2章 欺人太甚


    “这位小哥,这家店我们爷已经全都包下了,还请您移步。”朱雀本就是个圆滑的人,所以说话的语气也很客气。


    沈言咬着牙,慢慢的扭过头,炕上喝着酒的男人表情冷漠的就像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长的倒是挺帅的,可那一脸的孤傲,让人不自觉的就想退避三舍,不过沈言却是不怕他。


    “敢问大爷?我怎么就碍着您的眼了?”沈言不紧不慢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帽子还没摘下来呢,半张脸都被狗毛儿遮着,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完全的露在外面。


    慕锦尘连眼睛都没抬,他就是觉得在这样极端恶劣的天气里,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这很不正常。因为麒麟病重的事情他已经够心烦意乱的了,现在更是心情不好,看谁都烦。


    见主子没说话,朱雀就摆了一下手,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给,沈言就被两个护卫一左一右的架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有钱有势了不起么……”沈言虽然在女人中也算是身材高挑,可是在这两个身材魁梧的护卫面前,纤弱的就跟个小鸡似的,她的两条腿悬空的蹬着,毫无还击的能力,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被扔在了门外的积雪里了。


    “混蛋,王八蛋,你们欺人太甚了,老子今天算是倒了霉了,遇见你们这些不讲理的!”沈言坐在雪里气的不行,要不是她着急赶路,今天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个冰山男的,可是她还有要事在身,而且这些人看起来身份也不一般,想来想去,她还是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就又抬起手去拍门。


    “把箱子还我!”那箱子里全都是救命的药,还有她用了这一年的时间才造出来的各种手术工具,不管怎样她都得把箱子拿回来。


    屋内,朱雀听见了外面清亮的叫门声,就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慕锦尘,慕锦尘看了一眼地上普通的松木箱子,没说什么,就点了一下头。


    沈言又喊了两句还她箱子,那扇木门才重新的打开了,只是箱子不是递出来的,而是丢出来的,只听哗啦一声,一堆瓶瓶罐罐就从箱子摔了出来,散了一地。


    “你?”沈言气的咬牙切齿的,今天的仇她是记下了,等有朝一日,屋里的那些人别落在她手上,她心眼儿可小,今天所受的这些欺辱,她一定会加倍的还回去的,狠狠的瞪了一眼扔她箱子的人,沈言就赶紧蹲在地上拾掇起她的宝贝。


    “你,你是大夫?”扔沈言箱子的护卫一看箱子里的那些东西,浑身就是一个激灵,没想到这穿的跟猎户一样的瘦弱男人,竟然会是大夫。


    “是啊,怎么了?”沈言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也没抬头,小心的把地上的东西全都收回到箱子里,她的手都快冻得没知觉了。


    “朱雀大哥,大夫,他是大夫!”那护卫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大声的冲着屋里喊着。

------------


第3章 想死我就成全你


    “你说什么?”朱雀闻声也走到门口,此时沈言也已经把箱子收拾好,重新背在了身上,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客栈的门里面,冰山男的那些护卫们全都涌了过来,就像是看稀有生物一样的看着她。 


    “看什么?还要送送小爷么?”沈言仰着头,一身的傲气。


    “你真的是大夫?”朱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言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朱雀,冷哼了一声,“我是大夫怎么了?大夫也碍您的眼了?”


    “快,快把他给我抓进来。”朱雀现在是又惊又喜,他就知道麒麟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在这冰天雪地的荒凉之地,天上竟然掉下来个大夫。


    “诶?你什么意思?你们干什么?欺负人也不能这样啊,你们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你们让我进来我就进来,我怎么那么不值钱啊,放开我,放开我。”就跟刚才一样,她又被人架了起来,只是这一次,那些护卫下手轻了一些,似乎是有什么顾忌一样。


    再次回到了客栈里,沈言明显的感觉到屋内的气氛跟刚才有些不一样了,她就觉得这一屋子的男人在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一种期待的神情。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沈言已经在心里盘算对策了,这屋里大概有十五六个人,一粒迷魂香就差不多搞定了。


    “你会看病?”说话的是慕锦尘,他依然是坐在暖炕上,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


    “会啊,怎么了?难道,你有病?”


    说着沈言就抬起了头,迎上了慕锦尘的目光,四目相接,沈言就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寒潭,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她,这个男人十分危险,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穿越到中州大陆的这一年里,这个冰山男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可是她却是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像他这种不近人情,骨子里都透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白给她,她都不要。


    “病人在里面,要是能看的好,你就活,看不好,你就死。”慕锦尘说的很直接,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时间说废话。


    一听这话,沈言算是明白了,冰山男这一行人里有一个病人,因为外面雪下的太大所以就耽搁在这儿了,而且这里地处偏僻,远近都没有村落,更是请不来大夫,所以刚才他们一听说她是大夫的时候会如此激动。


    真是老天有眼啊,这报应来的还真快,有人生病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可是她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诶呀,这位大爷有所不知,我这个人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我身患绝症,没几年活头了,死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解脱,所以呢,你用死来威胁我,没用。”沈言一边说一边走到了烧的正旺的炉子旁边,蹲下了身子,冻得通红的两只手,放在了炉子的上方来回的搓着。


    “那,生不如死你觉得如何!”说着话呢,慕锦尘就从暖炕上起了身,他走到了沈言的身边,挺拔修长的身子,完美几乎无懈可击。


    “大爷,你可别忘了,我是个大夫,想要自杀容易的很。”沈言说的漫不经心的,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


    “哼!”看着蹲在地上跟条土狗一样的沈言,慕锦尘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说的好笑么?”沈言的手已经烤热了,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十分自然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铜制的酒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慕锦尘脸上的笑容邪魅又嗜血,他高高在上惯了,他绝不允许有人在他面前如此傲慢无礼。


    说完伸手就掐住了沈言的脖子。

------------


第4章 小爷是鬼手神医


    “爷,他可是大夫啊,要是杀了……”朱雀话都没说完,就被慕锦尘的冷厉的目光逼了回去。


    其实慕锦尘也没真想要沈言的命,他就是想要告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谁才是老大。


    “呃……”沈言也没挣扎,她憋着气,在心里数着数,都数到六了,她才觉得脖子上的禁锢松了一些,终于在她数到九的时候,她听见了有人倒地的声音,掐着她脖子的手也完全松了下来。


    “咳,咳咳。”


    沈言用力的咳嗽了两声,这次她真是大意了,这些人都是习武之人,不应该就只用一粒迷魂香的。


    “你……”慕锦尘就觉得突然间浑身无力,连闭气的机会都没有,就直直的躺在了地上,他瞪着眼睛,怒视着沈言。


    沈言缓了半天才把气喘匀,此时这屋里还有意识的就只有冰山男一人,想必他的武功修为也是这些人中最高的。


    “呦,还醒着呢?你不是要杀我么?起来啊?”沈言轻轻的拍了拍慕锦尘的脸,特别欣赏他现在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眼神。


    “本来呢,我都要走了,谁让你又来招惹我,还有,求人看病不会好好说么,还威胁我,真有本事,我告诉你,小爷我可是鬼手神医,要你们的命,跟玩一样,明白了么?”


    鬼手神医,21世纪华夏大陆最顶级的胸外科专家,也是最年轻的中医药理学专家,只可惜这样的一个医学天才,却是死在了战场上,连尸首都没有。


    回想起自己穿越的这件事,沈言的心里就是一阵悲戚,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就在她穿越过来的那天晚上,沈家遭遇灭门惨案,一家十三口无一幸免,只有她代替原来的沈妍儿活了下来,经过她的检查那些死去的亲人都是中毒身亡,中的毒却是她从没见过的,带着身体原来主人的所有记忆和情感,沈言开始追查到底是谁害的沈家一门,只是一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任何头绪,因为要行走江湖,她一直都是女扮男装,这样行医救人也方便一些。


    一想到这,沈言就想起了冰山男说的里屋还有一个病人,她得赶紧去看看什么情况,还有不有的治,只是躺在地上的冰山男依然神志清醒,她还想再吓唬吓唬他。


    “再过半个时辰呢,你们就会七窍流血而死,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们,所以,你还是安心的去吧,里屋的那位也别落下,我这就去送他上路。”


    说完,沈言就得意的绕过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男人们,往里屋走去,她已经算好啦,外面有十六匹马,屋里有十五个人,在加上里面病着的刚好十六个,所以她也不担心屋里还有什么危险,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慕锦尘眼睛虽然睁着,可神智已经模糊了,连思想都不能集中,也不知道是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是闭上了眼睛,只不过停留在他视线里的最后一个影像竟然是一个唇红齿白,面若桃花,俊逸出尘的美少年。

------------


第5章 江湖那么大最好别相见


    当沈言从客栈里出来的时,天色都已经开始暗淡了,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真是条件逼死人啊,一个小小的阑尾炎手术,她竟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夜怕是不能睡觉了,她要连夜赶路,至少在明天晚上之前,赶到江敏县城。


    看着不远处的山口,沈言把皮袄紧了紧,才又重新走进了茫茫的风雪之中。


    ……


    翌日清晨,寒江渡的雪终于是停了,天也放了晴,当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棱照在慕锦尘脸上时,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死了一次又活了过来一样。


    “王爷,王爷?”


    “嗯……”


    慕锦尘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的竟然一脸焦急的麒麟。


    “王爷,你总算醒了。”麒麟担心的不行,虽然昨天那个救他的少年告诉他,王爷他们明天一早就都会醒过来,可是他还是紧张的一夜未眠。


    “怎么回事?你怎么?”慕锦尘从炕上坐了起来,头还是昏沉沉的,再看客栈里,护卫们也都开始逐渐的清醒,那个该死的鬼手神医不是说要把他们都毒死么?


    “我没事了,昨天那个少年进屋之后就给我吃了一粒药丸,之后我就感觉不到疼了,迷迷糊糊之中,就听他跟我说,我高烧不退,腹痛不止是因为肚子里的一段肠子出了点问题,他帮我把坏掉的肠子切出去了,他还说你们今天早上会醒,叫我不要担心。”这话说出来麒麟也是觉得匪夷所思,可是他的小腹右侧真的有一个用线缝合好的三寸长的伤口,伤口缝的还特别整齐。


    “他还说别的了么?”看着麒麟再次站在自己的面前,慕锦尘心里还是欣慰的,只是那个鬼手神医太过邪门,他连自己究竟是怎么被迷晕的都不知道,还被打了脸,这等奇耻大辱,倘若不报,他慕锦尘誓不为人。


    “他还,还让我转告你……”麒麟面露难色,后面的话他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你说就是了。”慕锦尘这次是真的栽了,再难听的话,他也能承受的住。


    麒麟并不知道昨天的客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以他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来看,救他性命的少年并不是坏人。


    “王爷,不如就算了吧,反正大家都没事,我也没事,您看……”


    “你说就是了,他救了你,我自然不会再为难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慕锦尘的心里已经在考虑等抓到那个神医之后,他要用怎样极端的方法去折磨他了。


    麒麟思考了片刻,终究还是把那些话复述了一遍。


    “他让我转告你,以后出门在外,不要狗眼看人低,他还说他把你的酒壶拿走了,就当做给我看病的诊金,最后,他让我替他问候,你大爷。”这最后一句,麒麟也是没懂。


    听完麒麟说的,慕锦尘心中的怒火就烧的更旺了。


    “好,很好。”话音落地,他的手就重重的落在桌子上,实木的圆桌,哗一声就被拍了个粉碎。


    这梁子从今天起算是结下了,江湖那么大,最好别相见。


    然而,就在沈言到达江敏县城的义父家之后的第二天,慕锦尘一行也在暮色之中十分低调的进了城。

------------


第6章 深夜客临门


    江敏县城,名剑山庄。


    灯火通明的偏厅饭桌上,正进行着一场筷子和筷子之间的较量。


    “不能吃肉,不能吃鱼,鸡也不行。”


    白衣少年寸肉不让,白发老者夹了半天什么一丁点肉都没吃着。


    “小言啊,你就让我吃一口吧,你酒不让我喝,肉还不让我吃,我活着还干什么啊?”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名剑山庄庄主江西川。


    “义父,我都说过多少回了,你的身体不能吃肉,不能喝酒,不能吃甜食,你怎么就不听话呢?”沈言生气的撂下筷子,看着眼前这个不听话的三高老人。


    “诶呀,都是因为你!”说着江西川就指着站在一旁的一个中年男人,“我都说我没事了,不用通知言少爷,你把他叫来干什么?”


    “老爷,我……”中年男人脸上全都是为难。


    “啧啧啧,有本事了哈!你自己不注意身体,你还怪上林叔叔了啊,看来啊,以后米饭也不要再吃了。”说着沈言就把江西川身前的饭碗给端走了。


    “诶呀,我的小祖宗啊,你干脆给碗毒药,毒死我得了,我不活了,活着干什么?”都说老小孩老小孩,曾经叱咤风衣的江老庄主如今就像个孩子一样跟沈言闹着脾气,大概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的这个义子能治的了他。


    看着撇着嘴,怄着气的老人,沈言终于是没憋住气,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笑过之后还是深深的无奈,在这个没有西药的年代里,想用中药来彻底控制住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还是十分不容易的,她已经想尽一切办法了,依然是收效甚微,她只能让义父从饮食和情绪上来自我调节,只是,这个老头嘴特别馋,还不听话。


    “好了,不要生气了,你只要好好的吃药,等病好一点了,还是可以适当的吃一点的。”沈言搂着江西川的胳膊,亲昵的说道。


    “真的?”江西川依然板着脸,但是他知道,沈言是为了自己好,这孩子名义上是他的义子,实际上却是他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一年前的一次偶遇,他坟头的草估计都有三尺高了。


    “真的真的,你就乖乖的吃蔬菜,吃水果,好好的调理身体,我保证,两年,两年你的身体就能跟从前一样,你不是还想舞剑么?到时候,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好不好?”说着,沈言就给老人的碟子里夹了一筷子醋溜白菜。


    “好,我都听你的。”拍了拍沈言的手,江西川的脸上终于是又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素菜吃起来可真是不过瘾啊。


    就在父子两人一边吃一边聊着家常的时候,偏厅的外面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启禀庄主,门外有客到。”


    “有客?”林管家走到门口,“通报了姓名了没有,要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说庄主身子不适,不见客。”


    “有的,那来的人说自己姓慕,叫什么却是没说。”


    “剑枫,你说什么?你有没有听错,来人真的姓慕?”江西川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激动的脸都有些发红了。


    “是,是姓慕,弟子没有听错。”


    “快快快,贵客来了,快跟我出去迎客。”也没来得及披上一件外衫,江西川迈着大步就走了出去。


    “义父,天冷,你得披件衣裳。”沈言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屋里就没人了,也不知道这个姓慕的是谁?义父竟然会亲自出去迎接,只是义父的这一次的病还没完全好,绝对不能着凉,所以沈言也是动作飞快的拎了一件裘皮斗篷,跟了出去。

------------


第7章 他是慕锦尘


    山庄大门外,慕锦尘骑在马上,一身的霜雪,寒江渡的天气好转之后,他们一行休整了一天才重新启程,也不知道那个‘鬼手神医’给他们下的是什么迷药,他的头到现在有还是有些疼。


    此次南巡,名义上是督查各州府衙门的公务,实际却是秘密调查江南沈家一门的灭门惨案,只是时隔一年,沈家老宅都已经破败不堪,尸骨更是早就入土,他暗查了一月有余,还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年关将至他也只能暂时结束调查,赶回京城。


    可是这件事,他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绝不能让沈御医一家死的不明不白。


    就在朱漆大门缓缓打开的那一瞬间,慕锦尘收回了所有的思绪,他动作十分潇洒的从马背上翻了下来,后面跟着的一行护卫也都纷纷的下了马,人虽多,却不乱。


    “贵客迎门,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大门完全打开的那一刻,江西川挂着一脸恭谨的笑容,从里走了出来,上次见到王爷还是五年前,那时慕王爷的面容和气度还是有些青涩的,没想到五年未见,慕锦尘给人的感觉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如今的他更加的成熟,更加的有城府,唯一没变的还是那眉宇间淡淡的疏离。


    “江老庄主,好久不见。”说着慕锦尘竟然双手抱拳对江西川行了一个江湖人才会有的抱拳礼。


    “诶呦,慕王爷,快把手放下,咱俩以前不是说好了么?咱俩是忘年交,是朋友,我既不用跪你,你也不用拜我,若是你见外的话,我可要下跪了啊。”江西川一见慕锦尘对自己行礼,马上佯装生气,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与慕锦尘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是,是本王见外了,几年未见,江老庄主的身体可还好?”说着慕锦尘就收回了手,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每次见到江老庄主,都能让慕锦尘回忆起师傅跟江老庄主比武切磋的场景,可是时过境迁,师父已经不在了,而那个连走路都会生风的一代剑术大师,如今也成了这样的垂暮老人。


    “好,身体还好,只是人老了毛病就多……”


    “您还知道自己毛病多呢?”


    江西川话都没说完就被赶过来的沈言给打断了。


    “义父,就算是要见皇帝,也不能就穿一件单衣就出来啊!”说着,沈言就将斗篷披在了江西川的身上,系好扣子整理妥当之后,才把头抬起来,可这一抬头不要紧,查点就没把她吓死。


    此时,天色虽然已晚,但是庄门口的那两盏超级亮的大灯笼,却是把门口的所有人都照的格外清楚。


    冰山男,竟然会是冰山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这才过了两天,怎么这么快就又见着了?


    慕锦尘看见沈言时也是一愣,他就觉得这个一身月白色长衫,长的俊俏无比的少年特别眼熟,朦胧之中好像是见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小言,休得无言乱语,这位是当今的摄政王,慕王爷。”江老庄主一脸的尴尬,自己这个这个义子什么都好,就是说话总是口无遮拦,在王爷面前说皇帝,这不是找死吗?


    王爷,冰山男居然是有着战神称号的摄政王慕锦尘,沈言就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了锅,这次真是踩在驴蹄子上了。


    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宁可得罪当今皇帝都不要得罪两个人,一个是有着邪皇之称的江湖第一高手,夜修罗;另一个就是手握天下兵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神王爷,慕锦尘。

------------


第8章 冤家路窄


    镇静,要镇静。


    沈言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两个字,她在客栈的时候一直都是戴着帽子的,或许慕锦尘一时半会还认不出来她,她只要不去看他的眼睛,装作不认识就好了。


    “草民见过王爷。”说着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还特意的压低了嗓子,让声音听起来哑了一些。


    看着跪在地上的翩翩少年,慕锦尘狭长的眼眸里全都是疑惑,他为什么会把这少年跟那个鬼手神医影子重叠在一起?而且这感觉还如此的强烈。


    “小言,你嗓子怎么了?刚才不还是好好的么?见着王爷,激动的不会说话了?”江西川就觉得自己的这个干儿子怪怪的,平日里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王公贵戚了,今天竟然这么安分的跪下了,不正常。


    “呃!咳咳,刚才吃鱼好像是卡着了。”沈言跪的特别认真,前半身都快趴在地上了,她心想只要能挺过今天晚上,她就安全了,等到明天天不亮,她就赶紧离开山庄,到时候就算是慕锦尘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捉弄他的人时,也是找不到她的,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今夜就被发现。


    “不必多礼,起来吧!”慕锦尘冰凉的语气就跟在客栈里时一样,他这个人天生性子冷淡,就算是客套的话说的也是冷冷清清,让人感觉不到情绪,待沈言从地上站起来之后,他就发现这白衣少年再也不肯抬头了,更是不敢再看他,“江老庄主,不知这位公子是?”


    “王爷,这是我干儿子,名叫沈言,今年刚满十八,有些不是很懂规矩,还请王爷不要介意啊。”江西川说完就大笑了起来,随后他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言儿曾说过,十分想进宫去看看太医署珍藏的那些医书,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不如就趁今天把他好好的引荐给王爷,或许还能帮言儿完成一个心愿。想着江西川就又开了口,十分自豪的说道:“王爷有所不知,你别看我这干儿子年龄小,可是论医术那是举世无双,在整个江南地区,那都是有名的神医,”说完就把沈言直接从身后推了出来,让她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沈言此时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在这寒冷的十二月,她光洁的额头上竟然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义父啊义父,你这是在把她往悬崖底下推啊。


    “神医?”慕锦尘轻声的说了一句,便微微的侧着低下了头。


    尽管沈言已经尽量的在躲了,可是离得太近了,她根本就是无处可躲,那双明亮如星辰一样的眼睛来回的转着,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想不出对策来,这真是太被动了,也不知道义父这老头儿跟慕锦尘的交情如何,如果自己被他发现,她倒是不要紧,连累义父就不好了,该怎么办呢?


    过了好一会儿,慕锦尘就像是恍然大悟一样,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真是太好了,没想到在这还能遇见神医,正好本王身子有些不适,头疼的厉害,不如就让沈公子给本王瞧瞧?”慕锦尘直起身子,但是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沈言的身上,他今天终于明白了一句话,什么叫做冤家路窄。

------------


第9章 坑她坑的没有尽头


    江西川一听王爷要让沈言看病,自是高兴的不行,满口答应了,还信誓旦旦的跟慕锦尘说,可以用性命担保,沈言的医术那绝对是药到病除,绝不比宫里的御医差。 后来两个人再说了什么,沈言就没有再听了,她的直觉告诉他,慕锦尘一定是把她认出来了,她现在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这进退两难的局面,让她心烦意乱,一直到大门口都没人了,她才缓过神儿来。


    “言少爷,您在这干嘛呢?庄主跟王爷都在里面等你呢!”林管家提着衣角又从院里走了出来,刚才人多也没注意,大家都进去之后才发现,沈言没一起跟着进来,林管家这才赶紧又出来找沈言。


    “哦,林叔叔,我没事,我这就进去。”沈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下情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大不了再给他下点药,反正仇的都结下了,再不济就干脆给人家赔礼道歉,好歹她也救了他的属下不是?


    打定了主意,沈妍终于是把头抬了起来,她可是来自21世纪的现代人,她的思维套路,比这些古代人要进步好几千年呢。


    想着,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又一次的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转身,踏着轻盈的步子就进了大门。


    此时,慕锦尘跟江西川已经落座在山庄最大的会客厅内。


    酒菜也用了最快的速度摆了上来。


    当沈言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义父江西川正用一个银色的酒壶在给慕锦尘倒酒。


    “王爷,今天你可是赶上了,这酒可是绝对的佳酿啊,是我那义子特意拿回来孝敬我的,您尝尝,看口感如何?”


    江西川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将慕锦尘的酒杯斟满。


    可是这位老庄主没注意的是,站在慕锦尘身后的朱雀,看着那酒壶的时候,眼睛都直了,这酒壶,不就是去年番邦进贡,皇上御赐给王爷的东西么?


    那酒壶里的酒也极品陈年女儿红,还是他亲自灌装进去的呢。


    为什么这酒壶会在江老庄主的手里,这酒壶不是被那个鬼手神医……


    难道?


    朱雀想到这一步,身子就是一凛,他锐利的眼睛,一下就看见了刚好走进来同样也是一脸惊诧的沈言,沈公子。


    看着桌面上发生的这一切,沈言刚才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想法又跑出来了。


    义父啊义父啊,今天是坑她坑的没有尽头了。


    尴尬的笑了笑,沈言低着头,样子十分乖巧的站在了江西川的身后。


    她现在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看慕王爷会怎样来揭穿他。


    不过她等了半天,慕锦尘也只是含笑饮酒,什么都没说。


    这顿饭晚,一屋子里的人,除了江老庄主以外所有人都各怀心事。


    直到时辰已经很晚了,慕锦尘才扶额说不舒服,想让沈言他房间里给看诊。


    也没给沈言任何说话的机会,已经是微醉的江西川,马上就转身对沈言说:


    “小言,快去扶王爷去客房休息,一定要给王爷好好看一看,还有,不能以下犯上,胡说八道啊!”


    沈言勉强扯了扯嘴角,低声的说了一个字。


    “是。”

------------


第10章 小心眼的臭男人


    走到慕锦尘的身边,沈言十分恭谨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可是慕锦尘却是坐在椅子上一动都没动。


    朱雀站在一旁,也不知道是该扶王爷还是不该扶,他又怕眼前这个沈公子会对王爷不利,但是王爷一晚上了对那个鬼手神医的事情只字未提,他也不好说什么。


    沈言却是知道这尊大佛是何用意,他是等着她去扶他起来呢。


    肢体接触会让沈言十分的被动,但是现在这个场面,她又没得选,只能伸手就揽住了慕锦尘的胳膊。


    轻声说道:“王爷,我扶你去客房。”


    慕锦尘被沈言这么一搀扶,也就起来了,可是让沈言没预料到的是,他一起身,就反手抓住了沈言纤细的手腕,那力道,捏的沈言心尖一疼。


    就知道他肯定是在这等着她呢,这个小心眼的臭男人。


    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他祖宗十八代,可是她的脸上还是挂着谄媚的笑容。


    “您小心,您这边请……”


    忍着钻心的疼痛,沈言把慕锦尘引进了秀剑别院,可是不管怎么看,两个人的姿势都像是沈言被挟持了一样。


    直到进了卧房的门,慕锦尘才把手松开,他脸上的表情也跟刚才在饭桌上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又冷又嗜血。


    “朱雀,沈公子要为本王看诊,不管一会屋内听见了什么声音,任何人不准进来。”


    冷冰冰的把话说完,也没等朱雀回应一句,回手就把门关上了。


    朱雀还想提醒王爷要小心的,但是始终是一句说话的机会都没给。


    屋内,沈言低着头,死死的咬着下唇,她揉着自己已经肿了的手腕,脑袋里快速的想着各种对策,可这里是义父的地方,若是再次捉弄王爷,恐怕会连累义父,但看他这架势,自己如果不反击的话,八成会凶多吉少。


    就在她皱着秀眉,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


    一股冰凉的气息就从她的身后慢慢的靠了过来,她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凉,浑身上下连汗毛都竖起来了。


    “拿本王的东西送礼,胆子可真是不小啊。”


    看着脑袋刚刚到自己下巴,又瘦弱又矮小的男人,慕锦尘也不想再周旋,他开门见山直接就把话挑明了。


    一听见他的话,沈言转过身想都没想,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大丈夫都能屈能伸,何况她还不是大丈夫,她就是一个小女子,假装大丈夫而已,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罪该万死,小的真的不知道您就武功盖世,俊美无双,英明神武,战无不胜的慕王爷啊,要是我知道你是慕王爷,就算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捉弄您啊。”


    沈言能把自己想到的赞美的词全都说出来了,可是她不说还好,她越是这么说,慕锦尘就越觉得,她是在讽刺他。


    伸手,拽着沈言的衣领就像是提着小鸡一样,就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强迫她看着自己。


    那狭长的眼眸里一片肃杀森冷。


    “哼,你的意思是说,我如此英明神武,还是被你玩了,是么?”



看全文后续章节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后台私信书名。喜欢的话麻烦动动手指转发一下  谢谢

资源整理不易,有偿提供,  望看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