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尽江山不负邵华.沐云锦君千烨.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肥啾书屋 2018-11-14 11:09:30

《负尽江山不负邵华》主角:沐云锦君千烨【已完结】

    君千烨先是将君潇潇接过来,然后直接给了旁边的徐公公:“今晚太子和公主殿下辛苦你们了!”

    他扬起唇角一笑,声音带着几分低沉的味道:“朕和皇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彻夜详谈,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知道吗?”

正    文 

   君千烨好似做了一个梦。


    梦境之中,沐云锦满身是血的站在他面前,对着他笑……


    那张脸一如当年,没有任何变化,美的令人心颤,可是转眼间,鲜血却从她的五官之中渗透出来……


    被这令人惊恐的噩梦惊醒,君千烨睁开双眼揉了揉额头。


    他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皇上,贵妃娘娘已经醒了,可是孩子……下官尽力了!”


    君千烨听到这句话,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下去吧,朕去看看贵妃!”


    莲娇陪着他从岳国归来,身为岳国公主,也成了两国联姻的桥梁,就算后位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君千烨因为刚刚登基国事繁忙,没有时间来举办封后大典,莲娇十分懂事的告诉他,将来等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也不迟。


    可是,如今孩子没了……


    虽然只有三个月的身孕,君千烨多少也对这个孩子有些期待,他眉眼之中藏了几分怒色,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莲娇直接抱住了他的腿。


    她从床上爬下来,颤声说道:“皇上,求求您为妾身做主,为娇儿做主!”


    君千烨微微垂下眸子,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你放心,朕定然不会放过伤害你的人……”


    他突然想起了沐云锦,和自己刚刚做过的那个梦。


    心里不知道为何,出现了一种惶恐的感觉,他垂下眸子对着身后的属下传了命令:“来人,把沐云锦带过来!”


    他会让她为莲娇认错,会让她给她下跪祈求原谅。


    莲娇垂下眸子,紧紧的抓着他的袖子,却在暗中对着站在后方的们默默使了个眼色。


    那嬷嬷慌慌张张的走到君千烨身边:“皇上,人好像失踪了,从昨日开始,奴婢们就没有见过她了……”


    君千烨一愣,莲娇低泣起来:“妾身就知道她是在骗人,枉费皇上对她这般信任,还以为她是真的诚心悔过,却不想她竟然是想要逃出去……”


    君千烨怒火中烧,双眼幽深起来,他微微咬着牙道:“这千里江山都是朕的,朕就不相信她还能逃到哪里去,给朕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她给朕抓回来!”


    这是沐云锦熟悉的山庄,沐云锦逃走了,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莲娇咬了咬唇瓣,见到君千烨想走,她拉住他的袖子道:“皇上,妾身不想留在这里,只要还在这里,就总会想起咱们的孩子,陪着娇儿回去吧……”


    君千烨犹豫了一下。


    心口不知道为何会这般空洞,看不到沐云锦,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焦躁。


    “今晚你先休息,明日一早就回去,朕先去外面看看!”


    莲娇眼睁睁的看着君千烨走出房间,她侧头,瞧了一眼那两个嬷嬷:“尸体你们处理好了吗?”


    那两个嬷嬷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多少有些惶恐,不过还是说道:“回禀娘娘,已经……处理好了!”


    莲娇总算放下心来,她轻轻的靠在床头,吃起了手下端过来的点心,脸上甚至没有一点儿因为刚刚失去孩子的悲伤。


正文

你不要后悔


    君千烨出了房间,将守在山庄门口的人全部都叫过来仔细的问了一遍。


    逃走的,不光沐云锦一人,还有她身边伺候的那个小丫鬟青儿。


    这山庄偌大,又四面连山,因为人手不多,想要找到一个人太难。


    君千烨已然认定了是沐云锦自己要逃的。


    只是,他倒是不着急了,直接带着一行人从山庄之中归来,在回到皇宫的第一件事,就昭告天下,将要在半月后将君沉钰处斩。


    她不是为了他什么都能做吗,那她也一定能够回来。


    君千烨对这件事信心十足,然后沉着脸色去了天牢之中,去看他许久未见的兄长。


    并没有什么酷刑,也没有想象之中鲜血淋淋的画面,一身白色中衣的君沉钰,静坐在监牢里面的石桌旁边,上面铺着简单的笔墨纸砚。


    君千烨站在牢房门口,目光带着几分复杂的凝视着里面的人,他冷声喝道:“君沉钰,在这监牢里,你过的可好?”


    君沉钰笔尖微微动了动。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将纸张叠了起来。


    那张面容温润俊朗,只是透着不正常的苍白,他身影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嘴角却露出一抹笑容来:“还不错。”


    君千烨眼神沉了沉,双手紧握,手背铁青,他压着声音道:“你和沐云锦联手背叛朕的时候,可有想过今天的下场?”


    听到沐云锦这三个字,君沉钰突然抬起头来:“千烨,一切不关云锦的事,皇宫里面那些话都是谣言,你不要轻信!”


    君千烨听到这话笑了笑:“谣言?如果是谣言,她又为什么会承认,一切不过是你们伪造的谎言罢了,三年前她的心向着你这边,而如今,她为了你,就算受尽酷刑也不肯和朕多说一个字!”


    酷刑二字,让君沉钰瞬间瞪大双眼。


    他手中的笔杆被他硬生生捏碎,他眼神之中多了几分震惊。


    这段时间,他消息闭塞,一直被关押在这里,甚至都不知道沐云锦过的如何。


    君千烨更是这些天头一次来见他,和他好好的说上一次话。


    “君千烨,你对云锦怎么了!”


    “怎么了?”


    君千烨冷笑了一声,眼神之中透着浅浅的暗红:“我告诉你我对她如何,我就在你身边的牢房之中要了她,你不知道她多有多浪荡,这方面,是不是我该感谢皇兄调教的好?”


    带着浓浓羞辱的话语,让君沉钰面色骤变。


    脸上的血色褪尽,就连唇角都越发苍白。


    他没有激动,而是软倒在了椅子上,一只手扶着桌子,手背上青色的血管显露在白皙的手背上。


    “君千烨,你……不要后悔!”


    “后悔,朕为何要后悔?她欺骗朕,让朕带着她去了南阳城的山庄,可是她不但害死了莲娇腹中的孩子,更是带着身边的丫鬟逃了,朕若是要将她抓回来,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听到这番话,原本垂眸的君沉钰骤然睁大了双眼。


    眉头紧蹙,他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冲到了君千烨面前。


正文

她变了心


    从栅栏之中伸出手,君沉钰一把抓住了君千烨的衣领:“你说什么?云锦逃了?”


    君千烨眸色渐冷:“是,她还真是胆小如鼠,奸诈狡猾!”


    手指捏紧了,军陈云冷声打断他的话:“云锦不是那样的人,她为了能再次回到你身边,付出了不知道多少东西,她怎么可能会逃!”


    君沉钰的话,让君千烨微微一愣。


    他凝视着君沉钰的脸,一双凌厉的眉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付出了什么,她成了太子妃,又做上了皇后之位,难不成这就是你说的付出?”


    听到他还是不明白他的话,君沉钰眼角酸涩,模糊了眼:“君千烨,那我今日就告诉你,你听好了!”


    君千烨站着没动,紧绷着面色看着他。


    君沉钰轻笑了一声,那笑容之中带着浓浓的苦涩。


    “她傻的很,明知道会被你误会,还要不管不顾的去做,你为何不想想,若是没有云锦,你还能活着从山庄里面回来吗?”


    君千烨微微一怔。


    他缓缓低下头,脑海之中的回忆,却如江海一样灌入脑海之中。


    不能……


    如果不是她跑到山庄上去,他怕是就会病死在那里也不会有人知道。


    “她将一整颗心都系在你身上,可是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你将云锦还给我,还给我!”


    君沉钰冷声喝道,身后那张纸被风卷下来,落在君千烨眼前的地面上。


    沐云锦!


    那上面,满满当当的全部都是沐云锦这三个字。


    君千烨心口一疼,一种名为嫉妒的火焰在心口沸腾起来,他拔出腰间的剑落在君沉钰的脖子上。


    “君沉钰,她亲口对朕说,那不过是她的算计,她以为我能当上太子,所以才会对我……”


    “呵呵……”


    君沉钰轻笑了一声。


    他用一种看着傻子的眼神瞧着他,一双眸子里多了几分无奈。


    “我终于明白了,云锦看错了人,爱错了人,就连我这个旁人都看的出来,可是偏偏,她最爱的人却将她恨到了骨子里!”


    君千烨眸子里面的光芒闪烁不定,他轻轻抚摸着自己失去的那根手指,尽量让自己的脑海之中装着的都是在岳国之时所受到的屈辱。


    “我会变成这番模样,还不是她沐云锦送我的?君沉钰,你有什么资格评断朕的所作所为?”


    君沉钰后退了一步,他眼神之中多了几分黑沉沉的冷色。


    那张温润俊美的脸上,仿佛残留着一抹了然。


    云锦说过,她会一直等着他,除非她死……


    而如今,沐云锦等到君千烨了,又怎么可能会逃?


    君沉钰拿着断笔的手轻颤了一下,他沉声说道:“云锦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你可还记得,你临走的时候,云锦当着皇上的面夺下你手中的酒杯,敬你的那杯酒?”


    君千烨缓缓抬起头来。


    他微微咬了咬牙,“朕当然记得,她笑着对朕说一路顺风……多讽刺啊,让我去岳国当一位质子,却要祝我顺风,怕是她当时就巴不得将我赶走,最后和你双宿双栖,才短短半个月不见,她就变了心,朕可真是见识到了她的能耐!”


正文

她究竟在哪儿


    君沉钰仿佛能理会到了沐云锦的痛苦。


    因为君千烨仿佛将一切都屏蔽在外,完全不能接受在他认知外的任何解释。


    他是真的,打心眼里将沐云锦当成了背叛他的人!


    君沉钰忽然笑了,脸上的怒火消失,只是用可怜别人的眼神看着君千烨:“如今说的再多也已经无用,你若是喜欢,可以每天抱着别的女人,只求你不要再打扰云锦,让云锦就算死,也能死的心安!”


    君沉钰闭上双眼,像是一块雕像一眼再也不发一言。


    君千烨听到那个死字,一颗心却像是被揪紧了,他想过千千万万折磨那个女人的方法,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沐云锦去死!


    “君沉钰,你和朕说清楚,告诉朕,那个女人现在究竟在哪儿!”


    他不说话,君沉钰却感觉手脚冰冷。


    他气恼的从天牢里面走出去,负手站在监牢门口,他扬起头告诉自己,只要安心等待,她一定自己就会回来。


    沐云锦不会舍得君沉钰去死,听到消息以后,就会跑回来求他……


    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是因为明知道沐云锦心里的人是君沉钰吗?


    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剜下一块那么疼,甚至超过了断指的痛,都说十指连心,可是当心疼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办法缓解。


    回到御书房,却见到莲娇站在门口等着他,她微微扬起头,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小心翼翼:“皇上看起来心情不好,是不是莲娇哪里做的不好,惹了皇上生气?”


    君千烨像是被压着一块大石的心在看到莲娇的时候,压力好似减轻了一些。


    “莲娇,朕做的有错吗?”


    莲娇轻声道:“皇上如果所问的是沐姐姐,娇儿觉得皇上无错,当初是她逼走了皇上,她根本不知道皇上在岳国受了多少苦!”


    君千烨强忍着心口涌上来的杀意。


    “对,她根本不知道!”


    这断指,不过是其中一部分。


    他根本没对任何人说过,他的一只左眼根本无法看见任何东西。


    他这个质子,在岳国根本连人都当不得,任人打骂,就连最下等的宫人,地位都比他高许多。


    君千烨握着莲娇的手:“莲娇,你为了我不顾危险,甚至和刚刚相认的亲人闹僵,值得吗?”


    莲娇低下头,唇角多了一抹笑:“哪里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只要皇上能安好,莲娇就知足了……”


    君千烨看着莲娇,勉强收回所有的心思。


    他也该想通了,那些关乎于情爱的东西,本就不适合他。


    将莲娇亲自送回寝宫休息,她刚刚小产,不易多劳累,君千烨正要回去批阅奏折,就见到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皇上不好了,钰王他……他死了……”


    君千烨听到这消息,眼神之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的光彩。


    他一把将小太监抓到一边,直奔着天牢外面走去。


    却见到君沉钰的尸体已然被人抬了出来,他神色如常,和生前没有丝毫变化,唇角带着干涸的血色,身体却已然冰冷了下来。

试读结束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号m10005m】

更多资源请关注肥啾书屋


长按二维码可以秒加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