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在会议室喝着番茄汁的这个人说不定是勇者!?

Anitama讲道理 2018-04-14 17:02:17

图片来源:轻文轻小说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Day To Story

我在武汉光谷国际众多大楼群中穿梭,在其中一幢楼的某个楼层找到了并不算大的轻文轻小说的入口。负责运营的阿虚老师为我打开了轻文办公室的门,这位看起来有点凶的90后小哥留着一脸颇为茂盛的胡子。

“以前传统出版行业都是和叔叔阿姨们打交道,你一个毛头小子上去人家不搭理你,留了胡子看起来成熟一些好做事,时间长了,现在也习惯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我过年回去之前会剃掉,不然家里人要说的。”

进门,阿虚招呼我四处看看,说老板马上就来。墙上画着一幅提醒员工上下班记得打开的黑板报,说他们老板稍后就到,话音刚落,尼窝就风风火火地走进了会议室。

“哦,你等我一下。”人还没坐下他转头跑了出去,10秒钟后拿着三罐番茄汁放在桌上,虽不说讨厌番茄,但对于能够把装在罐头里的冰番茄“汤”喝得津津有味的人我一向是很佩服的。

这酸中带甜,甜中透咸的风味,可能也是尼窝对它情有独钟的原因。


办公室玄关位置印着的轻文logo


All The Way

2015年,刚刚经历A站风波的尼窝正在家中安安静静地“宅”,没有了外界打扰的他在享受着难得清静,但没过2个月,这个心直口快的人就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开启新的冒险的想法。

“就在家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想要做和这个圈子有关的东西,回头发现还是喜欢ACG相关的内容。”

然而不论是圈内还是圈外,2015年的“二次元”棋盘上早已经是群雄逐鹿的地方,当时放在尼窝面前,相对擅长、也比较好的选择有两个:一个是大红大紫的漫画平台,流量可观、手握IP、争做上游;一个是体量不大,但受众比较垂直,更加原生的二次元轻小说平台。


轻文办公室的黑板报


自己作为一个轻小说爱好者的尼窝,早在2012年,学技术出身,还在读大学的尼窝充分发挥了一个“码农”自给自足的优良传统,独立制作了一款安卓平台的轻小说阅读软件。那个时候国内轻小说环境大多还停留在搬运翻译日本轻小说的阶段,且多数还是存在于论坛之中。尼窝所制作的软件虽然并没有传播甚广,但还是给不少爱好者带来了另外一种轻小说阅读体验,之后没多久尼窝也就入职了A站,如今谋求东山再起,那段青葱岁月的经历还是给了二次创业的尼窝很大的信心。

“当初只是作为一个工具性的APP,但一批轻小说用户的客观存在,给了我们做轻小说平台一个基础的判断;第二个,当时漫画平台的声势浩大,融资传闻不绝于耳,但我们如果再从头做起,等到产品上线,可能又已经落后于人;第三,虽然相比起大众网络文学的量我们可能微不足道,但还是觉得就算只是服务圈内这部分热爱光看轻小说的用户,也依旧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再说之后1个月,就传来了布卡那笔1亿融资的消息。也证明了我们的判断没有出错。”尼窝侃侃而谈,颇有几分得意。(笑)

Hello Alone

心意已决,但要把7,8个人塞进一个适合办公的环境对于当时几乎等于从0开始起步的尼窝是摆在眼前的第一个现实问题,尼窝试着向当初A站的、已经转去斗鱼工作的小伙伴打听能不能借一块地方给他们办公,对方二话不说拿起钥匙就丢给了尼窝,“你看着随便用吧。”


尼窝留下的斗鱼战队的牌子


“回到了原来A站的地址,然后坐到当初的工位的时候,心里可以说是感慨万千的。”尼窝平淡地说着,“那个时候斗鱼还没有扩招,空出来的1500平的工位就给我们这7,8个人使用,晚上加班到深夜,上厕所还怪吓人的。”尼窝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轻文轻小说的APP很快就投入到紧张的开发当中,靠着多年的经验,尼窝和他的小伙伴,在决定开坑的2015年的下半年基本就完成了第一个版本的制作,同年顺利获得天使轮,发展至今已经迭代多个版本,除了引进有日本正版轻小说,国内原创作品也在节节攀升,借由已经被市场验证过切实可行的网文阅读习惯和收费模式在轻文也得到了诠释,而作者和读者的互动在这样一个充满“二次元”气息的平台似乎又显得格外“单纯”,这似乎又从氛围上区分开了与大众网文平台的属性不同。


早期轻文APP设计稿


“中国有那么多人,14亿人里假设我能服务到0.1%的人那也有140万人,这还不够吗?”

轻文成型之后,资本的橄榄枝可谓纷至沓来,而尼窝真正为之所动的机会并不多,服务于“少数人”似乎成为了他做好眼前事的信条,而现在轻文在他的带领下也渐渐脱离了温饱线,在不用太愁面包和水的前提下,开始尝试一些新的业务。

“我们在今年开始尝试推出能够更好诠释故事的‘演绘’平台,也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类似galgame在线制作的工具,但我们把重点更多地放在降低创作作品的门槛,而并不是为了追求‘游戏’的互动性而提高技术难度,我们希望大家只要有脑洞、有创意就能够生动有趣的讲述一个故事。”

“艺术不论高下,唯有创作的热情才是诞生真正艺术的必备条件。虽然可能被人说成low,但我们的作者和读者在这里创作和分享他们喜欢的内容,很多人甚至也就只在我们这里看过2本书,甚至一本完整的书都没看完。”

尼窝轻轻咳嗽了一声,喝了一口手上的番茄汁,美滋滋地说着。

“但我们依旧希望他们能够在我们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绘制中的轻文看板娘新形象


Another World

如果说尼窝的勇者之路走得还算顺利,与读者面对面机会更多的阿虚可以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肉盾了,体型上也是。(笑)

轻文办公室和左下的皮皮虾

过去曾经在传统杂志的工作的阿虚,作为90后,可以说是经历了那个传统出版行业日薄西山、以可见速度衰退的年轻一代,他兢兢业业地为动漫杂志出版工作,虽然可能时间并不长,但也为他之后的选择打下来了基础。

“记得那个时候我打电话给阿虚聊合作,结果阿虚和我说他在赶着去印厂就挂了我的电话。”尼窝一脸调侃地说着与阿虚的第一次接触。

“后来杂志社没了,我来轻文面试的时候被提醒说以前找过我们合作,我才想起来有那么回事。”阿虚尬笑两声,“不过这里的小伙伴都很好,很快就融入了进去。”

肩负着运营工作的阿虚需要与作者打成一片,一边发挥着老本行编辑的职能,一边首当其冲地出现在读者面前,第一时间感受来自作者和读者的反馈。

在轻文的平台上,创作小说的主力大多集中在大学生的年龄层次,00后的年轻作者虽然也并不少,但由于学业上的压力,更新的情况往往并不稳定,然而得益于年轻社区化的氛围,让神隐许久的作者想要重新开始投稿的时候更愿意回到这里。


轻文原创作品在台湾出版的小说


“记得有一次参加活动,有一位老哥穿着一身女装一直在我们的摊位前走来走去,手里拿着一本同样是讲述女装大佬的小说来回把玩,我问他买不买他也只是笑着说不买,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位就是这本书的原作者,之后他就一直留到最后,陪我们收摊、和我们聊创作、聊自己的生活。”

“而有的读者不光会购买自己喜欢作者的作品,还会购买其他作者的作品表达支持,这种对于轻小说的热爱,也转换成了对于我们的平台的支持。”

按部就班的轻文在读者和作者之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Stay Tuned

“当初又何尝没有其他的选择,去一家大公司慢慢往上爬,安安稳稳地工作同样可以过得舒坦。但我心里也对自己说,这可能也是我自己给自己最后的一次实现理想机会了。” 尼窝用手指玩弄着已经喝完的易拉罐,“不然我和现在年轻人的喜好真的是要脱节了哈哈。”

现在的尼窝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守着凌晨到点下载新番的热血少年,而是一个需要在资本市场抛头露面的公司CEO,但依旧喜欢自称为合格的“消费豚”,办公室里放着的小忍手办,光滑的足尖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以前是满世界找免费资源,现在是看到喜欢的东西之后,什么竟然不给我一个信仰充值的地方!”他笑着说。“现在年轻的各位可比我们当时好多了,大家其实都有消费的能力,缺的只是消费的意愿。”

时过境迁,如今已经走上正轨的轻文对于未来的有着更多的想法,除了有演绘作品以“类游戏”的形式开始运作,如果更好的谋求版权方面的合作依旧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然而在国内动画市场还颇为纷繁复杂的情况下,选择以不变应万变,也体现了轻文对于自身内容上的自信。

“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就是在‘等待’一部爆款的作品出现吧。”尼窝不掩对于将来的期待。

“而与传统大众文学不一样,轻小说这个类别,理论上就应该拍动画。”还有一些执着。

和正义可能一样,轻文所等待“爆款”作品也许会迟到,但想必终究会到来。

轻文轻小说办公室门牌



最后感谢尼窝接受我们的采访。更多ACG资讯可以关注Anitama,在web、App、微博微信都可以找到我们。寻求报道、分享故事也可以随时联系。

邮箱:bd@anitama.cn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