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石雨 作者:明月装饰我的窗子(连载:四)

神聊V 2018-05-17 08:25:20

身后的影子

作者:明月装饰我的窗子

微博:@明月装饰我的窗子

96年,就读于成都某大学。

阅读兴趣广泛,爱好写作小说,诗词。尝试各类写作题材,写有长篇武侠题材《烟雨·江城·客》,《万里关山》,以及名著解读系列《套路三国》,在写题材有科幻文《石雨》等

短篇武侠《虹桥仕梦》曾被某博主征用。

现代体诗《镜中人》等。

(当生化成为文明

天灰蒙蒙的,浓厚的霾笼罩着白玉京。白色的冰晶凝结掺杂着尘土缓缓飘落,打在厚重的铁甲上,化成几片,散开了去。气温低到极点,甲上凝了一层寒霜,铁剑柄像是粘在手上一般。

“飞天玉鼠,你出来,我跟你单挑!

“好!”飞天玉鼠冲破了建筑物的落地窗,从十米多高的楼层落下,滑翔一段距离,到了我眼前。它不单纯只是啮齿类动物,简直是一种文明了。文明的定义是什么?一个种群有了它自己的文化就可以称之为文明。飞天玉鼠不但有其种群文化,更有了种群体制,真是可怕。飞天玉鼠穿着由废弃布料改的卡其色夹克,两条牛皮带上,拴着两条拇指大小的引爆手雷。手上的镭射弩正对着我:“就是你要跟我单挑么?”

我无比惊讶看着这个仅到我腰的变种:“啊,是啊,你就是飞天玉鼠?你还会说人话?”

飞天玉鼠:“小子,今天我要教你一个概念,变种文明。”

我:“真是新奇的概念,换作其他时候,我可能会跟你聊聊人生,今天不行,因为你必须马上离开白玉京”

飞天玉鼠:“你在跟我威胁我?如果我不离开呢?”

我:“那就跟我单挑。”

嗖,一道蓝光,我感到一支箭穿透了我的头盔,强大的力量将我掀倒在地。

我:“真是不讲究的变种,不按套路出牌。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打倒了吗?”

飞天玉鼠:“这才刚刚开始”

它又放出弩箭。我本想用手接住,但箭擦过我的掌心,刺进我的右肩。

飞天玉鼠:“下一箭,该瞄你的头了。”

我:“有本事公平的单挑啊!”

飞天玉鼠:“谁跟你公平单挑啊,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伍德悄然出现在它身后,对着飞天玉鼠的肩头咬下。这是吸血鬼家族最基础但也最难练的技能,在伍德使来,行云流水。

飞天玉鼠惨叫一声,倒下的却是伍德。伍德挣扎起来:“这血有毒,我…”

伍德嘴角流出淡绿色的血液。立刻有我们军队的医护将他拖走。

图森:“真是麻烦,连只老鼠都对付不了。如果我变成狼人形态,他还会活这么久吗?”

吕翔:“那你快变啊!”

图森:“没有月亮,就没有力量”

大力哥:“呵呵,还是我来吧,瞅着点地啊!”

拳出,打空,一支弩箭射向大力哥。

吕翔刀出,箭落:“我不是吃素的,OK?”

飞天玉鼠,双耳打开,望空滑行。

我站在高处,凭借重力下落,剑锋唿哨,将飞天玉鼠逼的后退。

吕翔使出必杀技,追魂夺命刀,三刀离手,两刀插中玉鼠,另一刀,穿进玉鼠的弩,将之钉在颓倒的墙上。

吕翔:“哥很低调,但你们可以叫我吕三刀”

大力哥:“再看我重拳!”

他贴近玉鼠,长拳打出,玉鼠双脚踩在拳上,借力飞走:“嘿嘿,谢谢相助。”

大力哥:“吕翔,再用追魂刀啊!”

吕翔:“距离不够了,再者,我还要技能冷却,呵呵。”

大力哥:“五个队友四个坑啊!”

步话机传来丁格尔的声音:“我们可以投放灭鼠器了,纯物理仪器,无毒无害无辐射。这就实施传送”

三架直升机出现在白玉京上空,向下投放灭鼠器,然而

吕翔:“丁教授,你确定这不是捕鼠夹子?”

丁格尔:“这东西以前就有?”

我:“据我所知,几个世纪前就有了。”

丁格尔:“这就是返璞归真。”

玉鼠的老窝在巨大的军用仓库里,报废的铁皮坦克,生锈的黄铜零件,破碎的卡其布料。这里有海报,海报上画着飞天玉鼠的画像,用醒目的红色涂料写着“He is the god of the war

吕翔:“老鼠会外文,神也挡不住”

仓库被隔离成若干个小房间,除了会议室,集训室,我们还发现了小型的弹药库,除了常用的武器,还有镭射装置,甚至已经有鼠在研究核子原理了。这里有被服厂,有工厂,成套的袖珍军装,肩章一应俱全。

“变种文明!”

宽大的电子显示仪器上,飞天玉鼠穿着打领结的西装出现了,以领导者的姿态,他说:“我的市民们,当你的家园受到入侵,请拿起武器抵抗。为了玉鼠国”

仓库的砖缝间的确多了些枪管,我甚至听到此起彼伏的扣动机括的声音。成排的合金子弹密集的打来,在我的甲上留下坑洞。

[后撤,后撤]

我们退出仓库,然而,以速度著称的吕翔挂彩了。弹片从墙上反击到他的右腿,飞天玉鼠的又一次攻击让他晕厥。

飞天玉鼠的左臂弩槽抬升,伸出炮管,火炮呼啸,我们大概是要粉碎了吧!眼前一黑,青石不留名,黄土留尸骸。

车轮?手术刀?针头?滴滴答答的声响,我昏睡着,任人处置,他们大概是从我躯体里清出残片,又给我缝合。测试心率之类的医疗器材变换着频率和光波。

“我叫0324,文青一枚,被称为白玉京之意志,伙伴们坚实的肉盾和小队长。然而,没保护过谁,也没领导过谁。倒霉催的我被一个老鼠虐了,残虐,然后,我。。”

“确定他是白玉京之意志?怎么一直哆嗦?”

我闭着眼睛听人这么说,这声音真美,是护士,护士姐姐?不能睁眼,万一是声音杀手呢?可我还是忍不住睁眼了。她在给我换药,背影也很美,浅粉色的护士服,简约的短发,不能看她正脸,万一是背影杀手呢!

“咦,跑针了!”她居然在摸我的手,我的手背接触到了温香软玉。等等,话说,我堂堂0324怎么这么屌丝,这不科学。

我正沉浸着,被针扎醒了。

“疼!”我咬住被单。

“大老爷们装什么柔弱!”护士姐姐瞪我一眼,我睁开眼,偷看她挂在胸前的护士证,唐秋楠,人如其名,采莲南塘秋,莲子过人头。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江南雨多旌旗暗。江南和采莲,莲叶何田田。总之,很多很多诗。

“护士姐姐你好!”我傻笑着打个招呼。

“怎么是个屌丝?”唐秋楠皱皱眉头。

“采莲南塘秋,莲子过人头。”

“神经病。”

“咿呀!”我惨叫,我手上的血沿着针孔喷出老高。

“对不起。”她虽然戴着口罩,但我还是看出她在担心我,好吧,是在担心她会不会被我投诉。

“没关系,呵呵,没关系。呵呵呵呵,我血厚”

“嗯”唐秋楠用棉签给我揩掉血迹。

她拖着托盘要走。

“姐姐,等等,就没人来看看我?这是哪家医院话说?”

“这还是黑铁六区,至于你的女朋友们为什么没来看你,我就不得而知了。”

“哦!话说,我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哦!”秋楠说





公众号ID:shenliaosl
QQ群:42289052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