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科幻小说连载:杀人偿命(上)

达理知书 2018-11-07 14:43:31



本世纪初,一代科学狂人胡狼(有关胡狼和白王雷的故事,参见本人的小说《科学狂人之死》)所发明的“人体多切面同步扫描及重砌技术”,即俗称的“人体复制术”,已经广泛应用于星际旅行。这项技术实际上终结了人类“天潢贵胄”的地位,把无比尊贵神秘的“人”解构为普通的物质。当然了,这种解构也激起了人类社会强烈的反弹,其结果便是两项有关“人”的神圣法则的确立,即:


个体生命唯一性法则;

个体生存权对等性法则;


一个附带的结果是:在人类社会摒弃死刑 200 年后,古老的“杀人偿命”律条又回到现代法律中来……   


 ——摘自女作家白王雷所著《百年回首》



地球-火星 073 次航班(虚拟航班)到站了,从地球发来的携带高密度信息的电波,经过 14 分钟的光速旅行到达火星站。后者的巨型计算机迅速对信息解压缩,并依这些信息进行人体重建。这个过程耗时甚长,30 分钟后,第一个“重生”的旅客在重建室里逐渐成形。这是一个 50 岁的男人,赤裸的身体,板寸发式,肌肉极强健,脸上和胸前各有一道很深的刀疤。身上遍布狞恶的刺青,大多为蛇的图案。他的身体重建全部完成后,随着一声响铃,一条确认信息发回地球。等它到达地球,那儿就会自动启动一道程序,把暂存在地球空天港扫描室的旅客原件进行气化销毁。


像所有经过身体重建的旅客一样,这个人先用迷茫的目光四处环顾,脑海中闪现出第一道思维波:我是谁?人体(包括大脑)的精确复制,同时复制了这人的人生经历和爱憎喜怒。等第一波电火花扫过大脑,他立即回忆起了一切,目光也变得阴鸷。他是金老虎,地球上著名的黑帮头子,此次来火星是要亲手杀死一个仇人,为他的独子报仇。一年前,他的儿子因奸杀两名少女被审判,为了从法律中救出儿子,他用尽了浑身解数。按说以他的势力,让儿子逃脱死刑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但不幸这次他遇到的主审法官是罗大义,一粒煮不熟砸不碎的铁豌豆,对他的威胁利诱硬是油盐不进。儿子被注射处死的当天,他找到这个家伙,当着众人的面,冷酷地说:“你杀了我儿子,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你!”姓罗的家伙不为所动,笑着说:“你要亲自动手?那好啊,能与你这样的超级恶棍同归于尽,也值了。”


金老虎冷笑着:“你是说那条‘杀人偿命’的狗屁法律?姓罗的我告诉你,这回只是我偶然的失败,很丢脸的失败,下一次决不会重蹈覆辙了。我不但要在公开场合亲手杀了你,还一定能设法从法网中脱身。不信咱们走着瞧。”


罗大义仍然笑着:“好的,我拭目以待。”这会儿金老虎走出重建室,穿上衣服。两个先期抵达的手下已经候在门口,递给他一只手表和一把带血槽的快刀,这是按金老虎的吩咐准备的,他说不要现代化的武器,用这样的古老武器来进行复仇最解恨。他戴好手表,用拇指拨一拨刀锋,欣赏着利刃特有的轻快的哧哧声,然后把快刀藏在衣服下,耐心地等着。罗大义也在这个航班上,是来火星做巡回法官。


上次的失败不仅让金老虎失去独子,更让他在江湖上丢了面子。他必须公开、亲自复仇,才能挽回他在黑道上的权威。至于杀人的法律后果,他没什么好担心的,经过与法律顾问戈贝尔一年来的缜密策划,他们已经在法律上找到一个足够大的漏洞。戈贝尔打了保票,保证在他公开行凶后仍能避开法律的惩罚。


随着重建室里一遍遍的铃声,“重生”的旅客一个个走出来。现在,赤裸的罗大义出来了,面容平静,正在穿衣服。金老虎走过去,冷冷地说:“姓罗的,我来兑现诺言了。”



罗大义扭头看到他手中的快刀,非常震惊。他虽然一直在提防着金老虎,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没想到金老虎竟敢在空天港杀人。这儿人来人往,至少有几十双眼睛看着,还有 24 小时监控录像,在这儿行凶,绝不可能逃脱法律的惩罚。难道金老虎……但他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两个打手扑过来,从身后紧紧抱住他,金老虎举高左腕,让他看清手表的盘面,狞笑着说:“你不妨记住你送命的时间。现在是你完成重建后的第八分钟,这个特殊的时刻将会帮我脱罪。姓罗的你给我死吧!”


他对准罗大义的心脏狠狠捅了一刀,刀没至柄,鲜血从血槽里喷射出来。周围一片惊骇的喊声,有人忙着报警,远处的几名警察发现了这儿的异常,迅速向这里跑来。在生命的最后一息,罗大义挣扎着说:“你逃不了法律的惩……”


两个月后,审判在案发地火星举行。除了五名陪审员是在本地甄选外,其他五名地球籍陪审员以及罗大义去世后继任的巡回法官劳尔,已经通过空间传输来到火星。地球籍陪审员中包括白王雷女士,她已经是 108 岁的高龄,但受惠于精妙的空间传输技术,百岁老人也能轻松地享受星际旅行了。这位世纪老人曾是龚古尔文学奖得主,是一代科学狂人胡狼的生死恋人。由于胡狼的特殊历史地位(人体空间传输技术的奠基人),再加上她本人德高望重,所以毫无疑问,白王雷在陪审员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同时到达的还有罗大义的遗孀和两个女儿。她们戴着黑纱,手里高举着死者的遗像。黑色的镜框里,那位舍生就义的法官悲凉地注视着已与他阴阳两隔的世界。法庭旁听席上还坐着上次奸杀案两名被害少女的十几名家属,他们都沉默不语,手里扯着两幅手写的横幅:


为罗法官讨回公道!

为我们的女儿讨回公道!


两行字墨迹未干,力透纸背。家属们的悲愤在法庭内激起了强烈的共鸣。


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这桩故意杀人案性质极为恶劣,是对法律的公然挑衅,而且证据确凿,单是愿意做证的现场证人就有 64 人,还有清晰连续的案发现场录像,应该说审判结果毫无悬念。但公诉人不敢大意。金老虎势力极大,诡计多端,又有一个比狐狸还狡猾的律师。他虽然恶贯满盈,但迄今为止,法律一直奈何不了他。这次他尽管是在公开场合亲手杀人,但他曾多次挑衅性地扬言,一定能找到逃避法律惩处的方法。




且看他的律师如何翻云覆雨吧。


金老虎昂首站在被告席上,用阴鸷的目光扫视众人,刀疤处的肌肉不时微微颤动,一副“我就是恶棍,你奈我何”的泼皮相,一点也不在乎众人的敌意。律师戈贝尔从外貌上看则是一个标准的绅士,鹤发童颜,温文尔雅,戴着金边眼镜,头发一丝不乱,说话慢条斯理,脸上始终带着亲切的微笑。当然,没人会被他的外貌所欺骗,在此前涉及金氏家族的多起案件中,他就是带着这样亲切的微笑,多次帮金老虎脱罪的……


轮到被告方做陈述了。被告律师戈贝尔起身,笑着对庭上和旁听席点头致意:“我先说几句题外话。我想对在座的白王雷女士表示崇高的敬意。”戈贝尔向陪审员席上深深鞠躬,“白女士是一代科学伟人胡狼先生的生死恋人,而胡狼先生又是空间传输技术的奠基人。今天我们能在火星上参加审判,其实就是受胡狼先生之惠。我早就盼着,能当面向白女士表达我的仰慕之情。”


满头银发的白女士早就熟悉面前这两人:一个脸带刀疤的恶棍和一个温文尔雅的恶棍。她没有让内心的憎恶流露出来,微微欠身,平静地说:“谢谢。”


戈贝尔转向主审法官,正式开始陈述:“首先,我要代表我的当事人向法庭承认,基于血亲复仇的原则,他确实在两个月前,在火星空天港的重建室门口,亲手杀死了一个被称作‘罗大义’的家伙,时间是这家伙完成重建后第八分钟,以上情况有众多证人和录像做证,我方亦无异议。”


法官和听众都没料到他会这样轻易地认罪,下边响起嘈杂声。法官皱起眉头想警告他,因为在法庭上使用“家伙”这样粗鄙的字眼儿是不合适的。戈贝尔非常机灵,抢在法官说话之前笑着说:“请法官和罗大义的亲属原谅,我用‘家伙’来称呼被害人并非是鄙称,而是想避免使用一个定义明确的词:‘人’。‘人’这个名词是万万不能随便使用的,否则我就是默认我的当事人犯了‘故意杀人罪’。”他话锋一转,“不,我的当事人并未杀‘人’。”他用重音念出末尾这个字,“下面我将给出说明。”


公诉人警惕地看着他,知道自己将面对一场诡异难料的反攻。“法官先生,请允许我详细叙述人体空间传输技术的一些技术细节。一会儿大家将会看到,这些技术细节对审判的量刑至关重要。”“请只讲与案件有关的东西。”法官简洁地说。


【未完待续】








达理知书

分享、传播有意义、有价值的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