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连载 | 星孩的芒果湖 第02章

混童话 2018-08-21 16:13:20


 


混童话「长篇有声连载」栏目每「周三」将持续推出马嘉恺长篇幻想小说《星孩的芒果湖》,作品用细腻独特的语言,塑造了梦幻般触手可及的理想世界,直面成人世界的艰辛和少年的成长之痛。



上期回顾:

有声连载 | 星孩的芒果湖 第01章



马嘉恺 著

声音卡司

不系舟/旁白

晨了个晨/小驰

佑佑/河马小山




02

 


小驰从未想过,自己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就在进入矮石门的那一瞬间,时空似乎发生了巧妙的变幻,位置发生了剧烈的挪移。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片陌生的水域。附近的水面上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而远处的一切则笼罩在层层叠叠的水雾之中。

 

此刻他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害怕倒是谈不上,胆子还不至于这么小。但毕竟对眼下的处境全然不明所以,索性不再轻举妄动,换之以静观其变的姿态。他想,就算有什么危险,估计也不会自己找上门来。

 

这当儿,四周开始发生变化,水雾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似的快速退去,码头的全貌得以逐渐浮现。码头边缘的水里似乎传来了什么动静。小驰不禁再次咽了口唾沫。到了这种地步,似乎总该发生点儿什么了吧?突然——“哗啦”一声,水花四起。一个可怕的头颅猛地蹿出水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小驰迎面扑来。

 

不得了!那东西像是在水面下埋伏已久,正等着猎物送上门呐!要不是反应及时,小驰早就被它逮个正着了。真要那样的话,天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小驰吓得顺势朝后面踉踉跄跄地连退好了几步,手心和后背一下子滋出一层滑溜溜的汗液,脑袋也被惊得嗡嗡直响,胸口剧烈起伏,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那把随身携带的弹丸手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在了手里。不仅如此,他还朝那可怕的头颅连开了四枪。

 

——“砰、砰、砰、砰”。

 

打完四枪,慌得连手枪也丢到了地上。直到保持了一定安全距离之后,他才终于站稳了脚跟。

 

“哈哈!”传来一个笑声。

 

小驰立刻竖起了耳朵。

 

嗯?怎么回事?什么声音?奇怪……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重新朝水面上的那颗头颅望去。

 

“嘻嘻!”果不其然!真是那头颅在笑!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小驰稍做镇定,又眯起眼睛仔细瞧了瞧。

 

呃,那哪是什么可怕的头颅!他这才看清楚,那居然是一只光秃秃的河马脑袋……

 

“嘻嘻……被我吓到了!被我吓到了!嘻嘻嘻!”

 

什么嘛,原来只是一只河马……小驰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喂,河马,你没事吧?”他试探着问道。

 

“人家才不叫河马,人家叫小山。”河马——噢不,叫小山的河马立即搭腔道。

 

他的声音尖尖的,有点像那种玩具橡皮鸭子被不小心踩到时发出的声音,又有点像生气时的小男孩的嚷嚷声。总而言之可笑得不行。不过至少可以断定的是,这是一位男河马,而且年龄还很小。

 

“噢……那,小山,你好啊。我的名字叫菊驰,你可以管我叫小驰。”

 

小驰也自我介绍道,但一想到这位叫小山的河马的说话声,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哼!你嘲笑人家!”

 

耳朵倒是挺尖的嘛……这回小驰又换成在心里嘀咕。算了算了,现在可不是和奇怪的河马斤斤计较的时候。于是他朝这位叫小山的河马摆了摆手,表示投降。


小山立刻露出了得意的憨笑。

 

“嗳,小瓷——”这当儿,小山又发话了。

 

“小驰。”小驰纠正道。

 

“噢……小瓷。”

 

“驰!是‘chí’,不是‘cí’啦!唉……来,跟我念一遍:小驰。”

 

“小瓷。”

 

“算了算了……”



“小瓷,你是人类吗?”

 

“那还用说。”

 

“唔,关于人类我倒是知道一点,不过真正亲眼见到,这还是头一次哦!”

 

这有什么稀奇的……小驰心想。不过,我也是头一次见到像你这样奇怪的河马,他又想,不过没说出口。

 

见小驰没有接话,小山又说:“原来真正的人类长这样啊……”一边说,一边一屁股坐在了小驰身旁,像是自说自话要跟他聊起天来了。

 

“是啊,不过我还是个小孩,成年人的个子比我高得多呐。”说着,小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脑袋上的棒球帽摘了下来,让小山瞧了瞧他的头发。

 

“喏,你看,人类还长有这样的头发,你没有的吧?”

 

小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嗯,没有的,我是秃头。”

 

“这个给你戴吧。”

 

这时小驰把自己的棒球帽摘下来,扣在了小山脑袋上。大小倒是正合适。颜色也配得不错,这顶棒球帽正好也是红白相间的。

 

小山开心地说道,“小瓷,我带你去芒果湖玩好吗?”

 

“芒果湖?”

 

“嗯,那是我的家,我们全都住在那里。”

 

难不成那里住着一大群大大小小、会说话的奇怪的河马么……小驰胡乱猜想道。

 

小山继续说道,“那里可好了,你们人类肯定没见过。这里嘛,叫作‘浅海渡口’。直接从这儿出发,我们就能到达芒果湖啦。”

 

浅海渡口?原来这个奇怪的码头还有这么个名字……小驰心想。

 

“那,我们要怎么去呢?”

 

“乘我的小船去就行了。”

 

说罢,小山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那儿掏出一只遥控器模样的东西,然后伸出一根手指,盯着上面那些奇奇怪怪的按钮,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好像是按这个来着……”

 

他兀自在那儿嘟哝着,显然是对如何操作这玩意儿不太熟悉,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到底应该按哪个钮,脸都红起来了。大概是怕又被小驰嘲笑,他皱着眉头胡乱按了一个按钮。这一按,远处的浓雾立刻就聚拢了过来。一眨眼工夫,两人都被笼罩在了迷迷茫茫的大雾中,连对方在哪儿都不晓得了。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好像按错了……”只听见小山在什么地方慌慌张张地解释道。

 

不一会儿,约莫是把遥控器上所有的按钮都轮流按了一通之后,他总算是走了好运,猜对了按钮。浓雾终于退散到了远处,然后稳定了下来。水面上远远地漂来一艘小船,看上去顶多只能容下两三人的样子。

 

“我的小船来啦!”小山高兴地喊道,活像是在说“我家的小狗来啦”。

 

小船像是接收到了小山的信号,慢悠悠地朝码头这边漂了过来,一两分钟后便安安稳稳地停靠了下来。小山咯噔一下就跳了上去,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小驰,示意他也快点上船来。

 

有那么几秒钟,小驰有点迟疑。但他并没有让小山看出自己的迟疑,当然。他只是假装若无其事地回头望了望码头。

 

一旦乘小船离开这个码头,就离原来的世界越来越远了,他想。也许那里天已经快亮了,也许回去的时候,与爸爸相识的山林工友已经发现他失踪多时,正四处打探他的消息。也许已经有很多人在山林里搜寻他的踪迹,连警察也出动了。但……也许驶离原处的缆车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毕竟出发的时候夜深人静,山林里平日也很少有人来访。也许只要走完这一遭就回家,甚至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他曾离开过。

 

哎,就不要多想了,跟小山一起去芒果湖吧!他对自己说。

 

于是他迅速回过头,纵身一跃,跳上了小船。

 

抵达彼岸之前,小驰不知不觉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他发现小船正穿行在巨大的奇异花朵之间。那些花朵五彩斑斓,简直就像是直接从不可思议的画布中摘下来的、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多面剪影。它们的根茎扎入深深的水底,花瓣和部分叶子漂浮在水面之上,简直要让人误以为自己掉入了弯折起来的波浪形立体画卷。

 

如果说这就是沿途的风景,那么小驰对那个叫芒果湖的地方就更加期待了。

 

“快到了吗?”

 

“还要一会儿呢。”


“不过也快啦。”

 

“唔,突然期待起来了……”

 

小驰挺了挺腰,然后用力吸了口气。

 

“是嘛,那多好呀,”小山转过脑袋来,朝他笑了笑,“我还以为你睡觉是因为觉得无聊呢。”

 

“哪里,怎么会……”

 

说到这儿,小船驶过了一座山坡。小驰惊讶地发现,山坡上居然铺着一只袜子——一只奇大无比的巨型袜子,起码有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虽然山坡高低不平,但还是能看出那是一只接近完工的袜子。袜子的边缘和表面密密麻麻地分布着一些小东西,那些小东西似乎正十分起劲地扭来扭去。仔细凝目一看才发现,那些扭来扭去的东西,居然都是些小人儿,这里那里的,到处都是。而且,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些小人儿不外乎全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婆婆……

 

老婆婆们穿着一模一样的深蓝色连衫裙,梳着如出一辙的圆形发髻,无一例外地全部手持织针,正颇有节奏地、赶进度似地编制着那只巨大袜子的剩余部分。除此以外,不同的唯有她们干活时的姿势。俨然一支织袜子的老婆婆军队。

 

见小驰看得目瞪口呆,小山用胳膊肘顶了顶他。

 

“没什么好多看的啦。”

 

“啊?没什么好多看?难道你没看见吗,她们——那些老婆婆!她们……”小驰还是难掩惊讶之情,“还有那只袜子!可真大……从没见过那么大的袜子。”

 

 “那些是专职的织袜子婆婆。不用大惊小怪啦。”

 

 “不用大惊小怪?”小驰吃惊地看着他。看到这种场景居然还叫人不用大惊小怪?他忍不住想道。

 

想归想,他还是继续问:“她们为什么会穿着相同的衣服?我应该没看错吧,那看上去……看上去就像是中世纪的仆人服装嘛。”

 

“什么世纪我倒不大懂,不过,星孩说她们都不是好人,所以要永远在山坡上织袜子。”

 

“星孩?”

 

“嗯,是星孩说的。”

 

“那个……星孩是谁啊?”

 

“噢对了,”小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摸了摸脑袋,“我还没告诉过你谁是星孩呢。”

 

搞什么呐……这家伙是在装傻吗?小驰暗自思忖着,又说道:“那你现在告诉我,星孩是谁?”

 

“我也不知道。”小山摊开两只肥肥的小手说(看上去倒不像是在撒谎),继而再次握住船桨。

 

“啊?到底什么意思啊!”小驰有点生气了,心想这河马是不是又在耍弄自己……

 

小山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急忙解释道:“哎呀,我没说清楚,没说清楚……你听我说——”

 

不等小山继续往下说,小驰就打断了他:“还有,你刚才说‘永远在山坡上织袜子’又是什么意思?那只袜子不是很快就要织完了吗?”

 

小山颇感无奈似的说,“哎,它只是看上去就快织完了,告诉你吧……那是一只永远织不完的大袜子——无论有多少那样的老婆婆,无论又有多少新的老婆婆加入,无论她们多么努力,耗费多少时间,都不可能织完那只袜子的。袜子只会越织越大,却永远无法完成。简单说好了:那是一个圈套,星孩设下的圈套,圈套自有圈套的规则。这下明白了吧?”

 

“那么……那个——”小驰还想继续问点什么,但语气已经明显拉长,不那么咄咄逼人了。

 

“哎呀,你就别问啦,现在我也讲不大清楚。关于星孩和织袜子的老婆婆什么的,等到了芒果湖再慢慢告诉你吧。不过有一点我可没乱说——我真的不知道星孩是谁。”

 

小驰在心里嘀咕着。——不计其数的、长得一模一样的老婆婆,在山坡上编织着一只永远织不完的大袜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那个星孩又究竟是什么人呢?

 

似乎越接近芒果湖,那种奇诡的气息也就越重了。

 

正想着,耳畔又传来了小山的声音——

 

“我们到啦!”

 

只见小山一副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屁股扭来扭去,扑通一下趴到了船头上。

 




简介

马嘉恺:青年小说作家,造梦师,童年梦想家,他的作品神秘,纯真,诡谲,温暖,其代表作《时间之城》《星孩的芒果湖》出版后,深受读者喜爱。

不系舟:教书匠。美滋儿的妈妈,广播爱好者,希望有一天能和美滋儿一起读童话。

晨了个晨:霸气温柔的狮子男、爱配音爱生活!

佑佑9龄狮子男,优点:能说,缺点:太能说!爱好:科幻电影动漫乐高钢琴围棋篮球游泳读书,天真善良爱探索,热情宽容乐天派!兼具妈妈的保护神和小棉袄!


翻牌手

张洋气


儿童团

甜老虎/ 宁馨儿/ 哈士宁/ 赵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