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完结】《最是缠绵无尽处》伊雪莫言勋小说全文txt阅读

明明小说影视资源库 2018-08-11 13:12:53

【001】别弄了,我疼。


    新婚之夜,欲望,无际无边。


有女子压抑的声音自那华丽而黑暗的庭院深处不断传来:“阿勋,阿勋,别,别,我受不了了……”


“这就受不了了?”莫言勋看着她生不如死的模样,蓦的一笑:“雪儿,一切才刚刚开始,我劝你还是好好享受吧,毕竟,这是你的第一次,也将是你的最后一次。”


“什么,意思?”


“装,接着给我装。”


“不,阿勋,别弄,别弄,我疼……”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觉得她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了,疼得她撕心裂肺。


“十年前,你一把大火烧得真真只剩下半条命,整整十年,她只能靠透析苟延残喘的活着,你再疼,比得上她的十分之一吗?难道,你不该赔一颗肾给她?”


“我为什么要赔一颗肾给她?我说过,那一场火不是我放的,我不欠她的,我从来就不欠她的,啊——”


他狠狠用力。


仅仅是因为她为自己辩解吗?


她疼得死去活来,颤抖的嘴唇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却不知,这样的柔弱更激发了他的疯狂,“没有人能在我面前诋毁她,尤其是你,伊雪,听着,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比起她这十年所受的苦,就是把你这条命赔给她都不为过,更何况,只是一颗肾而已,给她一颗,还给你留了一颗。”


“可你知不知道,我只有一颗肾是健康的,你若拿走,我会死,我会死的……”


“那你就去死吧!”


他压根不相信她的话,猛的一下,毫不留情的从她体内撤离。


终于解脱了。


可是她,再也动不了了,身下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蔓延开来,弥漫在空气中。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吗?


他不在乎她的死活,从床头柜上拿出几张纸扔到了她的面前:“我没时间在这里看你演戏,如果你还想继续留在我身边的话,就把字给我签了。”


密密麻麻的小字中,她只看到一行醒目的标题:


肾移植手术同意书。


她倔强的摇头:“不,她不配!”


即使是用她的生命成全他的幸福她也心甘情愿,但是林梦真,她不配。


莫言勋怒上心头,但是看着这倔强的小脸,他蓦的笑了:“伊雪,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娶你吗?”


“为,为什么?”这一瞬间,她忽然不敢去触碰这个答案。


“要你一颗肾,我不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过是你那爱女如命的父亲拿伊氏江山来交换,我才勉为其难接受你这个毒妇罢了。”


“不,不……”她不相信,不相信。


“就是不知道,岳父大人知道他用他的整个江山换来的只是他的掌上明珠在我的身下放浪尖叫屈辱煎熬,他会怎么样?”他慢条斯理的看一眼头上的针孔摄像机,笑得邪魅,笑得残忍。


“不,不,”她脸色煞白,苦苦哀求:“我爸爸有心脏病,他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阿勋,你不可以把这个拿给他看,你不可以这么做,不可以……”


“那就给我签字!”


他从床上拉起她便将她按在了床头柜上。


撕裂的身子顿时如千刀万剐一般,使得她哭了出来:“疼,疼,阿勋,我疼……”

【002】阿勋,我真的疼……


    随着她的哭喊,他瞥见了她身后落下的那一片血迹,但他依然按着她的身子,将她按在床头柜上:“签字!”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阿勋,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我说过我没有害过她,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不相信我……”她哭得泣不成声。


“姓伊的,你不见棺材不掉泪是不是?”


她所说的,他一个字都不会相信,干脆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方秘书,把这段视频给我的岳父大人送过去。”


“不要!”她立即抓住了他的衣角,苦苦哀求:“不要,我求求你不要。”


“那你签,还是不签?”他只关心这个问题。


“我签!我签!我签!”


既然他安心要送她去死,那么她便没有第二条路可以活下去。


颤抖的手指终于在手术同意书的落款处,写下了伊雪的名字。


“三天以后,准备手术。”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丢下这句话就准备离开。


“阿勋……”她想都没想便拉住了他的手:“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了阿勋,你能不能留下来陪陪我,十分钟,十分钟就好。”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下身疼得厉害,一直在流血,她真的希望他可以陪在她的身边,别说十分钟,就是一分钟,她也觉得是幸福的。


但是,他是那么讨厌她啊,冷冷的甩开了她的手,将她甩到了地上,看着她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毫不留情的准备离开。


不想这时,他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看一眼来电是林梦真的贴身保镖李刚打来的,他第一时间接了起来:“什么事?”


“莫总,林小姐她不知怎么了,突然跑出了医院,被车撞了,现在胃出血极其严重,但是医院库存里根本就没有熊猫血,这可怎么办是好?”


“我会带血过去,无论如何,让她撑下去!”


莫言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也不管伊雪的身体状况,拉起她就走:“跟我去医院!”


“不,不,”她被他拖着,每动一下,身下都是凌迟般的疼痛,“阿勋,我疼,我疼,我真的疼……”


“你再疼,比不上真真的万分之一,伊雪,这是你欠她的!”


他打开车门便将她扔了进去,然后,他发动车子十万火急的往医院里赶去,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她疼成什么样了。


下了车,也不管她那软弱的步子是不是跟得上他的脚步,只觉得她是不想救真真,所以他走的更快了。


伊雪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拉着走进医院的大门的,她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


等在手术室外面的李刚看到他们,急忙迎了上来:“对不起莫总,是我没有保护好林小姐,才会让她跑到了大街上去……”


“三更半夜的,她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到大街上去?发生了什么事?”莫言勋直入主题的问。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傍晚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她就一直在哭,我说要打电话给您她也不让,说都是她不好,她本来就不该活着,不该让您这么在乎她以至于忽略了伊小姐,还说您已经结婚了,她不该再做个第三者插入你们的婚姻之中,但是您娶了别人,她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莫言勋脸色越来越难看,愤怒的眸子直射伊雪:“是你!”

【003】抽干她的血


    “不,不是我,我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她频频摇头。


“不是你?”他压根就不信,“除了你还会有谁给她打这个电话?除了你还会有谁这么恨她?除了你还会有谁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她死?”


伊雪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他误会她到如此地步,她再辩解,又有什么用呢?


李刚急忙上来劝阻:“莫总,林小姐还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您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想怎么救林小姐啊……”


“当然!”莫言勋死死地盯着伊雪,目不转睛,咬牙切齿:“真真需要多少血,从她身上抽,抽干为止!”


“阿勋……”她回望他一眼。


他听任何人的话,却从来不会好好的听她说一句话,他真的,就这么厌恶她?这么恨不得她去死吗?


但是她逃脱不了,任由那冰冷的管子一管一管抽走她的血,整整一千毫升,她的意识终于模糊了……


也好,睡着了,就不会觉得疼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沈大哥?”


沈放回过头来,看着她那苍白的吓人的脸色,他的脸色也不好看,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伊雪儿,你怎么这么有本事?我不过一天不在医院里,你就把自己弄了进来,还让人抽走一千毫升的血,你不要命了?”


“不是有你在嘛……”她努力对他嘻嘻笑。


“少跟我来这套。”他将那一份肾移植手术同意书丢到她的面前:“给我解释清楚,怎么回事?”


“……”她顿时沉默。


“说,是不是莫言勋逼你的?如果是,你说出来,沈大哥就是拼上这个教授不做,也绝不能让你做这种手术。”沈放说。


“不,没有人逼我,我是自愿的……”她低低的道。


“自愿的?伊雪儿,你疯了吗?你忘了你三天前才经历过绑架事件,你的一颗肾已经受损,这个时候你要再把另一颗肾捐出去,你不要命了?”


伊雪沉默不语。


“伊叔知道这件事吗?”他又问。


“别告诉我我爸。”她立即说。


“这件事和伊叔有关?”他看她的表情也猜出个七八分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跟我说。”


“你就别再逼我了沈大哥。”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还有很严重的心脏病,她怕父亲一旦知道会有个三长两短,索性道:“我的事你就不能让我做一回主吗?沈大哥,你要再逼我的话,我就自己去黑市上把这个肾摘了。”


“你——”沈放被她气疯了,咬着牙瞪着她,“行,你真是长能耐了,行,我不管你,行了吧?”


沈放狠狠瞪她一眼,掉头就走。


“沈大哥,对不起。”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喃喃的道:“我不能因为我自己,害了爸爸,再害了你……”


手术,势在必行,并且定在了第二天下午两点。


伊雪以为,没有人会愿意再走进她的病房里来的,沈放不会,莫言勋更不会。当然,除了那个人——


林梦真。


林梦真走进来,看到她一副苍白如雪的面容,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雪儿,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白的像一只鬼一样,也难怪莫言勋不喜欢你。好吧,看在你明天上了手术台还不一定能下来的份上,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吧,其实我昨天根本没有出什么车祸,我根本就没事,但是只要我一掉眼泪,他就抽了你一千毫升的血,对于你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004】被心爱的人逼着去死

    “你那些恶心肮脏的事,我没兴趣知道,你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伊雪指着门口的方向。


“你有什么资格不欢迎我呀?”林梦真又笑了起来,如那夏日的骄阳,灼灼耀眼。


“我是学不来你的手段,我也不屑于学,但是林梦真,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我伊雪这辈子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反倒是你,机关算尽,坏事做绝,你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要我的肾,你配吗?”伊雪字字珠玑,这一辈子还没对谁说过这么狠的话。


“配不配,你说了不算。”林梦真嘻嘻笑,一步步的向她走进:“怎么,被自己心爱的人逼着去死,这滋味不好受吧?”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伊雪气愤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想把这个女人赶出去,可不知怎的,她还没碰到她的衣袖,林梦真忽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跌坐在地上,委屈的道:“雪儿,我们毕竟姐妹一场,我也想过要成全你和莫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怎么回事?”


门口突然响起一抹冷凝的嗓音。


伊雪循声望去,看到莫言勋的那一瞬间,再看看跌坐在地上哭得正欢的林梦真,她顿时反应过来,但是,已经晚了。


他第一时间去扶起地上的林梦真:“真真,怎么了?她欺负你了吗?”


“莫大哥……”林梦真扑进他怀里抽噎起来:“我只不过是想来谢谢雪儿,可话还没有说几句,她就推我,还说我不配拥有她的肾,莫大哥,我也觉得我不配,她毕竟是伊家大小姐,是你的妻子,而我什么都不是,莫大哥,这手术不要做了,就让真真去死吧……”


“胡说,我怎么会让你死呢?”


莫言勋温柔的安慰她,待她平静下来,才起身走向伊雪,一句话没说,一巴掌已经甩过去了,打得她跌倒在地上,嘴角渗出了血丝。


但是这样的疼痛于她而言,早已麻木了,冷幽幽的目光朝林梦真看去,看到了林梦真嘴角那一抹胜利的微笑,她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我说的有错吗?这样一个不要脸又惺惺作态的女人,我恨不得她去死,这样子的一个女人,她配得到我的肾吗?”


“你当着我的面都敢这么骂她,我看你是当真活的不耐烦了,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你,你要做什么?”她看着他一脸阴沉的模样,忽然开始害怕。


“你不是巴不得真真去死吗?以免夜长梦多,明天也不必等了,今晚就进行手术移植!”他说的决然。


“不,不,”她拼命的摇头:“我后悔了,我不会把我的肾移植给这个女人,我就是死,我也不会移植给她!”


她说完,拔腿就跑。


但是,李刚从外面走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而莫言勋说到做到,也不管现在是几点钟,不管别人都在做什么,连夜通知提前手术。


而这所医院里,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沈放有心帮助她却也是孤掌难鸣。


然后,就在凌晨三点钟,伊雪到底还是被推上了手术台,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未完待续……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看全文,资源整理不易!

低价有偿分享哦,望知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