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小说好看榜】经典悬疑探险小说《鬼吹灯》

网络文艺日报 2018-11-07 17:22:55

2005年12月14号晚上7点,天涯论坛莲蓬鬼话板块悄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鬼~吹~灯~盗墓者的一系列诡异经历,请勿转载》的帖子,发帖人的ID叫天下霸唱。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有点土气,也有点“山寨”的帖子,会引发此后十几年中国盗墓题材小说的大潮。

几个月后,《鬼吹灯》第一部开始在起点中文网连载,并在起点和新浪图书的大力宣传下,人气步步攀升。2006年末,《鬼吹灯》荣登新浪读书风云榜,火速蹿红。这仅仅是一个开端,此后的一两年中,《鬼吹灯》迅速成为了一部“现象级”的网络小说,也承载了无数的非议。荣耀与争议的并驾齐驱、“盗墓类”小说的异军突起,无不代表着中国盗墓小说时代的降临。至今,《鬼吹灯》系列作品作为“盗墓探险类”小说的开山鼻祖,已经成为继金庸等武侠小说作品以后,在华人间传播最广的小说之一。甚至在美国、越南、泰国等地也有着深远的影响力。


《鬼吹灯》一书的内容构架,糅合了恐怖、悬疑和探险小说的风格。开篇以极富中国灵异故事特色的“阴风怒嚎夜,荒村女艳尸”为滥觞,引出了主角“胡八一”的身世。由他的祖父胡国华因缘际会得到的残卷《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引出了后续的一系列故事。


这几卷口诀,可助人辨识山川之脉象、诊阴阳风水之迴流、参星观斗、识得风水宝地,从而探得古代墓穴。盗墓流派也分为四派:摸金、卸岭、发丘、搬山。而此残卷所涉的,正是规矩最多,技术含量也最高的“摸金”一派秘诀。



“人点烛,鬼吹灯”也正是摸金派不传之秘。意为进入古墓之中先在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才能开棺,如果蜡烛熄灭,须速速退出,不可取一物。相传这是祖师爷所定的一条活人与死人的契约,千年传承,不得破。除此之外,《鬼吹灯》对盗墓的背景构架也是颇富历史感:摸金一派始于三国时代的曹魏,为补给军粮,有一队正规军马专司此业,世人称“摸金校尉”。


《鬼吹灯》一系列作品的主角主要有三位:胡说胡有理的胡八一,冲动果断、性格有些二的将门之后胖子王凯旋,以及美国华裔出身,家有秘传搬山分甲术的美女Shirley杨。三位主角由《鬼吹灯》系列第一部《精绝古城》相识,直到第三部《云南神谷》正式聚齐“摸金校尉”三人组。作为一篇构架庞大的鸿篇巨著,天下霸唱选择了单元剧式的体裁,使得《鬼吹灯》每一部之间联系紧密,内容也相对独立,随手拿起一本都可以在不考虑前情的状态下阅读。


开头第一部《精绝古城》是整部小说的背景搭建以及人物构设,主线与逻辑相对较为松散。小说的背景是在新中国刚成立时期,横跨越南战争以及文革。在对胡八一、王胖子还有Shirley杨的人物塑造上,天下霸唱的笔触可谓是如鱼入水般油滑,波澜壮阔的精致笔触极少,更多的是通体润滑一气呵成的铺叙,读下来完全没有任何磕绊的感觉。无论是情节的契合,还是节奏的把握,都掌握得极好,很容易引人入胜。



胡八一作为主角,在天下霸唱的笔下极富血肉。他本是一名“后门兵”入伍,虽说靠关系,倒也是真有一身本事。平时一副吊儿郎当混不吝的样子,掺着真真假假的话胡说八道,但骨子里却是个重情重义、忍耐力极强、一腔孤勇的男人。他拥有军人一般的耐力,有时候看不惯自己的班长,也会在战友牺牲时怒急攻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全抛脑后,只为那些死去的兄弟。


“三天后,我在军区医院的病床上躺着,军区的参谋长握着我的手亲切慰地问:“小胡同志,你们这次表现得很勇敢,我代表军委向你表示慰问,希望你早日康复,在革命道路上再立新功啊。怎么样?现在感觉还好吗?”


我回答说:“谢谢首长关心,我还………还还……还……”想说还好,可是一想起那些永远离我而去的战友们,小林、尕娃、指导员、二班长,这个“好”字憋在了胸口,始终是说不出来。”


昆仑雪山发生的一系列巨变,是胡八一军旅生涯中的第一个阴影。触碰即使人化为灰烬的瓢虫,种种不明的灵异现象,拼劲全力却仍旧挽回不了昔日并肩作战的队友生命的绝望,时刻敲打着胡八一的神经。


到越南战役时,战友惨烈的死状,就是压死胡八一军旅生涯最后一根稻草。精神极度压抑的情况下,胡八一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


“战斗接近了尾声,零星的枪声仍然此起彼伏,阵地上到处都是硝烟,战壕里横七竖八地堆满了尸体。


坑道中,十多具焦糊的越军尸体散落在里面,这时候已经分不清是被炸死的还是烧死的。


我在最里边发现了一大捆还没有爆炸的集束手榴弹,我赶紧带着战士们想往外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声沉闷的爆炸,我的身体被冲击的气浪震倒,双眼一片漆黑,感觉眼前被糊上了一层泥,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拼命地用手乱抓,心里说不出的恐慌,这时我的手腕被人抓住,有个人对我说:“同志,快醒醒,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睁开眼看了看四周,两名列车乘务员和满车厢的旅客都在盯着我看,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我这才明白,刚才是在做梦,于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对刚才的噩梦还心有余悸。


然而回到北京的胡八一发现,改革开放了,之前熟悉的生活完全变了样子。生存已然成为第一要务。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机缘巧合重逢王胖子的胡八一,又巧遇倒卖古董的大金牙,天下霸唱在这里对胡八一的塑造,可谓是胡八一“胡言胡语歪道理”的巅峰。


最后我和胖子决定,干他娘的,做定摸金校尉了,什么受不受良心谴责,咱们就当良心让狗吃了,不对,吃了一半,嗯……也不对。不妨换个角度看,现在是八十年代,不是都提倡奉献吗?现在也该轮到那些剥削劳动人民的王公贵族们奉献奉献了。不过这些死鬼觉悟很低,别指望他们自己爬出来奉献,这种事,我们就代劳了,打他们这些封建统治阶级的秋风,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


胡八一的胡诌能力登峰造极,而且还有强烈的上世纪80年代初的风格。不过他的这个属性,也为今后种种灵异诡异之路,平添了几笔轻松的色彩,使得整本书的基调并不是那么影绰恐怖。在《精绝古城》这一部的下半部分,Shirley杨以资助探险队的美籍华裔身份出场,多金冷静,睿智果断是她的标签。胡八一和王胖子为了钱,Shirley杨为了她父亲的遗愿,考古队为了考古事业,这样的一群人踏上了寻找精绝古城秘密的征途,也开始了摸金校尉三人组不同寻常的人生。


在精绝古城的结尾中,联系整本书的鬼洞,终于拉开了神秘的面纱,阴风阵阵,深不见底。可惜的是神秘的精绝女王在最后都没有露出面目。《精绝古城》这一部的落幕,仅仅只是摸金校尉三人组的开始。《龙岭迷窟》的惊悚悬疑、《云南虫谷》中与自然灵异物质的体力、精力、意志角逐,《昆仑神宫》极富神话色彩的元素等,一系列共八部书,无一不让笔者拍案叫绝。



电影《夜宴》里有这样一句台词:“天下最毒的是什么?”“人心中华有五千年文化传统,无论生死,皆以隐藏人心为律。古人与现代人的脑力角逐,跨越了时间之河,爆发于阴恻逼仄的地下世界。正是人对着同类如此阴狠,才会有墓中群魔乱舞之相、种种以人为料、令人毛骨战栗的祭礼之品。


盗墓小说虽然在国内刮起了狂潮,但是在现实中,盗墓这种行为实在是罪大恶极。莫说胡八一拿物规矩,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古物很多的信息不仅仅来源于其本身,更来源于其特定位置的附带信息。本应出现在祭台的贡玉,从荒野之地挖掘,在制式尚未明确的朝代,无疑加大了考古工作的难度。珍贵的文物与历史,重见于世时应当带着历史责任,而非浑身泥土被窝藏在销金泥窟之地。



而且盗墓和考古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不能混为一谈。就拿《鬼吹灯精绝古城》中的一个情节来说,主角一行人深入黑沙漠在西夜古城中转休息时,在古井下发现了姑墨王子的墓室。陈教授一行满心欢喜,观摩考察,问及是否打开王子的棺木时,考古学家的想法和盗墓者截然不同:


陈教授连连摇手:“开不得!姑墨王子夫妻合葬的这口棺木,是国宝啊。咱们现在没有条件,环境也不合适,一旦打开就会破坏密封的棺木和里面的物品。咱们此行的目的是向上级提交评估报告,申请发掘,或者对这些古代文明遗产给予应有的保护。”


读者在阅读这类小说时,一定不要被小说本身渲染的惊险和刺激所迷惑,走上盗墓违法犯罪的不归之路。



不过《鬼吹灯》作为一部文学作品,只需要写出好看的故事就够了,而它也确实做到了把灵异与科幻相结合的奇思构想于纸上,堪称新旧冒险元素的完美结合。虽偶有粗糙之处,但仍是一部上佳的作品,经得起时间的打磨。即使今天来读,依然让人上瘾,所以各位读者闲时也不妨入书遨游一番。


[本期榜评执笔人为粉丝评论家“雪唱”]


众口纷纭说经典

优书网•欧尼酱:从小就喜欢看类似《鲁滨逊漂流记》之类的书,所以作为一本冒险类型的小说我还是喜欢看《鬼吹灯》的。就像鲁滨逊从沉船中找补给,使用各种武器努力生存一样,每次看到胡司令和胖子死里逃生(记忆最深的还是从关东军基地拿枪突突的场景,可能对枪支比较感兴趣吧),都会觉得浑身舒畅。因为情节吸引人,人物性格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不过胡司令的敢拼敢闯,胖子的恐高,杨MM的冷静理智使人物更加饱满。第二部总感觉情节上不如第一部有吸引力,不过也还可以了。毕竟是经典啊,过了好多年啃下去依然不费劲,可见其魅力所在。


豆瓣•绿:《鬼吹灯》中掺杂了大量的风土人情和风水学说,即便是原创的发丘摸金搬山卸甲这四大盗墓派别,也尽量做得有理有据,溯本求源,甚至后四册用了很大一部分笔墨来完善整个倒斗行业的架构。据说作者在前中期一直每天一两千字的节奏信笔写来,到后期才开始考虑如何自圆其说,以这种连载方式写作而BUG数量如此之少,作者功力确实了得。


知乎网•鱼禄:本书最精彩的地方在于,读完整本书你都没有发现“鬼”出现过。金国尸煞、黄皮子、献王之流都是不同于人的生物而已,并不是“鬼”这种东西。而胡八一的祖父和鹧鸪哨陈瞎子当年的经历,虽然有妖怪旱魃等等,但也可以理解为故事或者传说的加工,所以你真地找不到有鬼的存在。相信很多读者读完全书都会有跟我一样的疑问:到底有没有鬼?即使胡八一的推测逻辑严密,条理清晰,他自己坚信唯物主义哲学不相信有鬼,你也会对当年那种语录式的论断由衷厌烦,只能啧啧。所以真的很佩服作者的意图和做法:事情就是这样,话就说到这里,到底有没有鬼,你自己看着办吧。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