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九把刀全集64部》,作者:九把刀

书影小站 2018-11-28 09:02:13

试读:

杀手·鹰

——阳台上的波斯菊


  有人说,他是个不爱冒险的杀手。  


  有人说,他只是很喜欢从容不迫的感觉。


  也有人说,他没兴趣听见子弹钻进人体的声音。


  综合以上,可以勾勒出他在杀手分类里的象度。


  他只在距离目标三百公尺外的高楼天台上,架起狙击枪,挂上十字瞄准器,抽一口烟,等着目标自动站在死神的在线。


  乍看之下,慢条斯理是他的工作态度,实际上是他对时间、地点的要求严谨的必然结果。他在第三根烟熄灭前一定能顺利完成任务。正好是三注香。


  「目标」,是那些倒在血泊里尸体,共同的代号。


  在任务完成后,他会放一朵花在天台上,悼念那位与他素不相识的目标。


  他,杀手「鹰」。


-------


  如同科幻小说家艾西莫夫为机器人订定三大法则,委托人与杀手之间也有崇高的默契,其道德化的程度均被双方认同。


  一,不能爱上目标,也不能爱上委托人。


  二,不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透露出委托人的身分。除非委托人想杀自己灭口,否则不可危及委托人的生命。


  三,下了班就不是杀手。即使喝醉了、睡梦中、做爱时,也得牢牢记住这点。


  这三样默契定得相当反戏剧化,似乎害怕杀手会像电影般的情节,感情用事,节外生枝,变得婆婆妈妈。


  至于这三个默契是如何制定出来的、被谁制定的,已无从查考。从结果上看才是最重要的。显少有专业的杀手会违反以上的默契。


  收钱,扣下板机,走人。


  这就是杀手。


-------


  每个行业都有独特的规范。


  当杀手的也有三大职业道德,可说是内规。


  一,绝不抢生意。杀人没有这么好玩,赚钱也不是这种赚法。


  二,若有亲朋好友被杀,即使知道是谁做的,也绝不找同行报复,也不可逼迫同行供出雇主的身分。


  三,保持心情愉快,永远都别说「这是最后一次」。这可是忌讳中的忌讳,说出这句话的人,几乎都会在最后一次任务中栽跟斗。


  对每个成功的杀手来说,除了精准狙杀目标,风格是最重要的。


  越是厉害的杀手风格就越鲜明,辨识度高,让人有种「嗯,这一定是某某人干的」的强烈印象。


  鹰也一样。


  在霓红城市的上空,鹰在二十九次的行动中逐渐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存法则。


  能够用一颗子弹杀死的人,绝不用第二颗。


  如连第二颗子弹也错发了,绝不恋栈,收拾枪具就走。


  鹰比其他杀手都要重视效率,遵守杀手应该遵守的任何规范,可说是一个无聊至极的刻板家伙。


  比起那些视任务完成为自尊的杀手来说,鹰相信自律比其它的东西更能让自己生存下去。

试读:

杀手·杀手G

——登峰造极的杰作


1


  一双巨大的眼珠子,正贴着地,瞪着地上的骨牌。


  老人小心翼翼将一张张骨牌往后迭好,生怕一个不小心,此番心血便要重头再来。


  如果有人能吸黏在天花板上,便会发现骨牌的形状是一个太极图。


  果然像老头子会堆的东西。


  「还剩下十三张黑色骨牌啊。」老人心底数着。


  不吉利的数字,糟糕的颜色。


  所以死神降临。


  老人身后的影子,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黑色的西装里是件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袜子,墨镜。


  活脱像是,从老人影子里浮出的延伸物。


  「不好意思。」


  男人的手里有枪,毫无犹豫抵着老人的腰际。


  老人还没反应过来,灭音枪管里的子弹快速从后腰,贯叉进老人的肝脏,然后破出前面的肚皮。


  灼热的弹头在地上铿铿打转。


  男人很清楚,子弹破坏这些部位后、蚕食鲸吞老人生命所需的时间。


  那是他的优异天赋。


  「请您忍耐十七分钟。」男人双手合掌,一脸的不好意思。


  男人将濒死的老人轻轻往旁边摆好,接过他手中的骨牌。


  「骨牌啊……我还以为上次那张拼图已经够扯的了。」


  男人吐舌,然后深呼吸,屏气凝神。


  双膝跪下,双肘靠地,像只匍匐温柔的猫,男人谨慎地将剩余的十三张骨牌摆好,位置精确无误。


  一千张黑色,一千张白色。


  完美的太极。


  「还行?」男人看着老人。


  老人嘴巴开开,神智迷离,但仍点头。


  男人牵起老人右手,用老人的食指轻轻推倒第一张骨牌。


  太极在接下来的四十五秒内飞快倒下。


  由黑变白,自白而黑。阴阳共济。


  老人点点头,困顿不已。


  地上都是血。


  老人很疑惑。为什么这个一身黑的男人,能够无声无息来到自己背后?


  这是某知名建设业董事长办公室,位于某知名大楼的十七楼,楼面是连猫都上不来的玻璃帷幕。


  办公室外面,除了三十个员工办公的地方,走廊上还有四个保安,两个私人保镖。


  这个男人不是不简单,根本就是太可怕。


  但老人还有个更重要的不明白。


  「是谁雇你?」


  「你知道我不能说的,法则二。」


  男人看着表,十七分钟了。


  老人阖上眼睛。


  男人离开房间前又回头,再看了一眼那染血的太极,突然开口。


  「G……我的名字贴在布告栏也无妨。」


公众号回复关键词『九把刀』可获取全部




长按识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