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科幻最终表达的还是人文问题

好书探 2019-08-13 16:25:28

在科幻界,何夕、刘慈欣、王晋康、韩松被评为科幻作家中的“四大天王”,但对于死忠科幻粉而言,韩松的作品并不那么被推崇,相反,他的作品更受主流文学的认可。尤其是从现实引申到未来的三部曲“医院”系列的第一部《医院》和第二部《驱魔》出版后,因其科幻小说人文性强,哲学意味重,受到读者的热捧。实际上,比起科幻韩松更偏向于严肃文学,他的作品属于软科范畴,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科幻小说,这也正是其引人之处。

韩 松

现任新华社记者。一直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科幻创作,著有长篇小说《2066之西行漫记》《让我们一起寻找外星人》《红色海洋》,“医院”系列《医院》《驱魔》等。


受访人:韩 松(科幻作家)

采访人:塔 娜(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科幻作品的内核到底是归于技术还是人文?

最早的科幻作品《弗兰肯斯坦》通过实验科学的方式创造出一个生命。今天这种技术早就被DNA合成生物学颠覆了,但为什么这本书现在还有生命力?因为它在技术思想之外提出了人文意识。好多问题至今也没办法回答。


三部曲“医院”系列的第二部《驱魔》里医疗船上的“司命”(人工智能,医院船的实际控制者)其实就是哲学问题,是“我的思维”和存在的关系,你把我造出来,我有精神,我跟这个世界是什么关系?我的造物主是谁?你把我造出来让我孤独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


当年《弗兰肯斯坦》里的怪物见到这个世界却不能认识,开始思考;现在人工智能有了意识、有了情感之后也会产生这个问题。这个由技术产生的“人”的人文问题没有解决,他就开始很抑郁,这跟现在的疾病是一样的。但他也不敢直接杀他的造物主——科学家,就先把科学家的妻子杀了报复。


为什么先杀科学家的妻子?这时候宗教的问题也出来了,因为他认为科学家没有像上帝一样,从亚当身上取下一个肋骨给他造一个伴侣,这很不人道。这些问题现在都没有解决,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人的权利问题、男女关系、两性关系问题,都变得更复杂。所以,200年前一个女作家写的这部小说仍然有巨大的生命力。科技发展到最后一定是人文问题。


好的科幻作品对读者有哪些影响?

有很多,比如刺激人的想象力,鼓励一种探索和冒险精神,提供一种特殊的审美(宇宙、科学本身的美),探讨未来的种种可能性,描绘奇异的明日世界和平行世界以让我们有更多思考,站在未来反观今天,提供批判和质疑,对灾难进行预警。


说到思考,我认为科幻小说最动人心魄的是作者在虚拟的、非正常的自然社会环境压迫下对人性的描摹反思,以及对某些历史问题的哲学思考。你赞同吗?

我很赞同。但有的主流文学也能写出虚拟的、非正常的自然社会环境压迫下对人性的描慕反思,比如阎连科的一些作品。目前主流的科幻还是要加入前沿科技对社会和人带来的影响。作者首先要把自己当作一个科学家,然后才是一个文学家。科幻是一种表现手法,但它同时更是内容本身。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科幻虽然是一个虚构的世界,但它映照的是现实生活。

科幻首先是要写不存在的世界,它是想象的东西。同时,所有的科幻我认为又是一种现实主义的文学,一定要把没有发生的事情写得很像真实存在,而且科幻描写的世界和魔幻不一样,它们都是在未来可能出现的。科幻是很现实的东西,比如说刘慈欣的《三体》,除了宏大的想象之外,它跟现代人的关系是非常契合的,表达了我们现在生存的状况。包括北京大火事件、 “红黄蓝”事件等都很科幻,但又非常能印证现实。


你认为近年还有哪些值得关注和阅读的科幻作品?

王晋康的《天父地母》,何夕的《天年》,江波的“银河之心”,彩虹之门的“地球纪元”。


据了解,除了工作,你的时间都用来创作科幻作品,但付出与收获并不成正比,对于想要投身于科幻领域的新人作家,你有何建议?

我的大部分精力和时间,其实都是放在本职工作上的。对于科幻新人,我觉得要想不断进步的话,需要首先把本职工作做好。然后多看看别人的作品,模仿一些作品,同时尽量否定别人和自己的第一想法,多想出新点子。


三部曲“医院”系列的第三部取名为《亡灵》,关于这本书你想写什么?

人死了之后怎么活着。


你准备如何解答这个问题?

没想好,确实很难,又没有死过,或者也可能死过,我在想可能人都死过,只是现在以自我的意识再次重现而已,在我看不见的背后再重现,不然怎么那么巧?为什么自我意识不是十几年前的昆虫意识,恰恰是现在,不可能,一定以前或者在未来都是以某种意识曾经存在过。


延伸阅读

《驱魔

韩松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7年6月版  


扫二维码立即购买~


推荐理由:韩松认为,中国需要一次文艺复兴,科幻是个出口。在其长篇科幻小说三部曲“医院”系列中,他采用崭新的文学手法“科幻现实主义”,即“用科幻的思维,把现实中的荒诞重新组织成为具有强烈逻辑性、理性的东西”。首部《医院》于2016年5月出版,提出了“药时代”颠覆性的价值观,“看病,首先是个信仰问题;人生,就是一份治疗套餐”。《驱魔》更进一步描绘“药战争”中的未来病人简史,“群氓的力量是无穷的!大量愚钝成员中必会涌现超级智慧。这就是人民战争的升级版”。这部小说的一大价值在于,它用韩松式的独特视角深入思考了未来人工智能时代,在算法控制下,对生命作出颠覆性阐释,堪称韩松科幻思想体系的集大成之作。




推荐阅读

文学应当有力量唤起生命的生机

中国正在步入泛娱乐业的“她时代”

你心里有长河落日圆,我只有一杯酒

为什么你能力不错,工资却不高?

我为什么选择这部名著为孩子进行文学启蒙

1911年的纽约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抑郁症很难被人理解?




好书探

发现好书 | 推荐好书

喜欢,别忘关注~

合作联系QQ:602036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