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遭凌迟处死的最后一位悍匪

牛图小说 2018-10-22 10:03:24

北京菜市口是清朝处决犯人的地方,每次斩决犯人,都引来很多吃瓜群众围观,有的犯人人来疯,见了人多就大喊“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博得人群一片喝彩和掌声。




但是,如果碰到这种“脑袋没掉却浑身是疤”的酷刑,就没人喊得出来了。那就是——凌迟。凌迟是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死刑,俗称“千刀万剐”,主要是针对谋反叛逆、杀人灭族等十恶不赦大罪的犯人,算得上中国第一酷刑。


凌迟的过程是将犯人零刀碎割,使其极尽痛苦而死,如明朝正德年间的大太监刘瑾,咱们无法查证谁是历史上第一个遭受凌迟的人,但历史上最后一个被“凌迟”处死的人,是清末的京城悍匪——康小八。


康小八,天津卫人,年龄不详,原姓吴,是家里的第八个孩子,绰号“吴秃子”。因为家贫,家里将他过继给北京东皇庄的康家,于是改姓康,江湖人称康小八。




康小八一开始还算规矩,用家里的三头毛驴给别人驮货为生。过去走道上不容易,经常会打架斗殴,康小八会一点武功,打架很剽悍,被当地一个财主看中,当了他的马弁。后来两人成仇,康小八杀了这个财主,放弃了做生意,开始拦路抢劫和绑票勒索的土匪生涯。


康小八之所以能横行京津两地多年,因为他有一把手枪和几百发子弹。手枪在当时是稀罕物,就连清宫卫队都不一定有,这把手枪的来历众说纷纭,有说是他在闹义和团时,杀了一个落单的外国军官抢来的,有说是财主花重金从日本人手里买来给他的。


反正凭借心狠手辣和一把手枪,康小八成了京津一带最有名的悍匪。




京津人喜欢说康小八的一个段子。一天,康小八在北京一家剃头棚理发,剃头匠一边帮他理发,一边和一位熟客闲谈,话题扯到康小八,两人大骂康小八不得好死。康小八不理不睬,理发完后站起来摸摸头,然后问两人:“你们认识康小八吗?”两人回答:“谁认识这种人啊。”


康小八冷笑一声说:“我就是康八爷,今天让你们认识一下。”说着拔出手枪,啪啪两枪打死了两人,并对另一个魂飞魄散的顾客说:“这两个混蛋骂八爷时,你没搭腔,所以饶了你。”


康小八横行霸道的年代,是光绪末年,世道乱成一锅粥,虽然京津的刑部捕快都知道康小八作案多多,但外界传闻他武功高强,轻功了得,又有一把手枪,谁都惜命,不敢轻易去太岁头上动土。




要说康小八也是自己作,他放出风声要去通州码头“劫皇杠”——打劫地方给朝廷交的税银。事情这下闹大了,甚至惊动了慈禧太后,刑部不敢怠慢,重金聘请一个武术高手出山。那就是形意拳的一代宗师——尚云祥。


尚云祥身高仅一米六,但功力高深,在当时名震京城。他的武功货真价实,和今天的所谓“大师”不可同日而语。他曾当过大太监李莲英的护院,后来在抗战初期受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之邀,教西北军练习形意五行刀刀法,在喜峰口一战痛杀日寇一战扬名。


经过一个和康小八有亲戚关系的捕快诱骗,说他妈妈病重,把他骗到东黄庄。尚云祥和另一个形意拳高手马玉堂守株待兔,两大高手把康小八堵在一间房子里,生生抓获。




抓捕的具体细节民间有种种五花八门的传闻,有说激烈打斗中尚云祥使出绝招才赢,有说康小八没动手慷慨而降。据尚云祥自己后来说:康小八武艺平平,并没有传说中的“草上飞”技能,就是靠一把手枪,房间狭窄他根本没机会出手。


横行了十几年的悍匪康小八归案后,为以儆效尤,清廷下了重手,在北京菜市口将其凌迟处死。光绪三十一年(1905)的一个黎明时分,康小八在菜市口受刑。


当时凌迟已经久不使用,绝大多数刽子手都无法胜任,最后好容易找到一个早年做过凌迟的蔡六爷来行刑。那天因为太早,围观者不算多,据目击者描述,康小八在临死前表现的非常剽悍,很符合京津“爷们”的身份。




据说凌迟要先在受刑人额头上下刀,将头皮遮住眼睛,免得犯人充满怨毒的死盯刽子手,影响后面的下刀。但康小八却不让割,他对蔡六爷说:“别遮我眼睛,八爷要看着你怎么把我弄死。”


一刀一刀下去,康小八果然在行刑过程中没叫疼没骂人,就是盯着自己被刮。刽子手蔡六爷觉得他硬气,心软了,悄悄用钢针捅进他的心脏致死,让他少受了不少活罪。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清廷的凌迟等酷刑,让外国人大开眼界,法国人还拍了一组行刑的照片做成了明信片,一时轰动了欧洲。


自诩文明的欧洲人,更加蔑视清朝是个没开化的落后国家。康小八刑后没几天,清廷修订法律大臣沈家本上奏,申请废除凌迟等重刑,以赶上文明开化的世界潮流。朝廷准奏,下令将凌迟、枭首、戮尸等法“永远删除,俱改斩决”。从此,凌迟正式从中国法典中消失。



我倒觉得,凌迟这种刑法还是不要废除的好,那些拐卖妇女儿童,贩卖毒品,当间谍叛国的人,全拉出来凌迟,以儆效尤。以后抓到就凌迟,我看还有谁还有胆子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