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阶层”正在形成;为什么朋友圈那么多好友都对你设置3天可见?

守正争荣 2018-09-01 09:51:00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曾经召开过一次神秘的大会!

 

这个会议集合了全球500多名经济、政治界精英,其中包括布什、撒切尔夫人、比尔·盖茨等大名鼎鼎的全球热点人物。


 

经过商议,到会的全球精英们认为:经济不断发展会造成一个重大问题——贫富悬殊。在21世纪,仅启用全球人口的20%就足以维持世界经济的繁荣。除了这20%之外的另外80%的人都将统统被“边缘化”。届时,有可能会发生马克思在100年前所谓的你死我活的阶级冲突。

 

也可以这样理解:未来的人类有80%人口属于垃圾人口,这对于仅占20%的有价值人口来说,会带来和制造极大的安全问题。

 

那么该如何安置这80%的人呢?

 

当时美国高级智囊布热津斯基认为,没有任何人能改变未来的“二八现象”。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这80%的人口,塞上一个「奶嘴」。让他们安于为他们量身订造的娱乐八卦、低成本、麻醉的信息中,让他们慢慢丧失理想和热情,以及思考的能力。



这就是闻名遐迩的「Tittytainment」战略,由Titty(奶嘴)与 Entertainment(娱乐)合成,中文译为「奶头乐」(有点三俗的译法)。

 

奶头乐」战略,具体是什么呢?


一:发展发泄性的产业。包括偶像剧、色情业、赌博业、暴力型影视剧、游戏,集中报道无休止的口水战、纠纷冲突等等,让大众将多余的精力发泄出来。


二:是发展满足性的产业。包括各种综艺节目,报道各种娱乐八卦、明星绯闻,发展发展廉价品牌,进行各种小恩小惠的活动,让大众沉溺于享乐和安逸中,从而丧失上进心和深度思考能力。



一言以蔽之,那些被边缘化的人,只需要给他们一口饭吃,一份工作,让他们有东西可看,便会沉浸在「快乐」之中,不思进取。


2


为什么大众会心甘情愿的沉溺在这些内容里呢?

 

只要是人,都有天然的、原始的需求,当这种需求被加强化满足之后,就会有一种愉快的快感,尤其当刺激强烈时多巴胺会大量爆发出来,让人进入到一种如痴如醉如梦如幻的感官体验。

 

浅层次的刺激有笑话、美食、挑逗、赞美、看热闹,甚至惊恐(不少女孩喜欢看恐怖片就是这个原因);中等层次的刺激有抽烟、游戏、整容;深层次的有性爱、豪赌、毒品,俗称黄赌毒。

 

当一个人习惯了被这种内容填充和刺激,轻而易举能获得愉悦感,慢慢的就会沉溺其中……

 

最可怕的是:人是会对快感脱敏的,需要不断加强刺激才能继续获得快感,比如抽烟,有的人从刚开始是两天一包,到一天一包,再到后来要一天两包,最后甚至要两根烟一起抽才有感觉。

 

鸦片、吸毒、性爱,都遵循这个逻辑!

 

所以,要想一直获得快感,就得不断加强刺激的程度,需要被更持续、更强烈、更深入的刺激。


上面是清末一个吸食鸦片的中国人

凡是能让你爽的东西,一定也会使你痛苦

 

当然人性中有积极向上的一面,人有思想,有梦想和追求,人需要不断进步,但很多能使一个人进步的行为,却不能让人在当下、在瞬间产生快感。

 

比如学习、阅读、思考、晨跑、健身、瑜伽,这是让人能够获得长足的进步,但这些需要一个人有强大的上进心、克制力、自律。


 

所以,当大部分人选择被麻醉的时候,一小部分人选择精进。



3

 

然而,这个时代里的主流内容却是让人沉沦的。

 

不信,你去看看直播里的低俗的表演系、各大卫视里故弄玄虚的选秀、真人秀、云里雾里的玄幻修真小说;色情暗示的小电影,等等形形色色的垃圾内容,这些就像鸦片,让大众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这些内容哪怕没有一丁点价值,但是其设计逻辑都是以无限满足人性偏好为标准,人性的各种阴暗面,诸如窥私、意淫、八卦、暴力、对骂、凑热闹等等都被激发并满足。


《娱乐至死》前言里有这样的话:

 

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所以,越正统、正经的文艺作品越不会被更多人欣赏,越低俗越浅显越挑逗的内容越容易流行。过去的“非主流”都成了现在的“主流”,再夹裹着利益的驱使,社会对这些文化也越来越宽容、乐见其成,美其名曰:存在即合理。

 

其实,大众要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价值,而是满足自己的情绪。

 

一款网络游戏可以让无数青少年着迷;一档娱乐节目让无数人准时守候在电视机旁边;大众开始乐不思蜀,丧失独立思考能力,最后只要让他们有一口饭吃,他们就会老老实实的被牵着鼻子走。


但是,也必然会有一部分处于中上层的人群,会利用掌握的知识和资源、以及互联网工具,不断迭代自己的产品和技能,尽量把底层劳工甩开,努力向顶层靠拢。



为什么朋友圈那么多好友都对你设置3天可见?

1


社会学家戈夫曼,洞见了社交网络的人格本质:

 

这是一个大剧场,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通过各种符号自我美化,进行合乎他人期待的表演。演员时而组成剧班,相互配戏;时而深入观众,挑逗互动。

 

对于这些散落的大众而言,他们最需要的只是情绪化的态度,比如一哄而上的赞美、趋之若胡的围观,尽管这并没有实际价值。

 

而如果你给他们送上理性、客观、冷静的分析,虽然很有价值,但也会让他们感到厌恶,甚至会嫉恨。

 

人,都爱听好话,哪怕明知是假话。宁愿在谎言里陶醉,也不会在真实评判里进步。

 

老子说:美言不信,信言不美。自古忠言多逆耳,但可惜我们都凡夫俗子,到不了那个境界。

 

所以,我们都学会了互相讨好。

 

点赞,成了性价比最高的讨好,它不需要花任何心思,动一下手指即可。


因此,朋友圈里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管你有任何心情、状态、和照片,他们都充耳不闻,但是一定会迫不急得的给你点个赞。


 

以前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现在是:一方有难,八方点赞。

 

这就是“点赞之交”。

 

其实在朋友圈里,没有人真正会想如何帮你。大家给你点赞,只不过是为了凸显一种存在感,以免那天自己有事相求的时候,你已经不记得他是谁。

 

也有很多女人,表面上在朋友圈里发牢骚,实际上是炫耀自己。

 

这种矫情,大家如今都懂了。

 

即便有人给你点赞,或者评价一句安慰的话,也请别太认真,大家都是在逢场作戏而已。


2

 

最喜欢刷朋友圈的是两种人:


自恋者自卑者

 

自卑者反复的刷屏,期望能都找到比自己更惨的人,获得宽慰;

 

自恋者反复的刷屏,希望能够得到夸奖和羡慕,满足虚荣心。



(1)

自卑者发朋友圈,叫“”。

 

因为他们需要得到认可。

 

一个人越晒什么,往往就越缺什么:

 

创业者晒和投资人在一起,

 

女网红晒和企业家在一起;

 

公务员晒和大领导在一起;

 

尽管表面上看,大家都来点赞,但你的处境暴露的一览无余;

 

因为你越需要帮助,就越不会有人去帮你;

 

你越不需要帮助,假惺惺要来帮你的人越多。

 

没有人去雪中送炭,大家都争着去锦上添花。

 

这个道理,必须得懂。



(2)

自恋者发朋友圈,叫“”。

 

因为他们喜欢被夸耀。

 

出去旅个游,不自拍几张美图感觉对不起路费;

 

出国购个物,不晒几个包包感觉东西都白买了;

 

参加个会议,没发几张领导合影感觉会白开了;

 

这些实打实的炫耀,往往会弄巧成,遭人嫉妒。

 

表面看上去你收了无数个赞,但其实你失去了一大片朋友。

 

这些人在你冷不防的时候,一定会偷偷的踩一脚。

 


自卑者和自恋者,有个共同的心理秘密:


每个人都生怕别人比自己过的很好。

 

却又竭力展示自己不吝赞美的一面,在朋友圈里不停的点赞。

 

而真正成功人士都学会在朋友圈“自嘲”。

 

因为他们早就发现:朋友圈里可以共患难,但不可同富贵。

 

朋友圈,真是一群人的伪狂欢,也是一个人的真孤单。


 3

 

我经常说:

 

微博是个大广场,上面都是陌生人,适合谈论公共话题;

 

微信是个小客厅,能来的都是熟人,可以聊聊私人话题。

 

但是我越来越发现:越是熟人的圈子,越不适合谈私人话题,这就是中国式社交。

 

朋友圈里什么人物都有:长辈、领导、老板、老师、爱人、朋友、同事等等,面对各种角色的人,你完全无法想出一个恰当的语气,能同时满足这些人的口味。而一旦你的措辞在某些人眼里不严谨,往往会收到有一些很微妙的评价和表情,让人纠结。

 

中国人的层级观念是根深蒂固的,而且各有各的壁垒和界限。在中国,做人累就累在时刻都要掌控好自己和别人的边界,这不是一个以解决事情为终极目标的社会,而是一个以把各种人排成最恰当序列的社会。


据称:北京一位女士因家事困扰写了几句“泪流满面,人在做,天在看”发在朋友圈,被老板认为指桑骂槐,被动离职。

 

某大学新生在朋友圈点评两位专家为“庸才”,导师对此“极为震怒,怒斥狂徒”,宣布断绝师徒关系。

 

做事不难,做人难。

 

当众发言的最高境界是:你说了一大堆,别人猛一听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你好像什么都没讲。

 

这样,任何人都抓不住你的把柄和小辫子。


 “言多必失”的中国式生存法则,贯穿每一个场合,朋友圈同样适用。


也因此,当我们打开朋友圈,看到某人发的一条内容,有点感慨想说点什么,可是左思右想之后,觉得还是点个赞最合适。


佛曰:不可说。


到最后,我们都成了“点赞之交”。


写完这篇文章,我默默的把朋友圈设置成了:仅三天可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