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想嫁给你》小说全文阅读

拉拉文学免费小说 2018-08-20 13:06:23

第一章:血癌


  “白芷小姐,检验报告证明,你患了急-性-白血病,也就是俗称的血癌,建议立即住院治疗!”

  白芷的手紧了紧,面色苍白,沉吟片刻问:“如果不住院治疗,我还能活多久?”

  “如果不接受治疗,这个要根据病人的身体情况而定,但大多数都不会超过六个月时间。”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白芷扯出一抹苦笑,起身离开。

  走出诊室那一刻,眼泪就无声掉落,嘴角还带着凄楚笑意。

  老天爷果真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她将病历本无情地丢进垃圾桶,打车回家。

  系上围裙,开始为晚餐做准备。

  将菜肴摆放好,墙壁上的终点正好八点整,他应该回来了。

  “嘎达!”

  门锁被拧开,她的心也随即一颤,藏在桌子底下的手兀自收紧,指骨发白。

  徐子彦推开门,浑身酒气扑面而来。

  白芷皱了皱眉,这种情况早已习惯,堆起惯常的笑容:“你回来啦!过来吃饭吧!”

  徐子彦置若未闻,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独自上楼。

  已经预料到会这样,白芷鼓起勇气大声道:“你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徐子彦身型顿了顿,缓缓勾起嘴角,没有转身:“徐太太你有什么话,可以去跟我的律师说,我的时间很宝贵,不能浪费在贱人身上。”

  “你什么意思?什么律师?”白芷错愕,甚至心底燃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要跟你离婚!”徐子彦一字一字清晰地吐出这句话。

  “你说什么?”白芷猛地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听不懂人话?那我再说一遍好了,我要离婚!”

  男人的话,宛若寒冰利刃狠狠刺入她的心脏,痛不欲生。

  那伟岸的背影毫不留情上了楼。

  “嘭——!”徐子彦大力关上房门,以示对她的不满以及怨恨。

  是的,她的丈夫恨她,已经恨了足足三年。

  原以为,她将所有的事情做到最完美,就能捂热他的心,融化他的结,是她异想天开了。

  他到底还是一心想要离开她,将她弃之如履。

  白芷颓废坐回椅子,低声自喃:“子彦,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满意?”

  想到无数次,他对自己厌恶的神情,白芷一阵恍惚,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就是一个笑话。

  拿起筷子,白芷假装自己很幸福,独自吃饭。

  双目无神,端着一碗白米饭,用力地将米饭扒进嘴里。

  鼻腔似乎一股热流涌出,白芷猛然愣住,垂眸看着碗里的白米饭一滴滴被染成红色。

  那是她的血,不受控制地涌出。

  她放下碗,伸手抹了一把,手心全是刺目的红艳。

  “嘎达!”二楼房门被推开。

  下意识,白芷伸手捂住口鼻,抬头,看见徐子彦神色冲忙,披上外套下了楼直奔大门离开。

  这么晚了,他要去哪?

  白芷几乎没有思考,跑到阳台往下看,徐子彦开车走了。

  为何这种神情如此熟悉,就像当年白芯出事的样子?

  

第二章:我回来了

  一股不安涌上心头,白芷来不及思考,因为鼻血越流越多了。

  她慌忙拿纸巾塞住鼻子,仰头试图止住鼻血。

  一个多小时后,鼻血才止住。

  白芷疲惫地将满满一袋子染血纸巾,打了个结,丢出走廊垃圾箱中。

  手机忽然想起,白芷掏出手机,发现这个号码很熟悉,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摁下接通键,传来熟悉讥讽的女声:“别来无恙,我的好姐姐。”

  血液顿时沸腾起来,刚刚止住的鼻血再次涌出,白芷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白蕊!”

  “对呀,我回来了,姐姐是不是很意外?”电话里,女人声音充满挑衅的韵味,让人听得极其不舒服。

  白芷不知道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愤怒汹涌袭击她的内心,恨不得穿透手机将她狠狠撕碎!

  “我现在在机场上呢,姐姐猜猜姐夫会不会过来接我?”白蕊无尽的嘲讽,更是让她脸上血色尽失。

  原来,徐子彦这么焦急离开,就是为了去机场接她。

  果然,只要是涉及白蕊的事情,徐子彦都是一如既往的亲力亲为,哪怕是喝了酒还是会奋不顾身前去接机。

  “呀,我看见姐夫的身影了,姐姐有空再聊哦!”

  白蕊挂了电话,白芷却陷入了无尽黑暗,这颗心仿佛被万蚁吞噬,撕心裂肺。

  跟徐子彦结婚三年,他从来没有亲自接过她一次,哪怕是深夜发高烧都不曾看过一眼。

  却能因为白蕊深夜回国,酒驾也要去接机。

  呵呵……想想真是讽刺!

  这晚,徐子彦彻夜未归,白芷也彻夜未眠。

  闭目瞬间,全是白蕊徐子彦两人厮磨缠绵的画面。

  可惜,她却没有勇气打过去问,因为太清楚等待她的,是对她狠狠的羞辱。

  次日,她还是一如既往,准时七点起床,去厨房做早餐装成便当拿去公司。

  三年来,她风雨不改。

  人前,她是徐氏集团总裁夫人,大家羡慕不已的好妻子。

  人后,她是无人问津,守活寡空有名分的可怜虫。

  “总裁夫人早。”

  “夫人又来给总裁送爱心早餐吗?”

  “总裁真幸福。”

  徐氏的人员都对她微笑着礼貌打招呼,在她走进电梯后,却都改了神色纷纷摇头。

  “总裁夫人也是的,明知道总裁根本就不会吃一口她做的东西,还这么坚持,到底是图什么?”

  “嘘!听说当年是因为夫人使了手段,才嫁给总裁的,所以总裁对她不冷不淡,爱理不理。”

  “你们都不用工作吗?在这嚼舌根是不想混了?”管理层出来,那些八卦的人才散去。

  白芷出了电梯,前台秘书已经就位,见她到来也见惯不怪:“夫人早。”

  白芷点点头,正要往总裁办公室走去,秘书去忽然叫住她:“夫人,今天总裁还没来公司。”

  她愣住,徐子彦对于事业从不含糊,更是要以身作则决不允许自己迟到半分。

  今天居然没有来,是因为白蕊吗?

  心紧紧揪成一团,白芷扯了扯嘴角,淡然笑道:“没事,我在里面等他就好,你先去忙吧!”

  她永远都是给人一股淡然和蔼没脾气的形象,秘书倒也没有什么异议,继续工作。

第三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白芷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将便当放在桌面,便着手替他收拾桌面。

  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她从来不会吝啬帮他。

  白芷坐在沙发上,看着墙壁上的钟点已经中午十二点,徐子彦还是没有出现。

  而那些便当早已凉透,一如她的心,拔凉拔凉。

  原以为他今天不会出现了,准备走出办公室,迎面而来的却是徐子彦与白蕊并肩而立的照面。

  白蕊原本被毁掉的容颜已经修复完成,甚至比起以前更加优雅动人,肌肤吹弹可破,脸上洋溢着得意的自信。

  目光落在夹在他们中间十指紧扣的手上,白芷一口血卡在心间,差点儿就要站不稳。

  徐子彦似乎有些不太自在,兀自松开白蕊的手,双手插兜里绕过她走进办公室,并未对此做任何解释。

  白蕊身穿鹅黄色修身连衣裙,修长的双腿引人遐想,踩着十寸高跟鞋更是女人味尽显无遗。

  她缓步走到白芷面前,微笑着凑近她的耳边小声说:“姐姐,我回来了,你就这副表情吗?”

  白芷抬眸,如果可以,她恨不得双手掐死白蕊!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成为姐夫专属秘书了,以后像做便当这种事情,姐姐就不必亲力亲为了,因为我将会代替你的职责。”

  白芷顿时红了眼,扬手给她一巴掌。

  “啪——!”

  响亮的巴掌声,显得很突兀,更是惊动了里面的男人。

  徐子彦快步走出来,将白蕊扯到身边护着,怒斥:“白芷,你发什么神经?”

  白芷忍住眼眶打转的泪水,她不能哭,至少绝对不能在白蕊的面前掉一滴眼泪。

  “我在教我的妹妹如何做人而已。”白芷咬牙,紧紧攥住手掌,指骨发白。

  “白芷,我警告你,白蕊是我的人,不准你动她一根手指!”徐子彦丝毫不理会她愤怒的神情,拿起桌面的便当盒,丢出去。

  “哐当——!”

  便当盒从袋子里滚出来,摔出去老远,里面的食物全部散落一地。

  那是她的心血,就这么被狠狠丢弃。

  心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般,剧痛无比。

  徐子彦严肃道:“以后,别让你做的那些恶心食物出现在我面前,包括你在内!”

  在这一刻,白芷终于明白,有些话真的要比给她一刀更痛。

  “嘭——!”

  办公室大门紧紧关上,隔绝了他们的世界。

  白芷觉得自己被狠狠抛弃的一条丧家犬,悲凉的情绪无孔不入,让她不断地颤栗发慌,想要逃窜。

  白芷直到躲在家里,才敢放声大哭,狠狠哭泣。

  眼泪如若决堤洪水不肯罢休,势要将她整个人都要淹没。

  心好痛,痛到快要不能呼吸。

  当年家破人亡的记忆狠狠袭击她的大脑,由爱生恨,白芷全然未觉自己情绪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白蕊!我白家将你从孤儿院领回来,从未亏待过你半分,却因你家破人亡,如今连她最爱的人都要抢夺。

  反正她也活不长了,血癌,必须要骨髓配对才能有活下去的机会。

  家人都在那场大火中丧身,而她更是罕见的阴-性-血,想要找到合适的骨髓就如大海捞针般了无希望。

  既然如此,倒不如在自己最后的生命,去完成最后的心愿!

  要白蕊生不如死!要徐子彦永世不能忘记自己!

第四章:绝不离婚

  第二天,律师登门。

  白芷坐在沙发上,律师推过来几份资料,严肃道:“白芷小姐,我是徐子彦先生的代表律师,您有什么疑问或者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见白芷巍然不动,律师又道:“白芷小姐可以先看看徐子彦先生开出的条件,再做决定也不迟。”

  白芷终于正眼瞧他,认真道:“请律师大人告诉徐子彦,我是不会离婚的,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律师没有生气,反倒是笑笑说:“白芷小姐,其实不怕说句实话,女人守着一场虚无的婚姻是很吃亏的,倒不如……”

  “我说了不离婚,你请回吧!”白芷起身,将大门打开。

  律师面露难堪,将文件包拿起,走到门口顿了顿,还是没忍住转身对她说:“希望白芷小姐好好考虑,不然到头来一无所有的人,只会是你。”

  “嘭——!”白芷毫不领情,大力关上门。

  钱财对她而言,已经没有半点诱惑力。

  她只想在有生之年,让他后悔终身!

  拿起手机,白芷拨通了白蕊的电话。

  商场中,白蕊将刚刚买下的衣服交给助理拎着,接通手机:“喂……”

  “白蕊,我有话对你说,下午五点在我们家附近的咖啡馆,不见不散。”

  白蕊愣住片刻,冷笑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去见你?”

  “你会来的,我当年有办法让你滚出国外去,现在也同样可以让你在国内无法立足。”白芷无比冰冷,仿若寒冬腊月。

  白蕊错愕,还没来及的问,白芷已经挂了电话。

  好不容易才让徐子彦把她弄回国,可不能出了什么岔子。

  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白蕊掂量着白芷如今的实力,谅她也不敢做出什么事。

  而且,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只会让徐子彦更加对她恨之入骨。

  如此想着,白蕊便坦然去赴约。

  白蕊来到咖啡馆门口,不明白为何白芷要挑在这么恶心的地方。

  这是白家老宅附近的咖啡馆,以前小时候她们一起上学的时候都会经过的地方。

  白蕊让助理在车上等着,下车时道:“帮我通知徐子彦,你知道怎么说。”

  说完,白蕊这才走进咖啡馆,面带笑容,踩着优雅的步划走到白芷面前坐下:“姐姐多年未见,过得可好?”

  脸上虚假的笑容,白芷看得一阵作呕,紧了紧手掌,压下心中怒气,开门见山说:“为什么要回来,难道你就真的不怕我会杀了你?”

  白蕊脸上顿时一阵青白,攥紧拳头:“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在国外的三年我已经受够了,别以为你还是白家的大小姐,你现在什么都不是,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现在你动我一根寒毛,都会有人向你双倍索回,不信你大可试试。”

  白芷知道她说的那人,是自己的丈夫徐子彦,心无疑被狠狠堵了一下。

  好在,她很快便冷静下来,淡然道:“从我拉着母亲的手去孤儿院将你领出来,我就把你视为亲妹妹,爸爸妈妈也从不曾亏待过你半分,你却因为一己私欲纵火害死大家。”

第五章:丧亲之痛

  “妈妈在临终前都让我不要对你下手,她将你视为自己的孩子,只要你知道悔改,只要你好好活着。我当时怒火燃烧一心想要让你给爸妈陪葬,可惜你被徐子彦救下了,然后你便失踪了,至今三年!想不到你居然还敢回来,难道之前被毁掉的半张脸,还不够?”

  当年,白蕊纵火导致白家整栋别墅发生爆炸事件,父母无一幸免,好在当时家里的保姆跟她出去了,回来时白母还有一口气,告诉她放白蕊一条生路,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从白蕊闪躲的目光中得知,原来真的是她干的,一怒之下白芷想要让她去给父母陪葬,结果让她侥幸逃脱却毁了半边脸。

  而这一幕,正巧被急切赶来徐子彦瞧见,从此对她恨之入骨。

  白蕊被徐子彦包庇起来出了国,白芷还记得白母临终前的话,只要白蕊余生知道忏悔,便放她一条生路。

  没想到,白蕊至今都不知悔改!

  白家当真是养了一条白眼狼啊!

  想到当年差点死在白芷手里,还被毁了半边脸,白蕊冷哼一声道:“子彦让我回来,自然就由不得你乱来,而且……白家已经没落了,你当真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或者徐太太?呵呵……很快你就什么都不是,甚至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你什么意思?”白芷错愕,手掌兀自收紧,难道徐子彦要离婚,也是因为白蕊吗?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子彦爱的人是我,当年子彦是受迫家庭的压力才娶你,你当真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不怕实话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在国外整容花费了巨大的金钱,这些都是子彦承担的,他说过,我回国的时刻,就是你们离婚的时候。”

  “你胡说!”白芷的心一阵阵抽疼,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跟这个白眼狼搞一起了。

  而且,此刻竟然要合起伙来要将她击垮。

  白芷的底线被狠狠挑战,她站起来抬手就要打在白蕊脸上。

  这时,猛然一只大掌紧紧攥住她的手腕,怒斥:“白芷,我警告过你,别动她,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后悔!”

  白芷顿时红了眼,死死瞪着徐子彦,咬牙:“我已经后悔了,我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在孤儿院将这只白眼狼领回家!”

  “啪——!”

  大掌狠狠打在她脸上,白芷的头都歪到一边去。

  “请你说话放尊重点,你没资格对她指手画脚。”徐子彦将貌似受了惊吓的白蕊搂进怀中,给予安抚,“别怕,有我在,以后再没人敢伤害你了。”

  白芷脸上的痛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仿若被冰锥子狠狠穿刺,痛不欲生。

  呵呵……他为了这个贱女人打了她。

  “最好乖乖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不然白氏的产业,你恐怕会守不住。”徐子彦丢下一句狠话,搂着白蕊离开咖啡馆。

  白芷想去追,奈何忽然一阵晕乎,鼻腔再次涌出热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