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世界】命运的总结(下)

读后感杂志 2018-09-25 11:27:20

年年有余,七十年代,出生在古镇上,中学毕业后进了修理厂当学徒,一直从事汽车修理工作。18225595031

 

第八章  无数次命运的浴血奋战,找出鬼神上帝的庐山真面目

每当夜幕降临时,我天天进赌场,满足那种心底欲望和贪念,赌场内乌烟瘴气,各种不同的心跳声,如迷雾一般笼罩着人心,弥漫在赌场内,不同的心思,不同欲望,不同的心机,各显神通在彼此较量者。

由于我运气不好,十次却又九次输,而坐在对面的金和尚,运气就是好,顺风,顺水,顺人心。赢得他神魂兴奋,只见他脑门上的青筋,青得发亮一直伸进他的心里去,此人靠赌博吃饭,从来不干农活,魁梧的身材,精神旺盛,天生一副凶相,一双三角眼露出隐藏的凶气。赌起博来,他比诸葛亮还精明,神机妙算,灵感来了,他赌注下得越大,赢得越多。每次却是得心应手,满是鼓鼓的腰包。我就感到心里不平衡。他那种灵感怎么来的呢?我为什么没有呢?我心里起了咯噔一声,我只感到头皮发麻,心在不安的跳动,心里起了坏心思,起了黑心,心里又在计划,图谋者怎样到金河尚家搞他一把,满足不平衡的心思,当时,我心胸狭窄,我忍不下这口气,怀恨在心,报复的心里,驱使着我大脑思维内心起伏,神经突起,一个万恶的念头盗窃,从心里升起,进入大脑理性思维之中,我估计了他家的活动规律,走哪一条路不会被发现,什么时候下手,都在大脑中思索了好久。心跳随着内心活动越跳越狂,邪念在心里成型。

我选择了一个烟雨朦胧的夜晚,去了金河尚家,可是时机不巧,那天晚上他家灯火辉煌,狐朋狗友,乡里乡亲都来了,原来是他父亲过七十大寿,两只红艳艳的灯笼高高挂起,弥漫着红光,正厅的中央,点这两只又粗又红的蜡烛,散发火红的光芒,一片喜气洋洋。

他家有五个兄弟,都是大块头,哥哥虎背熊腰,一个兄弟刚从牢里放出来,还有两个兄弟,是横行乡里的土匪。使我感到心惊的是:五兄弟站在一起如一堵墙,竖着让人感觉到势不可挡,望而生畏。

金和尚在当地也是一霸,赌博,打架无恶不作,仗着人多势众,欺善怕恶,没人敢得罪他。

只见神采奕奕的金和尚,满面春风迎接每一位来客,这时,来了一位开着小汽车的宾客,金和尚一看是有钱有势的村长,金和尚就像哈巴狗一样,忙前忙后,递上大中华香烟,泡上上等的黄山毛峰加贡菊。金和尚神采飞扬,双手递上茶说:“村长大人辛苦了,请喝杯茶坐下休息休息。”村长掀开茶盖,顿时一股茶香,迎风而来,村长说:“金兄,今年收益不错,赢了多少啊?”金和尚心满意足的说:“......托你的福,不多不少。”村长听了说:“哪会有空,把你的经验传授一点给我,让我也去碰碰运气。”金和尚露出精明的眼神说道:“我哪有什么经验,我靠的是运气,神灵的感应,灵感来了,心里算得准点,投的多赚得也多嘛。”村长听了笑着说:“命好运好八字好,有贵人相助,苦人多磨难呦。金兄哎,你神人转世,必定赢钱嘛,天赋不同,命运不同嘛......”

村长满面春风,神情得意,谈笑风生。

金和尚笑着说:“村长官运亨通,祖宗风水藏到了,肯定要发了......”

自从村长娶了城里一位官老爷的女儿,就改变了他的命运,村里选举时,被任命村长,从此官场越走越宽,如水到渠到成,顺风顺水顺人心。有人说:“村长哎,你家祖宗积了德,你修到了一个好命。”有人说:“村长哎,你前世修到了福气,好运都会接踵而来。”

难道,村长命好是前世修到的么?时来运转么?

难道,村长有神的气魄,没有人敢欺负他么?

难道,金和尚欺善怕恶,没有报应吗?

难道,老义生来就是命苦,老天就不保佑他的命运么?

为什么上帝给同人不同命呢?给不同人的命运,一个天,一个地,一碗水端不平,有谁能够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安排呢?为什么上帝总是青睐命好的人,给他时机,好运气,天时、地利、人和,时来运转,就会接踵而来呢?有谁能够解释清楚呢?

为什么上帝不保佑生来命苦的老义呢?给他一点好时机,好运气用一用,风生水起,以便使饱尝命运创伤的老义心灵得到一点安慰,难道是天赋不同,人的命运就不同吗?我仰望苍茫的天空,深蓝色的天空,仍旧一片灰茫茫......人生命运有谁能够解释清楚它的含义呢?我对着茫茫天空呼唤着...老天爷哎,老义生来命苦,上帝就不保佑他吗?这是为什么呦...撕心裂肺的困惑声,在山野里回荡...在这暮色的天空下,我对着茫茫苍天,问天问地...我问花儿为什么这么红,它只能告诉我这是自然规律...

难道,老天瞎了眼了么?难道上帝睡着了么?是神灵不公平,偏袒一方,也是个欺善怕恶的东西,人生命运为何如此不公平啊,我对着苍天感叹道。我不信这个邪,我要与命运抗争。拼个你死我活,我要撕毁命运这层神秘面纱。

我不信,村长有神力的气魄,没有人敢欺他。

我不信,金和尚欺善怕恶,却没有报应。

我不信,老义生来命苦,神灵却不保佑他。

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跑到村长家的田里,把抽水浇田的电机拆下来,连同废铁收购站,换成红艳艳的钞票。我跑到了阴山脚下去,找到村长家的祖坟,将它扒掉,让村长倒霉,再看看神灵还会不会保佑他,我就这样发泄我心里的悲伤。只有夜幕包围着我,掩盖我的罪孽。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夜幕下,只有天知,地知。

不远处的山峰,变化莫测的山峰,依旧来魔鬼般的挺立着,在暮色的天空下,使人感到山高人为大的精神气概。

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我将准备好的老鼠药投到金和尚家的狗洞里,鸡窝里,猪栏里,牛棚里,对着他们发泄着我不幸命运的悲伤。在这夜晚人静的夜晚,只有老天对我眨眨眼,沉静的大地发出泥土的气息,淹没了我的罪恶。

我不相信举头三尺有神灵在看着我,对着苍茫的天空狂叫着:“神灵哎,我不要命了,你们来吧。”

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我想到了苦命的老义,在赌场里,输的一塌糊涂。已到落井下石的悲惨结局。难道是鬼搞到了他身上么,神灵不保佑他么?

在这深夜人静的夜晚,我跑到了老义家,他家的几间毛坯房在黑色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凄凉孤独。我将红艳艳的钞票扔在他家的院子里,以便让老义那颗受命运创伤的心里,得到一些安慰。

我不相信,神灵不光顾苦命的老义......

在这十月的金秋,我正值十八岁的青春。多么美好的年华,十八岁的青春年华,一生只有一次,青春的世界是美好的,然而我却在残酷命运的逼迫下,走在人生路途的最尖端,与残酷的现实浴血奋战,将我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将自己的青春热血,洒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小路上......

在凄楚的月光下,我留下满是血的足迹。

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月光下,谁都不知道我干了多少罪孽的勾当。几年过去了,也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再提到过这些事。难道大家都不知道吗?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这只是人自欺欺人的想法而已。

人不知道,天知道,可是他用的是什么方法知道的呢?上天是如何协调罪孽与报应的关系呢?又给你什么命运,以此公平呢?这里面包含许多难以用文字解释清楚的秘密。

岁月在流逝,命运依然在前行。

等待我的却是更加残酷的命运现实,每当我去赌场时,在这个令人心跳拼搏的地方,有谁知道结果呢,输赢定分局,我却天不遂人愿。牌风和鬼风一样,越赌越输,输得我心惊肉跳,赌场内弥漫着不祥的气息,赌鬼依然精神兴奋,怀着欲望的心跳,瞪着欲望的眼神,盯着桌上的牌九,闪烁着不同的心机,心神在此交会,各种信息在冥冥之中传递......我依然心不如意,如同鬼搞到了,输得我心惊肉跳,心在沉甸甸的跳动,也不知什么理念支配着大脑。也不知是什么理念支配着我,我到处借下高利贷,把钱拿去送鬼,最后一头栽走了我全部家当。输的我人不人鬼不鬼。最终如落井之蛙,再也爬不上来了。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自盘古开天地以来,上天就为人类命运安排好的。

而等待我的就是欠债还钱。那些赌鬼们天天逼着我还钱,可是我哪里有钱还给他们,我也并非想赖账。赌场内,弥漫着各种不同的心机,跳动着不同的心跳,弥漫着不同的信息......最后,赌友张发说:“我限你一个月之内把钱还上,到时还不上,就别怪我不讲情面,砍下你的一只手抵债。”起初,我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依然我行我素,也不知道哪根神经被血堵住了,冲昏了头脑,到处借债,心里满足时来运转的动机。幻想着太阳从东山升起,这种念头支配下,使我债台高筑,使人感到人生命运的无奈和残酷。

夜路走多了总要遇到鬼,这是古人传下来的教训。这句话一点不假,他经历过多少代人的实践,才有它深刻的意义,不经历风雨,怎能知道它的内在含义呢?只有实践的经验才能验证它的真假。

在一个秋雨绵绵的夜晚,阴冷的气候,到处蔓延......天公不作美,我怕什么,来什么,屋漏偏逢雨,债主找上门来了,此人就是金和尚,在赌场内说一不二的人物,还带了两个打手。也许怕我跑掉,赖帐,三个人把我堵在屋内,吐着满脸凶气的金和尚,一双深沉的三角眼,闪烁着阴险狡诈的目光,对我说:“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把钱还给我。”沉闷的空间,静的连外面风吹树叶的声音,可我哪里有钱还的清哟......我想了一下说:“现在不走运,等一阵,运气好一桌,在连本带息一起还给你。”

当时,我没有心存不良的念头,也是被逼无奈,沉默的空间,时间如同被凝固了,飘荡着沉闷的气息......金和尚点了一支烟,将红壳的硬中华香烟发给打手,淡淡的说:“你说的好听,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难测。”我赶忙说:“你放心吧,我说到做到,到时,你等着收钱吧。”神情冷漠的金和尚,一双三角眼闪了闪,很快又是一个主意,却满脸阴沉地说:“你什么时候运气好,管我什么事,到时,我哪里去找到你,到鬼门头都不见人影哟......你这东西,扒掉皮就是胆,你不要心生诡计,到时我对你不客气,只见别有用心的朝身边的打手使了一个眼色,传递出什么信息,站在身边的打手,站出来掏出刀来,在我手掌上轻轻地划了一刀,给我感觉到,那刀尖锋利无比,顿时我的手指渗出殷红的鲜血来,十指连心的伤痛,这种刻骨铭心的伤痛,如同残酷命运一样,无情难忘。金和尚看了我说:“我要给你一点血的教训,记住欠债还钱。我限你两个月内把钱都给我送来,不然的话,就请你别怪我不客气,卸了你的一条腿。”我心里一惊,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此人心狠手辣,并非是口出狂言,在残酷命运的逼迫下,我又不得不跑进深山里,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残酷的命运现实转换成心腹之患。

在残酷命运的逼迫下,我又躲进山野里,东躲西藏又干起了不见天日的罪恶勾当,这时我感觉到我也是不情愿来这种地方了,然而命运却一直和我开着玩笑对着干,逼得我不得不做出这种无奈的选择,躲进深山,逼得我又重操旧业。

这时我感觉到,这是不是罪孽的报应,这种残酷的命运现实,迟早都要来的,必须自己去实践出来。必须经过这道坎,里面包含着因果关系,你付出多少罪孽,与你该得到的报应持同等价值,这是罪孽与报应的因果关系,这样人生命运才得以公平,公正。

这时我才感觉到,统治我们人生命运的上帝无时无刻不跟着我,当你踩死一只蚂蚁,他都知道你是有意扼杀他的生命,还是无意送他去了另一个世界,转世投胎他都能准确算出你的意图,你出自什么动机,再给你持相等的回报。

山野在暮色夜晚的包围下,显得格外凄楚荒凉。远处的山峰像魔鬼一般时隐时现,使人感到无奈。远处的山谷里传来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吓得我心惊肉跳,心麻神伤。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万物在夜幕的笼罩下,将他们各自的灵魂隐藏在黑暗之中,使人无法看清它的真相。

要想把主宰人生命运的鬼神,上帝找出来,是一件多么艰难的心事。

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月光下,这一年我刚满十九岁,还不知天高地厚,水深浅。对逼迫我命运的仇人,鬼神上帝有不共戴天。在残酷命运的逼迫下,我只能做出无奈的选择。

山野静悄悄地,健在山边的工厂今天放假,一片漆黑,黑灯瞎火的,我什么也没有满足欲望的心跳,我感到心被什么东西挖掉了一块似的,满足欲望的欲火,逼得我满山遍野的寻找目标,越走越深,山野分外宁静,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前方传出几声“哇哇”鬼叫,那种声音宛如刀割在人心一般。在我前方不远处的山坟边传出来,吓得我心惊肉跳,险些瘫倒在地上,但我心里还是清醒的。鬼神这些天外之物,有谁能斗得过它们呢?它们就是逼迫我残酷命运的仇人,它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于是我匆匆跑下山,跑到村委会找到存放开山炸石炸药的小屋里去,同归于尽的念头从我心里生出来,占据了我的神经,我回去准备了炸药,心想碰到鬼神上帝,打斗不过它们,就和它们同归于尽,了断我人生命运的伤痛。

在这暮色的天空下,天边泛起鱼鳞状的光芒,远处山峰像魔鬼般变化莫测,时隐时伏,千奇百怪,使人感到山高人为峰的精神气概。

我又是一声无奈的惨叫,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我只有听天由命了。

娘哎,我一声悲哀的呼唤,残酷命运现实逼得我走投无路了......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逼迫我命运的仇人,决一死战。撕心裂肺的狂叫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满腔仇恨的烈火在燃烧着。我整个身心几度悲伤几度愁,心里升起对逼迫我命运的仇人,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决心。命运哎,发出一声凄楚的惨叫,我什么都不要了,我操你奶奶个祖宗,背水一战的念头,在我心里萌发仇恨的种子,在这凄楚的月光下,在残酷命运的逼迫下,心灰意冷,我只能狠狠擦干眼角的泪水......

在这深沉的夜晚,我哭泣,我狂叫着,发泄着我内心的悲伤......我多么希望有个回声,给我那伤痕累累的心神一点安慰,哪怕只有半刻......然而半天过去了,山野里静得连鬼都没一个,只有泪,从我那满是创伤的心流出来,在这满是泪水的月光下,我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泪是我心底流呦......

阴山脚下的阴风。已然冷酷凄伤,吹到人身上如同刀割一般。阴山脚下的命运,依然无情无义,使人感到人生一片迷茫。

在残酷命运的摧残下,我已万念俱灰,对着残酷命运感到悲伤,失望,我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茫茫的天空中,随风飘荡,残酷的命运逼得我也是山穷水尽的地步。

埋在心里的邪念,如同一粒种子一样,在我心里很快生根发芽。我一不做二不休,这种不祥的念头,如同土墙一般不阻断了心里通往大脑所有的神经气孔通道。我如同吃了铁丸一般,使我变得铁石心肠,失去理性思维,按着心神愿望目的死心塌地的走下去。

我带上尖刀、炸药,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月光下,越走越远,罪孽也越积越深,我抱着必死的决心,走在这不见天日的小路上,心胸无所畏惧,给我一种上接阳气,下接阴气的胆魄,走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山野,心无顾虑,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怕死。漆黑的山野格外宁静,突然传出几声“哇哇”的鬼的嚎叫声,在我前方不远的山坟里发出来的,吓得我心惊肉麻,心神一阵慌乱的跳动,我连忙镇定心神,感觉到逼迫我命运的仇人,终于出现了。顿时,多少年来的伤痛在我心里复苏,使我怒火倍增,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我赶忙从怀里掏出尖刀,手里紧握雷管,连命都不要了。跑到山坟地,寻找着逼迫我命运的仇人,决一死战。仇恨狂乱的心给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小心翼翼的扒开坟草,却是一只像鸭子一样的怪鸟,飞向茫茫夜空。

在这阴沉的山野里,除了一只狼闪着幽绿的眼光,死死的盯着我。在这满是阴恶的山野里,并没有发现鬼神上帝的踪迹,也未发觉有任何可疑的东西,能代表鬼神。

漆黑的深夜,天苍苍,野茫茫......

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鬼神、上帝生存于世呢?

三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走在那满是罪孽气息的月光下。阴凄凄的黑夜,我提着一颗惊恐的心跳,远处山谷里传出鬼的惊叫声,如钢刀一样刺入我不安的心神中。吓得我心都紧缩起来,咚咚心跳声,蔓延在黑暗的夜晚,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鬼神上帝?这个天外名词,如同烙铁一般留在我困惑的心底,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整整研究了三十年的鬼神上帝,寻找了30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是必然规律,残酷命运的现实,逼得我不得不去撕掉它的面纱。实践的经验教训,直觉、感觉在时空交汇。

带着疑惑和未满足的欲望睡到半夜,那种发泄的欲望逼得我梦中醒来。远处传来刚出生不久婴儿猛烈啼哭,格外刺心,远方野狗无奈的狂叫声。那种发泄的欲望逼得我又跑到山洞里去发泄我积累已久的精液,一阵销魂动魄刺激的跳荡之后,便瘫倒在地上,对这种飘渺的夜气,常年与黑夜为伴,内心的直觉告诉我,留下来的精液代表着神,它是有生命力的,是在活动的,他是神液,精液代表神的形体。

暮色卷走悬崖边如血的夕阳,在山谷里传出山乌龟的惨叫声,在人心深处回荡,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只有上年纪的王大伯说:“肯定要死人了。”每当山乌龟惨叫,就表示这世上要少一个人,世下多一个鬼。人难逃入土的命运,这是我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

第二天,果然传出雪母去世的噩耗。这不幸的消息,使我心头一惊,我联想到命苦的雪母,他儿子被天雷打死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忍受命运的折磨,可一夜之间就被死神夺去了生命了。我来到她住的土屋内,一丝阴冷的光,从屋顶的明瓦射进来,罩在她那慈祥的面孔上。只见她静静地躺在木床上,永远睡着了,再也听不到他那粗粗的喘气声,已经断气了,未瞑目的双眼再也看不出精神活动了,笔直的身躯,再也看不到心跳的颤动,内心的直觉告诉我,心代表着鬼的形体,颤动的心跳,代表着鬼在活动,是生命,一个整体,心不跳动了,代表着鬼已经死去,没有生命,心代表着鬼的形体,鬼神组合成一个整体,大自然才有了人,大自然有命脉,生命是得以延伸......有了心神的组合,人便有了生命的主体,人才可以有思维,活动,接受外界的信息的传递......这是造物主为人间精心安排好的。

心代表鬼的形体,心在跳动,代表着鬼在活动,心不跳了,代表着鬼已经死去了,他的魂魄停止了,生命去了另一个世界,阳寿已尽。它得回到给他生命的祖宗,须得问心无愧地接受上帝的审判,为来生修行变牛做马,荣华富贵,转世投胎,生辰八字,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是,我在醒悟,心代表着鬼,精液代表着神,心神只不过是鬼于神的形体,为代表替鬼与神延伸生命,将它的人生理念梦想价值驱使着人去实践去不懈奋斗拼搏。

这时,我才知道,精这种神和心这种鬼,伴随着你走完一生一世的时光,生于死,富与贵,贫与穷,成功与失败。

我经历过无数命运的摧残,留下伤痕累累的创伤,再找出鬼神的真实面目,真实身份,人生,一半是人,一半是鬼神。生命,一半是天赋,一半是实践。

这时,我才如梦初醒,可是这个现实是真的吗?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漫山遍野的寻找着。付出我人生最宝贵的年华,付出流血流泪的代价,没想到鬼神上帝没找到,找到这么一个荒谬的结果,简直令人不可思议。叫谁会相信这是真实的呢?

风凄凄,雨茫茫,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只能又跑到我娘的坟上去,凄楚的狂叫声。在风雨的吹打之下,依旧是那么悲伤,这是我唯一能来哭诉的地方......

娘哎,我走了多少年的夜路在那满是罪孽的气息的月光下,小心翼翼的寻找着逼迫我命运的仇人,付出血染的青春年华,留下满是伤痕累累的代价。鬼神上帝却未找到,却找到了:人只是鬼神的化身这个现实。

娘哎,可是这个事实谁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有谁会相信这天方夜谭的现实呢?

娘哎,可实践证明,人是鬼神的替身撕心裂肺的狂叫声打破了宁静的山野。

娘哎!这个天方夜谭的事,有谁能够相信它是真实的还是虚构呢?

我跪在坟前狂叫着,漫山遍野地呼唤着,我内心的困惑,风雨的摇晃下,显得孤零无奈,阴山脚下的春风依旧是如泣如诉的。阴山脚下的小溪依旧不停地湍湍流失,阴山脚下的命运依然无情无义......

不管它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不管他是对的还是错的。

娘哎!我一生无奈的呼唤,人不死,日子还要过下去,生命还得继续,人生的路还得走下去。残酷命运的现实,逼得我用实践去检验,有事实来揭开其中的秘密,用真理来总结出对残酷命运的办法,用经验和血的教训来阻止不幸命运的发生。

 

第九章  三十多年之后的人生命运总结

时光如流水,岁月匆匆,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三十多年的光阴是什么概念呦......人生一半在实践,一半在反省。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鬼神与人生命运的关联,它的活动规律与上帝是如何交流的内在联系。

岁月在流失,命运依然在前行。

岁月的流水依旧在不停的流失。每当夜幕降临时,那种能满足我心跳加时的刺激,如毒蛇一样缠着我那空虚,无聊寂寞的心灵,搅得我心神不宁,在鬼使神差的逼迫下,可我没有坚强意志和毅力的我,经不住内心的诱惑和贪欲,不到黄河心不死,又身不由己要去那种鬼地方。

淡淡的月光下,罪孽的心跳,贪念的欲望,逼得我出卖了自己的良心。

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月光下,当我心跳加快时,我感觉狂跳的心被外界的一种力量捏了一下,隐约感觉到一股凉气顺着器官进入心脏,我感觉狂跳的心分外沉重,不安的跳动。山下又传来了野狗惊恐的狂叫声,这时使我回过神来才知道,在心跳加快时,就被上帝预先早在我行动之前将祸根注入我的心里,在冥冥之中驱使人的命运,等着我去实践。

这些秘密只有乌鸦知道,从深山老林里飞出来为我不信的命运哭泣。只有蝙蝠知道,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为我呻吟,告诉我......

为了对付残酷的命运,我乞求心里那个鬼不要再跳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哟......身不由己,你跳得越凶,等待我的命运越是残酷。我只能按住自己的心,祈求心中鬼,发发善心,不要再跳了,你可怜我吧,不要再跳了......

但是,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是徒劳的,心依旧在狂跳,这是我在知道,凡事做了,想了出卖良心的罪孽事,心跳必须加快跳动,这是天性,在心跳加快时,只不过是心这个鬼在接受良心上的审判,罪孽越深,心跳越快,而在心跳加快时,上帝才能将祸根植于狂跳的心脏中,他们是互相关联的,一环扣一环,这是上帝的选择。人才能有与生聚来的天性,这是不可抗拒的天性规律,这样上帝才有主宰人类命运的砝码。

而人的心跳加快时,上帝就可以知道你罪孽的程度,心跳越重,罪孽越深,上帝就可以精确计算出罪孽的深浅,在按罪孽的程度,计算出多少报应,这一切都是在冥冥之中进行的,他们也有规律的,早在行动之前,就将我今后的命运灾祸准备好了,等着我去实践出来的,这一切都有因果关系的,他们是互相关联的。

我走了30多年的夜路再知道,凡是干了违背良心的事,心生恶念,心跳必须加快,这是与生俱来的天性,心跳,跳动出鬼神的善良与罪恶,这是自然规律,心跳加快时,心神就会弥漫出不同的道德理念,在时代的空间传递,而这种气息,只有上帝能看到接受。

凡是干了出卖良心的事,做了对不起良心的事,如果超越了良心,如果违背了自然规律,必将受到上帝的惩与罚。这是天地为人生命运注定好的,是永远不可更改的。

天有哪些活动规律?

人在做,天在看。上帝就在举头三尺的地方,当人心跳加快时,上帝就预先将因果报应注入在人狂跳的心神上,只有在心跳加快跳动时,在这个前提下,上帝才能将祸根注入人体心神中,等待着人去实践。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才知道,心跳加快时,心在造孽,罪孽的伤痕是积累在人心神上的。人活在这世上。是替良心干事,替良心说话,替天行道,这是心神与上帝的关联。

我走了三十年的夜路才知道,人生存世上,是替良心干事,是替良心说话,是替天行道,如果违背了这个规律,就必将受上帝惩与罚。

我走了三十年的夜路才知道,人与大自然万物万事的关联,内在因数。

岁月在流失,命运依然在前行。

岁月的流水依旧在不停的流失,每当夜幕降临时,那种能满足我心跳加速时的刺激,如毒蛇一样缠着我那空虚无聊寂寞的心灵,搅得我心神不宁,在鬼使神差的逼迫下,我没有坚强意志和毅力的我,经不住内心的诱惑和贪欲,不到黄河心不死,又身不由己要去那种鬼地方。

淡淡的月光下,罪孽的心跳,贪念的欲望,逼得我出卖自己的良心。

岁月的流水,为了他的目标而不懈奔跑,每当夜幕降临时,那种心跳驱使着我,欲念如一道圣旨一样无时无刻地逼迫着我,在鬼与神的逼迫下,没有坚强意志的和决心的我,顶不住诱惑,又去了赌场。

有一次,我在赌场输的眼红了,而油光满面的金和尚依旧神气十足,顿时,仇恨的怒火燃烧着我的胸膛,刺激着我仇恨的心跳,在理念的支配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只管自己特别小心,我估计他家人的活动范围,该走哪条路,因为有三条路通往他家,最后我选择一条小路,因为这条路他家人不常走,在夜幕的掩护下,我顺着围墙爬到她家里,在黑色的笼罩下,天随人愿,我的手很快,背着包走在一条选择好的小路上,可事在人为,可偏偏发生的那么巧,如鬼使神差一般,走大路反而没事,走小路却被他三弟撞上了。夜已很深了,月光像银盘一样,把银色的光芒照耀着大地,一条小道在月光下分外宁静,像蛇一样延伸......一般情况下,半夜是没有人走这条小路的,但在命运安排下,配的那么巧,好像遇到鬼哩,在从中作梗。

淡淡的月光下,我忽然发现一个人的身影,在小路上朝我走来,当时,我心里没有在意他是谁,但验证古语:冤家路窄。我依旧的往前走,离我越来越近,与我擦肩而过。他的第一眼看到的是,淡淡的月光下,我背着包特别显眼,当我看清他是谁时,我感觉到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心在慌张的跳,他就是金和尚的三弟,当时,他还跟我打招呼:“喂,你从哪里来,三更半夜了?”我心里一惊,问道:“你从哪里来哎?”他随口就道:“我从庙里出来的,(按照当地的方言是从”“赌场”里出来的。)今天运气不好,我得去借钱。”我感觉到心在慌张地跳动着,压得我难以喘息。

我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慌,说:“我刚从外地回来,车子坏在路上了。”我回过头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他那深沉困惑的眼神......心神不定的我,心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提心吊胆。我感觉到什么,只能选择跑路,但是躲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最终转换残酷命运的现实。

在一个烟雨迷蒙的夜晚,我被他两兄弟挟持到他家里去,这次在我心里留下很深的伤疤,给我记忆实在太深刻了,那次我被他家的五兄弟打个半死。然后把我抬到二层上扔下来,使我在医院病床上躺了整整半年,当我醒来时,躺在医院的白床上,面对着白墙四壁,我能想什么呢......大脑一片空白,如同白墙一样,只有创伤的心在悲哀的跳动,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是白墙四壁,在这狭小的空间,闭门思过,心如刀割一般,泪与血的教训,清洗着伤痕累累的心。

我又经历了第三次生命,在血与泪的教训下,我躺在病床上,深刻反思,是我盗窃的手艺不够高超吗?为什么发生的那么巧,还是有什么东西从中作梗,我研究了命运,总结了一次又一次的残酷命运现实。

我付出血的教训,付出生与死的代价。再找到不可抗拒的灾祸,为什么发生的那么巧等客观因素和外在原因,主观条件。

我经过一生命运的摧残,经历过无数次命运的浴血奋战,用实践的经验教训再将命运之谜解释清楚。

解释一、(1)这一切灾祸,为什么发生那么巧的客观原因。

这一切都是命运在驱使着我,因为在这世界上,还有上帝的存在,不管你有任何高超的盗窃手艺都是徒劳的。那些偶然的巧合是上帝预先准备好的,因为上帝将报应化作巧合,让你去实践。

(2)这一切灾祸,为什么发生那么巧的主观因素。

在心跳加快时,在这个前提下,上帝就可以早在行动之前,将祸根植入你的心中,你做了多少罪孽的事,就会给你同等的报应,用你的人生,将你的命运扯平。

解释二、上帝是如何主宰人类的

上帝将鬼神熔化,修炼后,将他们的形体改头换面,将鬼修炼成人心,将神融化成人的精液,换上人头,人身,人躯,伴随着你走完它的生命。

解释三、鬼神隐身在何处

鬼神在上帝的修炼下,转换成了心,神。隐藏了它的庐山真面目,为它们披了一件隐藏身份的外衣,它的真实身份是,心神只不过是鬼神的代名词。

解释四、心神是如何活动的

人的行动,干什么事,想什么问题,说什么话,并不是大脑里想出来的,而是心神将他们的愿望和目的,通过大脑表达出来的,心神是人的主子,它起着幕后主谋。

解释五、大脑是如何思维的

大脑是为它的主人而生的,所以是为它的主人而思维的。

解释六、心神是如何神通广大的

每当夜晚,人睡着时,心神就可以脱离人体,在时代的空间活动,人是很难发觉得,只有在梦里,你才能知道它们的活动,人将会收到一点感觉。

解释七、上帝是用什么手段,如何统治人命运的

上帝为了约束心与神,更好的统治他们的命运,于是发了一道令牌,为他们设置了良心,因为人在心跳加快时就必须接受良心的审判,为了统治人的命运,于是又发了一道令牌,为人设置了大脑,于是人便有了自我救赎的方式,便与命运抗衡,他可以瞬间让心灵变的纯洁。

解释八、良心起着什么作用和规律呢?

人的道德是用良心来衡量的,善与恶是用道德来区别的,善与恶将会有不同的心跳,上帝为此为人设置了良心,来区别善与恶的内心活动,这是造物主为人设计好的一个紧箍咒,心跳加快时,必将受到良心的审判,这是上帝设置的规律,用来衡量人的道德标准。

解释九、心跳是良心的天平

做每一件事,想任何事情,都会有不现的心跳,心跳是上帝为良心安排的天平,每干一件事,都会出现不同的心跳。这些不同的心跳,跳出的都是你真善美人生的善与恶,每一次跳动都是人生命运的前奏,如同计算机一样算出你,罪与恶的美与丑的成份......按尺定分厘上帝就能更精确的计算出你的人生价值,人生命运......

解释十、人为什么要生出邪念来,坏心思受谁指使?

当你来到人世间,上帝就为你安排了充满欲望、诱惑的世界,而心神无法抗拒诱惑。在利欲面前,如果心术不正,心神就会生出坏念头。坏心思来与命运较量罪与罚。

解释十一、大脑受何方运作,人又是被如何操控

人在世俗世界上生存,各种欲望,贪欲,诱惑。冲击着心与神,心神在利欲的冲击下,就会将各种欲望贪念转化为心事,他起着背后主谋。心神将自己的心事通过神经输送到良心,第一时间经过良心的审判,这些心事是善意还是罪孽心跳,之后的信息在又通过眼神的传递(眼睛是心神的器官,它可以传递、接收心神的信息)

第二时间再到大脑思维之中,加工成型后,大脑再将主人的目的心愿目标付诸行动。大脑起着限制心神的主导作用,去伪存真,在按照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分配。

解释十二、为什么命运是不可抗拒的

诱惑欲望贪欲是上帝为心神走完生命,为良心铺设的道德筹码,这是与生俱来的,善恶到头必将得以回报,这是永远不可抗拒的。

解释十三、乌鸦是怎么知道,我灾祸的到来

它经历过一次特别残酷命运的审判,投胎畜生的悲惨命运现实。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只有他们能看得见上帝是什么东西,闻得出上帝是什么气息。

也许他们犯了什么天条,罪不可饶,所以上帝就是就没给它们设置良心。所以它们生来就没有大脑、人身,没有思维能力,生来就是奴隶,它们天生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告诉我不可抗拒的灾祸,即将被上帝转化命运的现实,等待人去实践。

解释十四、为什么心跳要加快跳动,为什么灾祸发生的那么巧。

干了善恶分明的事,对不起良心的事,心跳都会不同的跳动,这是与生俱来的天性,这是上帝赋予人的本性,而在心跳加快时,在这个前提下,上帝才可以将报应注入心神里,而人的行动想什么是受心神的思维,而活动的,再到大脑付诸行动,这些因素导致灾祸发生的那么巧的原因,他们都是互相关联的,都有因果关系。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找出这个世上鬼神的真实面目,他们隐藏在何方,长得什么模样,是如何发号施令的,与人生命运的关联。

三十多年的夜路,夺去了我人生所有梦幻,和青春年华。三十年的时光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赋。生命,一半是轮回,一半是无奈。

岁月在流失,命运依然在前行。

有一次,同村好友,找到我说:“兄弟,今晚我请你喝酒。”他的语气弥漫着他的心机,在我耳朵边传递。“什么事?”我困惑的眼神看着他,我感觉到什么,他却对我神秘的笑了笑,说:“有一发财的生意,不知你去吗?”他的眼神闪烁着一种神秘信息,与我的眼神交汇,我感觉到心神在传递着某种气息,心里很快知道他的意图,合伙盗窃。我一阵心跳,贪欲的念头,很快打动了我的心,使我怦然心动。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才知道,鬼神人生命运的相互牵连:万事万物并不是第一时间进入大脑的,万事第一时间是眼神与眼神之间的交汇,再把信息由神经输送到心神,心神把它转化成心事。第二时间,要经历良心的审判,区别善与恶之分。第三时间,心神将他的目的、心思、移植到大脑空间,眼神、大脑是在一根神经上通气的,这根神经的源头是心神。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才知道,人的行动、说话、思维、幕后主谋是鬼神,鬼神将他的目的、心愿、移植到大脑里,等待人去为他们实践。

岁月在流失,命运在前行。

每当夜幕降临时,我又走在那满是罪孽气息的小路上,乌黑的天空又下起大雨,前方小路边有一个凉亭,正好躲雨,我又累又疲,在凉亭里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怪梦,梦见自己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仿佛身在另一个世间,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山下弯弯的小河清澈见底,水面上还一弯新月贴在河面上,泛着白色的光芒,那个世间犹如人间的世外桃源。走着,前方却放着一口棺材,红漆漆的,我心想,怎么红得发黑,走着,前方就是悬崖,我梦见自己掉下悬崖,那种揪心的感觉,使我的心提到半空,心想:要跌死,要跌死!狂跳的心把我从梦中惊醒过来,铅灰色的梦魔压碎了我的喘息,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自己睡在凉亭的青石板上,头上渗出细微的汗珠,心在咚咚惊恐乱跳着。

我为什么做这种怪梦,做这个梦有何意义呢?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才知道,每当人睡着时,心神就可以脱离人体,在时代的空间活动,为你今后的人生奠定基石。人生命运在时空转换之前就注定好了,等着人去实践,这些人是很难知道的,他只能在梦中给一点儿感觉。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上帝与心神的观联,心神可以发出一种信息,在时代的空间冥冥之中传道,上帝交流。它们发出的信息、信号交流,而人是很难知道这里边的内幕的。

心有灵犀,就能收到上帝恩赐。人才能收到一点儿感觉,心想事成。

如果心没有灵犀,是收不到感觉的,将一事无成。

我走了三十年夜路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实际上是心与心的交汇,心与心发出的信息是相互传递的,谁发出的神力大,就可以打动人心,使人心想事成。

我走了三十多年夜路再知道,鬼神之间的神力有多神秘,他的活动规律:成功失败,早在行动之前就为你准备好的,等着人去实践。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鬼神与人生命运的关联,三十多年的光阴是什么概念:人生。一半是回忆,一半是选择。生命,一半是阴,一半是阳。

岁月在流失,时光依旧不停的寻找它生命的开端,任何人来到人世,都有一场梦,肩负一种使命,古人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梦,是心神在另一个世界活动的产特,这个世上而是夜有所梦,日有所思,人是跟着梦走的,跟着感觉前行,这个世上阴阳是相反的,这个世界是相对的,生对死,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在冥冥之中,驱使着人为梦想而奋斗。

我走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阴主宰着阳。

岁月在流失,命运依然在前行。

又是一个春天的到来,岁月轮回,满山遍野,都是红艳艳的映山红,他的生命注定在山野里开花结果。

清明时节阴沉沉,采束鲜花送亲人,山野到处是鬼魂,阴阳相逢又一年。

我去看了阴山脚下我娘的坟,我回忆,十多年前,有一次我去看我娘时的情景,她拉着我的手说:“你下次来看我,你就要到山上去看我了。”我心一惊。我娘70岁,身体硬朗,我说你心事重,想的太多了,在说鬼话,可她神情严肃,心情平静。我心生不祥预感,她为什么要说这种不详的言语呢?

当我第二次去看她时,真的去阴山脚下坟上去看望她了。她得了一场急病先走了......

我走了三十年的夜路再知道,人的说话、行动、想什么并不是大脑里想出来的,而是心神将他的理念、心愿、目的、通过神经输送到大脑里,大脑在将心神的目的表达出来,心神是人的主体,人的手、嘴、大脑、是他的器官,它对手脚发出指令,人就有了行动,它对大脑发出指令,大脑就有了思维。

我走了三十年的夜路再知道,心神是人的主体,这句话的含义。

孽由心生,是主观的,人认为实践的。善意是隐藏在万事万物之中。是天意是客观因素,心神在人体中起着幕后主谋。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人先天生来就有两种念头,一种是善意,一种是心念,潜伏在人的生命之中,善与恶只是一念之差,一步之遥,与天地共存亡。

岁月匆匆,时光依旧,生命不停,命运依然在前行。

每当夜幕降临时,满是欲望的诱惑,就逼迫我神魂颠倒,心神不宁。

在这满是罪孽气息的月光下,我走了三十多年的路,经历过无数次命运的浴血奋战,三十年的夜路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实践,一半是研究。

三十多年的夜路没白走,三十年付出的心血没有白流,我找到万物的自然规律,上帝与人生命运的关联。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人生命运与上帝的关联,凡是干了违背良心的事,人在干罪孽时心都是虚伪的,愧对自己的良心。心都有一种罪孽感的心跳,干了对不起良心的事,心都会加快跳动,这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就在心跳加快时,就必须接受良心的审判,这是人先天生来就被注定好的规律。就在心跳加快时,违背了天理,上帝就能标记出你的天地良心。道德伦理,心跳加快时,就必须接受良心的审判,违背了这个自然规律,就必须接受上帝的惩与罚,善恶到头终有报。

如果超越了界限,必将不攻自破,凡事总有个限度。一旦过度必受罚,这是古人最朴素的人生哲学,也是自然界诸多事物的规律。古人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是自然发展的规定所致,既然生而为人,就得承受命运的实践。

因果报应,是上帝统治人生命运的杀手锏,也有自然法则,也有自然规律,可是,上帝是按什么条件、什么因素、才可以将因果报应注入人的心神中的呢?它按什么来分配人的命运的呢?这个过程有谁能知道呢?

岁月依旧在流失,生命依然在前进,时光在轮回,人来到这个世上确实不易。人生来就肩负着一种使命来到世上,大自然中,有许多未知数,等待人去实践解开人生之谜。

岁月在流失,命运依然在前行。

我感觉到我内心的沉重,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经历过无数黑夜摸索使人得心应手,经历过无数次残酷命运的浴血奋战,留下伤痕累累的创伤和经验,经历过多少次人生命运的洗礼,经历过多少个春夏秋冬不眠之夜,付出多少人生泪与血的代价,给我留下的只是实践的真理。

大自然下的天空是多少宽广,天地孕育着万物生命,大自然下任何一种生命都是他的儿子女儿,他都可以任意宰割,任意驱使他们的命运。

又是梅子成熟的时节到来,每到这个时节,山洪暴发,无情的灾祸驱动着人的命运,该来的,该去的,人的命运掌握在上帝手中。

天地运行,时空转换,万物更新。癌症、地震、气候、万物的生生灭灭,必须牵涉到因果报应。

上帝有哪些目的和安排。

天灾人祸,并非是偶然发生的,上帝将因果报应,注入在万事万物中,分配在不同的地方,哪个地方要下大雨、涨洪水,山洪爆发,各种人必须要去经历。考验不同人的心跳,经历不同人生命运的转折,有的人命好升官发财,有的人命苦,人算不如天算,该去除的该审判的,这是上帝的活动规律。

每一件事的发生并非偶然,都有一定规律。

只要摸清规律,就可以掌握灾祸事物的发展,只要找到上帝的规律,就可以破解他们的密码,就可以找到对付灾祸的经验方法,就可以挽救世上多少人的生命,为人类带来平安幸福。当残酷命运来临时,将如何抗争,彻底改变人的命运,这是多么伟大崇高的信念,这个崇高的使命,有谁能够完成呢?世上科学家牛顿找到他们的定律,可是有哪位科学家找到它的规律呢?

在残酷命运的逼迫下,我多么想找到超自然的上帝,他们是何物,他们内在的关联,它们之间的规律,找到怎样,对付残酷命运的方法、经验、教训。

可是,在这凄楚的月光下,冰冷的月光永远都是一个样,有谁能够看清它们的内核呢?

太阳每天从东方升天,西方落地。每天轮回,岁月的轮回,牵涉到人生的轮回,他们都是一样牵着,一样轮回。和大自然都有许多关联的。人生命运的轮回(这里面包含着许多解释,要想把他全部解释清楚,是一件难以办到的心事哟......)大江东去,青山依旧,没有谁能够用文字解释清楚,只有残酷命运的现实,逼得人去实践。

天地运转,时代是和命运相互勾连的。重复着历史惊人之处,有些灾祸天生来就固有的,人必须按照他的程序走下去,是不可抗拒的。

在黑夜的笼罩下,要想找到上帝的规律,破解他们统治人命运的密码,谈何容易哟,比登天还难,我走了三十多年夜路,经历过无数次命运的清洗,留下伤痕累累的创伤,再找到他们一点规律,上帝就隐藏在人的幕后,他要靠人去为他实践,要靠人去为他卖命,这个总体不会变的,不管它如何发展,这个规律是改变不了的。为此,上帝创造了人类,永远听候它们使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物降一物,前仆后继的天地规律。

古代科学家,哲学家,一代传一代研究至今,要想找到答案是非常一件不容易的事,要有深厚的文化功底,饱读四书五经,才能知道进化论中的生命意义......

而我文化有限,要想把它全部解释清楚,是非常难办的心事,并不是我非要去研究鬼神这些东西,并不是我吃的没事儿无聊,跟上帝玩游戏,而是身在水深火热之中,身不由己,由不得自己做主。

为了普天下,命运的平安。为了弥补我良心上的创伤,人生来就肩负一种使命,来到人世间。

这种崇高的心愿,逼着我发奋拼搏,苦读四书五经,付出多少心血、精神,用生命的代价,谱写着人间最悲壮的事业,付出多少坚强的意志和毅力,坚守自己的信念。

有一天,上天将会给我一片叶子,为我抚平创伤,使我的心血精神不会白流,将为人类的平安献上我火热的青春。

有一天,大地将会给我一片泥土,为我抚平痛楚的泪,我的泪将不会白流,将为人类的幸福播下希望的种子。

岁月在伴随着生命永不息,人不死,日子还得过下去。

有一天,当你回首往事时,就会知道命运的意图。

有一天,当你走生命大半时,就会知道生命意义。

有一天,你会发觉,良心上的伟大,是生命最崇高的价值。

有一天,你会感悟,为人一身正气,你将收获人生命运的真谛。

三十多年的夜路没白走,心血没白流,三十多年的时光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罪过,一半是惩罚。

走过的路,才知道长短,经历过的事才知道善恶。过去的事,才知道真假,大自然下,万事万物都在相互关联的。

三十年多的时光,是什么概念哟......人生已过一大半了,留下只是凄楚的回忆。

三十年多的时光,是什么概念哟......人生已是中年了,留下只是无尽的思考。

三十年多的夜路没白走,留下一半是伤痕,一半是真相。

古人云:自古苦人多磨难,这是千年传下来的经典,一代传一代,古人的话一点都不假。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三十多年的时光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伤,一半是痛,生命是一个探索,人性的过程,欲望是一个征服,人性的本能。

大自然下,人为万物之灵,大自然是人心的开端,万事万物是人心的产物。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人生命运的关联,三十年的光阴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人身,一半是神灵。

人生来就有一种浅意识,正负能量,区别善与恶,按尺定分厘,心神就被一种序安排好性命,性,是指人的生命,命,是指命中注定好的。等待人生来为它们理念而实践着人生价值。

当人做任何一件事,心里就生出一种潜意识的正负能量,任何人心里都会有个数,在心里已是根深蒂固的意念,如果违背了天地良心、道德、心理就会惶惶不安,受到良心谴责、审判。

岁月沧桑,谈古论今,改朝换代,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撕毁命运这层神秘的面纱,三十多年的光阴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反悔,一半是研究。生命,一半是回忆,一半是梦想。

人生摆渡,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几度悲伤,几度反悔,时代的春风,依旧吹醒大地上的生命,人生依旧还得顺前人的步伐走下去。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上帝也有一颗善良的心,他给你的报应,却是公正、公平、付出多少罪孽,他会给你同等价值的回报。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心跳加快时,上帝就可以计算出你道德良心上的意图。

我走了三十多年夜路再知道,成功、失败隐藏在良心之中,人的智慧是隐藏在心神之间。

三十年的夜路,流下泪与伤的经验,不深入虎穴,怎能知道虎的威力呢?人生许多变数,取决于天地良心。善与恶运转变化,相互勾连的,天时、地利、人和是一代传一代,在冥冥之中运转的。

我走了三十多年夜路,三十年的时光,不是白走的,心血不是白流的。三十年的光阴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轮回,一半是使命,生命,一半是天意,一半是报应。

岁月依旧在流失,生命依旧在继续前行。

要想把上帝、天时、地利、人和与人生命运的关联,解开他们在冥冥之中是如何运转的内幕,比登天还难哟......

然而,人不死,日子还得过下去,残酷的命运现实,逼得我不得不去实践。

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发现因果报应,上帝、心神、大自然、万事万物都是相互关联的,紧密相连,都有一条命运链,人离不开上帝,上帝离不开心神,如同鱼离不开水一样,这条链条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剪不断理还乱,一直被命运笼罩在黑暗之中。

每当夜幕降临时,欲望诱惑驱使着鬼神,在他们的驱使下,可我没有坚强的意志,幕后鬼使神差的逼迫下,我又走在那满是罪孽的山路上,不远处的山峰像怪兽一样挺立着,时隐时现,使人感觉到山高神为天的精神气概。

在夜幕的掩饰下,我出卖了自己的良心,满足精神欲望。

人生来就有七情六欲,这是人与生俱来的,上帝把理念,人的道德、伦理隐藏在七情六欲之中,等待人去实践。上帝把善良隐藏在万事万物之中,付出什么样的心跳,将收获什么样的命运。成功失败,早在行动之前就为你准备好了,每一件事必经过良心的审判,在到大脑里。

大自然下,人为万物之灵,天理、天意、天机隐藏在人的良心中,上帝将成功、失败、隐藏在万事万物中,等待人去实践,任何人都要以良心换取成功,失败为前提,天理人欲是上帝的名词,只有去掉人的欲望,天理就会存于人的良心之中。

上帝将因果报应,注入在狂跳的心中,心神,将它的程序移植到大脑神经中,付诸行动,都是相互关联的。

岁月匆匆,时光流失,我走了三十多年夜路,经历过无数黑夜的摸索,三十多年的光阴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天地规律。

岁月在流失,时光在倒流,阴世与阳间在交替,我走了三十年夜路,再摸清人生命运的规律。人的一生在修形,人生,一半是修神,一半是修心......

人生短暂,我走了三十年夜路,弹指一挥间,留下一片凄惨的回忆。

三十多年的光阴是什么概念哟,人生,一半是天赋,一半是实践。

三十多年的夜路,使我总结出,人生需要重建、重生,感化,更需要救赎、在救赎,改造、再改造。

岁月在流失,命运依然在前行。

大自然下,任何生命都有自然规律,各有各自的命运,有快乐就有幸福,有悲伤就有不幸,两者是相互关联的,在这世界是相互对立的。

我走了三十多年夜路再知道,大自然下,天地万物生长都有自然规律的,人有人活动规律,天有天活动的规律,大自然下,万物都有自己的活动规律,可是,这个世上有哪位科学家、哲学家能找出上帝的活动规律呢?猫天生来就是捉老鼠,鱼儿只能在水下游,这是自然规律。先天就把他的命运注定好的,是不可更改的,这是超自然的能量。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上帝、心神、万事万物都是相互关联的,如同山水一样紧密相连,缺一不可。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人的一生命运必,须要牵涉到天时、地利、人和、大自然许多关联,想要全部解释清楚是非常有一定的困难。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人的一生命运,必须要牵涉到上帝、鬼神、天生、后天、前世、来生、世上、世下、命中注定、遗传等因素,要想把它全部解释清楚,是非常有一定的难度的。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在黑夜里摸索出鬼神、生命的真谛,要想把鬼神用文字表达出来,是一件非常相当困难的心事。

时代在发展,岁月在变迁,生命在重复昨天的历程,留下经典是与时代相互勾连的,虽然时代不同,但是它的初心与命运共前行。

只有深入虎穴才能知道他的哲理,一个人的经历,要牵涉到大家的经历,一个人的命运必须要牵涉到人类的命运,人类的命运必须牵涉到宇宙的命运,它们是一个整体,相互关联的,从上到下,从神灵到人身,万物形成都有个过程,要想把这个过程描写的清楚,谈何容易哦....

有古才有今,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古人的哲学思想,经验教训。

宇宙即心,心即宇宙,人为天地之灵,心为万物之神,万事万物是人心的产物。

古人云:心性者先天地之所生,心性为主使,神志为天道。

佛日: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众生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业力果报,故心为形成世间,物之原力。

耶稣,明之故说改忏悔,懂耻而不恶。

孔子明之故说,修心,知止而不怠。

释加明之故说,明心而不愚。

老子明之故三代说,无为清静而不私,心为万力之本。由内尚外则可生善,可生恶,司创造,化众生,修之以邪,能涂炭生灵,众生心性本同。

这是古人几千年来对心神的研究成果。

我走了三十多年的夜路,再知道,古人的哲学思想,一代传一代。古人云: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是千年传下来的经典,他要经历多少代人,为它而为之奋斗。

 

人不死,日子还得照旧走下去,这是人生规律,我压抑不住心神的悲伤,匆匆跑到我娘坟上去,这是我唯一能来诉说悲伤的地方。

娘哎,我一声满怀希望的呼唤,我要把我总结出来怎样对付残酷命运的方法、经验、教训写成书,告知普天之下的民众,这个世上将没有命运摧残的平安日子,我就可以做尽天下好事,这是多么崇高的信念,这是多么惊天泣地的伟大事业。

娘哎,我一声无奈的呼唤,可是要想把它用文字表达完整,谈何容易哟,比登天还难啊哟......凄楚无奈的狂叫声,在山野里回荡着......

淡淡的月光下,风凄凄,野茫茫,万物一片沉静。

我多么想,有谁给我一个回音,抚平我创伤的心神。

我多么想,有谁能给我那伤痕累累的心神一点安慰。

我多么想,上帝能拉我一把,免了我的悲伤,能够知道我心神的良苦用心。

我多么想,我多么想......

在这凄楚的月光下,只有风,为我抚平心灵上的创伤,淡淡的月光为我点亮心神的一盏灯。

岁月在流逝,命运依然在前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