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新作:凶手至死无悔意,死刑有用吗? 咪咕悦读汇

吴晓波频道 2018-09-13 14:07:34


东野圭吾和其他推理小说家最大的区别就是当其他人满脑子被剧情占据时,他还能把自己关于恶与爱、犯罪与人情、法律与正义的思考深深浅浅地隐喻在文字中。这使得他的小说比起一般的推理小说更耐看,也更具深度。新作《虚无的十字架》亦是如此让人欲罢不能。


前提提要:杀死小夜子女儿的凶手在临刑前不仅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反而觉得死刑是理所当然的解脱。这让滨冈小夜子不禁陷入思考:如果致死都无法让凶手的良心自我定罪,那么死刑真的是完美的审判吗?带着疑问追寻,她试图帮助曾经在年少时亲手杀死亲生孩子的纱织和仁科史也走出迷途。却被仁科史也的岳父杀死。之后老人一路追踪,企图对当年“杀婴案”的另一个当事人——纱织进行灭口。


这时候,纱织才发现老人手里拿着的是一把菜刀,上面还有血迹。


“我的……我女儿是仁科史也的老婆。”老人说。


“虽然她很可怜,但是我杀了那个叫滨冈的女人。昨天晚上,我杀了她。”


纱织听到这里,浑身汗毛直竖。滨冈小夜子被杀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她根本无法相信。纱织傻傻地站在原地。




“警方已经开始调查了,我不会逃跑,会让他们逮捕我,但是在那之前,我必须先做一件事情。”他手中的菜刀上下挥舞着,虽然上面全都是血迹,但金属部分还是发出了骇人的光芒。


“为什么要杀害滨冈女士”——纱织用极小的声音问他。


“因为她必须死,”老人的脸都扭曲了。“我女婿真是好的没话说,是个正人君子,也正是多亏了他,我女儿才终于得到了幸福。不光是我女儿,他甚至还愿意照顾我这么个败类。你知道如果他不在了,会让多少人觉得困扰吗?二十多年前因为年少无知而生下的小孩,杀了他又怎么样?这和堕胎没多大差别的嘛!除了你们以外,根本没人知道那个婴儿的事情,也只有你们才为那个孩子感到难过,但最后却要我女婿因为这样的事情去坐牢,到底有什么好处?只不过是为了求个心安罢了吧。”


老人说话就像是连珠炮一样,纱织无言以对。她没有仔细想过史也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也不知道自己自首进监狱能有什么好处。因为这是日本法律规定的事情,所以她以为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面对自己的罪行,但她完全没有一点自信,能拍着胸脯说进监狱是自己的意愿。这还是滨冈小夜子给她灌输的想法。


早知道就不应该告诉小夜子的。她现在后悔不已,应该将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去才对的。


“虽然感到很抱歉,但你也必须死。”老人走上前说:“不过首先,你要先告诉我,除了滨冈以外,你还有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过其他人?有的话,那些人也必须死。”


纱织使劲摇头,哭着对老人说:“我终于明白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中,会造成很多人的困扰。如果滨冈女士不认识我的话,也就不会死,你也不会成为杀人犯。全部都是我的错,所以我死了最好,请杀了我吧。”


看到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老人反而害怕了起来。他握着菜刀开始低声吼叫,但却没有继续向前靠近。


纱织反过来问他:“你怎么了?”


老人没说话,喘着气,然后问她:“你能保证知道临死之前都不会再对任何人提起婴儿的事情吗?如果你能保证的话,我现在就离开,不会碰你一根毫毛。”


纱织看着老人的眼睛露出了求助的眼神。于是终于知道,他其实并不想要杀人,他也是游离在生死边缘的人。


纱织点了点头,回答:“我保证。”


“真的?不骗我吧?”老人再次确认。


老人似乎相信了她,点了点头把菜刀放回了纸袋。


“我来这里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老人说完,就离开了。


纱织在原地无法动弹,也无法接受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但老人手里的菜刀所发出的淡淡的光,依旧深深地印在她的眼中。


她上网看新闻,确认了老人的话。一名女性在江东区木场的路边被刺杀——一定就是这个没错了。第二天,她又从新闻中得知老人自首的消息。




内心的愧疚使她越来越沮丧。那个老人应该会进监狱,他的女儿,和他的女婿仁科史也,也会变成嫌疑人的家属,从而承受很多苦难。


纱织再次拿起放在手边的晾衣绳。如果没有办法接受法律的制裁,那就只能自己来了断了。


她再次环视四周,目光终于停在了厕所门上。


她想起曾经看到过有名音乐人用门把上吊的消息。虽然不知道那是自杀还是意外,但那个音乐人确实死掉了,怎么用门把上吊?


纱织盯着门把,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她走到门旁边,把绳子的一端绑在内侧的门把上,把剩下的绳子绕过门的上边,在另一侧用力一拉,绳子完全不动。


她把垂下的绳子系了一个环,为了避免松动,又打了好几个结。


她把椅子搬到门前面,站在椅子上,把脖子套进绳索内。


她闭上眼,回想起21年前的可怕景象。她和史也两个人杀了婴儿,双手感受着婴儿身体的温度,做了残酷的事情。




对不起,妈妈现在就去向你道歉——她跳下椅子。


她看到颈动脉被勒紧。自己的一生就这样划上句号。正当她这样想的时候,整个人却掉了下来,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同时看到脖子完全放松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周围。


晾衣绳掉了,绑在门把上的那端松了。纱织无奈地垂着头,自己真的什么事都做不好,就连上吊都不能一次性成功。


她站起来,重新把绳子绑好,拉了几次,确认不会再松开了。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她像刚才那样,把打一个环的绳子绕过门的上方后垂了下来,正当她打算站上椅子的时候,手机响了。啊,对了,应该是打工的成人按摩店打来的,今天自己没有请假。


纱织拿起手机,正要关机,却发现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有些在意,接起了电话。


“喂?”


“啊……喂?请问是井口纱织小姐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低沉又很洪亮。


“是——”她回答的时候,感到一阵惊慌。这个声音自己很熟悉,自己对声音的主人很熟悉——


对方停了一下说:“我是仁科史也。”


“是。”纱织回答,顿时心跳加速。


“我有些话,无论如何都想和你讲,你能和我见个面吗?”


纱织紧握话筒,看向厕所门。她看着绑在门把上的绳子,觉得刚才或许是在那个世界的婴儿把绳子给松脱了。




新作《虚无的十字架》暴露了东野大神内心埋藏已久的困惑:


✖ 如何判断犯罪者行凶是出于纯粹的恶,还是一时冲动?


✖ 如何判断犯罪者在受刑时是真心悔改还是毫无悔意?


✖ 如果法律连这些都无法判断,那又如何能够实现正义?


带着东野大神的这些困惑,读一读《虚无的十字架》,换你来给他答案。


温馨提示: 领取《M周刊》(点击直接进入)“一周赠阅”页面中的“和阅读”书券,即可免费畅读整本图书。


点击下图,即可阅读



点击下图,订购和阅读财富人生包,包月看50本精选图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