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恐怖小说阅读:雪山别墅谋杀案

无忧书库 2018-09-24 09:53:55




“是你,一定是你下毒杀害了阿伟!”看着死在床上了李伟,欧阳雪崩溃地指着程灵说道。欧阳雪和李伟是情侣,现在李伟死了,欧阳雪非常伤心。


“你凭什么说是我杀害了李伟,我有什么理由杀死他?”程灵说道。


“你不想支付给阿伟100万奖金,所以杀了他,这就是理由。而且这是在你家里,只有你最方便下毒。”欧阳雪说道。


“你想什么呢,如果我因为不想支付给李伟100万奖金而把他杀了,那我直接不举行这次业余滑雪比赛不就行了,那样我就不用支付任何人奖金。”程灵说道。


二天前林峰收到一封匿名邀请函,邀请林峰到雾峰雪山参加一场业余滑雪比赛,前三名可分别获得100万10万5万奖金。林峰喜欢滑雪,只是身为警察的他平日工作繁忙,很少有机会滑雪。


正好局长开恩,元旦有三天的假期,雾峰雪山峰峦起伏,风景优美,雪松更是一绝,所以林峰欣然前往,即便拿不到名次,当是去旅游度假也未尝不可。


昨天上午林峰按照邀请函里附带的地图,来到了这栋雪山别墅,受邀参加本次业余滑雪比赛的一共有七人,除林峰之外,另外六人是本市医科大学的学生,都是滑雪社团的成员。而程灵正是别墅的主人,也是本次活动的发起人。


“反正就你最可疑,莫名其妙邀请我们参加滑雪比赛,而且就请我们这几个人,除了这位林大叔之外,只有我们一个社团的人。”欧阳雪说道,越说哭的越伤心。


“我邀请了本市三所大学滑雪社团的成员,其他两所大学滑雪社团的成员都没有来。而这位林峰先生,是一位警察,我是在报纸上看到他曾经在一次滑雪的时候,偶然抓住了一伙毒犯,知道他也是一位滑雪爱好者,所以顺便也邀请了他。我只是喜欢滑雪,所以组织一场业余滑雪大赛,想认识更多的滑雪爱好者。”程灵说道:“在昨天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欧阳雪你不要太伤心,眼下情况未明,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警方,一切等警局派人来了再说。眼下大家不要胡乱猜测,也不要破坏现场。”出了命案,身为警察的林峰自然要出来主持大局。


“是呀,小雪,昨天我们在这里玩的多开心呀,程灵姐不像是凶手。”张军堂说道。


“是呀,小雪,程灵姐不像凶手!”杜莎莎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看某人更像是凶手,李伟一死,某人就有机会了!”杜莎莎一向看不惯张军堂,所以听张军堂一说话,就出言讥讽。两人之间的矛盾源于杜莎莎的闺密苦追张军堂,而张军堂却喜欢欧阳雪。


“莎莎,别乱说话,不是有警察在这里吗,我们应该听警察的。”郭成功说道。郭成功暗恋杜莎莎,不少人都知道。


“我是喜欢小雪,但是我光明正大,小雪跟李伟好了以后,我有再骚扰过小雪吗?我也不可能为了这个而杀害李伟。”张军堂辩解道:“而且要说杀人动机,郭成功杀人动机更大。谁都知道郭成功你成绩突出,但是李伟始终压你一头,不论是考试还是其他,你都排在李伟后面,成了万年老二。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你在寝室里用刀扎同学合照上李伟的头像。”


张军堂被杜莎莎讥讽的生了气,就将气全撒在郭成功头上。


“好了,你们不要再吵了!”林峰大声说道:“现在我们都到客厅去,把这里的门锁上,等着警察来。”


众人依照林峰的说法,都在客厅里坐着,各有所思,都不说话,一时间气氛非常尴尬。


“警察到来应该还有一段时间,这样吧,现在我们先来整理一下李伟的死。”林峰说道:“各位都是医科大学的学生,正如大家所说的那样,李伟死于中毒,依症状来看,毒药很可能是氰化钾,死亡时间初步判定是在两个小时之前,也就是15:30左右,李伟应该是在睡梦中死去的。现在我们来推测李伟可能的中毒时间。理论上来说,如果下毒者将药量控制的好,利用氰化钾,可以让人在任意时间死亡……”


“我们都是医科大学的学生,林大叔你不用解释那么多。依我看,李伟最有可能就是在我们比赛完毕,回到别墅后的这段时间中的毒。你们想,如果李伟是在更早的时间中毒的话,他不可能完成滑雪比赛,而且还拿了第一名。”杜莎莎说道。


“是的,我猜想毒药要么是放在水里,要不就是在食物中!”李华丽说道:“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吃中午饭吃到中途,李伟说他有些不舒服,想回房休息一会儿。当时大家都以为李伟感冒了,所以都没有在意,就让他自己回房休息了。很可能当时李伟就已经出现了中毒反应,只是他自己可能也认为是感冒了,才会感到不舒服。”


“我们比赛完毕,大家又累又冷,回到别墅的时候,大约是14:00,程灵姐给大家倒了八杯白开水……”郭成功说了一半又不说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毒药是在水中,那么下毒的最有可能是程灵。


“我确实为大家倒了八杯白开水,但是八杯水都放在拖盘之中,大家自取的,如果是我下毒,我要怎么保证让李伟拿到那杯有毒的白开水呢?”程灵说道。


“是呀,回想当时的情形,程灵姐用一样的玻璃杯,倒了八杯白开水,放在拖盘中,拿到茶几上,然后大家自己取来喝。我记得第一个取水的是程灵姐自己,最后一个取水的是杜莎莎,李伟是在中间取水的。如果说其中一杯水有毒的话,也就是说每个人有1/8的几率拿到有毒的那杯水。除非程灵姐只是想随机毒死我们其中的一人,否则不可能保证某个特定的人一定会拿到那杯有毒的水。”张军堂说道。


“接下来,欧阳雪和程灵姐去厨房为大家准备午餐,而我们其他人则在客厅里聊天歇息。”杜莎莎说道:“午餐的食物大多都是提前做好了的,只是加热了一下就可以吃了。很快大家就开始吃午餐,那个时候大约是14:30。餐桌上的食物大家都吃了,所以在食物中下毒也是不可能的。期间我们喝了红酒,但是欧阳雪说李伟昨天服用过感冒药和消炎药,不能喝酒,所以他喝了果汁。但是果汁我和李美也喝过,所以毒药不可能在红酒和果汁里面。然后吃了一会儿,李伟说他有些不舒服,想回房休息,那时候应该是15:00,半个小时后,也就是15:30李伟死亡。这中间好像都没问题,那凶手到底是什么时候给李伟下毒的呢?”


“我听欧阳雪说,李伟昨天还在服用感冒药,那么有没有可能李伟感到身体不适,回到房间休息时,又喝了感冒药,如果凶手事先将李伟的感冒药调包,换成毒药或者将氰化钾涂在感冒药上,李伟服用感冒药,中了毒,然后在睡梦中毒发身亡。”程灵说道。


“没有这种可能,昨天下午,阿伟已经服用完了最后两粒感冒药和阿莫西林,盒子都让我扔了,阿伟自己也说他感冒已经好多了。”欧阳雪说道,一边说,一边又流起了眼泪。


众人理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不知不觉已经19:00了,警方的人还没有到,大家都感觉肚子饿了,但是谁也没好意思开口。


“我看大家都饿了,要不我去给大家弄些吃的吧!”程灵说道。


“不行,在警察没到来之前,谁也不能单独离开客厅。”欧阳雪说道:“我看你是想进厨房将中午的那些饭菜毁掉,消毁证据吧。”欧阳雪一直认为程灵就是杀害李伟的凶手,所以言语之间毫不客气。


“你简直不可理喻,如果我想消毁证据,当你们吃罢午餐,回房歇息的时候,我大可以将所有的饭菜,水杯全部处理掉,而不是还放在厨房之中,等到现在才去消毁证据。”程灵说道。



程灵说的很有道理,吃罢午餐,其他人都上楼休息去了。林峰帮着程灵收拾桌子,本来林峰还想帮程灵一起洗碗,但是程灵让林峰别管了,碗筷先放在厨房,等晚上做饭的时候再洗。然后两人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聊了会儿,之后就都回房歇息去了。所有的碗筷和水杯现在还放置在厨房里未洗。


“算了,冰箱里有面包和水果,我去拿一些给大家吃,这总可以吧。林大哥,你跟我一起去吧,免得有人怀疑我消毁证据。”程灵说道。


半个小时后,警方终于来了,一共来了四个人,一名法医和三名警员。


因为有林峰事先说明,所以警察带来了检测工具。最终,在其中一个水杯中检测到了氰化钾的残留物。而根据法医判断,被害者死亡时间确实是在15:30左右,死因是氰化钾中毒,与林峰他们推断的没有出入。


林峰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如果说毒药是下在水杯中的,那么如何保证李伟一定会拿到有毒的那杯水呢?不可能会这么巧,凶手想要杀死李伟,然后在八杯水其中的一杯里下了毒,然后恰好李伟拿了那杯有毒的水喝掉,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凶手也不可能蠢到冒这么大的风险作案。


林峰闭着眼睛开始一步步回想滑雪比赛完毕,众人回到别墅后的情形。


突然林峰睁开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是了,一定是这样,现在只需要最后一样证据,就能证明自己的推断了。


林峰起身去垃圾筒里找到中午喝过的红酒空瓶,交给警员,让他们进行化验,果然如林峰所料,红酒瓶中检测到了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的成分。


林峰对众人说道:“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正当林峰说完这句话,众人都看向林峰,等着他说出凶手的时候,欧阳雪却突然从地下室跑了出来,一边大声说到:“我找到证据了,凶手就是程灵。”


欧阳雪一边说,一边举起手中的一本笔记本。警察来了以后,分别对众人进行了询问,不知道欧阳雪什么时候跑去了地下室,不过男友死了,欧阳雪想要尽快找出凶手,替男友报仇,也是情理之中的。


笔记本上是一篇悬疑小说,内容正是如何利用氰化钾杀人。


“不错,小说是我写的,我本来就喜欢写一些推理小说。不过单凭一篇小说,就证明是我杀了李伟,太牵强了吧!”程灵说道。


“单凭一篇小说,就说你杀人,确实有些牵强。但是如果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你杀了李伟呢?”林峰说道。


“哦,我倒是想听一听林大哥你的高论!”程灵说道。


“中午我们滑雪比赛完毕,大家又冷又累,回到别墅以后,你立刻去给大家倒了8杯白开水让大家喝,也是你告诉大家说在冬天刚做完剧烈运动以后,喝杯白开水驱寒有利于身体健康。然后大家各自取了一杯水喝,李伟就是在那时候喝下有毒的水。”


“不对呀,虽然已经证实了毒药确实是放在喝水的杯子中的,但还是我先前所说,程灵姐根本无法保证李伟会拿到那杯毒水。”张军堂说明道。


“确实如你所说,如果八杯水中的一杯水是有毒的,然后让八个人自取,那么每人拿到那杯毒水的几率是1/8,我们就会想当然地认为凶手不可能用这么愚蠢的方法做案。但如果我告诉你,程灵让李伟拿到毒水的几率是100%呢!”


“我不信,如果说当时那些水是程灵姐一一拿给大家喝的话,还有可能,因为程灵姐只需要记住有毒的是哪杯水,然后将那杯水拿给李伟喝就行了。但是我们都知道,当时拖盘中有八杯水,我们是自己拿着喝的。怎么保证李伟100%拿到有毒的那杯水。”张军堂说道。


“因为八杯水全都放了氰化钾,不论李伟拿哪一杯,他都会中毒。”


“那现在死的就不应该是李伟一人,而是我们8个人。”张军堂说道。


“你先听我说完。程灵确实在八杯水中都放了氰化钾,当然这个量控制的相当好,氰化钾使人致死量大约为50-250毫克,因人而异。程灵在水中放的氰化钾剂量不足以使人立即毒发。


大家当时喝完水以后,都感觉有些胸闷,但这里是雪山,海拔较高,我们都以为是高原反应。而且当时又是剧烈运动过后,略感胸闷也算正常。接着很快我们开始吃饭,这个时候就是关键所在了。


为什么我们喝了有毒的水以后没有死亡,而只有李伟死了呢,因为李伟少喝了一样东西——红酒。欧阳雪说过李伟昨天服用过消炎药,也就是抗生素,大家都知道服用过抗生素以后近期不能饮酒。


而我们所喝的红酒之中加入了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各位都是医科大学的学生,不用我说,应该都知道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是干什么的吧。


这两种药正是氰化钾的解毒剂。我们服用的氰化钾剂量本来就不是很多,加上红酒里的解毒剂,所以我们没有死。”


“怪不得当时我感觉红酒味道有点怪怪的,华丽你还说我不懂外国红酒,就是那样的味道。”杜莎莎说道。


“而李伟就没那么幸运了,他没有喝红酒,没有急时服用解毒剂。再加上感冒生病,身体机能下降,对毒药的抵制力降低,可能不会让我们死亡的氰化钾剂量,就能让一个病人死亡。李伟在饭间毒性发作感觉身体不适,误以为只是感冒引起的胸闷,就上楼休息去了,然后就死在了床上。”林峰说道:“接下来,就是程灵你的聪明之处。你故意收拾好碗筷,却放在厨房不立即清洗。


其目的就是想告诉大家,你都没有消毁证据,所以凶手不可能是你。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一定是等到我们大家都上楼休息了以后,来到厨房,将八个杯子中的七个用清水冲洗干净,只留下其中一个不洗,然后仍将八个杯子摆放在拖盘之中,装成一直都没有清洗的样子。


而当警察到来,从其中一个杯子中检测出氰化钾的残留物时,大家都认为那些杯子没有被清洗过。要证明你清洗过其他七只杯子,一点也不难,只要检测杯子上面的指纹,就可以判断出其它七只杯子是否清洗过。


如果清洗过,杯子上面肯定没有指纹了,而如果没清洗过,杯子上肯定留有我们大家的指纹。你想要给大家出一道不可能解决的题目,即如何在只有1/8的几率下,让特定的人选到那杯毒水,而一旦人们陷入这样一个思维误区之中,很可能永远也无法想明白凶手是谁。


因为没有人有那么好的运气,可以在1/8的几率下,让特定的人选到特定的东西。那两个红酒空瓶之中,我们也已经检测到了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的成分。


有了这些证据,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而且我已经让警局调查你的资料了,我想你在美国学的是什么专业,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不用了,我在美国学的是医学专业。”程灵说道。



“这就是了,其实我猜想你就是学医的,否则不可能将氰化钾的剂量控制的那么好。因为这个局虽然精妙,但同样也冒了很大的风险,只要稍微出现一点点偏差,被氰化钾毒死的可能就不止李伟一个人,而是我们一大群人。”


林峰正说话间,有警员接了电话,程灵的资料已经发送了过来,程灵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毕业生,有多篇论文在医学界获奖。


“接下来,我再说说你的杀人动机。昨天晚上我在你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是你跟另一个女孩子的合照,我看到那张照片的第一眼,就感觉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子有几分眼熟,但是一时也想不起来是谁。直到刚才警察到来,我又去你的房间里看了那张照片,经过小王的提醒,我才想起来,照片上的另一个女孩子是程素,也就是去年在滑雪场意外身亡的医大女学生。”


“程素,程灵,难道你是素素的……”杜莎莎说道。


“是的,我是程素的姐姐。父母离异以后,我跟着爸爸去了美国,而我妹妹素素则跟着妈妈留在中国。这些年来,妹妹和妈妈过的并不好,我一直都在接济她们。后来妈妈再婚,素素就单独搬出来住了。直到去年年底,我跟素素断了联系,我一直都很担心素素。今年我大学一毕业,立刻回国找她,我才知道原来素素已经死了。”程灵说道。


“关于程素的死,我想各位知道的比我还要清楚。”林峰说道。


“去年元旦的时候,在日本举行了一场国际高校滑雪大赛,每个大学只有一个参赛名额。


而我们医大的这个名额会从滑雪社团的成员之中选拔出来。当时最有可能脱颖而出的就是素素,而这也是素素的心愿。


但是就在选拔赛前一天,素素却在练习滑雪过程中因为雪橇断裂出了意外当场死亡。


后来素素的男朋友李伟在选拔赛中脱颖而出,去日本参加了国际高校滑雪大赛,并且拿到了金牌。”杜莎莎说道。


“我记得当时这个案子,正好是小王他们负责的。”林峰说道。


“是的,经过调查,程素的死完全是意外,并没有他杀的迹象,最终警方以意外致死结案。”小王说道。


“我想程灵你肯定不相信你妹妹会死于意外,所以暗中调查。


这时候喜欢悬疑推理小说的你,脑海中产生了一个设想,你怀疑是李伟害死了你妹妹,拿到了去日本的参赛名额,更是从众中参赛者里脱颖而出,拿到了金牌,并且得到了10万美元的奖金,这一切荣誉本应该是你妹妹的。


而当你得知李伟移情别恋,和欧阳雪在一起了以后,更加坚定了你这种想法。


于是你以高额奖金为诱饵,邀请来了医大滑雪社团的人。其目的就是为了设局杀死李伟,替你妹妹报仇。而我只是你请来的见证人,当然你是想让我证明你并不是凶手。”林峰说道。


“但是素素的死真的只是一场意外,警方也做了仔细的调查,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而已。”杜莎莎说道:“程灵姐,你太傻了。李伟是爱素素的,素素死后,李伟非常伤心,他还将那枚金牌埋在了素素的墓前。


他和欧阳雪在一起,也是在两个月前才开始的,欧阳雪很早就喜欢李伟,但是以前素素和李伟在一起,她一直将这份爱藏在心里,这些年他默默为李伟付出了很多。素素已经死了,活人的路总归要继续走下去。”


“莎莎,你太单纯了,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永远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程灵说道。


警方带走了程灵和李伟的尸体,众人也一起下了山。来到警局,学生们做完简单的笔录,就可以回去了。


欧阳雪伤心李伟之死,一路不知哭了多少次,同学们只能安慰她。


第二天早上,林峰早早来到了警局,并不是他想提前结束假期,而是他想去看看程灵。


警局审讯室里,程灵憔悴地坐在椅子上。


“何苦呢?你妹妹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为了她而犯罪,而且你妹妹是不是李伟害死的,都是个未知数,你这么做值得吗?”林峰说道。


“林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程灵说道。


“你说吧!”


“以你多年的从警经验来判断,你说李伟会不会害死我妹妹?”程灵说道。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在雪橇上做手脚很容易,雪橇自已断裂也是有可能的。”林峰说道。


“那如果现在我告诉你,李伟真的不是我毒死的,你相不相信?”程灵微笑着说道。


程灵的话,让林峰感到很诧异,在林峰看来,能够布下如此精妙杀局的人,是不太可能在事实俱在的情况下俱不承认自己的罪行的,这是对破案者的污辱,更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说说看。”林峰说道。


“说实在的,我确实不太相信我妹妹会死于意外,所以我暗中调查,经过一番查询,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怀疑是李伟在雪橇上做了手脚,害死了我妹妹。


所以我以高额奖金为诱饵,邀请了那些学生,还请了你来给我做见证。我也确实想按照我在笔记本上写的那篇悬疑小说那样,布下精妙的杀局,杀死李伟,替我妹妹报仇。


但是当昨天李伟拿了第一名的时候,说了一句:‘素素,我又替你拿下了一个冠军!’那一刻,我就放弃了复仇计划,因为我已经相信李伟不会害死我妹妹。”程灵说道。


“你是说杯子里的毒不是你下的?”林峰说道。


“是的,我既然已经放下了,又怎么会再下毒呢?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接照我事先设想好的一样发展了下去。更让我意外的是,林警官你竟然破解了我设的局。


所以当你破解这个迷局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么做了。否则又有谁能按照我的思维路线做案呢?”程灵说道:“我知道现在各种证据都指向了我,要让你们相信我说的话很难,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林大哥,我真的没有在杯中下毒!”


从警局出来,林峰心神不宁,街道上冷冷清清地,林峰缓缓走到对面公园里,在一架秋千上坐下,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推论显然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但是看程灵说的话又不像是在骗人,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是了,自己沉禁在破解迷局的喜悦之中,完全先入为主了。自己将程灵带入主角,完美地破解了迷局,而种种犯罪条件程灵又都完全具备,所以就想当然地认为程灵就是凶手。



但是破案并不是非此即彼地判断题,程灵符合一切犯罪条件,能够完美地实施犯罪,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一定是凶手。


林峰将昨天中午的一切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仔细回想着每一个细节。


犯罪学里有句话叫做,最不可能的人,也许往往就是真正的罪犯。是了,还有一个被大家忽略的人,他(她)才可能是真正的凶手。


想到这里,林峰快速出了公园,回到警局。


“小王,带上检测设备,开车跟我去雪山别墅。”林峰说道。


一到雪山别墅,林峰就连忙跑到存放红酒的玻璃柜中,柜子是锁上的,林峰心中暗道:“还好,证据没有被毁掉。”


市医科大学宿舍,对于林峰的再次到来,欧阳雪仍然是一副刚死了男友的楚楚可怜的表情。


“欧阳雪。”林峰说道:“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你们别来安慰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欧阳雪说道。


“我这个故事,你一定要听,它能让你完全静下心来。”林峰说道:“六个同学参加了一场滑雪比赛,其中一人早对另一人动了杀机,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和方法,所以一直没能下手。


当她来到别墅以后,喜欢窥视别人隐私的她,无意中看到了一篇悬疑小说。小说里的犯罪主角布局精妙,让人叹为观止。


于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从她脑海中生出,她利用小说里的布局,巧妙地实施了犯罪,不仅杀死了一直想除掉的人,同时还将一切线索推到了别人身上。”


林峰讲的非常镇定,仿佛在讲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但是欧阳雪却听的胆战心惊。


“你说的这个人,应该不是我吧?林警官。”欧阳雪故作镇定地说道。


“我想你很早就看到了程灵的小说,你根据小说里的布局,设计了这场犯罪,然后又将一切推给了程灵。


你之所以选择在警察来了之后,找来程灵的小说,不过是为了证明程灵就是凶手罢了,因为你怕警察无法破解八个杯子之迷。”林峰说道:“原本我们想喝啤酒,你却极力推荐我们喝红酒,喝完一瓶,你还劝我们再喝一瓶,我想依照你的本意,你巴不得劝我们把五瓶红酒全部喝光,那样就最好不过了。”


“林警官,我很佩服你的聪明才智,你在没有看到笔记本之前,就查到了程灵的犯罪手法。但是现在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欧阳雪说道:“你说我杀了我的男友李伟,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他,我怎么可能会杀他呢?”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们在别墅里剩下的三瓶红酒之中检验到了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的成份,而且在瓶身上检测到了你的指纹,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林峰说道。


“不可能,我做那些事的时候带了手……套……”欧阳雪本来非常自信地想要驳回林峰的说法,但是话说到一半,突然像卸了气的皮球,因为她自己一激动,说漏了嘴。


别墅里剩下的三瓶红酒中确实有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这足以证明程灵不是凶手,因为红酒当天吃饭的时候,红酒是程灵去拿的,凶手如果是程灵的话,她完全不需要在每瓶红酒中都放入氰化钾的解毒剂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只要在其中一瓶中放入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然后拿给大家喝就可以了。


但如果凶手是欧阳雪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她无法保证程灵会拿哪一瓶红酒给大家喝,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在五瓶红酒之中全都放了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


至于酒瓶上的指纹,林峰他们根本没有检测到欧阳雪的指纹,他这么说,只是想诈一诈欧阳雪,没想到欧阳雪一激动,自己说漏了嘴。


原来杀人真的没那么容易,特别是第一次杀人,尽管欧阳雪表面上装作没事一样,但她内心的恐惧,只有她自己知道,从杀死李伟那一刻起,欧阳雪每一刻都如坐针毡。也正因为内心的紧张不安,才导致说漏了嘴。


欧阳雪沉默了片刻,说道:“不错,李伟确实是我杀死的,作案手法跟你说的一样。我在昨天早上无意中进入了别野地下室,看到了程灵的小说,小说中主角巧布迷局,用氰化钾杀死了一个人,于是我心中生出一个计划,也想用这种手法杀死李伟,巧合的是我在地下室里竟然找到了氰化钾、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


这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一应俱全,于是我果断出手,毒死了李伟。


你可能还有一些疑问,那就是给大家倒水的是程灵,我是怎么在杯子中下毒的。其实在你们大家准备滑雪装备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拖盘里的八个杯子之中放入了氰化钾。


比赛完毕,大家回到别墅后,即便程灵不给大家倒水,我也会主动去给大家倒水喝。”


林峰仔细一想,当时欧阳雪确实有说过要为大家倒杯热水,只不过程灵是主人家,抢先去给大家倒了水。


“那你既然能趁着大家休息,去厨房将其中七个杯子洗了,为什么不将剩下的红酒也处理掉呢?你完全有机会的。”林峰说道。


“我确实是想将剩下的红酒处理掉,但是程灵拿完红酒以后,将柜子锁上了。”欧阳雪说道。


“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杀李伟呢?”


“因为李伟其实就是个渣男,整天一副痴情的样子,全他妈装出来的。他就去过一次我家,竟然就跟我妹妹搞上了,而且我妹妹还怀了他的孩子。”欧阳雪说道:“其实现在想来,程素的死,还真的有可能是李伟暗中操作的。”


“今天我不上班,你现在自己去警局,我当你是自首。”林峰说道。


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程灵露出了微笑,心中说道:“妹妹,我替你报仇了!”


程灵除了是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优秀学生以外,还是一位心理学爱好者,她从美国一位心理学专家那里学会了催眠术。程灵回到中国,知道妹妹死于意外,自然不信。


经过一番调查,得知妹妹的死可能与医大滑雪社团的成员有关。


所以程灵借了他爸爸一位生意伙伴的雪山别墅,邀请来了滑雪社团的一众成员。


当然程灵并不确定这些人中的哪一位才是害死妹妹的凶手,所以在这些人来到别墅的当天晚上,程灵对他们每个人就进行了催眠。


也因此,程灵知道这些人心中的秘密,欧阳雪竟然一心想杀死李伟,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和方法。


而程素确实是李伟害死的,因为相对于爱情而言,李伟更看重名利和金钱。


程灵本想自己动手,毒杀李伟,但转念一想,一个更精妙的计划油然而生。


欧阳雪一心想杀李伟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和方法,那如果给他一个完美的布局和绝妙的机会,她会怎么做呢?


程灵在催眠中知道欧阳雪喜欢窥视别人的隐私,于是故意让欧阳雪发现了地下室,看到了笔记本上悬疑小说。


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都按照程灵预期的那样发展下去,欧阳雪不仅按照小说上的布局犯罪,还将一切都推给了程灵。事实上有很时候,程灵都在暗中配合欧阳雪。


欧阳雪提前在拖盘里摆放好八只有毒的杯子,程灵就刚好用了这八个杯子,欧阳雪提议大家喝红酒,程灵就真的给大家拿了红酒。


至于锁上红酒柜,那也是程灵有意为之,她必须留下一个重要的证据,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而选择林峰来当见证人,也是再好不过了,只有林峰这种聪明绝顶的警察才能在最后查到欧阳雪的身上,让程灵得以全身而退。


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永远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