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家的旅行:带上书,到沙漠去阅读!

广州汽车音乐电台 2018-11-08 09:12:26


旅行物语

 

时 间:逢 周六 10:00 - 11:00

主持人:翟 佳 / 李 婷 婷


自从去年摩洛哥对中国免签后,吸引了大批的旅行者,不少没有将它列入旅行目的地的人都蠢蠢欲动,其中也包括了我们今天的嘉宾——郝思远,一位酷爱写推理小说的白领工作者,不上班的时间估计都编案子、码字去了。



与别人出门旅行带一堆的日用品、器材不一样,郝思远10天的摩洛哥之旅,扛了七本书出门,他说,躺在沙漠上看书,太有范儿了。



让我们一起随着沙子的流动,阅读郝思远那些关于沙漠和摩洛哥的文字......



撒哈拉沙漠



“这里是情陷撒哈拉的墓地,在北京13号线反复看着鲍尔斯的《遮蔽的天空》,惊叹于贝托鲁奇将平庸的小说拍成如斯精致的电影。这里也是《权利的游戏》中的红色城堡,龙女与她的军团在这里掀起对维斯特洛大陆的反击。无论如何,‘她活着,她转了个弯,可她永远走不出去。’”

——郝思远 



“赖在帐篷里看《撒哈拉的故事》,听凌厉的风沙有节奏地敲打窗户,仿佛是昨夜柏柏尔人叩击木鼓,与独自旅行的西班牙女孩在篝火前歌舞。原本不理解三毛的孤寂,以为不过是小女子的赋愁,而当这无边无际的黄色逼仄,方才羞愧于自己的狭隘。”

——郝思远




马拉喀什



“第一次听说红色城市,是在英剧《黑镜》中的"马拉喀什先生",燥热的街道增添着暧昧的气息。这是欧洲人最爱的度假城市,也许最早来源于诺贝尔奖得主卡内蒂的描述:环绕着杰夫马纳广场,数不尽的说书人,舞蛇人与诵经者。可这毕竟都是过往了……”

——郝思远



麦地




“破败的麦地那老城像蜘蛛网一样蔓延,近在咫尺的玫瑰酒店却鬼打墙地打转了3个小时。之前听许知远单读讲《初恋总是绝恋》里的孽恋故事,不知道菲斯出生的塔哈尔因何滋养这样的故事。而被谎言欺诈迷失在迷宫搬的街道中,一切疑问迎刃而解了。”

——郝思远




舍夫沙万



“舍夫沙万的蓝色轻快明亮,相得益彰的还有善良、时尚、彬彬有礼的山城穆斯林。蓝城没有辉煌的历史,不过是遭到西班牙人驱逐的摩尔人建立的堡垒。但是这却消解了针对伊斯兰文明某种刻板的沉重:就像在神圣的夜晚,男装丽人解除了封印,为脆弱沙土之躯找回尊严。”

——郝思远




丹吉尔



“迦太基人在直布罗陀海峡南岸建立城市,阿拉伯人、西班牙人交替登场。鲍尔斯和凯鲁亚克的隐居揭开了丹吉尔的神秘一角。但最令人激动的还是建造于1870年的大陆酒店,希拉西罗嘉小姐和她的骗子男友缠绵于此,前台的优雅老者仿佛保持着几十年前的深沉腔调:Can I serve you,Sir?”

——郝思远




卡萨布兰卡



“卡萨布兰卡并不是一个有趣的城市,没有了二战时候的硝烟,没看到哈里发神殿的精灵。法殖时代的建筑已经凋零,老城麦地那买的全是廉价商品,仿建的里克咖啡馆播放着《北非谍影》永志不忘,只有哈桑二世清真寺外吹来的大西洋的风让人激动。”

——郝思远



我问郝思远:去摩洛哥是找创作灵感么?

他说:只是考虑到没时间签证......


我:呃......好吧,那么下一部小说的故事会发生在卡萨布兰卡么?

他想了想:也许会发生在去卡萨布兰卡的路上。


我:带着书去旅行有什么感受?

他答:挺沉的,但是拍照好看。


我:......需要这么诚实么。

他:直男思维。


女作家张怡筠说,旅行是心灵的阅读,阅读是心灵的旅行。或许书中的一句话,一幅图,一个菜名,一束春花,都会勾起你对出发的向往。到底书里的世界与真实的世界是不是一样,也许在你读过走过之后,世界才会在你的心里有统一的模样。


读书与旅行,一个都不能少。


下一次旅行,也带着一本书出行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