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陌《失控的布局》推理小说新书上市

简书荐书 2019-09-12 16:22:31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但是,真相并非如此……

 

国内知名创作内容社区简书人气作者

 

精彩呈现原创社会派推理小说

 

抽丝剥茧、层层推进,展现深层的布局与博弈

 

 

作者简介:


李陌,简书签约作者,多年来坚持推理小说的研习与创作,先后有多部作品签约网易云阅读、简书等平台,坚信“一切的好小说,都是推理小说”。

内容简介:


一个月朗星稀的炎夏之夜,一块偏僻荒芜的废弃之地,曾经在黑道上叱咤风云的“霸天虎”胡冬海,被一只尖利的匕首刺破胸膛,命丧黄泉。

 

史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胡冬海的死会给他带来一场无妄之灾。由于自己的手下离奇失踪,他莫名其妙地被当作了主谋,成为了胡冬海手下追杀的对象。同一时刻,正在侦查胡冬海被杀一案的刑警韩飞和沈刚也认定,史扬有可能这是这一案件的真正策划者。

 

但随着调查的深入,神秘的第四者、江湖争斗、商业竞争……一切线索让韩飞意识到,胡冬海的死并非一个单纯的复仇事件,而是一场纠结着利益、阴谋与背叛的猎杀!

 

 

 

目录:


楔子

 

谁是凶手

 

第一现场

 

猫鼠游戏(一)

 

猫鼠游戏(二)

 

猫鼠游戏(三)

 

猫鼠游戏(四)

 

阴沟翻船

 

抢车事件

 

郝氏兄弟

 

意外归来

 

偷袭经过

 

凶器之谜

 

内部纷争

 

冰毒事件

 

资金断链

 

杀人动机

 

拆迁布局

 

心理战术

 

桃色秘闻

 

酒吧寻人(一)

 

酒吧寻人(二)

 

暗通款曲

 

难圆之谎

 

自欺欺人

 

机关算尽

 

尾声

试读:


楔子

好不容易才睁开了眼睛,但胡冬海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轮红色的月亮。

 

月亮怎么是红的?

 

他很想思考一下这个问题,然而想着想着,便像失了魂一般,大脑里倏忽一片混沌,接着,便是长久的空白。

 

同时,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气,将他紧紧包裹起来,并且,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冷得让人只想闭上眼睛睡觉。

 

算了,闭上眼睛睡会儿吧,等醒来再想。

 

也许,这只是个噩梦呢!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胡冬海这么想。

 

 

 

谁是凶手


曹晓天一推开饭店包厢的大门,便看见了驴屎肠那张怒气冲冲的大黑脸。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在一转眼之间,在脸上挤出了一副笑容:“二哥,好久不见啊,你终于肯来见见咱们这帮老兄弟啦!”说着,他连跨几步,隔着一个空位,坐在了驴屎肠的左侧。那个一直跟着他的黄超,则一声不吭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驴屎肠却没笑,“我说‘曹操’,你是怎么回事?躲哪儿去了?让兄弟们这通找!怎么着,怕了?”

 

曹晓天刚要说话,却听坐在驴屎肠旁边的郑辉冷笑了一声,“他可不是怕了吗,不怕能躲回老家去?”

 

话音刚落,曹晓天背后的黄超立时双眼一瞪,朝着郑辉喝道:“小辉,你说话注意点儿,谁说曹哥怕了。谁像你们这帮粗人,只知道蛮干!”

 

“哈哈!粗人!”郑辉笑了起来,“怎么着,大眼黄,老大死了没几天,就忘了自己是干啥的了?”

 

听到这里,驴屎肠忽然“啪”地一拍桌子,“浑蛋!”然后一扭头,怒视着郑辉,“没大没小!怎么跟你曹哥说话呢!怎么着,现在翅膀硬了,看不起我们这些老人了?我还告诉你,现在老大没了,你曹哥就是大当家的,你要不服气,有胆把我另一条腿也废了!”

 

“二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没等郑辉分辩,曹晓天赶紧插嘴说道,“老大没了,于情于理,大当家都应该是你的。别说你现在来了,就算你不来,我们也得去把你请回来。”

 

“就是,驴哥,您回来吧,您来做大当家的,我们死心塌地地跟着您!”郑辉显然对驴屎肠刚才的训斥毫不在意,等曹晓天话音一落,便连声附和。

 

驴屎肠却冲他们摆了摆手,“什么大当家,你们可别瞎抬举我,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再说了,我都离开江湖这么多年了,除了卖西瓜,什么都不会啦。让我当家,领着兄弟们喝西北风去?”说着,他一双眼直瞪瞪地看着曹晓天,“自从那年跟大雷打了那一仗之后,咱们兄弟四个,你、我、小庄、保蛋,死的死,残的残,失踪的失踪,一直跟着老大的,只有你曹操;还活着的,我看也只有咱俩啦。他的那个大哥——”驴屎肠抬手指了指郑辉,“保蛋兄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唉——曹操,你跟我们不一样,你那个小兄弟——大眼黄是吧,他说得对,我们确实是粗人。但你不是,你有脑子,你有谋略,你能带着弟兄们赚钱。所以,大当家的位置,只能是你的。我吕常今天把话放这儿,我支持你,谁要是敢不服,你让他们来找我!”说完,驴屎肠又回头瞪了郑辉一眼。

 

曹晓天听着,眼眶一湿,“二哥,你……”

 

“啥也别说了,我这次来找你,不为别的,就为给老大报仇。”说到这里,驴屎肠的眼里忽然间凶光一闪,“不管是谁杀了老大,我一定要亲手要他的命。完事之后,无论黑道白道,我一个人扛,跟你无关,也跟兄弟们无关。能活着扛下来,我接着回去卖我的西瓜。不能活着扛下来,我这条命是当年老大给的,我现在还给他了,是横死街头还是蹲大狱,我认了!”

 

“二哥,你这叫说的什么话。你跟老大的情义,那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但我们也都跟着老大出生入死过,老大也没亏待过我们,难道,我们就会眼睁睁看着他让人害死,坐视不管?你这不是寒碜兄弟我嘛。这仇,咱们弟兄一起给老大报。当年咱们可是一起立过誓的,难道你忘啦?”

 

驴屎肠听着,使劲儿地一点头,“行,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你现在告诉我:老大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唉——”听驴屎肠这么问,曹晓天忍不住叹了口气。“二哥,你知道南郊的龙楼美食园吗?”

 

驴屎肠摇摇头,“我一个卖西瓜的怎么能知道那种地方,你就直接跟我说怎么回事吧”。

 

“离那个美食园不远的地方,是一个烂尾的开发区,据说当初选址有问题,地基刚打了一半儿就停了,一直都没人管,现在成了片没人去的荒野地。16号那天晚上,老大就是在那儿,让人给打死了。”

 

驴屎肠听着,眼睛又瞪了起来,“这不对啊,大晚上的老大到南郊去干啥,你们也不跟着?”

 

“我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啊!”曹晓天也把眼睛睁圆了,“本来16号那天晚上,我和老大约了代办公司的杨总见面,商量注册公司的事儿,哪知道到了下午,老大忽然跟我说他晚上临时有事要办,让我跟杨总另外约个时间谈。我倒是想问问他要干啥,可当时看他脸色不太好,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所以也没敢问。唉,要是当时大着胆子问他一句就好了。”

 

“所以,老大为啥会去南郊,是怎么去的南郊,你们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曹晓天摇了摇头,“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老大是被人打死的,这还是宁小玉告诉我的。她去看了尸体,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伤,胸口上还挨了一刀。估计是老大去跟啥人见面谈事,要么是没谈妥,让人家给办了;要么就是让人家给陷害了。我就奇怪了,老大到底是有啥事儿,怎么就不跟兄弟们说一声呢!”

 

“那宁小玉就不知道点儿什么吗?”

 

“她?哼!”曹晓天鼻子里哼了一声,“她能知道啥,能不给老大添麻烦就不错了。对啦,二哥,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驴屎肠摆了摆手,“过几天去看她吧,现在去,我跟她说啥?咱们还是说老大的事儿。咱乐原就这么大个地方,在社会上混的,也就是那些人。你一直跟着老大,脑子也好使,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你觉得是谁杀了老大?”

 

经过一路绕行与颠簸,韩飞终于将车在一片杂草丛生、到处是建筑垃圾的荒地上停了下来。他打开车门,和沈刚一左一右下了车,说道:“来看看吧,这里就是案发现场,胡冬海就是在这个地方被打死的。”

 

他说着,抬腿踏进荒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深处走去。沈刚看了看脚下的地面,不但到处是没过脚面的野草和大大小小的碎石,还有不知打哪儿来的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被扔得乱七八糟,只要稍不小心,就会踩到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他看看自己脚上的皮鞋,又看看韩飞一路蹒跚的背影,心一横,也不顾脚下会踩到什么了,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韩飞听着身后的脚步声,一转头,说道:“小刚,看出来没有,这起案子,绝对是有预谋的。你瞧这地儿,又偏僻又难走,别说黑灯瞎火的晚上了,就连白天都也没个人影。选这个地方杀人,蓄谋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