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光影】根据丹尼尔·凯斯的小说原著《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改编日剧已经开播了

科幻世界SFW 2018-07-10 13:42:33



此日剧由山下智久主演,将美国作家丹尼尔·凯斯畅销小说的故事放到现代日本,重新改编。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智力仅有儿童水平的智障青年通过手术获得了天才般的智力,从而体会到的人间的爱与恨,喜悦与孤独。


此剧已经开播,感兴趣的幻迷不妨看看(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感谢可爱的字幕组们为我们提供的双语视频),会不会是亲们心目中理想的改编呢= ̄ω ̄=




PS:请仔细阅读橘色加粗段落,否则后果科幻剧概不负责

╮(╯▽╰)╭



谨以此书献给母亲并且纪念亡故的父亲


致读者


  文学提供一个瑰丽的想像世界,这个瑰丽的想像世界有时又是人类生存的先行指导。丹尼尔·凯斯透过奇幻的高科技医疗想像,将弱智而纯真乐观的查理,瞬间改造成顶峰的天才,而后又以医学窘境,将查理推回弱智者的世界。在高智商与低智商切换之间,我们眼见着查理的某些本质在科技实验中隐没,并得以回身逆向观看原来身处的世界。


在进入文本之前,我们必须先向读者声明,为符合查理心智障碍者的角色,其所书写的进展“抱告”皆有明显“错别”,是作者巧心之安排,并非编译疏忽所致,愿读者藉由此书写传达,顺利融入多重人格分析大师的创作世界。


任何有常识的人都会记得迷乱的眼睛可以区分为两类,而且是由两种原因造成的;不是自光明进入黑暗,就是自黑暗进入光明,这些心灵之眼与肉体之眼完全真实;记得这些事情的人,在见到眼神困惑而又微弱的人时,并不会因此而取笑这个人。首先,他会问这个人的灵魂是否自更光明的生活进入黑暗的生活,因为还不习惯黑暗而无法看见,或是刚自黑暗的生活进入光明的生活,由于太亮而目眩。因此,他会以所处的条件与生存环境判断别人是否快乐,然后,以此同情别人。或是,如果他对于一个从黑暗进入光明的灵魂产生取笑之心,那他就有更多的理由去取笑自光明返回黑暗洞穴的人。

——柏拉图·理想国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

文|丹尼尔·凯斯 译|孙维梓


第一部


第一章 从现在开始


进展抱告1


「3月3日」

  史特劳斯博士说我应该从现在开始,写下我脑子里面想到和记得的东西和其它一些发生的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我这样做,但是他说这件事很重要,我写下来,他们才知道能不能用我,我希望被录用,凯妮恩小姐说我去做那件工作说不定会便的比较聪明,我真希望自己可以聪明一点。我叫查理·高登,在多纳先生的面包店工作,他每个星期给我十一块,如果我跟了要面包或蛋糕,他也会给我。我已经三十二岁,下个月又要过生日了。我跟史特劳斯博士和尼玛教授说我没办法写的很好,他说没关系,叫我只要像在说话那样,或是像在成人智障班写作文那样写下来就可以。下班后,我一星期会到比克曼学院中心的成人智障班,去上凯妮恩小姐的课三次。史特劳斯博士说我应该把每天想的事和发生的事都写下来,但我实在想不起来还有其它什么事好写,所以今天就写到这里……查理·高登。


进展报告2


「3月四日」

  我今天去考试,但我想应该没通过,他们不会用我了。我照他们说的,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去尼玛教授的办公室。到的时候,他的秘书带我进入一个叫做心理系的地方,那里顺着门边有个长长的走廊,旁边还有很多小房间,但是很奇怪,每间都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其中一间有个看起来很何气的男人座在里面等我,他手上拿着一些白色卡片,卡片上不知道为什么到处都有墨汁。他跟我说坐下来查理,不要紧张放轻松一点。我看他穿白色外套以为他是医生,但又感觉不太像,因为我座下来时他没叫我张开嘴说啊,而且手上只拿着那些奇怪的白色卡片。我的记忆力真的不太好,所以现在忘了他姓什么,只记得他叫伯特。


  我不小得伯特会要我做什么,他一直叫我放松不要紧张,好像有时候我去看牙齿,医生跟我说的一样,但是他不是牙医,这样让我好害怕,这表示接下来可能会很痛,所以我紧紧抓住椅子不敢动。


  伯特说查理,卡片里面有些什么东西,我虽然已在口袋里放兔脚,还是很害怕,只看到喷出来的墨汁。我害怕是因为小时候考不好,常弄翻墨水。


  我回答他说卡片上只有弄翻的墨水,他微笑地回答说没错,听他这样回答我就感觉舒服一点。他继续翻完所有卡片,我跟他说有人把红色和黑色墨水弄翻在这些卡片上。那时我以为这个考试很简单,回答完后就要走,但伯特说查理在坐下来一下,我们还要在看看这些卡片。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记得史特劳斯博士叫我要照考试人员说的做,不管我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他的话,因为那是考试。


  现在我已经想不起来伯特那时问我些什么,但好像是说墨水里面有东西要我找出来,不过我实在看不出来。他后来告诉我说里面有些图。我拿来仔细看,一下子放近一下子放远看,还是看不出来里面的东西,我问伯特可不可以戴眼镜,也许戴上后我会看得比较清楚。我通常只有在看电影和电视时会戴眼镜。我想戴眼镜后我一定可以看出来里面的图。


  但是戴上后还是只有看到墨汁没看到图。我跟伯特说我该换副新眼。他听完后在纸上写了一些东西。我怕考试没过,就继续跟他说,卡片里面有些小墨点围着鸡蛋,看起来很漂亮。他摇摇头说不是。我问他其他学生有没有看出来里面的东西,他说有,他们想像得出来墨点里面有图。他告诉我说那些墨汁叫做墨点。


  伯特人很好,像成人智障班里教我们写字的凯妮恩小姐一样,话讲的很慢。他跟我解释这是一种“原始刺激测验”,其他学生看得出来里面有图片。我叫他指给我看,他没有,只是叫我想像里面有东西。我说有啊,我想像里面有墨点。他摇头说,也不是这样,要我假装里面有东西。我闭上眼睛想了很久告诉他说,有人笔尖破了,把整瓶墨水弄翻在这些卡片上。考完后,我们一起站起来走出房间。


  我想我大概没通过考试。


进展抱告3


「三月五日」

  史特劳斯博士和尼玛教授叫我不要在去想那些墨水卡片了。我告诉他们不是我把墨水弄翻在那些卡片上的,我根本看不出来墨水里面有东西。他们二人说没关系,也许还会录用我。我跟史特劳斯博士说凯妮恩小姐不会给我做那种测验,只考我读和写。他说他知道,凯妮恩小姐告诉过他我是比克曼学院成人智障班里最好的学生,而且也是最肯学的一个,我比其他较聪明的学生还愿意用功念书。


  史特劳斯博士以前问过我,查理你自己是怎么找到比克曼学院的,我回答他说我也不记得了。


  后来尼玛教授又问我怎么会想到学读书和拼字。我说我一直很想便聪明,不要傻傻笨笨的。我妈妈总是像凯妮恩小姐那样告诉我要不断学习尝试,但是要便聪明实在很难,每次我在凯妮恩小姐的课里学到东西之后,不久就会忘掉一些。


  史特劳斯博士在纸上写了一些东西后,尼玛教授很认真地跟我解释,他说查理你要知道,我们只在动物身上做过这些石验,不小得用在学员身上会有什么作用。听完后,我照凯妮恩小姐跟我讲的那样回答他。其实我才不怕痛或是发生什么事呢,因为我很强壮而且也很用功。


  我想便聪明一点,如果他们愿意让我做那个石验我会去做。他们说要先经过家里人的同意,但是以前照顾我的何曼叔叔已经死了,我也不记得家里其他人的样子,我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爸爸、妈妈和小妹诺玛,说不定他们也已经死了。史特劳斯博士问我他们以前住那里,我记得好像是在布鲁克林区,他说他会去帮我查查看,说不定可以找得到。


  我实在不想写这么多的进展报告,因为这样要花好多时间,让我不能早点睡觉,早上工作时很累。我把面包用托盘拿到炉边如果掉了,金比都会很凶地吼我,因为面包脏了,他要把它们弄干净,这样才能送到炉子里面去烤。我事情做的不好,金比都会很生气地对我吼,不过他还是很喜欢我,因为他是我的朋友。天啊,如果我便聪明了,他一定会吓一跳。



第二章 考试


进展抱告4


「3月6日」


  我今天又去考试,而且今天的考试很特别,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录用我。今天考试的地方和上次一样,但教室不同。那个何气的女士跟我讲考试名字时,我请他写给我看,这样我才可以写在进展抱告里,今天的考试叫做“主题统觉测验”,我不小得前面四个字的意思,但知道如果没通过就不会有好成绩。


  这个考试好像很简单,因为我看的出来里面有图片。她也没有叫我说出图片里面的东西,那样子做我都会弄不清楚。我跟她说以前伯特曾叫我说出墨水里面的东西,她说那没关系,因为这个考试和以前的不同。她叫我只要看着图里面的人边故事就可以了。


  我跟她说我不能看着不认识的人边故事,她说没关系假装一下,我说这样好像在说谎,我不能说谎,小时候如果说谎都会被打。我拿出皮夹里面我和诺玛、何曼叔叔合照的相片给她看。何曼叔叔在死以前叫我到多纳先生的面包店当守门。


  我说我可以看着他们的照片边故事,因为我和何曼叔叔住了很久。但她不听,她说今天的考试和前面的考试有关,都在测验人格的发展。我笑了出来说怎么可以拿有墨水的卡片和不认识的人来考试呢。她好像很生气,把图片拿走。我一点也不在乎。


  我想我又没通过那个考试了。


  后来她又叫我画一些图,但我画的不好。不久,另外一个考试人员伯特,他跟昨天一样穿白外套,他的全名叫伯特·塞耳登,带我到同样在比克曼学院四楼的另一个地方,门上写着心理学石验室。伯特跟我说心理就是说心,石验室就是试验的地方,我以为他说的是做像口香糖那样的地方,但后来才晓得是做拼图和游戏的地方,我们就是在里面做这些。


  我拼图拼得不怎么好,因为都破成碎片,而且跟洞合不起来。后来我又玩了一个游戏,那个游戏是一张纸上有很多往不同方向的线和一些格子,一边写着“开始”,一边写着“终点”。伯特说这种游戏叫做迷宫,我要拿着铅笔从开始这边一直画到终点那边,而且不能画到别条线上。


  我实在看不出来迷宫要怎么玩,用掉很多张纸都没画好。伯特说走,我让你看其它一些东西,或许就会知道怎么玩。他带我到五楼另外一个房间,里面有很多笼子和动物,我看到有猴子和老鼠。这个房间里面味道很奇怪,有些人穿着白外套和动物玩,我以为是宠物店,但那些人看起来又不像是客人。伯特从笼子里拿出一只白老鼠给我看,他说这只老鼠名叫阿尔吉侬,很会走迷宫,我叫他走给我看看。


  伯特把阿尔吉侬放进一个很像大桌子的箱子里,里面有很多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各种墙壁,也有像纸上画的开始和终点,只是这些是画在盖在箱上的透明片上。伯特打开拉门放出阿尔吉侬后就开始计时。这只老鼠用鼻子嗅了二、三次才开始跑。它先从一条长跑道开始,跑到没有路了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在那里动动胡须,想了一分钟左右,又往另一条路跑。


  这只老鼠跑的样子就像我在纸上画的一样。伯特叫我再回去画刚刚的图。我笑了出来,因为我觉得要叫老鼠做这些事都很难。但是后来我继续看阿尔吉侬跑,它跑了很多次后找到终点跑了出来,然后尖叫一声。伯特说它尖叫一声是因为它走对了很高兴。


  天啊我说这只老鼠实在太聪明了。伯特问我要不要跟它比赛,我说可以啊。他说他有另外一个木头做的迷宫,里面有刻出来的跑道和一只像铅笔的电子杆。他可以把阿尔吉侬的迷宫改成和这个一样,让我和它比赛。


  他把阿尔吉侬迷宫里面被弄倒的木板通通收起来,然后用不同的方法排好,再把透明片放在上面,这样阿尔吉侬就不会从任何一排直接跳到终点那里。他拿给我电子杆,教我怎样拿着笔顺着起跑点往前走,他说如果走错路,我没办法再往前进就会被轻轻电一下。


  他拿出表来开始计时故意不让我看到,我也故意不去看他,不然我会很紧张。


  他说可以开始走了,我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办,不小得要往那一条路走比较好。不久我就听阿尔吉侬在它那边的箱子里尖叫一声,然后脚底发出沙沙的声音开始往前跑。这时候我也跟着往前走,但不久就发现走错路了,没办法再往前进,手指也被轻轻电一下。我回到原来的起点重新往另一条路前进,结果还是错了。每次我走另外一条路都不对,手指都会被轻轻电到,还好被电到时手指都不会痛,只是感觉好像皮肤轻轻跳了一下。伯特说电一下是要让我知道走错路了。后来我听到阿尔吉侬在它的箱子里很高兴地叫了一声,表示它已经赢了比赛时,我才走到一半而已。


  我又和阿尔吉侬比赛了十次,结果还是一样,每次都因为我走错了路,没办法找到“终点”被它赢了比赛。我虽然输给阿尔吉侬一点也不难过,因为我曾看到它跑的样子,可以跟它学怎样跑到终点,虽然这要花很多时间。


  天啊,我以前都不知道老鼠会这么聪明。


进展抱告5


「三月6日」


  他们找到我住在布鲁克林区的妹妹和妈妈了,妹妹她们答应让我动手术,所以他们愿意继续用我。我好高兴哦,都不小得要怎么写了。今天史特劳斯博士和伯特·塞耳登进来办公室时,我刚好坐在尼玛教授的旁边,他们在讨论要不要用我时意见好像有点不太合。尼玛教授怕用了我后会出问题,史特劳斯博士告诉他说到目前为止我是考试最好的一个。伯特也告诉他凯妮恩小姐说我是成人智障班里最好的学生。


  后来史特劳斯博士又告诉他说我有一点非常好。他说我有很好的动机。我后来没听过这个东西,也不知道是在那里得到的,但我听了以后觉的很高兴,因为史特劳斯博士说不是每个智商68的人都有动机,但他说阿尔吉侬也有,它的动机就是放在箱子里面的乳酪。但我想动机应该不只是这个,因为我这个星期都没吃到乳酪。


  尼玛教授也很担心我现在智商这么低,以后便高了身体会生病。他和史特劳斯博士在谈话时,有很多我听不懂,我就把这些记在我的笔记里,这样我就能写进展报告了。


  史特劳斯博士说哈诺啊,哈诺是尼玛教授的名字,我知道查理不是你心里认为用来做心智(我不晓得这个字要怎么写)超人类试验的最好人员,但大部分像他心智这么低的人,都对人怀有敌意,而且也不肯跟人合作,通常都呆滞,而且很难沟通,但查理不会,他性情很好,很愿意学习,也不喜欢让人失望。


  尼玛教授接着告诉史特劳斯博士说,不要忘了他将是第一个接受手术增加智力的人。史特劳斯博士说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像他有这么高学习动机的智障成人了,你看他的心理年龄这么低,却能将读写学的这么好,这真是不平常的成果。他们谈话时讲的非常快,我没办法完全听的懂每个字,但好像是史特劳斯博士和伯特赞成用我,尼玛教授不赞成。


  伯特继续跟尼玛教授说爱丽丝·凯妮恩小姐认为我有强烈的学习欲望。他真的很希望被录用。这是真的,因为我很希望能便聪明一点。后来史特劳斯博士站了起来走一下说,我们就用查理吧,伯特听了点头表示好,尼玛教授用拇指摸摸头和鼻子说,或许你们没错,我们就用查理,但我们要想办法让他了解这个试验很可能会出一些错误。


  我听他这样说后,觉得很高兴,兴奋的跳了起来去握他的手。他看到这样好像有一点吓一跳。


  他跟我说,查理我们做这个试验已经很久了,但是以前只有在像阿尔吉侬这样的动物身上做过,我们确定这不会伤害你的身体,但只有在真正做了以后,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你其它什么事。我们希望你明白这个试验可能会出错,也可能好像没发生什么事,或是也有可能刚开始好像成功了让你变聪明,但后来又便糟了,让你回到现在这个样子。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如果是这样,我们就会送你回华伦寄养之家。


  我回答他说没关系,我不怕任何事,因为我身体很强壮,从来没做过坏事,而且我身上有幸运兔脚,从来没打破镜子,只有一次不小心弄破了几个盘子,但这不会让人倒霉的。


  史特劳斯博士接着跟我说,查理如果这个试验失败了,你还是对科学贡献很大。这个试验在动物身上做过很多次都成功,但从来没在人类身上试过,你是第一个。


  我像凯妮恩小姐教我的回答他说,博士你给我第二次机会不用替我担心。我心里真的是这样想。手术后我会尽量便聪明,尽量努力拼命工作。



第三章 手术


进展抱告6


「三月8日」


  我好害怕喔。好多在学院和医学院工作的人都跑来跟我说祝我好运。伯特也送我一些鲜花,他说这是心理系的人叫他拿给我的,他希望我好运。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幸运一点,我已经把兔脚、幸运币和蹄铁都带在身边。史特劳斯博士看到了跟我说查理不要那么迷信,这是科学。我不知道什么是科学,但常常听到他们这样讲,我想这应该是指能让人幸运一点的东西。不管怎样,我已经把兔脚拿在手上,另外一只手拿着穿洞的幸运钱币,我本来也希望把蹄铁拿在手上,但太重了,所以就放在夹克里。


  在多纳面包店工作的乔·卡普也从店里带一个巧克力蛋糕给我,他说店里的人都希望我赶快好起来。他们都以为我生病了,因为尼玛教授叫我不要跟他们说这是个会让人变聪明的手术。他说这是个秘密,等成功了或出问题了在跟别人讲。


  凯妮恩小姐也跑来看我,她拿一些杂志给我看,帮我把花插在床旁的桌子上,她看起来有点紧张和害怕,帮我把头下的枕头弄好,也帮我把东西收的整整齐齐,不像我弄的乱七八糟。凯妮恩小姐很喜欢我,因为我很用功,不像成人智障班的其他同学都不管功课,她真的希望我便聪明一点,我知道。


  后来尼玛教授跟我说不能再见其他访客了,因为我需要多休息。我问他手术后我是不是就能够在比赛中赢过阿尔吉侬。他说有可能,如果手术成功了,我就会便的和它一样聪明,说不定还会比它更聪明呢。到时候我读和写都会比现在好,会懂的很多事,也会变的跟其他人一样。天啊,如果是那样,大家一定都会夏一跳。如果手术成功我便聪明了,那我就能够找到妈妈、爸爸和妹妹了,他们看我便聪明跟他们一样,一定会大大地夏一跳。


  尼玛教授说手术如果顺利,效果稳定维持不变,那么其他跟我一样的人也会便聪明,世界其他跟我一样的人也会便聪明,这表示我对科学贡献很大,会出名,书本会把我的名字印在上面。其实我才不在乎会不会出名,我只希望自己能够便聪明一点,像其他人一样,这样我就会有很多喜欢我的朋友。


  今天他们都不让我吃东西,我肚子好饿喔,不知道变聪明跟吃东西有什么关系,他们怎么不让我吃呢?尼玛教授把我的巧克力蛋糕拿走,他好讨厌喔。史特劳斯博士说手术完后就会还我,但手术前什么东西都不能吃,乳酪也不行。


进展抱告7


「三月十一日」


  手术一点都不会痛。史特劳斯博士在我睡觉时替我动手术,我一点都不晓得他是怎么弄的,我完全没看到,醒来时我已经睡了三天,眼睛和头都绑着纱布,所以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没有写进展报告。今天我在写进展报告时,那个瘦瘦的护士看到了就跟我说抱吿写错了,应该是“报”才对。我要好好记下来,以前我记忆力很不好,常常写错字。今天我眼睛上的纱布拿下了,但头上还有,所以我可以纪绪写进展报告了。


  他们进来告诉我说要去动手术时,我好害怕。他们把我从床上移到另一个有轮子的床上,然后推到房间外的走道上,最后顺着厅堂推到一个叫做手术室的地方。进去后我夏了一跳,这是一间墙壁都是绿色的大房间,里面有很多医生坐的高高的在看手术,好像在看表演一样。进去前我都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后来有个全身穿白色,像电视节目里的医生一样,脸上带白口罩,手上带橡胶手套的人走近我桌旁跟我说,放轻松点查理,我是史特劳斯博士。我跟他说,博士我好害怕,他说不会有事的,查理,不用害怕,等下你就会睡着。我跟他说就是这样我才害怕。他拍拍我的头,然后就有另外二个同样带白口罩的人过来把我的脚和手绑在床上,让我一点都不能动,这样让我好害怕,我感觉胃都不舒服了,好像要吐出来,后来幸好没有,但嘴巴里已有点湿湿的,我差点哭出来,这时他们在我脸上放一个橡胶的东西让我呼吸,里面的味道很奇怪。我一直听到史特劳斯博士很大生的在跟其他人讲手术要怎么弄,但是我一点都听不懂,我想他大概是在说手术后我就会便聪明,能够听懂他们说的话。这样想后我就开始深呼吸,我想那时候我一定很累,因为后来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来后我已经回到原来的床上,四周都黑黑的,看不到什么东西,但听到有人在讲话,那是护士和伯特,我问他们怎么不开灯,什么时候才要动手术。他们听到后都笑了出来,伯特说查理手术已经动完了,你看不到东西是因为眼睛上绑着纱布。


  这真是很奇怪,他们竟在我睡觉时动手术。


  伯特每天都来看我,而且把我的体温、血压和其它别的东西都记下来。他说这是科学方法,这样记下来后,以后如果要用的话就能够在拿出来。他说以后不只我可以用,其他像我想要便聪明的人也可以拿出来用。


  这也是我必需写进展抱×报告的原因。伯特说进展抱×报告是石验的一部分,他们会研究报告,了解我心里在想什么呢。他们怎么会看进展报告就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呢。我自己看了好几百次,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们怎么会知道呢。


  反正这就是科学,我只想便的跟其他人一样聪明就是了。我便聪明了就可以在乔·卡普、法兰克、金比谈话时,跟他们坐在一起讨论重要的事。他们常在工作时谈些像上帝或总统乱花钱和共和党及民主党的事。他们常常因为谈的太兴奋了,让多纳先生进来叫他们回去工作烤面包。我也想跟他们一样谈这些事。


  如果便聪明了,就可以有很多可以聊天的朋友,那就不会一个人在家里觉的好孤单。


  尼玛教授说我可以在进展报告里写任何发生在我生活里的事,但是也应该多写一些我感觉、记得和想到的事。我跟他说我不知道怎么想,也记不起以前的事,他说尽量试就对了。


  我眼睛还有纱布时,一直想要去想和记得一些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或许我应该去问尼玛教授怎么想,因为现在我应该开始要便聪明了。真不知道聪明人是怎么想和记得事情的。我想他们一定都在想一些很奇特的事,希望我现在也开始知道一些奇特的事。


「三月十二日」


  尼玛教授把旧的进展报告拿走,我开始写另外一批,现在我已不用在上面写进展报告这几个字了。这样可以节省时间。真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可以在床上坐起来看窗外的草坪和树木了。那个很瘦的护士叫希儿达,她人很好,会带东西给我吃,还帮我整理床铺,她说我很勇敢,愿意让他们在我脑子里动手脚,如果是她的话,就算给她中国全部的茶叶,她也不愿意。我跟她说我不是为了中国茶叶动手术的,我是想便聪明。她说他们没有权利让我便聪明,因为上帝如果想让我聪明,生出来的时候我就是聪明的。不然的话,那些关于亚当、夏娃和苹果诱惑、堕落的事要怎么说呢。或许尼玛教授和史特劳斯博士是想要改便这些他们没有权利改便的事。


  她真的很瘦,讲话时脸整个都红起来。她说我最好跟上帝祈祷,请求他原谅他们为我做的事。我虽然没吃苹果,也没做出有罪恶的事,但听她这样讲就开始害怕起来。如果真的是违背上帝的旨意,我也许不应该让他们在我脑子里动手术,我实在不想惹上帝生气。


「三月十三日」


  今天护士换人了,这个比较漂亮,叫做露西儿。她把名字写在纸上给我看,这样我就能自己写在进展报告里了。她的头发是黄色的,眼睛是蓝色的。我问她希儿达到那里去了,她说希儿达不会在这个部门工作了,她只能在话讲多一点也没关系的生产室里工作。


  我问她生产是什么,她说就是生小孩。我又问她小孩是怎么来的,她的脸红的跟希儿达一样,然后跟我说她要去量别人的体温了。从来没有人跟我讲小孩的事。或许这个手术成功了,我便聪明了,就会知道答案。

  今天凯妮恩小姐来看我,她说我气色看起来很好。我跟她说我觉的精神很好,但不觉的自己便聪明了。我本来以为手术结束,眼睛上的纱布拿下来后,就会便聪明知道很多事,然后就可以跟其他人一样读书、谈重要的事。


  她说查理事情不是这样的,你会慢慢的便,而且要很努力用功才会便聪明。


  我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如果我还要用功才会便聪明,那为什么还要动手术呢。她说她也不太清楚原因,但动手术是要让我在用功便聪明时,不会像以前那样好像会卡住不小得怎么办一样。


  我跟她说我觉的有点南过,因为我以为我会马上便聪明,可以回到面包店里让人出人意料看我便聪明的样子,也可以跟他们谈一些事,或许还可以升成助理面包师傅,然后我就可以自己回去找到爸爸和妈妈了。他们如果看到我便聪明一定会夏一大跳,因为妈妈一直希望我便聪明。也许他们看到我聪明的样子就不会在把我送走了。我跟凯妮恩小姐说我会尽力用功让自己便聪明的。她拍拍我的手说,我知道你会的,查理我对你有信心。


第四章 出院


进展报告8


「三月十五日」


  我今天出院了,但没有马上回去工作。手术后好像什么也没改便。我还是要做很多不同的测试,也要跟阿尔吉侬做很多不同的比赛。我恨死那只老鼠了,它每次都营我。尼玛教授说我一定要玩这些游戏,而且也要一直做这些测试。


  那些迷宫实在很没意思,这些图片也是一样。我喜欢那些画男人和女人的图,但才不会看着这些图片里的人说谎。


  那些拼图我也一直没办法弄好。


  每次想太多时我都会头痛。史特劳斯博士本来答应要帮我回想,但后来都没有。他也没告诉我怎么想,或什么时候才会便聪明。他只是叫我倘在沙发上一直讲话。


  我出院回到学院这里,凯妮恩小姐又来看我。我跟她讲什么也没改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便聪明。她说查理你要有耐心一点,这需要一些时间,你会慢慢便聪明而且你自己都不会知道。她说伯特跟她讲我进步的很好。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认为这些比赛和测试都很没意思,写这些进展报告也一样,很没意思。


「三月十六日」


  我今天和伯特一起在学校里的餐厅吃午餐。那里有各种好吃的食物,我都不用付钱。我喜欢坐在那里看大学男女生。他们有时会到处走来走去,但大部分时间都像多纳面包店里的师傅那样坐着谈各种事。伯特说他们谈的都是艺术、政治和宗教的事。我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但知道宗教就是上帝。妈妈以前常跟我讲上帝的事和他创造世界的故事。她说我应该永远爱上帝,常跟他祈祷。现在我已经忘了怎么跟他祈祷了,但记得小时候妈妈常常叫我跟他祈祷,说他应该保佑我好起来不要生病。我想她说的生病就是指我不够聪明。


  伯特说如果石验成功我就会听的懂学生讲的事了。我问他说我真的可以便的跟他们一样聪明吗。他听了笑了出来说这些学生没那么聪明。你会超过他们,就好像他们站在原地不动那样。


  他介绍了一些学生给我认识,有些看我的样子很奇怪,好像我不是学校里的人一样。我差点脱口说出来我就快要便的跟他人一样聪明。但是伯特打断我的话,他告诉他们我是打扫心理系石验室的清洁工。后来伯特跟我解释这件事还不能公开。也就是说这是个秘密。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把它当作是个秘密。伯特说这是怕石验万一失败了,尼玛教授不希望让别人笑,尤其是不想让出钱给他做石验的温伯格基金会的人笑。我说我才不在乎别人笑呢。很多人都笑我和我的朋友,但我们还是过的很快乐。伯特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说,你不会担心,但尼玛教授会,他不希望别人笑他。


  我才不认为别人会笑尼玛教授,因为他是学院里的科学家。不过伯特说他的同事和研究生是不会把科学家认为是伟大的人的。伯特说他自己就是个研究生,主说像他石验室门上写的“心理学”。很奇怪,学校里怎么会有主说呢。我以为只有教堂里才有主在说话。


  总之我希望自己赶快便聪明,因为我想要像大学生那样学会这世界上的每一件事,学会所有关于艺术、政治和上帝的事。


「三月十七日」


  早上一醒来我以为自己已经便聪明了,结果没有。每次醒来我都会以为自己聪明了。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也许石验没有成功,我不会便聪明,我必须到华伦寄养之家住。我讨厌死了这些测验和迷宫,也恨死了阿尔吉侬。


  以前我都不小得自己比一只老鼠还笨,我不想再写什么进展抱×报告了。我都会忘掉事情,即使把事情写在笔记里,有时也会认不出来自己写的是什么,这真的好南喔!凯妮恩小姐叫我要有耐心,但我自己觉的好像是生病了很皮倦。常常头痛。我想要回去面包店工作,不想再写这些进展报告了。


「三月二十日」


  我要回面包店工作了。史特劳斯博士跟尼玛教授说我回面包店工作应该会比较好,但是回去后我还是不能跟任何人讲动手术的事,而且每天下班后还要到石验室作二个小时的测试和写这些没什么意思的进展报告。做这些工作他们每星期都会付我钱,好像是我在替他们做临时工一样,因为这些工作也是温伯格基金会付钱请他们做的一部分石验。到现在我还不小得温伯格是什么,凯妮恩小姐跟我解释过,但是我听不懂。如果我没便聪明的话,他们怎么会纪绪请我写进展报告,不过他们如果愿意付我钱,我还是会写,虽然写起来很南。


  想到要回去面包店工作我就很高兴,因为我很想念在面包店工作的日子和那里的朋友,还有以前在那里过的很快乐的情形。


  史特劳斯博士说我应该在口袋里放一本笔记记些我记得的事,这样我就不用每天写进展报告,只要在我想到特别的事或有特别的事发生时才写。我跟他说以前我从没碰过特别的事,而且这个石验好像也不会带来什么特别的事。他跟我说查理不要灰心,这件事需要一些时间,不会马上有特别的事发生,发生时你也不会立刻发觉,他说阿尔吉侬在便的比以前聪明三倍时,也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


  南怪阿尔吉侬每次都能在走迷宫比赛中营我,原来它也跟我动过一样的手术。它是很特别的老鼠,是第一只动手术后能够一直聪明很久的动物,我不知道它是很特别的老鼠,所以事情就不一样了。也许跟正常的老鼠比赛走迷宫我就会营它们,或许以后我也可以打败阿尔吉侬,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一定很精彩。史特劳斯博士说,到现在为止阿尔吉侬看起来好像会永远那么聪明的样子,他说这是很好的现相,因为我们二个动的手术是一样的。


「三月二十一日」


  今天在面包店里过的快乐。乔·卡普说嗨,看看查理动过头脑手术后的样子。我差点跟他说我快要便聪明的秘密,后来想到史特劳斯博士和尼玛教授叫我不能说就没讲出来。法兰克看到我开门说,看看查理开门那么用力,我都快笑出来了。这些就是我的朋友,他们真的很喜欢我。


  回来后有很多工作要赶。这个地方在我住时都没有人清扫,这原来是我的工作,但是他们另外请了一个叫厄尼的男孩来送货,这原来也是我的工作。多纳先生说他暂时不会辞掉他,这样我就能多休息不用那么辛苦。我跟他说我身体很好,可以像以前那样同时送货和清扫没关系,但多纳先生说他还是会留住那个男孩。


  我问他说那以后我要做什么,多纳先生听后拍拍我的肩膀问我说查理你现在几岁了。我说三十二岁但快要过三十三岁生日了。他又问我说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我跟他说我也记不清楚。他说你来这里已经十七年了。你那个被上帝召去的何曼叔叔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带你来这里叫我要给你工作,尽量照顾你,所以他死后二年你妈妈把你送到华伦之家后,我跑去请他们放你出来到这里工作。这前前后后已经十七年了,查理你要知道,现在面包店的生意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但是就像以前我常讲的,你可以在这里工作一辈子。所以不要担心我叫别人来做你原来的工作,我不会让你回华伦之家的。


  如果他只需要厄尼送货和在这里工作,而我也可以在这里送包装食物那我就不必担心。多纳先生说查理,那个男孩需要钱,所以我打算让他纪绪待下来当学徒,学习做面包师傅。你也可以当他的助理,他需要帮忙时你也可以帮帮他送送货。


  我在这里这么久从来没当过助理。厄尼很聪明,但面包店里的人不太喜欢他。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常常一起开玩笑,玩的很高兴。

  有时候有人会突然说看看法兰克,或看看乔、金比,那家伙还真像查理?高登。我不小得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但看到他们都在笑,我也跟着笑。今天早上面包师傅领班金比脚不太方便,很没有精神的样子,他在厄尼掉了一个生日蛋糕时对他大吼,说出我的名字。他说老天啊,厄尼,南道你想跟查理?高登一样吗?我不小得他为什么那样说,我从来没掉过整包的面包啊。


  我问多纳先生我是不是也可以像厄尼一样当学徒,学习当面包师傅,如果他愿意给我机会我愿意学。


  多纳先生听到后看了我很久,样子很奇怪,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平常很少讲话的关系。法兰克在旁边听到后笑个不停,一直到多纳先生叫他闭嘴回炉边工作后他才停下来。多纳先生跟我说,查理学习这个要很久的时间,面包师傅的工作很重要,也很复杂,你不应该担心这个的。


  我好想跟他和其他人讲我动的是什么手术,真希望这个手术能赶快有用,那我就可以跟其他人一样聪明了。


第五章 质疑权威


「三月二十四日」


  尼玛教授和史特劳斯博士今天来我的寝室看我,问我怎么没有象以前那样去石验室。我跟他们说我不想在跟阿尔吉侬比赛了。尼玛教授说我可以暂时不跟阿尔吉侬比赛,但还是要去石验室。他拿一个理物给我,但只是先借我用。他说这是个像电视一样的教学机器,会讲话也有图片。我要在睡觉前打开它。我问他说这是不是开玩笑,为什么一定要在睡觉前打开呢。尼玛教授说我如果想便聪明,就一定要照他说的做。我跟他说我才不觉的自己会便聪明呢。


  这时史特劳斯博士走过来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说,查理你还不明白,但你会一直慢慢的便聪明,而且你暂时还不会注意到,就像不会感觉到时钟上的时针在动一样。你会像这样的在改便,因为改便很慢,所以你不会注意到,但是我们可以从你做的测试,你的行为,讲话的样子和进展报告中看出来。他说查理你要对我们和你自己有信心。我们不知道你便聪明后是不是可以维持永久,但很快地你就会便成一个很聪明的年轻人,我们对你有信心。


  我说好吧,然后尼玛教授开始教我怎样用那个电视机,那实在一点都不像电视。我问他那是做什么用的,刚开始他一副苦瓜脸的样子,因为我请他解释给我听,他说我应该只要照他说的做就好。但史特劳斯博士跟他说应该解释给我听,因为我已经开始懂的质疑权威。我不小得这是什么意思,但尼玛教授好像快要把自己的嘴唇咬掉一样。然后他慢慢跟我解释那个机器会对我的心做很多事情,就好像在我睡觉前教我一些东西,然后在快要睡着时又教我一些,等我完全睡着了看不到里面的图片,我还是会纪绪听到它在讲话。另外在深夜里,它应该也会帮助我做梦和想起很久以前当我还是小孩时发生的事。


  这样好像很恐怖。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写。我问尼玛教授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到成人智障班去上凯妮恩小姐的课。他说凯妮恩小姐就快要回到学院的测试中心来特别教导我。听到他这样讲我很高兴,因为手术后我就很少看到她,但她人很好。


「三月二十五日」


  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视机吵的我整夜都不能睡觉,这么吵的东西整夜在我耳边讲话,我怎么睡的着呢。还有那些图片也很讨厌。我醒着时都不小得它在讲什么了,睡觉时怎么有可能知道呢。我问伯特怎么会这样,他说不会有问题的。他说这样我在睡觉前脑子还是学得到东西,以后凯妮恩小姐开始在测试中心替我上课时就会有帮助的。以前我都以为测试中心就是动物医院,结果不是,那是科学石验室,我还是不小得科学是什么,只知道我做这个石验对科学有帮助。


  我还是不懂那种电视机,它真的有点奇怪。如果在快要睡觉前看它就会便聪明,那为什么还要上学呢。我才不觉的它会有用呢。我以前常看夜间节目,睡觉前都会有深夜节目,我都会看,都没有便聪明。或许只有看某些电影才会便聪明,像是猜谜问答吧。


「三月二十六日」


  那个机器如果继续在晚上一直吵我的话,我根本没办法在白天工作。晚上我常常被它吵醒,然后就在也睡不着,因为它一直说记住……记住……记住……我真的以为自己记住了,但石际上没有,我只是记得凯妮恩小姐、学习读书写字的学校和怎么去那里的事而已。


  很久以前我问过乔·卡普他是怎么学写字的,我是不是也可以学写字。他听到后笑的好厉害,好像平常听了我说些很好笑的事以后那样。他说查理不要浪费时间了,脑袋里面空空的再放进几个东西都还是没用的。芳妮·伯登也有听到我问的话,她跑去问她在比克曼学院上课的表弟,然后告诉我说那里有教智障成人的中心。


  她把中心的名字写在纸上给我看,法兰克看到后笑着说,查理不要以后书读的看到老朋友都不小得要怎么跟他们讲话了。我说才不会呢。学会读书写字后,我还是会跟以前的老朋友好。他听了一直笑,乔·卡普也在笑,后来金比进来叫他们赶快去做面包。这些人都是我的好朋友。


  下班后我走了六条街去学校,我心理很害怕,也很高兴,因为我要去学写字。我买了一份报纸要带回家,这样我学会读书后就可以念了。


  到学校后,那里有很多人站在长廊上。我因为怕跟人说错话,所以就想跑回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又回去,走到里面去。


  我在那里等到大部分的人都走了,只剩下有几个人在一个像面包店里也有的大时钟下走来走去时,才去问那里的小姐我是不是可以学习读书和写字,因为我很想学会报纸上的所有事情。我把报纸拿给她看,她就是凯妮恩小姐,不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说你明天在来注册,我会教你读书,但你要知道学会读书要花很久的时间,或许要好几年。我跟她说我不小得要这么久,但是我还是想学,以前我常常骗人说我会读书,我是说我常常跟人说我会读书,这不是真的,我想学。


  她跟我握手说很高兴认识你高登先生,我就是你的老师,我叫凯妮恩。我就是这样开始学习读书写字和遇到凯妮恩小姐的。


  想事情和回想很累人,现在我都不能好好睡觉,那个电视机很吵。


「三月二十七日」


  现在我已经开始会做梦了,也记得尼玛教授叫我要去史特劳斯博士的治疗课程。他说治疗课程就是觉的不舒服时把它讲出来让自己舒服一点。我跟他说我不会不舒服,我整天都在讲话,为什么要去治疗课程呢。他听到后有点不耐烦,说我一定要去就是了。


  原来治疗课程就是我躺在沙发上,史特劳斯博士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要跟他讲我脑子里想到的东西。但是有很久的时间我躺在那里都没说话,因为我想不到任何东西。后来我就跟他讲面包店和里面发生的事。但是像这样在他的办公室里,躺在那里跟他讲这些事,我觉的好笨喔,因为这些事我都已经写在进展报告里了,他可以自己念。所以今天我就带进展报告去,跟他说他可以自己念,让我躺大沙发里休息睡觉一下,我很累,因为电视机吵的我整晚都没办法睡,但他说不行,这样没有用,我一定要说话。所以我就跟他说话,后来我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边讲边睡。


第六章 我头痛


「三月二十八日」


  我头痛,但这次不是因为电视机的关系。史特劳斯博士叫我把电视机关小生,所以现在我睡的着了,听不到它的生音了,可是我还是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好几次我在早上睡觉醒来时又把它打开来看,想知道我在睡觉前和睡觉时学了些什么,但是那些字我都不认得,也许是另外一种语言还是别的东西吧,不过听起来又好像是在说英语,但讲的太快了。


  我问史特劳斯博士睡觉时便聪明有什么用呢?我是想在醒着时聪明一点。他说这没什么不同,因为我有二种心理,一种是“潜意识”,一种是“意识”(这是正确的写法),这二种心理都不小得自己在做什么,也不会互相讲话,我就是因为这样才做梦,原来现在我已经开始做一些很奇怪的梦,哇,一定是从开始看那个电视后开始的,就是看那些深深深深夜电影后才有的。


  我忘了问史特劳斯博士,是只有我一个人有二种心理,还是每个人都有。


  (我刚刚查了史特劳斯博士跟我讲的那个字“潜意识”:名词,心理运作的情形,不会表现在意识层次上,因为潜意识和欲望相左。)下面还有很多字,但我看不懂。对我来说这本字典不是很好,不适合像我这样笨的人看。


  我头痛是因为参加聚会。乔·卡普和法兰克·来里请我下班后跟他们去哈洛兰酒吧喝几杯。我不喜欢喝威士忌,但他们说喝了会很好玩,所以我就喝。我玩的很高兴,他们跟我玩游戏,叫我戴灯罩站在吧台上跳舞,每个人都在笑。


  乔?卡普说我应该跟酒吧里面的女孩讲我是怎么扫面包店里的厕所,他丢给我拖把,我开始做给他们看。我跟他们讲多纳先生说我是他请过最好的守门和跑腿生,因为我喜欢我的工作,做的很好,从不迟到,也没请过假,除了在动手术时请过。他们听了都一直笑。


  我也告诉他们凯妮恩小姐常常跟我说,查理你要对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因为你工作的很好。


  每个人听了都一直笑,法兰克说凯妮恩小姐如果倒贴查理,那凯妮恩一定是个糖罐子。乔问我说嗨,查理你跟凯妮恩小姐有一腿吗。我回答说,我听不懂他们的话。他们又给我喝很多酒。乔说,查理你如果被上了一定很别扭。我想这大概是说他们喜欢我吧。我们在酒吧里玩的很高兴,我已经等不及要像我最好的朋友乔·卡普和法兰克·来里那样聪明了。


  我不记得后来聚会是怎么结束的。他们叫我到墙角外面去看看有没有下雨,后来我回到酒吧里时那里已经都没人了。他们大概是出去找我了。我找到很晚到处都找不到他们,后来迷路了,我觉的很南过,因为如果是阿尔吉侬在这些街道上上下下走了几百次,一定都不会像我这样迷路的。


  我不太记得后来的事了,佛莱恩女士告诉我说,是一个好心的警察送我回家的。


  那一天晚上我梦到了爸爸和妈妈,只是到处都是白色的,我看不到妈妈的脸,她看起来很不清楚,我在哭,因为我们在百货公司里,我迷路了找不到他们。我在走道和专贵里跑上跑下都找不到他们。后来有一个人过来带我到一个大房间里,里面有板凳。他给我一根棒棒糖,说我已经长这么大了,不应该哭的像这样,等下爸爸妈妈就会来找我。


  这就是我做的梦。我后来头好痛,头上肿了一块,到处都是瘀血。乔·卡普说我可能跌倒了,也有可能是被警察打的。我不相信警察会做出这样的事。我想以后我再也不会喝威士忌了。


「三月二十九日」


  我今天赢了阿尔吉侬,我都不知道自己赢了,是伯特·塞耳登告诉我的,不过第二次我输了,因为我太兴奋了。后来我又赢了它八次,我一定便聪明了,不然怎么会赢像阿尔吉侬这么聪明的老鼠呢,可是我怎么都没感觉到自己便聪明了。


  我本来想跟阿尔吉侬在多比赛几次,但伯特说一天只能玩这样。他让我抱阿尔吉侬一分钟,它真是一只好老鼠,毛软的像棉花,眼睛眨动和睁开时,边缘是黑黑和粉红的。


  我问伯特我是不是可以喂它,我觉得打败它有点不好意思,我想要对它好一点,当它的朋友。伯特说不行,因为阿尔吉侬是只很特别的老鼠,动过跟我一样的手术,它是第一只动过手术后能够聪明这么久的老鼠。伯特说阿尔吉侬太聪明了,所以每次都要自己想办法打开锁才能找到东西吃,那些锁每次都会变,它每次都要学习新的方法才能找到东西吃。我听他这样讲后有点南过,因为阿尔吉侬都要学习才有东西吃,不然就会饿肚子。


  我不认为通过考试才有东西吃是对的。不小得伯特每次吃东西前,如果都要通过考试,他会感觉怎样。我想以后我会便成阿尔吉侬的朋友。


  写到这里我想起来,史特劳斯博士说我应该记下来所有我做的梦和想的事情,到他的办公室去的时候就可以告诉他。我跟他讲我还不知道怎样想,但他说想就像是我在进展报告里面写的,跟我妈妈爸爸有关的事,或是跟凯妮恩小姐上课和手术前发生的事。


  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经会想和记事情了,说不定那个手术已经在我身上发生作用,可是我怎么都没感觉到,不过我还是很高兴,高兴的都睡不着。


  史特劳斯博士给我一些粉红色的药丸吃,他说这些可以让我睡好一点,我脑子都是在睡觉时发生变化的,所以要多睡一点。我想这应该没错,因为以前何曼叔叔没有工作时,都在我家客厅里的沙发上睡一整天。他帮人家漆油漆赚钱,因为很胖,上上下下楼梯油漆很困南,所以很南找到工作。


  有一次我跟妈妈讲,我想跟何曼叔叔一样当个油漆匠。妹妹诺玛听到后说,是啊,查理要便成我们家的艺术家了,爸爸打她一巴掌说,看在老天份上不要对你哥哥那样。我不知道艺术家是什么,但是诺玛因为这样讲被打,那一定不是件好事。每次诺玛对我不好被打,我都很南过,等我便聪明了,我会去找她。


「三月三十日」


  今天下班后凯妮恩小姐来石验室旁边的教室。她看到我很高兴,也很紧张。我觉得她比以前年轻。我跟她说我一直很努力要便聪明。她说查理以前你都比其他人用功学习读书和写字,我对你有信心,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至少你可以聪明一阵子,也替其他智障朋友做了一件好事。


  我们今天读的书很南,以前我都没念过这么南的。这本书叫做鲁宾逊漂流记,讲一个人被漂到一座荒岛上,他很聪明,想出各种东西盖房子和做食物,他也很会游泳。可是我觉的他很可怜,因为他很孤单没有朋友。不过,我想那个岛上应该还有其他人,因为图书里他拿着一把很奇怪的伞在看着地上的脚印。我希望他赶快找到朋友,不要那么孤单。


「三月三十一日」


  凯妮恩小姐今天教我写对的字。她说看到字后闭上眼睛,然后一直念到记下来为止。我总是把难写成南,变写成便,因为它们念起来都一样。她说除了记生音外,还要记字的形状。在我还没便变聪明前,我都没仔细记字的形状,现在开始会搞混,凯妮恩小姐说这没关系,叫我不要担心,以后愈写就会愈好。


(未完)



作者简介


丹尼尔·凯斯,1929年生于美国纽约。在布鲁克林学院修完心理学之后,曾担任杂志编辑、时装摄影等工作,继而担任高中老师,其间,即开始从事小说创作。


  1959年首次发表中篇小说《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初试啼声即荣获“雨果奖”。


  到了1966年又以长篇化之《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获得“星云奖”。


  1980年发表《第五位莎莉》,1981年发表《24个比利》。


  丹尼尔·凯斯的作品虽然不多,但已纷纷被改编成舞台剧与电影。其中的《24个比利》于1994年拍摄成电影。而《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则在1968年改编成著名电影《查理》,饰演查理一角的演员克里夫·罗伯森,更因该片而荣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之殊荣。



书评:阿尔吉侬的启示

—————————————————

文|韩松


  丹尼尔·凯斯于1929年出生于美国的布鲁克林,《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是其成名作。小说发表于1959年,并赢得雨果奖短篇小说奖。后来,改编成长篇小说,又赢得星云奖,并进入主流文学,列入当年20篇最佳小说名单,并被改编为电影《查理》,该片由克利夫·罗伯斯滕主演,他因此而一举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小说还被改编为电影音乐片《查理和阿尔吉侬》,最后被搬上了百老汇的舞台。由此可以看出这篇小说的影响力。詹姆斯·冈恩教授也把它收入了他的《科幻之路》。


  坦率地说,这是一篇让人看了伤心难受的小说。有中国科幻迷这样说:其实,先天的失明也就算了,因为花儿怎么红、天怎么蓝、草怎么绿他都不知道,看不见也就看不见了。但是后天的失明就太残忍了。《献给阿尔吉侬的花》就是这样往伤口上撒盐的。小说写了一个弱智者在做、了大脑手术后,变成了世所罕见的天才,几天内就能学会寻常人半辈子学会的东西,他还懂得了爱。但是,这种情形,仅仅持续了三个月,他又变回了弱智。整个小说就是在描写这个过程中,一个人心灵的无比喜悦和极端痛苦。


  小说有几个看点。


  首先,它是用日记体写的。全篇为第一人称,叙述从白痴变成天才,又从天才变成白痴的全过程。小说中,往往有前言不搭后语的现象,准确地描写了智力和认识能力在手术前后发生的变化。冈恩教授说,读者在阅读时,能体会到自己的优势,并利用这种优势,带来轻松愉悦的感觉。


  其次,这是一个有关提高智力的题材,并且是一个经典的科幻题材。一般的科幻小说,把智力的提高应用到人类的事业发展上,比如,揭示宇宙之谜、解除人类自身痛苦、救治社会弊病,比如环境污染、战争、能源短缺等。但这篇小说不同于此。它专心致志地写了一个悲剧,写一个卑下的人的命运。冈恩说,它涉及人的感情,而不是审视那些可能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及至思想方式的观点——这也是主流小说的传统手法。


  值得注意的是,小说中老鼠的形象。老鼠的名字叫“阿尔吉侬”,它是实际的主角,是第一个接受智力改变手术的生物。它变得聪明了,与主人公查理一起比赛走迷宫,但它的智力先衰退了。有科幻迷说,在别人眼里,阿尔吉侬不过是一个试验品;但在查理心中,它是一个同病相怜的兄弟。只有它能理解查理的感受。同时,它的今天就是查理的明天。当查理为阿尔吉侬构建一个坟墓并希望献上一束鲜花的时候,恐怕也是对自己未来的一种计划吧。


  通过这篇小说,读者还能悟到一个道理:别人嘲笑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也与别人一样嘲笑自己——这是查理在变得聪明后,看到另外的弱智者的遭遇时体会到的。另一个感受是:千万不要看懂这个世界,做一个白痴还是比较好的。


  人的命运,不过如老鼠。不过,人与老鼠毕竟又不同。查理在智力衰退之前,努力地奋斗了,他为人类看清事实的真相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刊登于《科幻世界》1999年1月刊


P了又S:此书长达16W,这里只能节选了,觉得好看,不妨去找找完整版

o(*≧▽≦)ツ



科幻世界每日带您享受经典的美好。

希望更多的人知道科幻的美妙。

喜欢请分享到朋友圈吧o(* ̄▽ ̄*)o


点击题目下方蓝色字体科幻世界,一键关注

点击右上角:查看历史消息,可查看更多经典。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