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升职记

撕否 2019-10-16 13:34:45

今天推荐一本“官场”小说。


我一直很好奇男士们喜欢看什么小说,前三名的答案是武侠、修仙、官场。


我个人对“官场”小说有点兴趣,但不知道目前网络上的官场小说是什么调调,围观了一圈,很多内容意淫的过火,有点不够真实。但发现有一篇看了三十几章后,觉得还不错《官道天骄》,堪称一部暗黑香艳般的“公务员升职记”。


故事的开头,出身平凡的男主,唯一光环就是北大毕业,考取了家乡的公务员,结果一上任,就被省政府找了个无缘无故的借口,给推到省委去了,还开了一封让他哭笑不得的介绍信,省委把他塞到一个半死不活的综合秘书处,领导官僚,同事难处,似乎仕途就一片灰暗了。


但是男主,抓住了给重要领导写讲话稿的机会,短短半天,职场新人的男主研究了该领导近几年的讲话记录,了解领导性格,也对领导讲话目的背景做了分析,结果一下就得到了一个做省委书记秘书的好机会。


故事后期的走向难免流入后宫,但对一些人性和规则描写,文笔尚佳,不过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追文。


文章开头例文:


毕业时候的栀子花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有感触。这是刘世光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


刘世光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世光供到了大学毕业。


要说刘世光身上唯一有点特殊的就是他身上的那张毕业证和学士证书,因为上赫然写着北京大学几个大字,北京大学在我国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说,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那可都是人中龙凤。


只不过刘世光却并不这么觉得,在帝都这个上个厕所都能碰见部长级人物的地方,大学毕业证书似乎并不能引起多少的关注。就比如像现在,明明毕业在即,整个校园都洋溢着一股犹如解脱的兴奋的气息,但是在刘世光看来,却并不怎么兴奋。


文秘专业的他虽然每年都是年纪第一,拿着奖学金,有是学生会的干部,这样的经历写在简历上那是令多少人羡慕,只是其中的苦楚只有刘世光自己知道,文秘专业的对口方向好像除了zhengfu部门外别无他路,虽然有些私营企业也招收文秘,但是这年代除了zheng府,你见过谁招聘男秘书啊?


但是zheng府的文秘那可都是公wu员,其中的猫腻地球人都知道,比试很简单,但是那只不过是个幌子,最重要的面试,而面试没有关系走后门,那基本上就等于没戏,现在刘世光就是这种心理,找了许多zheng府部门的工作,但是都是没人理会。


心灰意冷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去考了江南省zheng府的公wu员,比试过了,而且是第一名,后来也去面试了,自认答的不错,只是刘世光知道没什么戏,刘世光一脚踢飞一个易拉罐狠狠的骂道:“怕个球,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大不了老子去干个体。”


由于学校规定的住宿期就明天截止,在人才市场上找了一天工作也没见有什么结果的刘世光回到宿舍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准备明天就搬出去,具体去哪?刘世光还没想好,心里想着是走一步看一步。


“世光,世光”就在这时,同宿舍的死党赵俊的声音传来,接着便见赵俊直接闯进了宿舍还满头是汗,看起来非常的兴奋。


“怎么了?阿俊,打了鸡血啊,这么兴奋,是中了彩票还是今天破了chu啊?”刘世光笑着骂道。


“破C?又不是没破过,你啥时候见我破C后这么高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赵俊一脸高深莫测的直接躺在了刘世光的床上对刘世光道。


刘世光无奈地笑了笑,这赵俊估计家里有点小钱或者是有点小背景,行事作风都有点公子哥的摸样,赌钱泡妞什么的统统都干,但是只有刘世光知道,赵俊其实和BJ那些公子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那就是赵俊违背原则的事情不做,这也是刘世光和赵俊成为死党的原因。


“先说好消息吧,我都霉了好久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叫冲冲喜吧。”刘世光把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行李袋里对赵俊道。


“好消息是你的江南省zheng府公wu员过了,”说着赵俊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快递递给刘世光。


刘世光一愣,不是吧?过了?这不可能,肯定是赵俊这小子耍自己的,刘世光一脸疑惑的结过快递,撕开,只见信上面说的清清楚楚,刘世光的公wu员通过了江南省zheng府的考核,已经被录取,要他一周之后到江南省任职。


上面江南省zheng府的公章盖的要多深有多少深,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刘世光心里狂喜,但是这么些年,一直都是自己在外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经历过无数堪为世态炎凉的刘世光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幅荣辱不惊的本事,只是稍微的高兴了一下,便把欣喜之情压在了心里,对赵俊道:“那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就是我放弃了原先准备当公wu员的构想,我决定下海经商,估计回到江南省去,到时候我可就要找你这个父母官蹭饭吃了,你说这对于你说是不是个坏消息?”赵俊一脸作弄的表情在那大笑。


“确实是个坏消息。”刘世光一幅深以为然的摸样点了点头郑重的道。


“你小子怎么不去死啊,有这么对哥们的吗,废话不和你多说,今晚卡迪吧,以前叫你去你总不去,说什么这不是你这种贫困人士去的起的,今天说什么都得去,丫以后可就是官了,怎么得都得庆祝庆祝,别和我穷啊,我知道你上次肯德基发的那笔工资你还没用。”赵俊大叫道。


“喂,你小子是神探啊,连我那笔钱你都知道?”刘世光大骂着。


骂归骂,但是客还是要请的,刘世光本就不是一个小气迂腐的人,相反,在社会上走的比一般的学生多得多的他深知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怎么做人他有着自己的一种心得,天快黑的时候便坐上了赵俊的那辆奥迪A4往赵俊所说的卡迪酒吧而去,奥迪A4这种车在BJ这种地方是最常见的,BJ别的什么没有,就是官老爷多,而当官的人既要衬托身份,又不能张扬,所以奥迪A4A6便成了BJ市里最常见的车型。


刘世光知道卡迪这个酒吧,这个酒吧据说都是富贵人来的地方,而且这里的老板对顾客有着年龄的限制,超过四十岁便不能进来,当然,他们不可能拿着身份证去比对,只是以视觉上来衡量罢了,由于这两个条件,这个酒吧便是BJ的公子哥的聚集地,都说物以类聚,刘世光想这些公子哥都选择这里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跟着赵俊进了酒吧,酒吧里那叫一个昏天暗地,但是比较起其余的那些酒吧这里还是好很多,起码这里都是有点身份的人,就算是装也会装出有点素质的摸样,所以说这个酒吧其实环境还不错。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