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对科技的迷信

惯看秋月与春风 2018-09-30 13:31:40

科技无疑是人类傲视地球上其他生物的最大成就。人类在具有科学素养之前,无法正确解读一些事物,盲目听信一些没有根据的传闻进而形成了迷信。随着科技的进步,将事物进行理性的解读,这才有了科技。凭借科技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千里眼”、“顺风耳”,可以上天下海……菩萨神像并不会对膜拜者给予多少回应,而科技却能给予某些实实在在的回应:一些疾病过去拜神也没用,而现今通过医学是可以治愈的……在最近几个世纪,人们发现科学居然可以做到这么多!使得人们相信科技比描述出来的神还要有用,形成了新的迷信和盲目崇拜。


一、“伪科学”的广泛存在
       科学把认知提升到了前人所想象不到的高度——大的尺度我们已经基本看清了太阳系的基本面目,小的尺度也明白了感冒生病是怎样一回事。许多迷信“伪科学”在科学面前被彻底破除,不会有人相信“天狗吃月”。但科学与迷信有类似的性质——总是以高深莫测的面目出现,普通人难以理解。原本科学与迷信最本质的不同是迷信无法证实而科学可以,但大多数人是没有能力证明科学道理的。所以科学传到多数人耳中,和迷信一样,只是一个结论罢了。对多数人而言,科学和“伪科学”都只是听来的,并不是自己证明的,他们无从分辨哪个是“真科学”、哪个是“伪科学”。一个真科学家说地球绕着太阳转,一个伪科学家说吃绿豆有益身体健康,对普通老大妈来说,在接受上没有区别。
       现代社会信息过量,许多这样的理论传闻,说得言之凿凿,实际上不少都是以讹传讹。比如某月有五个星期五,五个星期六,八百年一遇等等。谣言止于智者,一个月30天合4周多2天,两个周五周六必然不少见,如果精于数学还能算出概率。如果有那么一点点科学素养,自己翻翻日历,也不至于相信这样的无聊言论。前不久的“蓝月亮”月全食,恐怕就有不少人以为月亮会变成蓝色……如果每个人都能有质疑、求证的态度,媒体永远都不会写百年一遇这样的无聊噱头了。

       不要以为这些“伪科学”不会翻起多大的浪。不少伪科学以讹传讹,能使整个人群都相信。如我经常听到的一个伪科学说:可乐杀精。某次我怒喷这理论的无聊,反倒被鄙视成“不相信科学”。看来多数人口中所谓的“科学”只停留在道听途说层面。当今网络这么发达,求证一些事情还是很简单的。有什么争议、没把握的地方搜索一下就好。


二、科技不是万能的
       《人类简史》中写了这么一个事例,18世纪的西方航海有大量船员死于败血症。库克船长听取了一位医生的研究经验,要求自己的船员多吃水果。果然他的船员没有一人死于败血症。水果对败血症的治疗效果,在当时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听起来就很像中医的一些药方,即所谓的“经验主义”方法。其实科学与经验主义并不对立,科学研究中所做的大量的实验,其实就是累积经验作为科学理论的基础。现今所谓的临床治愈率等等做法,并没有离开经验。就像18世纪科学并不能解释水果对败血症的疗效一样,当今科技也并不了解释一切。有的中医疗法确实荒诞,如核桃补脑、穿山甲鱼翅养生之类,很值得怀疑。但就和200年前水果治疗败血症一样,中医必然有科学还未能解答的疗效。

       电影《侏罗纪公园》中古生物学家、考古学家、数学家反对克隆恐龙,反倒是律师和商人支持。现实也有类似的现象——普通人们总迷信大医院可以包治百病、专家教授可以药到病除、医学科技可以起死回生。反倒是很多医生总是强调:医学不过是尽力而为,很多情况只是概率多少问题,并没有十全的把握。甚至有的表达出这样的观点:药物只是辅助,关键还是自身的身体机能(虽然没有药物可能也不行)。过去的迷信也正是因为不了解本质,真正了解本质的人反倒不会迷信。寺庙里的和尚、大学概率论的老师,应该不会相信拜财神可以买彩票中奖。

       现如今最大的盲从是对信息技术、互联网的盲从。当今IT技术渗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便利,感觉好像虚拟数据将取代了所有实物。许多人认为已经不需要纸质货币了。但仔细思考一下,在许多情况下支付宝并不能使付款更便捷。假设我兜里有5元钱,去买一个5元的烧饼,从兜里拿出交给老板即可。如果用支付宝,需要拿出手机、点亮屏幕、解锁、划到相应页面、打开支付宝、点扫码、输密码、确认、给老板确认……大多数人只看到了手机带来了新的功能,却忽视了实体本身已有的便捷性。这种现象在中国极为突出,相反美国人并不认为手机支付比信用卡更方便。换个角度来假设:如果10年前已经有了移动支付,现在才推出现金支付。恐怕多数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又会认为现金比手机方便。其实并不是技术先进,只是技术新鲜而已。网络购物的速度相比从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即便是上午购买下午到货,也比不上中午抽空去电脑城买来得快。在许多方面,技术进步并不能完全替代过去的传统方式。有了手机之后传呼机被淘汰了,但有了汽车并没有淘汰自行车。
       用滴滴打车,司机接单后要几分钟才能到来,这时路边开来一辆空车,按照“科技”的做法居然是无视空车,继续等接单的司机。滴滴打车宣称要改变打车难的状况,应该说一定程度上是有所改变,但远不如它过去所畅想的那样,打车仍然存在许多问题。马云曾宣称要让医生这个职业消失,恐怕也很难。科技并不能解决方方面面,数码相机取代胶片相机基本已完成,但类似“无纸化”、“无人驾驶”这样的构想,恐怕没那么快也没那么容易。

三、科技的关联关系不完全可靠
        新技术必然依赖于一些旧技术。别看当今技术发展迅速,iPhone已经出到了第8代,iPhone6s虽然才推出3年,但已经是过时的产品了。不要以为新技术什么都新,内部作为基础的依赖技术很可能非常古老。如网络传输中最普遍的TCP/IP协议,是上世纪70、80年代的产物。网络传输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精确,TCP/IP协议其实是在不可靠的网络层上做了大量的笨而复杂操作,(给消息组包并编号,等待接收方回复后再发下一个包),最终使得网络传输是完整的。实际在网络传输中有着大量的看上去多余的、并不是在传输用户数据的信息,比如包头、ACK确认等等。这么复杂的逻辑,一般在软件层面会对它们进行封装。在软件内部每一层都可能有类似这样的与想象不太一样的结构。虽然最终呈现出来的是我们看到的新样子,但内部不一定有多高明多先进,而且每一层可能都有Bug。加上技术发展之快,常导致旧的技术还未成熟,已经在它之上开始开发新技术。除了新技术本身的问题,必然还得处理老技术的固有问题。

        这些层级依赖也使得科技产品的使用并不简便。还是拿手机支付宝为例,要用支付宝必然得有一部智能手机,主要是Android或iOS平台操作系统,还得有三大运营商之一的网络,支付宝里的钱一般可能得绑定到一家银行卡。以我的手机为例,得分别由htc、联通、谷歌、招行、阿里巴巴这5家公司支撑,才能玩转支付宝。而且智能手机比过去的功能机耗电,多数都是一日一充,也就是说可能还得依赖充电宝。这些环节缺一不可,如果手机坏了、没电了、没网络、Android系统有Bug、银行出问题了等等,都无法使用支付宝。相比之下,我钱包里的钞票依赖就比较少。不管是招行还是谷歌,很多也只能想大量的“笨办法”使它们从外部看上去是可靠的。比如准备多组服务器,拷贝多组用户数据,当一组出问题时立即切换到另一组。众多的外在依赖使得科技本身只能尽量可靠,不可能做到100%的完全可靠。相比之下,我直接掏现金反而要有把握得多。KFC在微信上推出了自动点餐系统,不少情况下比过去传统还要慢和麻烦许多。也正因为科技常常“不可靠”,反倒使得有人将自己的问题推到科技上,如最近的“奔驰失控”事件,恐怕问题是人而不是科技。

       由于当今世界不可逆转的科技发展,我们对IT技术也非常之依赖。IT科技当然有着不可辨驳的好处,但也有很多值得质疑。比如很多账号绑定的是电话号,这样虽然非常方便,但也形成了电话号对人的绑架。如果没有手机,仿佛很多事情都无法进行。由于一些原因想要换手机号,会碰上相当大的麻烦。

四、科技有副作用
       广告总是鼓吹产品的先进功能,却从来没有说过自身存在的问题和副作用。10~20年前,以塑料为主的白色垃圾完全无法降解,后来推出了可降解塑料,一度媒体传达出塑料不再造成污染的感觉。过了许多年才知道,这种所谓的可降解塑料,要花费100年以上才能完全降解。塑料的污染问题几乎和过去一样,但在新技术诞生时,只会夸大好的一面,选择性无视了(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坏的一面。

       西药有很好的疗效,但有的也有很大的副作用。科技也是如此,依赖各种资源,对环境产生了巨大的破坏。对科技越依赖,对资源就越竭取。19世纪以前,环境甚至算不上什么问题。第一次工业革命是靠燃烧燃料推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使世界离不开电。中国2017年耗电量6万亿千瓦时,相当于60座三峡的发电量、或20亿吨煤。10多年前认为水电站是没有任何污染的,可现在意识到水电站也有污染。针对三峡大坝的质疑,至今仍无定论。所谓“造福子孙后代”,其实只是句空话。环境早已被前人所破坏了,过去随处可见的清澈河流现在少之又少,可以猜想后代子孙的生活环境可能会更差。

       信息技术席卷全世界,被认为是第三次工业革命,许多人们认为IT技术污染较小,甚至宣称是0污染,其实荒谬。看到支付宝打广告,宣称自己绿色无污染。不说其他的,最起码手机app都是要耗电的,每一次交易都得耗电。如果使用现金,只用一次生产就能多次流通。一张5元的纸币,我用完了别人用,别人用完了还有更多的人用。经过几百次的流通,纸还是那张纸,并不会额外多消耗纸张。支付宝还有后台服务器的耗电量。如果这样统计下来,恐怕支付宝消耗的能源比纸币更大。
       互联网革命不止在环境层面存在副作用,对人们精神上的副作用可能更大。所有人都意识到,随着手机通讯越来越发达,人与人反而更冷漠。过去没有这么快速通讯和快速交通的时代,我们常会走亲访友或写信。而现在,亲戚之间也很少走动了……此类负面影响比比皆是,相关论述众多,本文不再赘述。


五、科技并不见得使生活更好       
       科技本身是没有良知、没有善恶的。是人类运用科技使世界更加美好,而并不是科技本身。人类并没有想象中的善良,科技往往走向恶的一面。谷歌公司有句口号“不作恶”,意思其实就是说用科技作恶很简单。在大数据时代,隐私太容易被侵犯了。通信商、银行、快递等相关环节都可能把个人信息转卖。
       科技往往最先被用作军事,军事本身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创造的《机器人三定律》中核心内容就是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现在机器人已不再是科幻,在实际操作中没人去设置这样友善的程序。一旦科技真的发展到了人类无法控制的地步,那必然是一些科幻电影所描绘的末世景象。所以包括刚刚逝世的霍金在内的许多人对人工智能持警惕态度。

       很多科技其实只是为了解决自身产生的副作用而存在的——古代的楼房建得不会太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采光。有了电灯之后不需要考虑采光问题,楼房可以建得四方、高耸、且房间众多。许多房间白天也见不着阳光,必须开灯才行,相比之下远不如自然采光更舒适。楼房修建得更高,爬楼就成了问题,于是电梯又应运而生。城市有了大量的汽车,这才需要红绿灯和复杂的交管系统。小城镇车辆少不用红绿灯,交通比大城市更顺畅。交管系统这样的科技,只是为了处理交通堵塞这个科技副作用而已,并不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如果手机电量充足,根本不需要充电宝。科技发展如果没有这些问题,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在工业革命时期,机器代替了熟练工人,只要廉价雇佣没有技术的劳工即可操作生产。这使得大批手工业者破产、工人失业、工资下跌。一些工人组织起来破坏机器,被称为“卢德分子”。卢德运动到后来演变成工人运动才诞生了社会主义。很显然科技的进步并没能使这些工人的生活更好。我们这个时代又有许多人反对如转基因之类的科技,这些人被称为“新卢德分子”。虽然我并不认可新卢德分子们,但我也在一定层度上质疑科技,不愿全盘肯定科技、不想不假思索的接受广告或愚昧大众的灌输。科技有一些不好的发展——微信红包、共享单车,包括手机通讯本身。毫不质疑放任它们快速发展恐怕不好。


六、科技本身高深、复杂,却又强迫人们掌握和依赖它
       科技原本是为了给人类服务,初衷只是人类的一个工具,人本身不需要去适应科技。而如今,人类反倒需要去适应科技。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需要学习和掌握一些科技知识才能立足。IT技术更新又相当之快,人们每隔几年就得随着科技更新知识。在这个层面看,现代人比以前更累。从某些角度来看,人类只是作为操作机器而存在的,反倒成了机器的奴仆。如医生过去镶金牙,现在变成种植牙。有新技术出现就抛弃过去所有技术。同样一个牙医,10年后的工作方式可能和10年前完全不同,牙医跟着机器的改变而改变,就像是个操作工人。

       枪械的诞生原本是为了让士兵不用去苦练射箭,可以让初学者更快速的达到费力搭弓射箭所能到达的目的。用枪炮,看上去比用刀箭更容易掌握,实际上却不一定。在用刀箭时,两军交战距离不过就是箭的射程。如今使用枪炮,并不会让你在一箭的距离开枪。远距离用枪射击,就不一定比过去骑马射箭简单了。就像水涨船高一般,科技进步了,要求也同样进步了。即使是用最先进的导弹、飞机达到的目的最终还是和古代一样。但却无法返回从前。以前用刀箭就能解决的问题,如今则必须靠飞机大炮才能解决。工业革命时一台机器的产量相当于20个工人,也就是说假设过去每天只需要织1匹布就可以赚钱,现在需要织20匹。按照美好的设想,机器是替代人类而工作的,有些事情交给机器做,人就可以不用做事了。而过去发生和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实却是:机器抢了人的饭碗,人就得寻找其他的饭碗。假设未来所有的事都由机器做了,更大的可能是人更难生存,生活比现在更累。

       各种依赖,使得科技构成许多庞大的系统。但系统越大也意味着越有可能出错。曾经在省人民医院结账时,因为一片原本可以走医保的药现在不能走医保,导致整个住院期间的账都不能结。这药本身不到1元钱,整个住院费则有10万。系统死板,又无法预料到所有情况,故无法通过操作把这几毛钱切换成现金结账。一个小的问题就使系统进行不下去,就好比键盘灯坏了,系统却不让开机,又可气又可笑。现在许多方面都依赖各种各样的系统,稍微有点状况都无法处理,如超市商品价格刷不出来就不能买、停车场识别不出车牌号就得重新倒车再进等等……如果不依赖系统,人为变通有无数种方式处理这些。颇有点郑人买履的味道:双方都有方法量出鞋子的尺码,却“宁肯借助机器,也不相信自己的脚”。

        做系统水平参差不齐,烂系统必然存在一堆问题。不过即使是最先进的系统也会有类似的问题。在马岛战争中,双方先进的武器都出现了一系列的故障。谢菲尔德号是英国当时最先进的驱逐舰,却没能防住阿军的飞鱼导弹;阿军发射的两枚法国制飞鱼导弹,其中一枚并没能击中目标,另一枚并未爆炸。(击沉“谢菲尔德号”靠的是导弹燃料引发的大火。)又由于系统本身常出各种问题,也导致许多“狼来了”的情况,如把阿军飞机跃升和导弹的雷达都当成了误报,却把抽水马达的声音当成了鱼雷。当今美军的许多系统如此复杂——导弹连着飞机、飞机连着预警机、预警机连着卫星、卫星连着地面指挥系统……如果整套系统正常运转时,当然是威力无比、无坚不摧。但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都会导致整套系统无法运转。第二次海湾战争中伊拉克干扰GPS就使得美国多枚导弹偏离目标。当今总有各式各样先进的武器被各种吹嘘,但也许一个最简单的错误也会导致这些先进武器无用武之地。

       (电影《侏罗纪公园》中,也是由于一系列的差错使得恐龙失控。现实中这种事情也有发生,如福岛核电站。)


七、时代其实并不是科技在推动,科技反倒是金钱在推动
        在《人类简史》中有这样一个观点:那些促成世界进步的伟大科学发现,即使当时没有,过了不久仍会有其他的科学家发现。但如果这些科学家背后没有资金支持,他们就都无法做出重大的科学贡献。比达尔文稍晚,就有人提出进化论的类似观点。而另一方面,中国的郑和时代航海技术已经非常发达了,远超当时葡萄牙、西班牙。但由于缺乏对海路的商业兴趣,使得哥伦布等人发现了新大陆。西方迎来大航海时代,并不是因为他们航海技术领先,而是他们对商业的需求。科学贡献回过头来往往也是为商业服务——新大陆和新航路的开辟,才使得欧洲开始掠夺全世界。

        工业革命是为了是资本家更快的生产商品,使商品价格更加低廉。理论上来说我们现在所使用的许多科技产品,应该比过去更便宜。然而事实上却不是如此,而是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成本大约1000元的手机,如果能够卖到4000,就一定不会只卖3000。在20年前,盖一栋6层的居民楼所需的工时,放到现在恐怕可以盖出30层楼。科技使得盖楼房更快,本来应该让人们更容易安居,可房价居然涨了10倍。
        许多被包装成“高科技”的商品其实并不科技,“科技”一词只是在商业层面为了使用户买单的噱头。当今最高端的科技其实并不是我们天天提到的“互联网”、“智能手机”,而是太空技术、生物技术等等。而那些真正的高科技因为缺少商业运用,没能得到迅速的发展。埃隆·马斯克的火箭回收技术几乎领先全世界,而他却远赶不上马云成功。人们推崇马云的并不是他们所掌握的科技,而是财产。手机实际上在上世纪50年代就诞生了,在商业化运作以前,移动通信技术一直没有多大提高,随着移动通讯的普及才开始得到迅速发展。当今最普遍的Android和iOS系统,都是基于Unix研发的,诞生于60年代,算不上多么高深,也只是在移动互联市场推广开来才得到迅速发展。
       放眼望去,在中国市面上所谓的“科技”,其实都不算什么高科技——滴滴打车:有的城市在20年前就有电话预约出租车的服务。共享单车:在10年前就有许多城市有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只是多了GPS模块而已。移动支付:本质上比刷银行卡并没有先进多少……当然,上面列举的这几种原生形态都推广得不算很好。比如电话预约出租车远没有滴滴打车做得世人皆知。但必须得说,这些所谓的科技手段,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创新,只是互联网+,或者说模式创新而已。只是马云等人通过广告等手段,将这些玩意吹得很“高科技”罢了。许多莫名奇妙的玩意,通过科学的包装、打上科学的旗号、披上科学的外衣,替代了旧有。这种新瓶装旧酒的把戏,本质上纯粹是商业说辞罢了。比如快递是一门古老的行业,邮政包裹业务的发展历程可能不下100年。四通一达和顺丰相比而言,除了更快一些,区别大概就是没有邮筒,都是“特快专递”。而现在又推出“蜂巢柜”,反倒是向邮政的老方式靠拢,远算不得创新,没什么值得吹嘘的。

        科学技术无疑是在进步,而科技产品和商品却不一定都在进步,有的可能还有倒退。农业转基因技术主要有两个功能——抗除草剂、抗虫。这只不过是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并不等于农作物比过去的更好。如果不明就里,一味认为有科技含量就什么方面都好,实在是迷信。科技需要不断完善,距离完美还很远。一些整形技术和医学手段可以达到看上去“容颜不老”的效果,但距离真正的“长生不老”还远得很。


       在科学发达以前,人类世界对“科学”有着很高的期待,希望“科学”能为人类处理许多问题。在科技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发现,科学并没有解决太多的问题。或者更准确的说:科学为我们解决部分问题的同时,又产生了新的更多的问题——如果有一天科学真的使人类“长生不老”,显然随之而来又会有许多新的更棘手的困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