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愿许一人以偏爱》全文在线阅读

尼克文学免费小说 2018-09-06 09:25:34

第一章:狭路相逢


“头好疼……”已经喝到双眼模糊的童心揉着脑袋,跌跌撞撞的走着。


她今天刚回国,没来得及回家就被死党们叫到酒吧,美其名曰为她接风洗尘,其实就是要给她灌倒。


童心已经忘了自己喝了多少,她迷茫的半睁着眼,双手在眼前无力的摆着,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什么东西,身子晃晃悠悠的摔倒在地上。


“总裁,您没事吧?”助理赶忙问身边的男人,一脸小心翼翼。


立在走廊上的男人个子很高,头发向后梳去,显露出的面容英俊非凡又霸气隐隐。


“唔,好难受,头好疼……”像个醉鬼一样倒在地上的童心如果清醒过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一定一头撞死在墙上。


景延本打算立即就走,谁知道躺在地上的女人竟然无意识的扭过了脸,他身形一顿,目光在女人脸上不住流连。


“总裁?经理他还在楼下等着您呢。”助理轻声细语的提醒道。


助理的话刚落,地上的女人又发出一声呢喃:“好热,我好热……水……给我水……”

景延迟疑了一下,抬腿就走,不再回头。


其实他认识躺在地上的那个女孩……真巧啊,今天下午才被家人告知原来自己八岁时被定过娃娃亲,定亲的女孩叫童心,是童家唯一的孙女,母亲还拿了照片给他看,谁知晚上就遇见了。


不过景延并没有结婚的打算,现如今瞧见童心喝的醉醺醺的像个酒鬼,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景延和助理一走,整个酒吧二楼走廊就只剩下了躺在地上不停翻滚的童心。


不一会儿有三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也上了二楼,其中一个黄毛蹲在地上色眯眯的道:“这个女孩长的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错,不过怎么喝这么醉……”


另一个黄毛不屑的道:“来这里玩的女孩子哪个不喝醉?喝醉了才正常。”


第三个黄毛也蹲下身,色眯眯的握住童心的手吃豆腐,道:“今个儿晚上我们走运了,嘿嘿……”


第二章:被流氓占便宜


“你,下去找经理说一声,房间续开到明天十二点,草,这里一个小时加收两百块呢,真他娘的贵……我们两个先带她进去。”


下楼的那个黄毛在吵闹的人群中揪住一个服务生,问:“你们经理呢?”


服务生给他指了一个方向,黄毛朝经理走过去。


“景总……”这时的酒吧经理正在对景延汇报着什么,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打断。


“经理,我们在楼上开好的房间续个时。”黄毛男子笑嘻嘻的说。


经理心中不悦,但做生意的,心里再不高兴,面上也不能表现出来,他客气的点点头,随口招呼了一句:“又带了新人准备好好玩玩?”


“可不,我们哥几个上楼碰见一个躺在地上……”黄毛眼睛一转,连忙改口:“碰见一个女孩,非要跟我们玩玩,哈哈!”


说完黄毛迫不及待的跑上去了。


经理给了黄毛男子一个白眼,转脸恭恭敬敬的打算接着汇报:“景总……”


景延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经理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从沙发上起了身,问:“查一下刚才走的那人住的房间号。”


“嗯?”经理还没反应过来。


二楼房间,童心被人扔进浴缸里面,冷水往脸上一泼,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她迷茫的睁开眼,瞧见了两个陌生男人,又看看自己躺在大浴缸里,下一秒就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啊——”


“妈的,你叫什么?!闭嘴!”两个黄毛骂道。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童心捂着胸口,惊恐的问。


“上!”


几个人同时发出了猥琐的笑声,一起动手。主要他们知道这女孩已经清醒过来,再不动手,到嘴的鸭子恐怕就要飞了。


眼前一花,童心被两人从浴缸里拖出来,往外面的床上扔。


“放开我!混蛋!放开!啊!”童心吓个半死,脑袋里一片空白,只知道高声尖叫以及不断挣扎,其他的全都想不起来。


“啪!”一个黄毛一巴掌打在了童心脸上。


童心被打的眼冒金星,整个人都怔住了。


刺啦一声,童心身上的连衣裙被撕开,露出了内衣……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人从外踹开,发出剧烈的声响!


景延冷着一张脸走进来,每一步都迈的铿锵有力,身后还跟着一群保镖。


第三章:你脱光了我也没兴趣



屋内的两个黄毛被这突发的一幕震慑住了。


一个保镖把楼下的那个黄毛推在了地上,这个黄毛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半死不活了。


“你,你是谁?”俩黄毛害怕的齐声问。


景延冷哼一声,瞥了一眼在床上害怕的缩成一团的小女人,皱了皱眉。他迈着阔步就想走过去,童心的上衣被撕开了,他脱下自己的外套……


谁知那两个流氓胆子还不小,两人挡住景延的路,嘴里叫骂着:“你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自己打断了什么好事!”


景延见路被挡住,直接将手中的外套甩到童心的身上,大衣外套将童心整个人都罩在里面,好在挡住了些许春光。


景延的眉毛越皱越深,冷声开口:“还不快滚?”


不等那两人再说些什么,景延微微转头,身后的保镖了然地迅速行动,将那两个黄毛制服,麻溜儿的将三个人带了出去。


房间内安静下来,只剩下童心的抽泣声。哭了好一会儿,她才从男人的外套中抬起头来,对上那人一张冷若冰霜的脸。


其实景延本不想来的,可转念一想,两家原本就有不浅的渊源,见死不救的话,他爷爷老人家泉下有知,也不会放过自己。他就当日行一善好了。


想到这里,景延一步步的走向床边。


童心下意识往后缩,提起衣服捂着自己裸露的胸口。


“就你这副鬼样子,脱光了我都对你没兴趣。”景延眼露鄙夷。


童心被骂后垂下脑袋,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却落了地,巨大的紧张感消失后,人总会特别脆弱,经历劫后余生的童心,抱着脑袋可怜兮兮的放声大哭起来。


景延一点都不同情她,冷声道:“敢出来玩就要承受代价。”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童心抬起眼泪汪汪的小脸反驳。


“你是哪种女人跟我没关系,用不着向我解释。”景延冷冷看她一眼,道:“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也可以打车回家,我先走了。”


“等等!”童心叫住他。


景延略带疑惑的回头,用眼神询问。


“你叫什么名字,我过两天一定亲自登门道谢。”童心抽抽搭搭又恳切的说:“还有外套……”


景延冷笑一声,亲自登门道谢?只盼到时候她可别上门逼婚就好!哼,当他不知道他们童家现在的经济状况么?公司资金链断裂,无非是要找一个好靠山。


这么多年都没消息,前几日竟突然重提几十年前的旧事,说两家定过娃娃亲,想让童心嫁给他……


想到这里,景延冷冷扔下一句话:“外套交给酒店服务生就好,道谢就算了!”便大踏步离开了。


转危为安的童心,独自在房间发了会儿呆,心中做了打算,她起身下楼去柜台处领取了自己的行李,给朋友打了电话说了声自己先回预定好的酒店,出门就拦了出租车,去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睡到快至中午,童心才拉着行李回到家。


她也不曾想,才刚到家就会被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炸昏了头!


“什么?!要我嫁人?!”童心以高八度的声音喊出来,瞪着自己鹤发童颜的爷爷——童建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