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我欲封仙》147(神使鬼差)

鱼乐池 2018-10-14 15:09:16


第一百四十七章: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在人的眼里,神,是无忧无虑的,尘世间的一切,都和他们没有关系,在他们的眼中也毫无意义。神的需要和人的需要不一样,不重叠,所以,人总是无法和神沟通,而人所需要的,在神的眼里,都是唾手可得的,随处可见的,也根本没有必要的。

  比如鸦雀他们尝试了无数种办法,也无法进入修炼室阻止陈步芳汲取龙脉的力量。要破坏陈步芳布置下的阻碍,对于他们来说比登天还难。可对于安菽来说呢?那层阻碍,比纸厚不了多少。

  可谁能要求安菽去捅破那层纸呢?她是神,经常别人和她说话,她想搭理就搭理,不想搭理就会完全无视你。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贸然请求神完成人的要求,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可安菽真的没有办法请求了吗?也不是,起码修的话,她是经常听的。

  修是人,人和人就好沟通得多了,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鸦雀只好回到停在大门口的SAVANA上去找修来商量。

  “神使大人,请你帮帮我们,让女神发发慈悲,帮一帮鬼谷。”鸦雀把修叫到车外,一下就跪了下来,哀求道。

  “哎,你别这样。”修赶紧扶她起来,普通人哪能受这样的大礼?随便让人跪,是会折福折寿的。

  “如今,家主被困,龙脉被夺,门派危在旦夕,如若神使大人不出手,鬼谷就面临灭顶之灾。”鸦雀叩首说道。

  修赶紧也跪了下来,为难的说,“安菽的心思,谁猜得到呢?我也没有把握她会帮我们人类。你别这样,你先起来,我去和她说说吧。”

  “谢谢神使大人。”鸦雀又是一拜。 

  “哎,都说不要这样了。”修赶紧扶住她的手臂,阻止她继续叩头。

  当修的手碰到鸦雀时,杏儿的灵魂又一次发挥了作用,鸦雀几乎就是身子一软,想靠到修的身上去,越是靠近修的气味就越是撩人,越是让她把持不住自己,想粘到他身上去。

  “别,别碰我!”鸦雀厉声说道。

  修赶紧蹦开老远,男孩子随意触碰女孩子的身体,也是不好的,他也觉得自己逾越了。

  “那,那,那,我帮你去和安菽说说吧。”修也觉得很尴尬,急急忙忙的找个借口跑上车去了。

  鸦雀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满脸现在才通红起来,鼻腔里都是修的味道,手臂上还有他的余温,每一样都让她情难自禁的脸红心跳腿软,最是羞人的还有腿间的一抹濡湿。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自己不是荡妇呀,为什么他一碰,自己就完全无法把持住自己了呢?

  杏儿的灵魂已经完全和鸦雀的融合了,杏儿的记忆是不可能传输给鸦雀的,只能随着风,消散在天地之中。而留给她的,只有感觉和情感,只要修的出现,鸦雀的身体就会像杏儿一样难以自持,这就是鸦雀无法明白的事情了。

  “不去。”安菽捧着手机,全神贯注的在玩着连连看。整个人窝在SAVANA巨大的椅子里,像蹲在凳子上的大白猫一样。

  “帮个忙而已嘛。”修哀求的说,毕竟人家都求上门来了,修这种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很难和别人说不,而且对方又是经常照顾自己的人,无论怎么样,人情也是要还的。

  “不去。”安菽的眼睛根本离不开手机了。

  “我请你吃冰淇淋火锅。”修加以利诱,他知道,那种五彩斑斓而又冰冰甜甜的感觉,安菽是拒绝不了的。“只要你帮打开通往修炼室的门就可以了,只是一道门而已,轻轻的,动动你好看的手指,就可以吃到冰淇淋火锅了呢。”

  果然,安菽细不可见的咽了咽口水,小孩子对于好吃食物的抵抗力是非常低的,甚至会条件反射一样的流口水。“不去。”她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为什么啊?冰淇淋火锅吔,你不是最爱吃的吗?”修大惑不解,安菽居然能拒绝食物的诱惑了。

  “不去。”安菽翻来覆去的就说这句话。

  “好吧,不去就不去。”修虽然不知道她拒绝的原因,可也觉得继续央求她没有什么用了,逼急了,说不定她会电自己,还是放弃沟通的好。

  安菽看着修离开房车的背影,狠狠的咽了一大口口水,坏坏的修,用安菽最心爱的食物来诱惑女神,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吗?其实也是为了他啊,要是这次答应了,就会有下次,下次又下次,下次下次又下次,一直到最后,当人的欲望无限膨胀以后,你不再答应别人的要求了,别人可能就会杀掉你。笨笨的修是想不明白升米恩,斗米仇的道理的,那么只好由伟大的安菽来帮他拒绝了,嗯,明天一定要他买冰淇淋火锅吃,谁让他说出来的?诱惑女神,可是很大的罪恶啊,必须严厉的惩罚他,要让女神吃到饱的。

  修走下车,对站在车外的鸦雀摇了摇头,安菽不肯答应。鸦雀低下头,眸子里倒映着夕阳的光都暗淡了下来。

  “我……我去试试吧。”修开口说道,其实让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面前难过,对于男人来说是非常残忍的事情。

  鸦雀抬头了,像大海里的沉溺者抓到浮木一样的看着修说:“你行吗?”随即又觉得自己这样问太不好了,修是好意的帮自己的忙,怎么能够这样问呢?

  “试试看吧。”修说,别人不信任他,他也知道,自己本来就是普通人。“安菽有赐予我神体,或许有点用吧。”

  “好的。”鸦雀连忙点头,带着修就往门派里面进去。

  鬼谷的惨状难以言喻,地面上没有干涸的血迹也表明了,他们的伤亡惨重,难怪鸦雀心急如焚,现在鬼谷遭逢大难,家主生死不明,换谁,谁都会大乱方寸的。

  鸦雀着急,一句无话,两人很快顺着电梯下到了修炼室,门口处,庄宁晨曦神色凝重的看着邓三少拿着墨子剑攻击那些缠绕的黑发,一次次的攻击如击金砍铁,虽然声势很大,却无法撼动分毫。

  “这玩意还真是第一次见。”邓三少看到修和鸦雀过来了,也放下了手中黑色的长剑,喘着气,看着门上缠绕的黑发,密密麻麻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但是能抵抗住他们三人轮番的攻击而丝毫不动的东西,料想也非是凡物。

  “女神不同意帮忙?”庄宁晨曦见安菽没有下来,心里想,多半也是请不动她的。

  “嗯。”鸦雀点了点头。

  “我来试试吧。”修站出来,看了看门上的黑发,很是让人感觉到恶心。

  “少爷有什么办法?”邓三少问道。

  “不知道,我没有什么办法。”修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我想,大老杨可以打开吧。” 

  “大老杨?”邓三少看着修。

  修张开双手,默声念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时空逆转,英魂召唤!”

    地狱深处无尽的虚空黑暗中,轮回之盘徐徐而动,符文逐渐颗颗亮起。如同巨大的星辰,柔和,坚定的放射着光芒。

  一个亮蓝色圆形的符文圈在修的身后点亮,圈内虚空深邃,一股巨大的寒气从内喷薄而出,修手腕上的手镯同时亮起与符文相映生辉。

  那个在林海雪原中无敌的天神,被所有敌人畏惧的人,穿过时间,穿过符文,进入了修的体内。

  三人都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而又毫无障碍的看到,修召唤英魂。就在符文消失的那一瞬间,修整个人都完全不一样了,虽然他还是原来的身体,可人的感觉就是他高了许多许多,强壮了许多许多。

  “来,小哥,借你的剑使一使。”大老杨扭头对着邓三少说。

  邓三少把墨子剑呈给大老杨。原来大老杨是他啊,邓三少见过大老杨,那个在天台上击退八岐大蛇,又在夜晚里喝酒夜游的人。

  庄宁晨曦咬着嘴唇,原来……这种道术,真的存在啊。她以前只在古籍中翻看到过,这种唤神之术,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鬼上身。但是,鬼和神不一样,没有强大的自身神力,人的身体是无法承受神的力量的。她一直想窥其门迳,却因为古籍不完整,而且其中意会太深而始终不明其道,今天所见,果然不虚。修,一个普通人,竟然能在一瞬间就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此玄妙之术,怎么不让她见猎心喜?

  “这东西见过,其实,也不难破。”大老杨举起墨子剑,大喝一声,身上的气息猛的一变,大量的英魂之气蓬勃而出。英魂是女娲的无上神力所创,死后自然会慢慢的恢复力量,虽然没有英魂的实体在,但是,单单灵魂的力量就已经不是普通的魑魅魍魉可以匹敌的存在了,大老杨的实力足够击败大多数的地仙与妖魔了。

  蓬勃的力量溢出,形成以大老杨为中心的风压,犹如一个小型的台风,让人立足不稳。

  墨子剑劈下,原本固若金汤的黑发,竟是被硬生生砍开一条通路。

  “快进去,这玩意会马上恢复的。”大老杨大喝,率先而进,其余众人也速度很快的鱼贯而入。

  果不其然,黑发很快又重新生长,如同藤蔓植物一样,将大老杨劈开的破洞缝合起来,密密麻麻的发丝看得人头皮发麻。

  “陈步芳!”庄宁晨曦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黑水里的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对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个让她霸剑山庄陨落的叛徒,又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鸦雀……”焮牲倒在地上,大滩的血迹流满地面,他被拖得太久了,得不到治疗的他,生命力在极速的流失。

  “家主!”鸦雀飞奔过去,察看他的伤势。

  被头发击伤的伤口非常多,而且不会愈合,一直往外流着血,虽然每个伤口都不大,出血量也不多,但是累积下来,却也让焮牲面色惨白,伤重难起。旁边的小女孩脱了自己的外衣,想堵住伤口,可面积太多太大,一件衣服难以起到作用。

  鸦雀手中火花闪现,一块07钢板挡在焮牲身前,鸦雀伸手,推开夹层,里面各种外伤药物绷带等竟是齐全。

  “帮家主疗伤。”鸦雀看了一眼小女孩,这是晚她几年入门的师妹,她并不熟悉。

  “好。”小女孩点了点头,手忙脚乱的拿起止血粉和绷带就往焮牲身上敷去。

  “陈步芳,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鸦雀站起来,面对着陈步芳,咬牙切齿的走向对方,闯其门派,伤其门人与家主,这血债,今日就要尝!

  “鸦雀妹妹,我霸剑山庄也要清理门户,此人,共诛之。”庄宁晨曦背后的长剑如孔雀开屏,散发开来。


任性点,喜欢,就关注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