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那些时光小说免费

刈毁熬 2018-12-09 16:14:07

过去的那些时光小说免费

第一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深夜,萧楚北把陆晓推进阳台,“把衣服脱了。”

陆晓一脸惊慌,下面随时可能有人走过,“楚北,不要,会有人看见的。”

男人一把将瘦小的她抵在阳台上,撕开她的裙角:“像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也有羞耻心吗?”

萧楚北发狠的撞了进去,陆晓死死咬着唇。

自从结婚后,萧楚北总是变着法的在这种事上羞辱她。

“楚北,别这样对我,我疼。”陆晓两条腿不停打颤。

“闭嘴!”

萧楚北讨厌看到她的脸孔。

他将她的身子反转过来,更加过分的占有,强烈的冲撞后,他在她耳边低吼:“为什么那场车祸里死的不是你。”

他还在恨她。

半年前,一场车祸中,萧楚北心里最爱的那个女人因为陆晓的加害成了植物人……

——

一场折磨人的欢爱过后。

萧楚北抽下用完的安全套甩在陆晓的脸上。

女人瘫软在地,雪白的肌肤上满是狼藉的红痕,男人提起裤子转身就走,陆晓发抖的手突然拽住他的裤腿:“楚北,别丢下我。”

萧楚北厌恶她的触碰,踢开她的手:“怎么,还嫌我没操够你吗?”

“我可是你的妻子啊……”

陆晓声音嘶哑,几近绝望的仰头看着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她已经数不清楚有多少个夜晚,他对她发泄完就消失不见。

萧楚北蹲下身狠狠揪住她的黑发:“妻子?你他妈只不过是我萧楚北床上的一个婊子。”

这个女人就是让他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萧楚北甩开她,头也不回得扬长而去。

“楚北,不要走……呕……呕……”

陆晓突然作呕起来,她冲进洗手间呕吐,趴在马桶边吐得脸色都白了。

像这样的反应,已经有好一阵子了。

陆晓一手缓缓抚摸着小腹,想到了大学的时候,萧楚北故意逗她:晓晓,以后我们生男生女?

她红着脸:谁要跟你生……

曾经甜蜜的回忆如今支离破碎,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出了错?

——

一个月后

萧楚北坐在客厅里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是医院打来的。

他们告诉萧楚北,陆夏奇迹般的醒来了。

“陆小姐一醒来就念着萧先生的名字,她很想见到您。”

“告诉她我这就过去!”

萧楚北欣喜至极。

陆晓像是受了刺激一般,从楼梯上跑了下来,一把抱住他:“楚北,你不要去!”

她不能让他走,他走了肯定就不会再回来了。

“那场车祸都是陆夏一手策划的骗局,你不要相信她。”

“滚开!”

萧楚北掰开她纤细的手一把将她推倒在地,直到今天她还在狡辩,“陆晓,我真后悔,当初就该把你送进监狱里!”

——

加护病房里。

萧楚北温柔地拥着陆夏,他亲吻着她的额头,等这一天他实在等得太久了。

“小夏,你终于醒了,我答应你我再也不会让那个女人伤害你了……”

陆夏泪眼婆娑倚着他:“你不要怪晓晓,她也是因为太爱你,一时糊涂。”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善良的女人?!

半年前,陆晓在陆夏的车里做了手脚,害陆夏刹车失灵被撞昏迷……

“小夏,你不要为她说话,只要你点头,我立刻把她送进监狱。”

“不,我什么都不求,楚北,我只求你留下陪我,好不好……”

“当然好,我哪里也不去,就在你身边。”

第二章:是你的我都要抢过来

陆晓从妇科走了出来,耳边是刚才医生对她说的话,“恭喜你陆小姐,你怀孕了,妊娠十二周。”

怀孕了……

她该怎么办?!

陆晓失魂落魄的走着,从她身边经过的都是陪着妻子来做产检的丈夫们。

她想到的了萧楚北。

那天他头也不回的走掉,她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

陆夏……

他一定守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吧。

陆晓神志恍恍惚惚的,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陆夏的病房外。

她推门走了进去。

自从陆夏出了车祸后,她从没来看过她。

外人都骂她冷血心肠,连亲姐姐都不来看望一次,可那些人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来的理由……

陆晓走到陆夏的床边,带着氧气机的女人睡得是这么安详。

陆夏,我真羡慕你,你只是这么睡着就能得到萧楚北的心。

“如果你死了,化作鬼你也会缠着我一辈子吧?”

陆晓喃喃自语,病床上的女人突然睁开眼睛,“呵,我没被撞死,你很失望吧……”

陆夏拿掉氧气机,眼神冷得瘆人。

她醒了?!

她真的醒了?!陆晓瞪大了眼睛,血丝布满眼眶——

“陆夏你别含血喷人,你自己心里清楚,车子是你自己动的手脚,原本你是想要害死正在开车的我,但老天有眼,让你自食恶果!”

陆晓激动不已。

半年前,陆夏把她骗到地下停车场,故意让她被监控拍下她在她的车前徘徊的可疑影像。

陆夏再装病让她替她开车,然后就自导自演了一场刹车失灵的车祸惨剧。

陆晓忘不了刹车失灵的那一刹那,陆夏像疯了一般扯着方向盘,车身失去控制一头撞上对面的大卡车,然而一个翻车,她竟然奇迹般的只受轻伤,而陆夏却被撞致昏迷,在医院里躺了足足半年……

“陆夏,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你抢走了爷爷,抢走了陆家的继承权,为什么连楚北,你也要抢走?”

十年前,陆晓的姑母意外过世,爷爷把成了孤儿的外孙女陆夏领回陆家生活。

对于这个表姐,陆晓自认从小都对她非常好,然而陆夏却不知出于什么缘由恨她入骨,这些年来,千方百计的一次次陷害她。

“陆晓,你想知道答案吗?”

陆夏咬着牙,不提那场车祸还好。

她算计了一切,却估不到陆晓运气那么好。

撞不死她却害了自己,不过现在她醒来了,就不会放她好日子过。

病房外,有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陆夏脸色一变,“陆晓,这辈子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抢过来!”说罢,她突然拔掉了手上的针头从床上跳了下去。

她跑出病房,边跑边喊:“救命啊!!不要,晓晓,我求你……我才刚苏醒,求你不要再杀害我!!”

小夏?

萧楚北刚走到病房门口,就亲眼看着陆晓从病房里追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

陆夏发疯一般的往楼梯口跑,陆晓想要拦住她,“陆夏,你在做什么?!”她喊着伸出手,陆夏故意让陆晓抓住她的手臂,然后大叫起来:“不要,不要推我!!”

她松开陆晓的手,就这么仰面从楼梯摔了下去。

陆晓怔在原地,男人咆哮着冲过来:“陆晓,你这个毒妇!!”

第三章:抽她的血

陆晓脸颊上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打得她七荤八素。

萧楚北火速冲下楼梯抱起倒在地的陆夏,她的额头被撞的流血,陆夏惊恐的看着站在楼梯上发怵的陆晓。

她一靠近她就抓住萧楚北的衣襟:“救我……楚北……楚北……救救我……”

“别过来,你这个心肠歹毒的魔鬼,害了小夏一次还不够吗?!”

陆晓才迈了一格阶梯,整个人就差点瘫软下来:“不是的……我没有推她……楚北,你听我解释……”陆夏又在萧楚北的跟前演了一场戏……

萧楚北哪里听得进陆晓的解释,他都亲眼看到了。

他抱起陆夏,大喊:“医生,医生!!病人需要急救!!”

萧楚北撞开陆晓,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陆晓仿佛看到了陆夏靠在萧楚北的怀里得意的笑了……

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

陆夏被送入急救室。

一会儿后医生出来告诉萧楚北,陆夏本来身体状况就不稳定,加上剧烈冲撞导致大出血,但医院血库0型血不足,调配不及的话,陆夏很可能再次昏迷……

“抽她的!”

萧楚北一把抓住陆晓推到医生的跟前。

陆晓惊恐得睁大眼睛,“不可以,我怀孕了。”

“撒谎!”

萧楚北连一秒钟都不相信陆晓的话,强行将她推进了手术室。

陆晓吓得声泪俱下,泣不成声:“不要……楚北,你听我说……我真的怀孕了,不信你可以去问妇科医生,我不可以抽血,我真的不可以……”

陆晓越是哀求,萧楚北越是恼怒。

这个该死的女人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怎么还能睁眼编出这样的瞎话?!

“陆晓,你还是不是人?你知道小夏刚苏醒就又过来害她!我都亲眼看到了,是你把小夏推下楼的,我要你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

不管陆晓怎么哭求。

她还是被强行押上了抽血台,医生抽了她200毫升的血液之后。

陆晓整个人都不好了,医生还要再抽200毫升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叫着冲了进来:“不能再抽血了,她是孕妇啊!”

陆晓怀孕 ?!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真的怀孕了?!

——

陆晓晕死在抽血台上,最后被送入了病房。

等她醒来的时候,萧楚北站在她的床边,一张英俊的脸阴冷得可怕。

“谁给你的胆子怀上这个野种的?”

他抓起她的手。

陆晓疼得咬着牙,他知道她怀孕了?!

可是他为什么说这个孩子是野种?

“楚北,他是你的啊,他不是什么野种,他是我们的孩子啊……”

陆晓抽泣的哭声令萧楚北紧簇眉头,恶心至极。

英俊的脸上丝毫没有就要当父亲的喜悦。

“贱货,我每次碰你都用安全套,你不可能怀上我的孩子,谁知道你是不是和外面的男人鬼混,别她妈的把不干不净的野种算在我头上。”

他怎么能说她在外面鬼混?

“楚北,你信我,真的是你的,我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碰我?”

“所以你他妈的是不是在安全套上做了手脚?陆晓,你真下贱!”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