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新推介】小说连载:疑点(四)

钟祥亮点影视 2018-09-09 14:25:16

疑点(四)

(原载于2010年《翠苑》第二期)


作者/饶秀珍


夜幕降临了。黑色的天幕是夜行人最好的保护伞。城市一角,“时光走廊”门外的霓虹灯闪烁不定。大厅和包间里都爆满了前来休闲的客人。市委办的雷主任脚步急急地走进10号包厢,仁德早就等在了那儿。见他进来,少了平时很多的礼节,劈头就问:“有没有人看到你进来?”

雷主任说:“你最近怎么了?像只惊弓之鸟似的。”

仁德哭丧着脸:“恐怕下次我们就不会坐在这么舒适的环境里聊天了。听说那件事马上就要移交检察院了,我俩也该挪地方了吧?”

雷主任见他这副神情便说:“检察院那边我已走动了,事情也许不会那么糟。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要保持镇定,千万不要自乱阵脚。听说你老婆的事儿又要重查?你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不会真是你干的吧?在这里我可得给你提个醒啊,在这段非常时期,你跟你的那个‘千娇百媚’可得离远点,我说的话你可要记住,真要是出了漏子我也帮不了你,我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你好自为之吧。”

仁德唯唯喏喏道:“这个我明白,你看我要不要把她给转个地方?”

雷主任说:“这就是你的事了,我能给你出什么主意?你都是老江湖了,还用得着我教你?不过,凡事都得谨慎从事才是。”

仁德苦凄着脸:“这个我知道,只是那小娘儿们沉不住气,怕万一给她挪地方她不能理解,到时一张扬,没事也变得有事了,怀孕的女人就是暴躁。我他妈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栽在这上面了,真是活见鬼了!”

雷主任:“这事儿你也不用太着急,越是急越是出错。你尽管把心放宽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咱俩都是过半百的人了,该享受的也已经享受了,就是死了也没得什么遗憾的了,你说是不是?我今晚还有事先走一步,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象征性的和仁德握了下手便匆匆离去。

老雷一走,仁德一个人立刻就像抽掉了脊椎骨似地瘫软在沙发上。这段时间为“水电仪表”的事情已被公安局请进请出了好几趟,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该死的司徒言又把邱明明的案子翻出来重查,这不是往他老仁头上雪上加霜吗?想想自己以前是何等风光的一个人物,没想到现在搞得如此狼狈。上次司徒言在刑侦科的办公室里接待他,虽说选得地方还较客气,但从司徒言的眼神和话里,他分明感到自己成了他们注意的焦点。司徒言办案的风格他也听说了不少,这是个六亲不认的主儿,谁要是裁在他的手上,那可真算得上是倒了八辈子霉。

正胡思乱想,他的手机呜呜呜地震动起来,一看号码,正是他的“千娇百媚”。


    仁德借着夜幕的掩护像个幽灵一样闪进了“丽苑小区”三号楼。他颤颤地掏出钥匙开了门,只见他的“千娇百媚”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斜躺在松软的沙发里。

仁德脱下外衣,挨身坐在她的旁边,一只手熟练地摩挲着这个如水一样柔美的女子,口里轻声问道:“宝贝儿!这么急急地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那被老雷称作“千娇百媚”的女孩儿不过二十来岁,果然是集天地宠爱于一身:如瀑的秀发松松地散在沙发里,如雪的肌肤像刚出锅的嫩豆腐一样能掐得出水来,一对丰满的奶子鼓胀得似要撑破衣服。

“千娇百媚”没有立刻回答仁德的问话,柔美的身子像蛇一般地环绕了过来。两支如莲藕般的胳膊将仁德搂得严严实实。

刚才还垂头丧气的仁德这会儿就像注了强心针似地一下子就鼓足了帆,捧起她的脸蛋边啃边喃喃道:“宝贝儿!我看我迟早会死在你的身上的。不是跟你说了吗?为了我们的将来,这段时间咱俩都得忍忍,等过了这阵子,咱俩就结婚,到时再疯个够。”

“千娇百媚”噘起粉嘟嘟的嘴说:“人家这不是太想你了嘛!再说,眼看着肚里的孩子一天天的大了,我能不着急吗?”

仁德哄道:“这我知道,我现在不是正努力嘛,我不会让你跟孩子受委屈的,我现在已为咱们的孩子存了一笔钱,已够你们母子吃一辈子的了。”

“千娇百媚”脸上立马露出喜色:“真的吗?阿德,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会拿一生来报答你的,保证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话未说完,已将她那张粉嫩湿润的嘴巴贴在了仁德干裂的嘴巴上。

仁德一阵眩晕,全身的血管立时就像着了火似地奔腾起来。

正当二人如胶似漆,门铃突然响了。

仁德说:“这么晚了会是谁?这个地方没人知道啊?是不是你告诉了你的什么姐妹?”

“千娇百媚”摇头。

仁德起身说道:“我先进房间躲躲,你去看看动静。”

仁德进了里屋。“千娇百媚”从猫眼看见了外面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穿警服的人,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外面的人发话了:“王小梅,开门。”

“千娇百媚”一惊: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不开是不行的了。

她慢慢将门打开一小半,两个警察一把将门推开,还未进来,已迅速拿眼扫视了一圈房子。其中高个儿的警察问道:“这房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千娇百媚”低声回答:“是。”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结婚了吗?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身份证放家里了。”

“你是哪里人?”

“……”

“你家在什么地方?”

但是,不论两个警察怎么问,“千娇百媚”就是闭口不答,眼睛下意识地往房里瞟。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她明显地感觉到,说了实话是绝没有好结果的,她这时特别需要仁德的意见,可是……

矮个子警察说:“别跟她磨蹭了,带局里去吧。”说完,冲着房内喊道:“仁行长,出来吧,别再藏了,我们没有把握怎会贸然闯进来呢?”

仁德想,看来这两位是有备而来的,再躲下去已没有必要。他稍稍调整了下情绪,便悻悻地走了出来。一看见眼前的两位警察有些面熟,一时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面,当即就像碰到了老熟人一样:“哎呀!原来是你们二位呀,怠慢了怠慢了,实在不好意思,坐坐坐,小梅,快去倒茶,拿我那最好的铁观音王给二位泡上。”

高个子警察说:“不用了,仁行长,现在要‘请’你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

仁德马上陪着笑脸说:“你看这事儿,二位警官可否高抬贵手?就当什么也没看见,放我们一码如何?两位的大恩大德,仁某定当不忘,事后一定会重谢二位的。”

二位警察先后都说:“你不用谢我们,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秉公办理,有什么事情,你还是跟我们回局里后再说吧,请!”



下午三点半钟,公安局审讯室。

这次的司徒言没有再像上次那样客气地“招待”仁德了。审讯室里,仁德像放了气的皮球软塌塌地坐在司徒言的对面。从昨晚被“请”进来后,一直熬到现在才等到司徒言的招见。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相当于过了好几个世纪。

他不敢拿眼看司徒言。他的右手拇指和中指使劲地拿捏着自己两边的太阳穴,左手却又机械地摩挲着左腿。司徒言冷眼观察了他好几分钟后终于开腔了。他猛地敲了下桌子道:“仁德,抬起头来看着我!”

说实在的,司徒言的这声敲击并没太用力,但在仁德听来却是振聋发聩的。他抬起头,一双眼无神地看着司徒言。

司徒言问道:“仁德,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又找你来吗?”

仁德小声回答:“知道。”

司徒言问:“知道什么?”

仁德嘴里嗫嚅了好一阵但最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司徒言又问:“我今天暂且不谈你在外面养女人的事。我只问你,你老婆出事那天你接到农行领导的电话后回家,在按门铃时,里面真的什么动静也没有吗?”

仁德想了想肯定地说:“没有。我开始还是以为我老婆在家,后来按门铃见无人应便自己开了门。”

司徒言冷笑一声:“哼!好个聪明的仁行长啊,正所谓百密一疏,尽管你计算得天衣无缝,但却还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你知道吗?”

仁德听此一说,一双眼睛茫然地看着司徒言。司徒言见他并未明白就提醒道:“你的老婆是死于煤气中毒,当时你回去时也说了,家里满屋子都是煤气味。既然如此,你按响门铃后会是什么结果你不会不知道吧?”

仁德一怔道:“这个……,当时我按门铃时,可能没电了,里面响没响我也听不太清楚。”

司徒言一拍桌子道:“好你个仁德,到现在你还在狡辩!实话告诉你吧,很抱歉,我们事先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再次进入过你的房子进行了搜查。我们发现你的门铃电池早就下了,你怎么这么大意?既然能够想到这么个细节,为什么又忽略这个细节?事后,你应该再装一副没电的电池回去才是啊?”

仁德顿时像蔫了的茄子:“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可是,我真的没杀人啊,我要怎么说你们才相信呢?反正我现在和小梅的事你们也知道了,各种迹象都证明了一个,那就是我老婆是我谋害的。但是,我……我真的……真的好冤啦!”

司徒言见仁德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便说:“我再问你,还记得上次我问过你的一个问题吗?我问你平时看不看你老婆聊天,你说你从来没有看过。既然如此,你怎么会知道你老婆的QQ号及密码?那个聊天内容都是你一手炮制的吧?如果不是为了谋害你老婆,你这么苦心经营又是为了什么呢?你到底还有多少事隐瞒没说?你既然说你是冤枉的,那你也得拿出事实来说服我们才行啊,不然的话,别说水电仪表的那个案子了,就单这一件事就够你受的了,你好好想清楚吧。”

仁德嘴巴动了动,刚想说什么,这时,蔡林生走了进来,在司徒言耳边嘀咕了一句,司徒言一惊,立即站了起来。他看了眼仁德,对蔡林生说:“你先把他带下去,等会儿再审他。”说着,便径直向接待室大步走去。


    接待室里等着司徒言的不是别人,而是失踪了近两个月的姚昆。见司徒言进来,他赶紧起身道:“对不起,司徒科长,我的事给你们添麻烦了。听说为这事还出了人命案子,邱明明她……”

司徒言坐下,喝了口昨天的剩茶润了润嗓子道:“姚昆啊姚昆,你可真让我们好找啊。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你,浪费了我们多少警力?你到底钻到什么地方去了?”

姚昆停顿了好一会儿,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道:“司徒科长,说句实话,只要我现在回来了,我所贷的那笔款子并不像是别人说的那样不翼而飞了便罢,我完全可以对我自己的行踪保持缄默对不对?但是,我姚昆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我有责任站出来说句话,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司徒言语气稍微缓和了些:“那好吧,你就说说你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姚昆说:“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你们能否对我所讲的,关于我个人隐私的事给予保密呢?”

司徒言说:“这个你放心,我们只关心与本案有关的事情,至于另外的事,只要不触犯法律,我们一概不管。如果是触犯法律的事,那又另当别论了。”

听到这话,姚昆慎了慎,但最终还是下了决心:“算了,我也豁出去了!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是把什么都跟你们说了吧。这段时间,我一直与外界隔绝,实在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哪儿,更不能告诉家里人,是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哪儿。”

未完待续


饶秀珍,作家、编剧、制片人, 出版有中篇小说集《暗夜的契约》,发表文学作品百余万字。编剧的电影《山里山外》(荣获第十六届美国洛杉矶家庭影院国际电影节优秀影片奖、第十五届”北京放映“国际电影季优秀影片奖);电影《桃花红 梨花白》登录央视电影频道,创下国家广电农村数字院线收视奇迹,刷新了湖北省农村题材电影交易平台最新纪录。另创作有《代号:汀州行动》《桃夭》《爱情通行证》《我想有个星期八》《家有憨夫》等60多部(集)微电影、网络剧、电视栏目剧。参与创作的三十集文艺名家电视专题片《亲吻岁月》荣获建国六十周年”中国优秀电视节目传播大奖“。文艺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国际大奖。


亮点影视经营范围


拍摄制作:微电影、网络剧、宣传片、专题片

招商片、纪录片、产品广告片等

图文创作:影视剧本、舞台剧本、公文代写、

图书编纂、个人传记等。

各类策划:影视、聚会、演出等策划

各类培训:摄影、后期、写作、表演培训


电子信箱:13142510@qq.com

商务合作电话:18672182997

演员招聘电话:13581330101


公司地址:钟祥市石城大道金融中心四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