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子小说》‖ 东子‖《我在乌镇等你》(短篇小说 下)

东子小说 2018-08-09 15:33:30


两天后,当秦宇再次推开“花时间”时,已是精疲力尽,素素心疼地过来搀扶他。

“兄弟,还是回吧。”坐定后,花掌柜开了腔。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她也一直没再来过这里,也许她真的走了。”素素有些失落地说。

“我还是有些不甘心!”秦宇说道。

“可是,你这也样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花掌柜说。

“明天,最后一天!如果再找不到,我就认了!”

“那好,就最后一搏!”花掌柜说话间,素素把水递过来。

“我看这样傻找也不行,咱得想想办法。”素素说道。

“啥办法?”花掌柜问。

“比如在‘爱心岛’留言。”

素素的一句话提醒了秦宇。他站起来说道:“对呀,你看我咋没想到呢?”

“你确定她能看到吗?”花掌柜不抱希望地问。

“即使她看不到,也可以扩大传播呀,没准传来传去就传到她哪里了。”素素见自己的建议被重视,有些得意地说。

“那也好,死马当活马医吧。”花掌柜说完又对秦宇说,“你可记住了,明天要是再找不到人,可得回去了。”

“好的,那就这样,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回去了!”秦宇摆摆手离去。

 

续请的一天假又已到期,明天不走还要再请假。于是,秦宇拨通了总编的电话:“什么,还请一天。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秦宇,就你这样,言而无信,这辈子也别想再给你出差机会。明天能回来就回来,不回来就视为自动离职!”秦宇刚开口,总编就火了,没等秦宇解释就气愤地挂了电话。

秦宇此刻非常气恼,用力攥着拳头使劲捶打着个床铺。然后,张开双臂仰天“啊”的长声嚎叫。这时,铃声响起,他没有心思接电话,任凭一遍遍地响个不停。催命鬼一样的铃声不停,搅得秦宇心烦意乱,他没好气地拿起电话:“你他妈别烦我,好不好?”

“秦宇,秦宇……”秦宇听出是总编的声音,“你平静一下,究竟遇到什么事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误入传销了,还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你和我说实话。不然,你为何迟迟不归?

“领导,您放心吧。我这没事,也不是没事,这不是……唉,等回去再跟您说吧。”平复了一下心绪后,秦宇简单回句话,就挂掉了电话。把电话关机后,扔到床头柜上,自己伸直双臂仰身倒在床上,呆呆地凝望着天花板。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秦宇起身找出日记本端坐桌前,隔空给他要寻找的女孩写下这样的文字:

 

亲爱的穿着民国服的姑娘,还记得那晚‘花时间’的我吗?我留在乌镇,为的是等你!几天里,我苦苦寻觅,终不见你的踪影。此刻,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吗?我仍在“花时间”,从未离开!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

QY

20171026

 

第二天,秦宇揣着十几份相同内容的“爱心贴”出发了。就像鬼子进村搜查一样,他仔细查看着乌镇的每一座木屋、石桥,每一条巷陌,每一艘摇橹船,甚至交通事故围观,他都要扒开人群挤进去,看看是不是民国服女孩他们的演出。当然,他还不时地把那些“爱心贴”贴在有着鹊桥之称的“爱心岛”。

 


不觉间,秋阳西移,秦宇疲惫不堪地倚靠在风雨长廊的一个木条凳上。希望越来越渺茫,此刻心如死灰。他不知道这样痴痴苦寻值不值,冒着丢掉工作的巨大风险去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人,想想都让人感到好笑。但转念一想,感觉自己也很伟大,书上才子佳人的故事,能在自己身上上演。如此一想,心态也就平和了。收拾心情,明天回去向领导请罪,然后好好工作。生命中,有这么一遭,也算是一笔财富嘛。

调整好心态后,秦宇开始往西栅景区外走。在穿越长廊的过程中,远远地看着水上戏台有人在舞动,再近些,秦宇看到舞台上是6个穿着民国服的女孩。这时,秦宇飞也似地跑过去:是她!真是她!那个让他朝思暮想、苦苦寻觅的民国服女孩!他用手死命地狠狠掐了一下大腿:不是梦,这不是梦。他屏障呼吸,抑制着激动的心情,欣赏心中女神的精彩演出。

几分钟后,演出就结束了。在演职人员收拾道具时,秦宇疾步上前:“你还认识我吗?”

“你?!”秦宇地突然举动把那个女孩吓得够呛,她往后退了两步后,定睛一看,“呀?是你呀?记得记得,你不是西安的记者嘛,怎么还没走?不会是等着采访我吧?”

“是啊,是啊。”秦宇语无伦次地答道。

“我才不信是为了等我呢?我又不是名人,有啥好采访的。”

“不是,我真的是为你,才留下来的。”

“为我?为我啥呀?”

“因为……因为……”

“卢佳楠,你在那罗嗦什么呢?还不快点收拾东西走。再晚,回上海的班车就赶不上了!”一个30多岁的女辅导员老师催促道。

“好的,老师,我马上就来。”卢佳楠回完老师的话,又对秦宇说,“我们急着赶车得走了,不然留给微信,以后我们再聊吧。”

“好好!那也行,我扫你吧。”秦宇有些不舍又有些无奈地说。

“还扫啥扫了,没时间了。”一个女同学没等卢佳楠打开手机,就架着她走了。

“我微信号是……卢佳楠汉语全拼后面三个1……”卢佳楠边走边说。

秦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他追着卢佳楠问:“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告诉你吧。”那个拉走卢佳楠的同学又重述了一遍。这次秦宇听清楚了,卢佳楠和秦宇摆摆手随着队伍走出了景区。

目送卢佳楠远去。秦宇再次坐下来,回想刚才这神奇的一幕: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老天怜人啊,总算让我找到了她!有了微信以后就可以保持联系了。想到这,秦宇打开微信添加卢佳楠。

“怎么没有这个号?吴佳岚三个1,不对吗?三个1 肯定没错,是名字拼错了?”添加不上微信,秦宇自言自语地说道。

“吴佳楠”“鲁佳岚”“付佳楠”一个个全拼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又一个夕阳西下时,秦宇赶到了“花时间”。

“行了,兄弟,也别这样垂头丧气地了。你这也算有一番为爱情的英雄气概了,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回去找个姑娘谈恋爱,好好过日子吧。”花掌柜见垂头丧气地秦宇劝慰道。

“就像我们花掌柜说得那样,找不找到人,你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没想到,在今天还有这样痴情的男人。”素素双手合十夸赞道。

“找到啦。”

秦宇有力无气地冒出这一句,把花掌柜和素素都惊住了:“啊!找到了?”

“是啊。”

“那干嘛还这样无精打采的。”素素快语道。

“这不是……这不是……”

“这不是啥呀?人家没理你呀?你快说说呀?”花掌柜焦急地问道。

秦宇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哎呀,真是可惜了。”素素一拍大腿说。

“别急,别急,我们大家来想想,准能对上。”花掌柜再次安慰道。

于是,他们又尝试了几个全拼,依然不正确后,素素说:“会不会他们告诉你的是假名字?”

“不会的。我听她们的老师也是这样叫的,而是她和她同学告诉我的名字是一致的。”

“名字不应该是假的,会不会后面的数字你记错了?”花掌柜问道。

“这个……不会吧。”这时,秦宇也不敢肯定了。

“也许是当时过于激动,听错了名字或数字。唉,真是有缘无分啊!”素素感慨道。

“那哪办呢?”秦宇六神无主地望着花掌柜。

“兄弟,你也二十大几了,人生也经历些世事。现实与理想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距离,我们都期望实现理想,但很少有人想到失败的结果。我很赞赏你的‘曾经努力过’。是的,我们去做了,努力的去做了,就问心无愧,不留遗憾了。甭说你见到了那个女孩,即便见不到也无所谓遗憾,残缺是另一种美丽。过程比结果往往更让人心动!你的故事已经很动人了。如果有缘,也许有一天她会找到你,你们不期而遇。如果无缘,那就留存下这份美丽……”花掌柜语重心长地像劝慰自己的弟弟一样说道。

“太好了,说得太好了!我们花掌柜就是有才。”素素边说边鼓掌。

“谢谢您!花大姐!”秦宇感激地说道。

“这还成了飞虫了。”花掌柜笑道。

“最美的飞虫。”素素也笑着附和道。

“素素,张罗晚餐,今晚我们和帅哥一起共进晚餐,给他践行!”花掌柜笑着对素素说。

“好嘞,好嘞!”素素应道。

“要走了,还得麻烦你们。”秦宇不好意思地说道。

“咱不是老乡吗,再说这也是缘分。”花掌柜一边给秦宇续水一边说。

餐后,花掌柜说:“这些天你也够辛苦的,今晚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不去送你了,记着回去后,保持联络。”

“保持联络。”素素一边接话茬说,一边打开手机的二维码,对秦宇说,“不加我,怎么联络啊?”

“哦,对,我们还没加好友呢。我来扫你。”秦宇歉意地说。

“哦了。”素素打了个手势递过去手机。

“常联络!”

“常联络!”

三人挥手而别。

 

别后,秦宇没有直接登上子夜桥桥头而归。而是沿着最初为“口”字下笔的方向逆向而行:常丰街-观前街-兴华桥,然后回到登上子夜桥收“口”。今夜,秋风微寒,萧风瑟瑟,秦宇他手抚围栏再眺东西两栅,思绪波涛翻滚……

 

此时,归程的大巴车已经进入上海市区。窗外,还是那个霓虹闪烁、灯火辉煌的国际大都市;车内,一群少年少年在叽叽喳喳地说笑着。这时,一个女孩向发现新大陆一样喊道:“看看,看看,乌镇果然有故事。今天有一个痴情傻子满乌镇在寻找民国服女孩。”

“民国服,我们演出不就是民国服嘛,那是不是找我们啊?”一个女生问道。

“别挤别挤了,我截图发群里,大家慢慢研究吧。”第一个女孩说道。

在水上戏台遇到秦宇后,虽然自己和同学都告诉他了微信号,可卢佳楠一直没有收到添加信息。她想,那家伙说在乌镇等我好几天果然是假话,现在这年头,是宁可相信猪上树,也不能相信男人这张嘴。这时,听到同学的叫嚷,也好奇地打开在朋友圈疯传的一张“爱心贴”。

天呢!“花时间”“民国服”,那不是我吗?卢佳楠又仔细看了一遍张照片,当目光落在“我留在乌镇,为的是等你!时,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连载完 


相关链接——

《东子小说》‖ 东 子 ‖《我在乌镇等你》(短篇小说 上)

欢迎加入高品质小说创作群——东子小说!





DZ



主  编:  东    子

责  编: 杨媛媛   

              公衍苓        

              孙诗画          

美  编: 阿   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