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大家在哪里看小说??_将夜吧_百度贴吧

美妆小魔法 2018-04-18 09:59:22


1


米佳到咖啡厅的时候已经迟到五分钟了,顾不上去洗手间重新整理妆容,直接按着短信上的提示朝那靠窗的座位过去。


她不喜欢迟到,因为这显得很不礼貌,但是今天下班的时候由于有一个文件赶着交,所以在整理文件的时候多费了点时间,加上时间定的比较急,等她再从办公室出来到这已经是这个时候了。


米佳到的时候靠窗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米佳今天晚上准备要相亲的对象。


这个男人三十一岁,是一位中学教师,是她在百合网上交友认识的,两人做过简单的交流,交换了照片,其他没有多聊,然后便直接约了时间出来见面了。


走到那靠窗的位置旁边,米佳出于礼貌,出声问道:“请问你是张立文吗?”


男人抬起头来,看了米佳一眼,从位置上站起身来,点头说道:“是,你是米小姐?”


他站起身来,米佳才发现他跟之前网上给他的照片有比较大的出路,带着眼镜消瘦的两颊看上去似乎比实际年龄要老上许多,身材也过于瘦小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身高似乎也没有资料上的175公分,目测肩膀的高度顶跟一米六八穿着平底单鞋的自己差不多。


不过纵使本人跟之前资料上的出路过大,米佳依旧是尽量保持着微笑,点头淡笑,“嗯,米佳。”说着将手中的包放到位置上,抚了下套装的裙摆坐到那软沙发上。


她不需要帅哥美男,只要是老老实实的人就行。


见她坐下,男人这才重新坐下身子,盯着米佳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些尴尬,略显得有些局促的说道:“你,你要喝什么?”说着将一旁的点菜单推过来放到米佳的面前。


米佳没有过分的客气拒绝,拿过菜单随手翻看着,下班直接就从公司到这里,确实还没有吃东西。


张立文微坐直身子,两手规矩的放在桌上,那表情看着似乎有些过分紧张,眼睛时不时朝米佳手上的菜单看去,吞咽着口水。


他的异常米佳自然有些感觉得到,抬眼看了他眼,最后将菜单阖上,推递过去给他说道,“你来点吧,我只要一杯奶茶。”


闻言,对面的人似乎一下有些放松了下来,点点头接过,也没再看菜单,直接便按了服务铃。


米佳似乎有种错觉,但摇摇头,没有多想。


服务员很快就拿着记菜单过来,带着专业的微笑问道:“晚上好,需要点餐吗?”


米佳点点头,转过眼看着张立文,她懂基本的社交礼仪,公众场合让身边的男士做主。


服务员的目光顺着米佳朝张立文看去,依旧是那淡淡的微笑,专业且大方。


张立文将手中的菜单阖上,推放到一旁,抬头看着服务员说道:“一杯热奶茶。”说着又转过头去问了下米佳,“要热的吧?”


米佳点点头,“对,热的。”


服务员点头,拿笔记下,再抬头看着张立文,等他接下来要点的东西。


张立文没再说话,也不再看那服务员,转过头去看着米佳,消瘦的脸上就连带着笑也看上去很苍老。


米佳微微有些愣住,看看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服务员。


服务员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张立文接下去再点东西,略有些尴尬的开口问道:“先生,请问还要点些别的吗?”


张立文转头看了服务员一眼,想了会儿,说道:“请给我一杯白开水,其他不需要了,谢谢。”


米佳一愣,看着他有些说不上来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


相比起米佳,身边的服务员也是被雷得有些外焦里嫩,看着张立文不死心的又问了句,“您好,您是说只要一杯热奶茶?”


“还有一杯白开水。”张立文提醒她说道。


那服务员抽搐的扯了扯嘴角,最后只能尴尬的点头请他稍等,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着米佳,那表情像是有些同情。


虽然被他这样的行为有些‘震惊’到,米佳还是尽量脸上保持着微笑。


对面的张立文似乎对米佳的印象不错,看着米佳问道:“米小姐是做什么的?”


“只是一般公司的职员。”米佳淡笑着回应,具体并不打算跟他多说。


男人点点头,开始自我介绍起来,原来他是一名中学教师,主要教初中语文。


米佳只是听着,时不时的点头应和。


服务员很快就把奶茶和白开水端上来了,依旧是刚刚的那个女生,只是这次过来跟刚刚的态度完全不同,脸上那专业的笑容没了,放下杯子的时候甚至没有体贴的移到客人面前,直接扭头转身就走。


张立文对服务员的态度似乎有些习以为常,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接手服务员的工作将奶茶移至米佳的面前,米佳点头低声说了句谢谢。


两人就这样坐着,简单的介绍过后张立文显得有些拘谨,朝米佳笑笑却不知道找话题聊天。


米佳这算是第一次相亲,原本就对婚姻不抱太大的期待,目的也只不过是想找个想结婚的人一起结婚,完全是为结婚而结婚。


张立文虽然有些小气,看上去也显得有些拘谨不够大气,但是也看着比较老实憨厚,另外工作也相对的稳定,她不想再去浪费时间再去看下一个男人,原本她就不期待太多,过得去不作奸犯科她都可以接受,因为她接受的是婚姻,不是爱情。


看着他,米佳开口问道:“你介意我们这样直接马上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吗?”


闻言,坐在对面喝水的张立文被水呛了一下,没有去动那包服务员送上来的纸巾,直接用手擦了擦嘴,看着米佳问道:“你,你说什么?”


米佳微皱眉头,小气可以接受,她可以看的长远些只当他是节省,但是不讲卫生这点让她有些难以理解。


忽视掉他的动作,米佳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你介意我们这样直接马上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吗?”她不要麻烦,既然只是婚姻无关于任何其他,那么直接领证便是最终目的。

2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好一会儿张立文才看着米佳有些干笑着问道,“呃,我们,我们都还不了解彼此,这样……这样是不是太快了点?”虽然他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很有好感,长得漂亮气质也好,娶回家当老婆以他的条件算是赚到了,但是她这样如此着急的结婚,该不会是有什么生理或者心理问题吧?


米佳摇头,只说道:“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张立文不想错过条件这么好的女人,但是又不免担心她如此着急结婚的原因,最后只能折中的商量着说道:“或者,或者我们可以先相处着,一两个月之后,大家有一个大抵的了解,我们再结婚你看怎么样?”


米佳摇摇头,不再说话。


“其实,婚前先了解清楚还是很有必要的,比如两人的性格,相处了才知道合适不合适,难道不是吗?”张立文有些不死心的说道。


米佳看了他一眼,端起奶茶喝了一口。


接下来的气氛有些诡异,张立文说了好多婚前相处的必要性,但是米佳对这些兴趣并不高,只是听着微笑着并不表态,心中却已经将他划分判出界。


两人在咖啡厅里坐了近一个多小时,最后米佳肚子有些饿了实在是听不下去他的长篇大论这才出口制止他说还有事情想要先回去。


张立文似乎也看出米佳的态度,有些失落的点点头,伸手去按了服务铃准备埋单。


看出他生性小气,米佳主动开口说道:“我来埋单吧,奶茶点过来给我喝的嘛。”


“不用不用。”虽然小气,但在这点上还算是有绅士风度,张立文拒绝说道:“哪里有让女士埋单的道理,这是我应该做的。”


见他这样说,米佳没有再坚持。


服务员很快就来了,看了下餐单又盯着张立文看了好一会儿,嘴角带着笑意说道:“您好,一共15元,谢谢。”


张立文点点头,从口袋里将钱包掏出,将钱递过去给服务生。


米佳拿了包准备起身离开,突然站起身来的时候面前的张立文欠身过去将她桌前那杯没有喝完还剩大半杯的奶茶直接端过,仰头就一饮而尽。


米佳彻底有些看傻掉,就连拿了钱转身想走的服务员也愣在了原地。


张立文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擦了擦嘴角,再抬头看见米佳那傻愣掉的表情和服务员那目瞪口呆的样子,有些拘谨的解释说道:“我,我只是不想浪费。”边说着话,脸有些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米佳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神来,扯了扯嘴角,各种无力的感觉,转过身朝门口过去,心里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在网上寻找相亲的对象,或许她该试试一些正规的婚姻介绍所的。


张立文的事情过去之后米佳直接就注销了网站上的账户,找了一家正规的婚姻介绍所报名,然后开始相亲寻找那个能第二天就跟她去民政局领证结婚的人。


下班时间到,米佳将自己手上未完成的工作收拾了下,准备下班,今晚她有个相亲约会,她得回去一趟,按外婆说的,至少得换件衣服化个妆。


见她要走,坐在她对面的林艳探过头问道:“米佳,你晚上不会又相亲吧?!”


米佳笑笑,点头,“嗯,约好了。”


“天哪!”林艳不禁抚额,有些夸张的看着米佳说道:“米佳,你要不要紧啊,至于这样么?一周7天你竟然有六天都在相亲!”


米佳笑笑,没说话,她确实这周相了六天看了八个男人,如果再没有找到合适可以结婚的,下周她估计还得这么看下去,或者考虑把量加大。


“虽然说你今年二十八年纪是不小了,但你至于这么恨嫁么?”林艳是一个不婚主义者,提倡享受当下,实在是很难理解,米佳这样的行为。


“对,我恨嫁,如果可以,我并不介意那个男人明天就带着我去领证。”米佳笑着提着包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办公室。


林艳看着她,摇着头说道:“你真的是疯了。”


米佳笑笑,提着包转身离开。


一旁另一个办公桌的张玲也提着包站起身来,看着米佳说道:“我也回去,一起走吧。”


米佳点点头,两人一起出了办公室。


到公司楼下大门口的时候,平时话并不多的张玲看着米佳说道:“找一个能明天就跟你去领证的男人并不难,但是结婚之后能陪你过一辈子的男人太不易。”


米佳转过头看她,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张姐。”


张玲轻叹声,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着急着结婚,但是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千万别草率,今天见面明天领证的男人也许可能给你婚姻,但是他给不了你感情。”


米佳只是淡笑,嘴角带着苦涩,心底无声的低喃,她要的从来不是感情。


看着她,张玲忍不住说道:“米佳,其实你知道陆总他对你——”


听得出她想要讲什么,米佳直接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打断她的话,说道:“张姐,我跟陆总只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再进一步也只是学长跟学妹的关系,没有其他!”


张姐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轻叹的摇了摇头。


3


回到家的时候外婆还在串着那红色的小布袋,串一个可以得二分钱,她每天都要坚持串一千个。


将手中的包放到沙发上,米佳有些无奈的说道:“外婆,你眼睛不好,别再弄这些了。”


其实她们并不缺钱,米佳的外婆之前是一名中学教师,现在就是退休了之后每个月还可以拿到三千多的退休金,加上米佳有自己的工作,两个人生活根本就花不了多少钱。


米佳的外婆推了推鼻梁上的老人眼镜,说道:“没事,反正每天在家里也无聊,弄几个袋袋。”说着放下手中的竹签,抬手看了看表,再抬头看着米佳说道:“小佳,快去换件衣服洗个脸,刚才你隔壁的顾奶奶说了,约了那男孩晚上7点,在咖啡厅里等你。”


米佳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说着拿过包进了自己的房间。


将包往床上一扔,整个人有些无力的躺着,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打起精神开衣柜找衣服。


待米佳依约到达上岛咖啡的时候,那个同她相亲的男人已经到了,正坐正了身子似乎在想什么。


“扣扣。。。。。。”米佳伸手敲了敲桌面,唤回那人的注意力。


男人抬头,黑浓的眉毛下面有着一双深邃的眼睛,整个脸偏瘦却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刚毅,单从外表上看,是一个极出色的男人。


男人盯着米佳,开口问道:“米小姐?”


收回目光,米佳点点头,将手中的包放到一旁,在他对面坐下,看着他开口问道:“成越?”


男人点点头,看着米佳问道:“吃过了吗?”


“我吃过了,我喝咖啡就好。”自从上次张立文的事情之后,米佳可不敢多要别的,虽然并不太喜欢喝咖啡,但是相比起那一大杯的奶茶,将咖啡喝完会比较容易些。


男人点头,没再多问,直接按了服务铃,不过除了咖啡之外,男人还点了份干果拼盘。


这家咖啡厅的效率还不错,没一会儿就把米佳点的咖啡和那干果拼盘给送过来了。


给咖啡倒了砂糖,端起轻啜饮了口,重新放下,米佳抬眼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你有什么要问的吗?”今天这个男人跟她之前相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太过安静。


成越看着她,只淡淡的开口说道:“女士优先。”


“还是你先问吧,我的要求比较特殊。”米佳倒是不介意谁先谁后,只是她的要求有些特别,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这也就是她一周看了八个却一个合适的对象都没有找到的原因。


“不用,我的情况也比较特别。”男人只是淡淡的说。


米佳不再强迫他,直接问道:“你介意明天就去跟我领证结婚吗?”


这就是她相亲的唯一要求,找一个男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结婚,她可以不在乎外貌,工作或者家庭,她要的只是婚姻。


她不相信爱情,其实如果可以她根本就不想结婚,她十岁那年亲眼看着自己的妈妈拿着菜刀把爸爸砍死,然后当着她的面自杀,两个人双双倒在她的面前,从那一刻起,她根本就不相信爱情。


之所以结婚,那是因为外婆,她很清楚外婆有多么希望能看到自己结婚生子,外婆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所以能让她开心的事情即使自己再不愿意她也会去做,于是她选择相亲,问每一个相亲的男人能否接受在最快的速度内跟她结婚。


她要的是婚姻这个结果,恋爱什么的过程从来不是她想要的。


成越盯着她看着,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的要求确实很特别。”


米佳扯了扯嘴角,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等下下一句话的开口,猜测到底是接受还是拒绝,其实她想一般正常的人都应该会拒绝吧。


沉默了好一会儿,男人终于开口,说道:“我离过婚,但是没有小孩,另外我是一个军人,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来陪在你的身边。”


闻言,米佳抬头看着他,这样的答案倒是有些意外,他相过好几个,离婚的遇到过,却倒是没有遇到过当兵的。


米佳看着他,有些试探性的问道:“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男人端过自己面前的茶喝了一口,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离过婚没有太多时间陪你,我也不介意跟你立马去领证结婚,但是明天的话恐怕不行,因为我得回部队打结婚报告,另外需要军婚政审,这些手续的话估计得一个月的时间。”


米佳定定看着他的眼睛,确定他跟自己一样的认真,问道:“你跟你的前妻离婚是什么原因?暴力?”她虽然对婚姻抱着草率的态度,但是她并不想找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做为丈夫,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当兵的,真的动起手来,她只有挨打的份。


“我没有暴力倾向。”男人说道:“我的前妻跟我离婚是因为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她。”


米佳点点头,似乎比她预想的还要好,没有时间陪在身边正是她想要的。“只要没有暴力倾向就好,我不介意你离过婚或者没有太多时间来陪我。”


“所以你同意?”男人问她。


米佳点头,说道:“我没有理由拒绝。”她要婚姻,不谈及感情,而他也是如此,难得能在连续相了一周亲之后能碰到一个与自己一拍即合的人,她该满足好好把握。


男人点头表示同意,看着米佳似乎又想到什么,问道:“对于结婚你有什么要求?”


米佳认真想了想,问道:“你会外遇而要求离婚吗?”如果结婚之后还要离婚,那就太麻烦了。


男人皱眉,严肃的开口,“不会,我会做到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除了不可能有太多时间陪你,另外军婚不能单方面要求离婚。”


有没有太多时间来陪自己那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或许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对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米佳了解的点头,说道:“那就没有问题了,你有吗?”


男人摇摇头,“你没有就行。”

4


接着两人一起简单的做了了解,米佳知道他叫成越,是位陆军中校,今年三十三岁,家里有父母,不过并不在A市,所以两人结婚以后完全没有婆媳问题。A市是他当兵部队的所在地,另外在A市他自己有一套房子,位置在近市中心的地方。


听完之后米佳有种自己遇到极品的感觉,当然此极品是褒义的。


米佳也简单把自己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唯一的要求就是结婚后她要继续照顾外婆,对此成越并没有意见。


关于婚礼,两人默契的一致认为从简,领个证然后约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认个人就算礼成。


待一切事情全都谈妥之后,两人一起出了咖啡厅,成越是开着军用吉普过来的,礼貌的问米佳去哪,他可以送她过去。


米佳原本想拒绝的,但是一想既然是已经相对眼了,下个月便要跟他领证的,今天带他回去见下外婆也不错,于是便点头告诉了他地址。


在车上米佳告诉他说想让他给外婆见一面,成越想了想点头并没有反对,车子经过小区外的水果摊的时候,他说要下车去买了个水果篮,米佳揽着他说不用,但是他坚持,说是礼数问题。


当两人提着水果篮上去的时候,着实把米佳的外婆吓了一跳,她没想到米佳这刚才才出门,现在就能带个男的回来,跟大街上捡得似的。


不过盼孙女婿盼了好些年的外婆吓到归吓到,缓过神来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乐见其成的,于是乎很热情的放下手中的袋子就要进厨房煮面给他吃。


成越客气的拒绝,却拗不过她的坚持,最后米佳不舍得外婆辛苦,自己主动进了厨房下面。


成越陪着外婆在客厅里坐着,外婆跟他讲了好些米佳的事情,最后在米佳出来之前拉过成越的手拍了拍,说米佳是个苦孩子,让他以后好好待米佳。


回去的时候米佳送他下来,两人虽然说下个月就要结婚,但是到底才刚认识,一路下来两人显得有些沉默和尴尬。


最后还是由成越开口先打破尴尬,没话找话的说道:“你做的面很好吃。”


米佳轻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晚饭没吃吧。”


成越尴尬的笑笑,点点头。


待她送到车子旁边,成越上车前问她要了手机,按了几个键之后便听到一手机铃声在他的口袋里响起,重新将手机递还给她,说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米佳点点头应下,看着他开车离开。


待米佳再上楼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外婆坐在客厅里手上拿着一张二十多年前的照片,眼里还微微泛着泪。


照片里面是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长裙的女孩,模样跟米佳有七八分的相像,那个女人正是米佳的母亲。


米佳上前将她手中的照片抽过,在外婆的旁边坐下,伸手抱了抱外婆,说道:“别看了。”


外婆抹了抹眼角,笑着说道:“我只是告诉你妈说你也要结婚了,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


米佳没说话,只是将外婆拥得更紧了些。


晚上的时候米佳又做梦了,梦见当年母亲拿着菜刀将父亲砍死,然后又疯笑着用菜刀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刀,两人就这样倒在她的面前,血流了一地。


米佳从梦中惊醒,整个人有些颤抖,额头全是冷汗,伸手去按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昏暗的灯光照亮黑暗的房间。


撑坐起来曲腿抱着,牙齿紧咬着唇,十几年来她总是这样不停的重复的做着这个梦,每一次都会吓的她从梦中惊醒过来,也许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当年她的母亲跟她的父亲相爱,最初的时候父亲为了母亲甚至不顾家里的反对私奔出来,没多久便有了她,只是最初的爱情被生活磨去了棱角,当初的浓情变成了生活的各种琐碎,当一家人的生活变得平淡的激不起一点水花,父亲开始在外面的女人身上寻求刺激,最后直到被母亲发现,母亲难以接受自己深爱的男人如此对她,最后极端的拿刀将父亲砍死最后自杀。


这一切就发生在她的眼前,爱情似乎就是一场可笑的悲剧,而她就是那悲剧下的产物。


长叹一声,习惯性的伸手抓过手机准备给现在在国外带团的陆小小打去,陆小小是她的死党,两人从小学到大学几乎都没有分开过,只是大学出来她进了家公司做文职,而陆小小却去了家旅游公司做导游。


她记得她昨天白天的时候给陆小小那丫打过电话,没有多想,直接按了拨号键就直接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只是有些意外电话那边并不是陆小小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依稀带着朦胧。


“喂,有事吗?”


米佳一愣,拿过手机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打错电话了,想起晚上那个跟她相亲合适的男人开车回去之前用她的手机打了电话相互存了号码。


“呃,我。。。。。。我。。。。。。”发现打错电话,米佳一时间窘迫的不知道该讲什么。


“出什么事了?”电话那边成越的声音已经完全清醒。


米佳低叹了声,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打错电话了。”


电话那边成越似乎从床上正坐起来,问道:“你有半夜给人打电话的习惯吗?”声音低沉,在这样安静的夜中听来有些惑人。


米佳摇摇头,说道:“我朋友在国外,她那边现在应该是正午。”


“你大半夜打电话,出什么事了吗?”


米佳愣了下,笑道:“你的观察力一向都这么好吗?”


“我忘了告诉你,我是侦察营的。”


“看来我以后在你面前没有一点秘密了。”米佳有些打趣的说道。


“我可以假装不知道。”即使是开玩笑,成越也能说得如此一本正经。


米佳莞尔,看了眼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凌晨2点20分,确实是大半夜,欲结束对话,说道:“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成越也没再多说什么,只说道,“嗯,你也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窗外,外面安静的听不到一点声音,她想她今晚又睡不着了,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被那梦惊醒后睁着眼睛到天亮了。


5


用厚厚的粉底遮住昨晚那一夜没睡好出现的黑眼圈,再提着包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外婆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问道:“昨晚又没睡好?”


米佳笑笑,只说道:“我高兴啊,终于有人肯要我了。”


外婆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却没再多说什么,只让她吃过早餐再出门。


米佳依旧上班,但是不会在下班之后赶着去相亲,办公室里的林艳似乎发现了这个情况,隔着桌子问米佳说道:“米佳,最近怎么看你不相亲了?”


米佳淡笑,点头说道:“嗯,不相了。”


“怎么,被那些相亲的极品给吓回来了?”在林艳的概念里,如果已经沦落到只能靠相亲才能来找对象的地步,那么说明这个男人或者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不是生理问题就是心理问题,因为没有问题的根本不会选择相亲这么老套的方式,只有天生交际圈子窄,长相太抱歉,资金太紧张,身体有缺陷的人才会无路可选被迫选择。


当然当初关于米佳说要相亲找对象的时候她是大跌了眼镜,毕竟以她跟米佳两三年同事下来,米佳并不在她假定的这些范围之内。


米佳没抬头,只是伸手将桌上的文件拿过,继续做着自己手上那未完成的企划案,对了,忘了说的是米佳所在的部门正是企划部。


“对啊米佳,你该不会真的遇上什么极品男人了吧?”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也好奇的问道。


米佳没抬头,手上翻看文件的动作没有停,只说道:“还真的遇到过极品的。”


“说说说说,怎么个极品法?”林艳很显然对于这个非常感兴趣,她虽然讨厌相亲这一套,但是倒是对他们相亲遇上的极品很有八卦的兴趣。


将文件放下,看着对面林艳一脸好奇的样子,笑着说道:“我遇到过一个相亲只给我点了一杯奶茶,最后结账要走的时候甚至把我没喝完的奶茶直接一口喝了的人,够极品吧。”米佳只当在说一个笑话,一脸轻松。


林艳浑身打了个颤抖,一脸厌恶的说道:“咦,好恶心,真的有这样的男人吗?”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男人,太恶心了!


米佳耸耸肩,不再发表更多。


“米佳,那你就是被他给吓回来不敢再相亲的么?”坐在张姐身后的宗哥好奇的问道。


米佳转过椅子,朝他说道:“不是,是因为我已经相到合适的人了。”


“顾总吗?”


不知道是谁问的,整个办公室里突然一下安静了下来。


沉默了几秒,米佳回过神来,淡笑的看着大家说道:“不是,他是一位军人。”


整个办公室安静的似乎只剩下大家的呼吸声,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米佳。


米佳也没再开口,只是笑笑,将头转过去,继续手中那份没有完成的企划案。


门口顾向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着办公室内那个低头专注看着文件的女人,手中原本拿着的文件被紧紧握着,有些痛楚的闭了闭眼睛,最终开口说道:“米佳,你过来一下。”


闻言,大家全朝门口看去,这才注意到那站在门口的顾向东,不知道谁紧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安静的办公室里听得真真切切。


米佳站起身来,转过头看到门口站着的顾向东的时候也稍有意外,但是意外过后便是坦然,只点头应道:“好的。”放下手中的文件就朝他过去。


顾向东转过身直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顾向东背对着米佳站在那大落地窗前,手背在身后。


“顾总,你找我有什么事?”米佳站在他身后。


顾向东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她那表情看上去有些受伤,开口问道:“米佳,你宁愿嫁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也不愿意接受我吗?”


米佳看着他,并不因为他那受伤的表情和痛苦的语气而动容,只平静的说道:“顾总,我以为你叫我进来是因为公事。”


“不要转开话题,回答我!”顾向东上前,伸手紧紧的抓住米佳的肩膀,摇晃着,“我认识你10年,告诉我我到底输在哪里,为什么你宁愿选择一个认识只有几天的人结婚也不愿意接受的我感情?!”顾向东的情绪有些激动,抓着米佳的力道也有些重,捏得有些生疼。


肩膀上传来的疼痛让米佳不禁皱了皱眉,看着他说道:“我不要有感情的婚姻。”就是因为知道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感情,所以即使再找不到人,她也不可能去考虑跟他结婚,因为她不想以后真的出什么事两人连朋友都不能做。


“呵呵……呵呵……”顾向东看着她突然笑出声来,“就因为我对你有感情,就因为我喜欢你,爱了你10年?!”


米佳撇过头去,不去看他,她一直当他是朋友,是兄长。


放开她,顾向东有些心痛的说道,“米佳,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成为你父母那样,不是所有的爱情到了最后都会成为那样的悲剧,你为什么就不能勇敢一点去尝试?你现在这样根本就是把自己的幸福当作儿戏!”


米佳摇摇头,“婚姻,只要不动心,便不会受伤害,就算他未来真的受不住诱惑出gui背弃家庭,那我也只需要转身离开,不用留恋。”这是她坚持不要感情的原因,因为做了最坏的打算,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就像那首歌里唱得一样,只要有爱就有痛,那没有的话便没有痛,离开就能潇洒的转身。


“我说我能保证我一辈子都不出gui,一辈子跟你真心相待,你就真的不能再考虑我吗?”顾向东看着她,算是做最后的争取。


米佳摇摇头,只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学长。”


顾向东苦笑,放开她,转过身去重新看着窗外,好一会儿才轻声叹道:“你出去吧。”


米佳没再说话,点点头,转身退出办公室。


    / 未完待续 /    

顾向东会就这么放弃吗?米佳到底会选择一个怎样的人呢?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