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免费)如果你已遗忘

杀神叶欢 2019-09-20 10:43:10

微信公众号搜索 【uckkmm】,回复【如果你已遗忘】即可阅读,签到送书币,可免费阅读收费章节。书名【如果你已遗忘】 书号155。如果你已遗忘小说阅读,小说如果你已遗忘全文。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如果你已遗忘章节试读。

   第三章 浅浅淡淡仍纠结    

《如果你已遗忘》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kmm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 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155精品推荐小说如果你已遗忘子清走后,我简单收拾了下自己随身的东西,准备离开。经历了昨晚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再去面对那个男人。可是准备出门才发现他没给我留钥匙。而门被他从外面反锁了,我出不去。


  我懊恼地在家待了一天,和子清认识后的每一个细节都在我脑子里过了一遍,从面试时的随口问答,到他披着一身阳光帮我找到栖身之所,到他颓然在灯光下落寞抽烟,我对他是感激?是冲动?是爱慕?似乎都有点,似乎都不是。

  我抱着膝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下午无聊,子清的屋子又凌乱不堪,我实在看着扎眼,便动手收拾起来。

  将散落的衣服、报纸、杂志收拾好,把茶几书柜都擦得干干净净,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我颇有成就感。将自己的东西放在门口,准备等子清回来告别便离去。

  傍晚子清回来了,带回两块小蛋糕,夕阳洒落在屋里,在干净的地板上反射出熠熠的光芒让他一怔,目光有几分欣喜,转而看到门口我收拾好的东西,表情些微有些受伤,语气低沉:“今天是我的生日,陪陪我。”

  我一愣,这个理由我无法拒绝。便顺从地坐下来,他去厨房煮了两碗面出来,一边吃一边聊,他告诉我今天是他32岁生日。去年他的女朋友在他生日前一天嫁给了别人。所以昨天他心情很忧伤。

  他的话让我心里有丝酸涩,他是因为忧伤,那我算什么呢?一时沉默。片刻,觉得气氛有些压抑,我勉强笑笑:“谢谢你帮我,我到同学那住几天,但是行李还是要先寄放在你这里,我会尽快找房子搬走的。”

  我的话让他眸子一震,方才的忧郁神情散去,他有些自嘲地笑笑:“帮你,只是因为你应聘时的无助,让我想起了我当年毕业时的窘迫。并不是想借此勉强你什么。”

  我忙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昨晚本是你情我愿,我并没有想到那么龌龊。

  看他有些落寞的神色,我懊悔刚才说的话了,他也许是触景生情与我倾诉几句,我偏偏煞风景让他误会了我的意思。

  有些过意不去,我忙站起来,转移着话题:“今天好歹也是你的生日,我再帮你加两个菜。”说完快步走到了厨房。

  打开冰箱,我才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只顾着说大话,我忘了这是个男人的厨房,冰箱里空落落的,拿什么加菜。现在再出去买也来不及了,又使劲搜罗了一番,终于找到两个西红柿,洗干净切成瓣,加了两勺白糖撒上,端了出去。

  看着子清,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就找到这个,红莲羡雪舞。”

  子清的眼睛亮了一下,看着我微微一笑:“糖拌西红柿,你这个叫法我是头一次听。自己取的?”

  我点点头,那晚的面条,我忘记了是什么味道,只记得子清把一盘西红柿吃得一干二净。

  吃过饭后,他看看我道:“不用着急搬走。”转而声音很低沉道,“昨晚的事,我保证不再发生。”转而匆匆走进卧室,再没出来。

  我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一夜的忘情,在他和我之间,形成了一堵无形的墙,他的抱歉,我的后悔,被画在了墙的两端,无法逾越。不过他的坦言,让我终于还是没有急着搬走,一来没处可去,二来我的躲避,似乎欲盖弥彰,反而伤了他。

  过了两天,他告诉我可以准备复试了。我心情大好。离成功又近了一步。换了件清爽的浅粉色西服,准备去复试。

  复试是在一个下午,雨后初晴,心情也像被洗涤过一般满是希冀。在我复试的时候,有个人进来待了两分钟就走了,子清叫他冯总,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家在天津,偶尔会来北京看看业务。第一次见他,感觉一般,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大约四十岁左右。脸上棱角分明,比子清多了世故和坚毅,却没有子清的清秀。那时的我,茫然不知,这个叫冯子越的男人,将会在我的生命中出演什么样的角色。

  面试的当晚,子清就告诉我录取了,先跟着他做人力资源部门的文员。我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继而是巨大的喜悦,半年的失败,终于在今天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我找到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在子清家里借住着,我努力在公司附近找着房子。一星期后,我找到了房子,和两个女生合租,搬出了子清的家。回望那间我寄居了一周的房子,心中有种莫名的情愫。

  搬走的那天,子清帮我搬的东西,只是钥匙我要还他,他拒绝了:“留一把吧,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不知为什么,这句话这么多年我都忘不了,而且每次想起来都想哭。

  入职后,子清亲自带我,教会我很多东西。不得不说,子清在职场的驾驭能力还是很强的,对上执行力极快,很得冯总的赏识;而对下也很亲和,口碑很好。而且他在业务方面的能力是众人交口称赞的。在他的口传心授下,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日益进步。

  子清常会叫我和其他同事一起吃饭,只是我总在躲闪,无法面对我们一起。毕竟我第一次就那么草率地和他一起,还是很怕他会心里瞧不起我。他的心思,我隐隐明了,可人有时很奇怪,有的过往,恰恰最亲密的动作疏远了两颗本可以靠近的心。

  但是办公室的其他人都看出他对我有意思,有一个和我相处得还不错的女孩叫小丽,总和我开玩笑:“子清是不是看上你了呀,看你的眼神好怪。”我也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如果你已遗忘》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kmm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55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第四章 初识子越意怯怯    

  过了不久,公司决定加大在北京的业务,北京的公司要扩招人员。子清安排我草拟一个初步的项目计划,他报到总部申请批复。我草拟了一个拿给他看,他指点着我改了好几次,直到傍晚,还是没有修改好。他让我先回去,他来帮我改。我以为也就剩点细枝末节的修改了,便先回家了。

  第二天早晨,看到子清挂着血丝的眼睛,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麻烦你了。”他摆摆手:“没什么。”直到中午吃饭,小丽凑过来和我聊天:“咱们人力资源部是不是也该增加点人手了?听说莫总昨晚加班搞了个通宵。”

  我的心“通”的一下跳了起来,他的加班,是因为我啊。一丝感激涌了上来。吃过饭,轻轻敲了敲子清办公室的门准备向他道声谢谢,门是虚掩的,我推开,看到他正靠在椅背上睡着。忽然心里五味杂陈,这个男人,一直用他的方式,默默地关心着我,帮助着我。

  我退了出去,却不禁动容。之后对他的约请吃饭,不再拒绝。渐渐地,我和子清开始一起吃饭,看电影,逛商场买东西。那种温暖的美好,是我记忆里淡淡的沉香。

  我入职已经半年,公司在北京的业务已然加大,又招了很多人,那阵子特别忙。主抓华北地区的子越会时不时地来公司看下情况,他有一间自己的豪华办公室。基本上一周会来一次。而那时我们需要他签字审核的文件也特别多。通常都是我拿进去。他不喜欢笑,整天眉头紧锁,我有点怕他,一般都是简短地介绍完要签字的内容,他刷刷一挥笔,我就出去了。

  直到有一天,圣诞前夕,我在网上订了个小礼物送子清,那天正好到货了,我就拆开看看顺手装到了包里。

  下午给子越送文件签字,那几天有点伤风着凉,没忍住打了个喷嚏。看他微微皱眉,我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心里却在嘀咕,太没同情心了,又不是谈判,打个喷嚏还皱眉。

  晚上加班到7点多,在电梯里正好遇到子越,巧的是我和他同时说:“才下班啊。”然后我吐吐舌头笑了,顺带又打了个喷嚏。他皱皱眉,电梯到了,我正准备说再见,他忽然说:“在门口等我,我去开车送你。”我刚要推辞“不用了”,他已经快步走了。

  坐上他的车,觉得很紧张,刚工作总想给领导留个好印象,却适得其反,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除了上车问了我住在哪以外,一路上一言不发。直到快到我家了,我才憋出一句客套话:“冯总的车开得好稳啊。”话没说完,一个不显著的减速带就把我使劲颠了一下,我的脸又红了,真想打自己的嘴。好在他什么也没说。

  他把我送到小区门口,也没有下车的意思,只看着我淡淡地说了句:“当心感冒。”我一紧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客套地道了谢,忽然想起包里有准备送给子清的圣诞礼物,是个钥匙链,便拿出来,放到车前面:“快到圣诞了,送您个小礼物,别嫌弃。”说完逃一般下了车。

  之所以跑那么快,是觉得人家一个大老总,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我这只有二十几块的小钥匙链估计也瞧不上,万一说不要,多没面子。可是我这人有个毛病,特别不愿意亏欠别人的人情,比如有人请我吃饭了,我一定会回请或送个小礼物。所以当时就那么冲动地做了。后来想想,可真幼稚啊。

  再之后去找他签字,他的面色似乎就好看些,不会总板着脸,偶尔也会随口问问:“在哪儿吃午饭?”或“节假日出去玩了吗?”之类家常聊天。不过在他脸上还是很难找到笑容的。

  而且他的脾气很差,有一次我敲门进去,他正在打电话,声音特别大,似乎正在上火,猛地把电话挂了,顺手拿起手边的杯子使劲往桌上一磕,杯子碎了,手被拉了道口子,我慌忙跑出去,幸好办公室常备紧急药物,拿个创可贴进来。也不敢说话,只放到桌子上,像蚊子哼哼似的说完签字内容,等他大笔一挥,我就溜走。不过上午在茶水间,看他手上包了创可贴,我想笑又不敢笑,假装无视。

  元旦后快年会了,有天去找子越签字,他忽然问我:“你觉得我老吗?”我一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他笑笑:“我女儿送了我张新年贺卡,抬头居然是致我家最可爱的老头子,现在的孩子。”说完摸着下巴笑了。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笑,一个男人,再严厉,说起自己的女儿,也会是满脸春风,笑意盎然。

  我忽然就觉得眼眶有点湿湿的,想起了我自己的爸爸,对我也是那么疼爱,不禁笑了,认真地说了句:“您笑起来,很可爱,一点儿也不老。”可能我的话太幼稚了,他听完嘴角抽了抽,似乎想笑。我赶紧签完字溜了。

  出来我和对桌的小丽八卦:“冯总是个好爸爸吧,刚才说起他女儿一脸的笑。”小丽撇撇嘴:“谁知道,不过冯总可是出了名的花。”小丽压低声音:“听说他的情人特别多。”

  “不会吧。”我大吃一惊,那么严肃个人,背后居然也那样荒唐。

  “别怕别怕,据说冯总只对少妇感兴趣,你不用怕。”小丽拍拍我的肩。我吐吐舌头,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如果你已遗忘》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kmm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55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第五章 抛尽烦扰终携手    

  年会到了,公司租了个度假村去办。领导(也就是冯总,大老总没来)致辞,讲了公司的大好前景,让我们一群小职员也跟着斗志昂扬起来,子越很有口才,他轻易不说话,但说起话来掷地有声,而且没有口音,简单扼要。台下掌声雷动,我却有点儿紧张。因为待会表演节目还有我们办公室一个小合唱。好在合唱平淡无奇,没出啥岔子。


  晚上自由活动了,有去打保龄的,有去K歌的,还有去泡温泉按摩的。我喜欢唱歌,就和小丽、子清一起去了KTV包间。她们唱了几首后,就叫我唱,其实我唱得还不错的,就是我胆子比较小,支吾着不唱,正好屏幕出来个《相思风雨中》,不知谁点的,我就借口说没人合唱就想转麦,这时子清说:“我和你唱。”

  我一愣。他已经合着音乐开始唱了。第一次听他的歌,他的声音像他的人一样,声线清晰明亮,又很动情。唱得很专业,看着灯光下清秀帅气的他,我的心跳得好快。还微微扯得有些疼。

  一曲终了,大家都鼓起掌,小丽大叫:“小薇,你还有这手啊。”我才反应过来她们的鼓掌也是因为我。我的声音本来也不错,再加上动情,应该也很好。子清看我时,眼睛亮亮的。

  一转身,子越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居然也在鼓掌。我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接着又有好几个男生和我合唱,最后连子越都要和我合唱,记得是首老掉牙的《心雨》,可我依然唱得很动情,唱完之后,我没有去看子越的表情,却看到子清定定的目光,心里便是慌张扑腾着。

  唱完歌,已经到了夜里十点多。外面飘起了雪花。我一时兴起,自己出去在雪里走着。度假村里很静,一排排的路灯下,雪花飞舞,满眼晶莹都化作尘埃。我独自走着,忽然背后传来脚步声,一扭头,子清正匆匆地向我走来。我顿住步子,笑看他在我面前停住。

  他微微笑着:“听小丽说你在赏雪呢,怎么样?”

  我伸出手,一片雪花飘然落到掌心,我笑道:“老家的雪很少,通常没到地上就化了,只落了满地的泥,像这样踩着雪走的日子,几乎没有呢。”

  子清忽然把我的手握住,看向我的眸子有几分灼热:“如果你喜欢,可以和我回我的老家,漫天飞雪,让你看个够。”子清是个安静内敛的人,像今晚这般灼热的神色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低下头,手却没有挣脱,只任他握着。

  他一把把我揽进怀里,在我耳边柔声呢喃着:“小薇,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唇已滑落至我的脸颊。

  我喜欢他吗?刚才唱歌时的深情对视,我听到了自己的心怦然的声音,也许我们有个荒唐的开始,但我们都没有荒唐的放弃。为着那份荒唐,我和子清,已经兜兜转转了太久,却仍笨拙而执着地开始了内心那份爱慕。

  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我轻轻点了点头,雪花在路灯下旋着轻盈的舞步,我听到了自己的心随着雪花轻舞的曼妙。

  经过那晚,我和子清正式成为了男女朋友,小丽戏称我们是登对的金童玉女。我也一度幸福地以为和子清应该会有好的结果。由于我的房子租期还没到,我打算再住三个月。子清就每天接送我,我给他带个爱心便当,晚饭后也会一起在街边压马路,周末也会去逛街淘东西。

  子清的性格淡淡的,却很温和,很细心。我有时执拗地问他为什么会和我发展那么快,他只会认真地和我说,他相信一见钟情。这么炽烈的词从那么淡然的他嘴里说出,总有些不相称的味道,却让我陶醉不已。我喜欢问,他便总是那么答。

  那段日子,想想可能是我这辈子最轻松快乐的时光。

《如果你已遗忘》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kkmm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55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