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肯舌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女人一定要知道!

佛家法语 2018-09-13 16:11:36

“哎哟,轻点儿,不对,往下一点儿……”

大塘村村东头的一间卫生所里,一个娇嗔且诱人的声音悠然响起,给这炎炎的夏日增添了一份躁动。

“莲花嫂,你别乱动,你这一乱动我可就更不好找位置了。”吴大宝看着躺在卫生所病床上的婆娘心里一阵怒骂。

此刻,一个三十岁模样,身穿一套红色包臀套裙的女子正一脸痛苦且享受的喊着。

不过相较于女人的呼喊,吴大宝心里更是躁乱不安,这女人连衣包臀裙的拉链一直给拉到最底下,白花花的香背呈现在她的面前,而女人也因为刚才的挣扎,包臀裙哪里还能够包的住她丰满的屁股蛋子,黑漆漆的小裤半遮半掩的跟随着她的动作时而呈现在吴大宝的眼前……

吴大宝是大塘村唯一的村医,以往跟着老爷子学了一些中医医术,老爷子走了,他便继承了这个卫生所,日子过的还算艰苦。

这年头,女人都挺势利的,吴大宝这样的孤儿根本不受乡里姑娘的欢迎,以至于这都快二十了,也没有个对象。

此刻被莲花嫂这般折腾,他身体早就已经滚烫,有了异常的反应了。

不过还好,刘莲花此刻是趴着的,所以也看不到吴大宝的丑态。

听到吴大宝的话,刘莲花咯咯一笑,汗水将额前的秀发打湿,显得更加迷人,“大宝,你说你按的这么舒服,以后若是谁做了你的媳妇儿,那该多舒服啊。”

吴大宝一听,苦笑不已,“莲花嫂,你就打趣我吧,谁能看的上我这样的穷小子啊。”

刘莲花一听,眼珠子一闪,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仿佛想到了什么让她激动兴奋的事情,猛地转过身子,翻过身来,吓了吴大宝一跳。

“啊!”

刚转过身,刘莲花杏眼之中便露出不可置信之色,惊诧的捂住了小嘴儿。而她的视线则是盯在了吴大宝出现异常反应的位置……

“这……这……”

刘莲花愣了好半晌,这才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猩红的小香舌舔了舔红唇,“大宝,你这……你这里怎么这么大?”

一听到这话,吴大宝老脸羞的通红,他没有想到刘莲花居然会这般转过身来,这让他有些尴尬不已。

“莲花嫂,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控制不住……”

当着一个女人的面露出这种丑态,吴大宝有一种难言的尴尬。想要解释,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解释不通。

他靠着为村里的村民治病挣点儿钱,刘莲花若是将今天的事情给说出去,恐怕村里以后就没人来找自己看病了。

毕竟谁也不愿意找一个无耻之人看病啊,那样一来,就等于断了生计啊!

“咯咯,傻小子,还不好意思啦?”

出乎吴大宝的意料,刘莲花居然没有生气,反而面色酡红,眼含春水地看向了自己。这让吴大宝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大宝,你觉得嫂子怎么样?”刘莲花见吴大宝含羞,这更让她激动不已,人家都说这种少年纯男子最是能够滋补女性了,比那些什么化妆品来的还要好很多。

刘莲花的男人是村里的干部,这些年她男人借着手里的权利不知道糟践了多少娘们,不过却也将自己的身子给整垮了,就算是例行公事交个公粮,那也是分分钟完事儿,每次都搞的刘莲花火急火燎的……

她这腰酸的病根子差不离也就是阴火太旺而导致,这才来找吴大宝给按按,却不曾想吴大宝这个小伙子居然还会是一个纯男子。

吴大宝不知道刘莲花是啥意思,支支吾吾地说道:“莲花嫂子你当然是好人了。”

“呸呸呸,人家是问你嫂子我长的怎么样。”莲花嫂子媚眼如丝地看着吴大宝,那眼神直勾勾的,看的吴大宝心头直跳,他以前就听说过刘莲花这娘们骚的紧,以往他都不关心这事儿,却不曾想刘莲花今个找到自己了。

不过说实话,吴大宝还是有些心动的,这刘莲花虽然是农村娘们,但是常年不下地干农活,再加上平日里条件不错,保养得非常好,那皮肤白嫩的能掐出水来,而且三十岁的她还没有生过孩子,胸脯更是丰满的要命,此刻她没有任何顾忌,胸口白花花的一片,中间是一片沟壑,看的吴大宝一阵邪火蹭蹭蹭的往上串……

“嫂子,你很美,咱们村也没有几个女人有你好看的了。”吴大宝低着头,不敢对视刘莲花。

可吴大宝越是这般表现,三十如狼的刘莲花心中就越发的想要将吴大宝给吃了!

“咯咯,那嫂子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啊?”刘莲花说着,滑嫩的小手便朝着吴大宝的手抓去,吴大宝猛然一愣,想要挣脱开来,可是却发现自己鬼使神差的也没有那种反抗的想法。

你爷爷的,反正给谁都是给,还不如跟莲花嫂子这样的娘们好一次呢!

一瞧见吴大宝没有任何的反抗,刘莲花妩媚的杏眼之中满是欣喜和期待之色,她已经好久都没有被福泽过了,若是能够被吴大宝这样强壮且还是纯男子的小伙子给这么狠狠地来一次,那么还不得舒坦到死啊?

一想到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刘莲花猛然发现身下一热,一股湿气将黑色的小裤打湿……

“大宝,想……想摸嫂子这里么?”刘莲花刚才泄了一次,此刻说话都有些费劲,但是那模样看上去却诱人非常。

看着刘莲花风情万种的模样,吴大宝只觉得连嗓子眼都快要冒火了,看着刘莲花白花花的胸口,他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手也朝着刘莲花胸口探去……

顿时,一股充满弹性且柔软的手感传来,吴大宝忍不住心中欣喜,原来这就是娘们的胸口啊,可真好摸啊!

“哎哟……轻点儿……”

正当吴大宝回味着的时候,刘莲花忍不住娇哼一声,有些嗔怪地看向吴大宝,“小坏蛋,轻点儿,咱们女人这里娇嫩着呢,哪里经得住你这般折腾啊!”

吴大宝见弄痛了刘莲花,赶忙抽回手,一个劲儿的道歉。

瞧见吴大宝低头道歉的模样,刘莲花吃吃一笑,媚眼闪烁着一丝春意,说道:“大宝,想摸摸下面么?”

“啥?”吴大宝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双眼看着一脸媚态的刘莲花,“可……可以么?真的可以么?”

对于从小就在农村的吴大宝来说,女人就仿佛是一个新大陆一般,对女人的身体吴大宝心中也是极度好奇和渴望的,他想要好好的研究一下女人。

“当然可以!”刘莲花吃吃一笑,媚眼如丝地说道:“不过你可要轻点儿才行哦。”

说完,刘莲花缓缓地闭上了眸子,一想到等下这个年轻俊朗的小伙子将要触碰自己最为敏感的地方,她忍不住再次激动的丢了身子……

吴大宝咽了咽口水,手轻轻地朝着刘莲花的身下探去……

“哦……”

刚一触碰过去,刘莲花便忍不住发出一声悠长的呐喊,她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特别是想到等下吴大宝用那将短裤顶的老高的大货子倒腾自己,她便更加的激动,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吴大宝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动作了,刘莲花有些不扫兴的皱了皱眉,睁开眸子,问道:“大宝,你干啥?继续呀。”

吴大宝一脸为难地看着刘莲花,支支吾吾地说道:“嫂子,你,你尿了……”

吴大宝刚才碰到了刘莲花的小裤,立刻发现下面湿漉漉的一片,他便再也没有继续下手,心中暗骂,你爷爷的,这婆娘太不讲究了,居然让小爷我摸她的尿,真晦气!

刘莲花愣了好一会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骂道:“你这个憨小子,那,那不是尿!”

一想到自己居然被吴大宝怀疑是尿,刘莲花心中羞涩不已,饶是她已经经过人事了,可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是尿那是啥?”吴大宝皱着眉头,他虽然是学医的,但是老爷子以前教他的都是中医,对于女子方面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的传授,这也是他在刘莲花面前闹出笑话的原因。

瞧见吴大宝刨根问底,刘莲花知道吴大宝是真不知道,眼珠子一转,咯咯一笑,“嫂子我这是女人快乐的水儿。傻小子,这可不是尿呢,以后可千万别整叉了。”

“快乐的水?”吴大宝一听,似乎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说道:“嫂子,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要啊?”

听到吴大宝的话,刘莲花娇嗔一声小坏蛋,又翻过身子,趴在了病床上,随后,她撅起了屁股蛋子,使劲儿的扭动着腰肢,扭头看向正看得入神的吴大宝,媚笑一声,说道:“小坏蛋,还愣住干啥呀?快来呀!”

瞧见刘莲花这幅骚模样,吴大宝咽了咽口水,暗骂一声,“你爷爷的,让你骚,等下小爷我非搞的你哭爹喊娘!”

可是很快吴大宝又犹豫了,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接受过这种知识,也没有接触过网络,对于男女之事是一片空白,此刻有刘莲花这么一个娇滴滴的骚婆娘摆在他面前,却无从下手!!

“小坏蛋,你还等什么呀?非要姐姐扶着你进来么?”刘莲花嗔怪地白了吴大宝一眼。

吴大宝摸了摸鼻子,一阵尴尬,对于男女之事一点儿都不懂,他觉得很丢人,可是想要倒腾刘莲花的话,还是需要刘莲花这位“人生导师”来引导才行。

反正总要有第一次,吴大宝索性不要脸的豁出去了,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不远处有一个略带焦急喊声,“大宝,你在不在家啊?”

一听这话,不仅是吴大宝,趴在那边和母狗一般的刘莲花更是瞎的面色苍白,哪里还有刚才的媚态模样,一咕噜爬了起来,整理好衣服,坐直了身子,假装在找吴大宝看病。

吴大宝还好,早就因为这一声着急的呼喊声而将刚才的情绪给打断了。

“大宝,等下你就说嫂子来找你看病的,还有,晚上你要是没事儿来嫂子家,咱两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事儿!”刘莲花虽然被那急促的喊声给吓到了,但是却还是没有忘记想要和吴大宝完成好事儿……

听到这话,吴大宝一愣,一脸为难地说道:“嫂子,那玩意儿小军哥回来了咋整啊?”

“嗨,你别怕,他啊,每天晚上都出去喝酒,不到夜里回不了家。”一提到自己家男人,刘莲花脸上便露出反感之色。

吴大宝食髓知味,这还没有真正的干点儿啥就已经这么让人激动了,这要是真的倒腾起来的话,那还不得让人舒坦死啊?

想到这里,吴大宝便点了点头,“好,嫂子,晚上我抽空去你家找你去!”

得到吴大宝肯定的回答,刘莲花满意一笑,拿起自己的钱包,掏出一张红色的百元大钞给了吴大宝。

给完钱便要走,可是却被吴大宝给喊住了,“嫂子,找你钱。”

刘莲花咯咯一笑,看向吴大宝,“傻小子,咱两还找啥钱啊?晚上你把嫂子给喂好了,姐再给你一百。”

说完,不再逗留,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手中的一百元钞票,吴大宝忍不住暗骂不止,你爷爷的,那张小军不知道在村里得了多少好处,她媳妇居然连一百块钱都不在乎,真是日了狗!

平日里那张小军就经常找吴大宝的麻烦,更是扬言要将卫生所重新搞一下,找镇里的大夫来帮忙坐诊。

此刻这刘莲花对于一百块钱这么不在乎,吴大宝心中暗恨不已,“张小军,你平日里对不住老子,今个晚上老子就在你婆娘身上发泄发泄找回个场子!”

刚在心里想了没有多久,卫生所便进来一个风尘仆仆的女人,女人二十四五岁的年级,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精致的脸上皮肤不算白皙,但是看上去有着健康的小麦色,此刻她一双美丽的眸子中满是惊惧之色,见到吴大宝之后便“哇”地一声抱着吴大宝哭了出来。

“叶梅姐,你这是咋的啦?”忽然被这么一个女人给抱住,而且这个女人见到自己便哭了起来,这让吴大宝有些手足无措。

“呜呜……大宝,你救救我,我,我被蛇咬了……”

“啥?”吴大宝一听,坏事儿了,赶忙推开女人,紧张地打量起女人,“赶紧的,叶梅姐,我先帮你把毒给吸出来,这事儿不能耽搁了!”

叶梅一听吴大宝的话,居然停止了呼声,而是紧紧地咬住了嘴唇,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娇羞和为难之色。

“叶梅姐,你还愣着干啥呢?快说,蛇咬到你哪里了?”吴大宝皱眉严肃的问道。

瞧见吴大宝如此严肃认真,叶梅犹豫了一下,“咬……咬到我屁……屁股上了……”

“……”



第3章 替叶梅姐吸蛇毒

这下轮到吴大宝为难了,你爷爷的,这蛇咬哪里不好,干啥非要咬这么敏感的地方啊?这太他娘的会挑地方了!

“大宝,这要咋整呀?我……我不想死……呜呜呜……”

叶梅见吴大宝不作声,又呜咽了起来。

瞧见叶梅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吴大宝咬了咬牙,说道:“叶梅姐,你放心,我一定救你,不过,不过你得先把裤子给脱掉。”

叶梅年纪轻轻便嫁到了大塘村,平日里开个小卖部维持生计,自己家的男人早些年就因为出了一场事故去世,不过这叶梅也是一个贞洁女子,以前有很多人来找她说亲,不过全都被叶梅给赶走了。

而且叶梅平日里对吴大宝和老爷子都挺照顾的,如今叶梅被蛇给咬了,吴大宝是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倒是叶梅这边,心中有苦难言,她年纪轻轻便守了寡,这些年都是一个人,这等风华的你年纪都没有个男人的耕溉,真真想要的时候也只会用黄瓜来解决,平日里虽然和一些男人七拉八扯的说一些荤话,可是却从未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此刻要让自己脱下小裤给一个男人看自己的身子,这让叶梅有些接受不了!

吴大宝见叶梅不吱声,也知道叶梅心中的顾忌,叹息一声,诚恳地说道:“叶梅姐,你放心,我大宝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么?而且咱们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耽搁不得啊!”

听到吴大宝的话,叶梅紧紧地握了握拳头,看向吴大宝,说:“大宝,姐知道你是好人!但是今天的事情希望你能给姐保密。”

这叶梅也是干脆利落的主,话才刚说完,便撩起裙子,将粉色条纹的小裤给拉下来一半,正好可以看到被蛇咬伤的地方。

吴大宝站在后头还可以看到她的屁沟子,这让吴大宝不由得呼吸急促了起来,这算是他第二次看到女人的下身了,虽然没有看到重要部位,可是这已经是更进一步了。

不过很快他便回过身来,看向那已经有些发紫的两个血洞,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凑上去吸了起来。

“嗯……”地一声轻吟从叶梅的琼鼻之中哼出声来。

叶梅虽然已是人妇,但是刚刚尝到男女甜头的她便已经失去了丈夫,这几年完全都是一个人。此刻被一个男人亲吻吮吸自己的身子,她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心中的那种欲念,一想到吴大宝掏出大货子从后头倒腾自己,她便忍不住身子一僵,一股子暖意喷薄而出……

吴大宝却并没有发现叶梅的异常,他拼命地吸着毒血,然后吐出毒血,一直持续了七八次,叶梅则是浑身发软地趴在了病床上,任由吴大宝施为。

吸完血之后,吴大宝看了一下伤口,此刻没有任何的其他心思,说道:“姐,你再等我会儿,我弄点草药给你敷一下。”

说完,吴大宝找了几片药草,放在口中咀嚼了好一会儿,这才吐到手中,将药汁均匀的涂抹在了叶梅白皙的皮肤上。

“好啦,姐,可以了。”做完这些,吴大宝也算是松了口气,“你这应该是赤链蛇咬的,还好不是其他毒性强的蛇,否则你从地里跑到我这边就没办法救治了。”

听到吴大宝这么说,刚才丢了一次的叶梅才缓过神来,也是心有余悸,她没有想到下地干活,忍不住小解会被毒蛇咬到。

“大宝,谢谢你救了我!”叶梅此刻脸上满是潮红之色,看着吴大宝嘴角的血渍和药汁的痕迹,心中满是感激,而随后则是深深地自责感。

叶梅啊叶梅,你怎么能够这么不要脸呢?大宝他舍身给你吸毒血,你居然还能够有那种不要脸的想法!

“姐,不用客气,你现在没事儿了,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回头我再去给你换药。”吴大宝面色有些发白,让叶梅离开,叶梅见吴大宝状态不是很好,想要留下来,可是却硬是被吴大宝给推出了家门。

等到叶梅离开之后,吴大宝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冲过去将房门给关上,冲到里屋拿出一个木头匣子。

看着这个木头匣子,吴大宝眼中满是犹豫之色,这个匣子里有老爷子说过的一个可以救命的东西。

叶梅其实并不是被赤链蛇所咬,而是被一种毒性很强的土蛇所咬,为了不让叶梅担心,他才随便编造了一个。

准确来说,直接吸毒血是不对的,必须要经过一些处理之后才可以吸出来,不过刚才吴大宝发现叶梅的毒性已经有些深了,只能出此下策!

打开木匣子,吴大宝发现里面是一枚弹球大小的巧克力色的丸子,下面还有一本旧的发黄的黄皮书,封面上赫然有《欢喜秘典》这四个字!

不过吴大宝此刻也懒得想那么多,先是直接将那个丸子给吞了下去。

随后,他才打开那本书。

打开之后,吴大宝仿佛觉得自己是在看修真小说一样,吴大宝从小记忆力超凡,他很快便将书中的内容给背了下来,读完之后,吴大宝发现,这本书他娘的居然说想要提升实力的话就必须要不断的和女人交合!

而且还是必须要与异性交合,因为普通人的身体是没有办法承受的住那枚天乾丹的所有药效的,如果不将药效分散出去的话,服丹者的身体将会撑不住药效自爆而亡……

吴大宝此刻顿时是哭笑不得,他没有想到老爷子留给自己的东西居然这么污秽不堪!

“老头子,你这是坑孙子啊!”吴大宝苦着脸说道:“你从小就不让我跟异性有太多的接触,现在你让我去找婆娘做那事儿,这……这特么不是要我的老命嘛!”

本以为自己可以解决毒血的问题,却不曾想现在遇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丹药药效问题!当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

惆怅了好久,吴大宝忽然眼珠子一闪,闪过一抹希翼的神采,“对啊,莲花嫂子不是喊我晚上去她家么?!这……这不就是现成的女人了吗?”

一想到这里,吴大宝之前的忧愁全部消失不见,转而是一种深深地期待。

他很想知道,男女之间搞那破事儿到底是咋个舒坦的感觉……



第4章 这样的病你能治不

晚上,吴大宝洗过澡,准备先去村里转转。

刘莲花虽然说她男人不在家,但是这种事情谁也不敢保证,万一张小军在家,那可就真的完犊子了。保险起见,吴大宝还是先去转转,确定下是否安全。

不知道是不是天乾丹开始发挥效力了,吴大宝吃过晚饭之后便发现自己的丹田处总是有种火热躁动的感觉。

走着走着,吴大宝便来到了叶梅家的小卖部。

“大宝,来买东西啊?”

叶梅一见吴大宝便高兴的打着招呼。

“不是,叶梅姐,我是来问问你现在身体有没有什么异样。”吴大宝笑呵呵地看着叶梅,看着笑盈盈的叶梅心中很是感慨,还好自己之前豁出去把她给救了,否则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婆娘可就得香消玉殒咯。

听到吴天这么说,叶梅俏脸忽然一红,有些嗔怪地白了吴大宝一眼,顿时媚意丛生,让小卖部边的其他人都忍不住嘿嘿怪笑了起来。

“叶梅,瞧你这模样,该不会是对大宝这小子有兴趣了吧?嘿嘿,你要是真想男人了,哥哥我来好好的疼疼你啊。他吴大宝一个瓜蛋子哪里知道怎么疼女人啊!”

说话的是村里的二流子周大兵,这家伙平日里好吃懒做,没事儿还想要找别人家小媳妇的麻烦。尽干些扒灰的事儿。此刻他正咧着满嘴的大黄牙,一双三角眼正朝着叶梅的胸口打量着,很是猥琐。

听到这话,叶梅脸上笑意不减,咯咯笑道:“周大兵,我看你就算啦,就你那两下子恐怕连你自家媳妇儿都满足不了,你还想找老娘的茬?再者说了,大宝是瓜蛋子又咋啦,至少鲜嫩有劲儿倒腾起来好使啊。”

吴大宝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一阵尴尬,不过一想到叶梅姐这火辣至极的话,再想到今天下午在卫生所里拔下叶梅粉色条纹小裤下面那白花花丰满诱人的屁股蛋子,他只感觉丹田之处的那一阵火气仿佛立刻被引燃了一般,蹭蹭蹭的往上窜了起来。

若不是此刻这里人多,吴大宝险些没有忍住要做出一些更加过分的事情来!

“叶梅姐,那啥,你没啥事儿记得明天来卫生所换药。”说完,吴大宝转身便走了。

“唉唉唉……”

瞧见吴大宝转身便走,叶梅脸上有些失落,最终将气撒在了周大兵的身上,“你买不买东西,不买就赶紧走,老娘要关门啦!”

刚才身体的冲动让吴大宝心有余悸,他没有想到那药效居然这么的可怕,此刻那一团火气还是在那边不断的燃烧着,此刻吴大宝才明白过来,这玩意儿若是真的不发泄一下的话,丹田恐怕真的会因为火气太旺而爆炸!

离开了小卖部,吴大宝急忙朝张小军家赶去,这张小军是村里的主任。在大塘村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平日里捞到的油水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远远地看着张小军家那高院墙,二层小洋楼,这样的房子和条件再整个大塘村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你爷爷的,也不知道干了多少扒灰的事儿才捞到了这么多油水!

吴大宝狠狠地朝不远处吐了口唾沫,迈步朝着张小军家走去……

此刻天已经擦黑影了,夏日的月光皎洁明亮,将大地染上了一层白霜。

刘莲花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纱织长裙,隐约间可以看到长裙后面那若隐若现的白皙皮肤,以及傲人的身材……

这个女人可以说是大塘村日子过的最为不错的一个女人了,不过很可惜,穷人有穷人的烦恼,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烦恼!

但是对于很多女人来说,她们的烦恼有很多时候是一致的——房事的和谐!

大塘村条件不好的汉子基本上都外出打工了,那些女人一年到头也就能过再过年的时候可以和男人好个十天半月的,其余时间大部分都等于是守着活寡。

有钱的男人要么就是偷腥,要么就是下面已经玩的不行了,他们的媳妇儿更惨,每次都是被撩的不上不下,难受的要命。

而刘莲花则是这一类典型的范例,张小军每次回来交公粮都是没几下子就完事儿,而她则只能在后半夜自己偷偷的用手来聊以自慰。

村里的那些人都传刘莲花是个口碑不好的偷人精,其实那些人哪里知道刘莲花的脾气呀。她确实是缺男人安慰,可是一般的男人她压根就瞧不上。

不说别的,如今的大塘村里的男人能入的了她眼的还真没有几个,若不是吴大宝长相清秀,而且今天白天的时候还发现他有那么一个大货子,并且还是纯男子的话,她恐怕也不至于做出那样放浪的事情出来。

不过说实话,女人的感情一旦宣泄了出去,那么就很难收回来了。

此刻再打水的刘莲花心里头想的全都是今天下午的事儿,特别是想到自己居然和一条母狗似的趴在吴大宝的身前扭动着屁股乞求着倒腾的模样,她恨不能现在钻到井里去。

可是一想之下,她忽然感觉身子一软,腿叉子处顿时喷出一股子热气,顺着她纤细的长腿缓缓地流了下来……

感情这娘们里面居然是真空的!

不远处的吴大宝并不知道刘莲花现在的身体情况,不过透过月光,他瞧见刘莲花紧紧地夹着双腿儿,双手紧紧地按着腿叉子处,一脸的痛苦,他脸色一变,赶忙从墙上跳了下来。

正自有些羞人的刘莲花听到动静吓了一跳,等到瞧见是吴大宝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急切的渴望。

“嫂子,你咋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吴大宝瞧见刘莲花如此模样,立刻关心的问了起来。

感情这瓜蛋子还以为刘莲花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刘莲花先是一愣,随即咯咯媚笑不止,再次瞧着这个可爱的小男人,紧紧地拉着吴大宝的手,凑到吴大宝的耳边,媚声说道:“是呢,嫂子确实不舒服,你能帮嫂子治治么?”

“行,嫂子,别的俺不敢说,治病的话俺肯定能成!”吴大宝拍着胸脯,以前他就深的老爷子的真传,如今看完了《欢喜秘典》之后,哪怕就是女性方面的疑难杂症他都有了一些心得了。

听完吴大宝的话,刘莲花忽然伸出猩红的小舌头在吴大宝的耳边一舔,“嫂子的身子有些空的慌,想要大宝你来给嫂子填满,这样的病i能治不?”



第5章 给你好好治治

听到刘莲花这么说,吴大宝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娘们到底想要给她治哪里啦!

他嘿嘿一笑,手猛地在刘莲花的屁股蛋子上狠狠地捏把了一下,被这么以捏,刘莲花立刻娇嗔一声,“哎哟喂,你这个小坏蛋,你这是想要把嫂子给捏爆呢?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咋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人呢?”

吴大宝嘿嘿一乐,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弹性,坏笑道:“嫂子,就你这样的骚婆娘还想要温柔啊?等下看弟弟我咋的倒腾你,让你舒服上天儿!”

现在的吴大宝也算是想清楚了,跟这些女人羞涩是没啥意思的,而且自己想要活这条小命儿,以后还不知道和多少婆娘整这事儿呢,与其羞哒哒的,还不如孟浪一点儿的好,反正只要自己能够制服这些婆娘不就成了么?

这般想着,吴大宝的手也毫不老实的再刘莲花丰满浑圆上滑动了起来。

此刻的刘莲花杏眼微闭,身子整个靠在吴大宝的怀里,脸上满是舒坦的模样,时而琼鼻之中还会哼出一声能够激发男人冲动的诱人音律出来……

眼看吴大宝的手想要触碰到更深的地方,刘莲花赶忙拦住了他的手,在吴大宝诧异的目光中,吃吃一笑,道:“别急,嫂子还没有洗呢,不干净。”

吴大宝一听,觉得也是,这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刘莲花。

很快,刘莲花便轻轻地将自己身上的白色纱织长裙给褪去,还别说,这娘们的身材那叫一个棒啊,小肚子上居然一点儿赘肉都没有,该大的地方也一点儿都不变形,看上去很是挺拔巍峨……

她那两瓣肥美的屁股蛋子在走动的时候特别的显眼,把吴大宝整个魂儿都给勾了过去,这娘们若是能把她压在墙上从后头倒腾一下,那该有多舒坦啊!

这般想着,吴大宝忽然脸色一变,他感觉到丹田处一阵躁动,这一次的躁动比之在叶梅姐那边的时候还要强烈许多,让吴大宝浑身都变得滚烫了起来!

“哎哟!你急啥……人家还没有洗……唔……”

“洗”字还没有说完,刘莲花便忍不住发出一声从骨子里传出来的舒坦的呐喊声……

小男人的动作虽然很是简单粗鲁,但是那一下直到灵魂的触碰和深入让她忍不住一个激灵,整个人都颤抖不已!

吴大宝此刻也很是吃惊,他从来没有想到人居然还可以有这么舒坦的感觉,这感觉比吃啥好吃的都带劲。

为了防止声音太大被别人发现,刘莲花银牙紧紧的压住了湿毛巾,可是琼鼻之中还是会忍不住时而发出一声声的闷哼声,因为这个小男人的货子实在是超乎她的想象,每一下都能过让她达到巅峰,那充实的感觉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体验过……

原来被填满的感觉如此的美妙!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刘莲花忽然娇呼一声,“啊……不行了,大宝,嫂子不行了,你快点儿停下来……”

听着刘莲花略带哭腔的哀求,吴大宝可停不下来,他还没有把肚子里的那股火气给发泄出来,哪里能就这么停止啊!

特别是想到张小军那家伙平日里对自己的欺辱,吴大宝火气更旺,也更加的卖力起来……

“好弟弟,求求你饶了……饶了嫂子吧……呜呜……”

刘莲花只觉得自己再被这么折腾下去,恐怕这条命都要交待在吴大宝的手上了,不过吴大宝见刘莲花确实是有些不太行的模样了,终于成全了刘莲花,狠狠地完成了所有的好事儿!

完事儿之后,两人瘫软在地上,刘莲花此刻的脸上含着泪痕,但是眼中却满是幸福和满足。

她的手指轻轻地在吴大宝的胸口划拉着圈,柔声说道:“你这个小坏蛋,以后若是少了你,嫂子可咋活呀?”

吴大宝嘿嘿一笑,在她的胸口捏吧了一下,“嫂子,这有啥啊,只要你想要,我就来满足你就是了。”

“真的?你不骗嫂子?不会觉得嫂子是一个不知道检点的女人而瞧不起嫂子么?”刘莲花忽然一本正经地看着吴大宝。

本来吴大宝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其实他心里是觉得刘莲花是一个不检点的娘们,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和自己好上了,可是此刻看她一脸哀怨的模样,再想到两人毕竟有过肌肤之亲,他这心不知道为啥又软了下来。

刘莲花似乎是看出了吴大宝的神情,苦笑一声,说道:“嫂子知道你心里想啥,一定觉得嫂子是个人尽可夫的娘们,对吧?”吴大宝想要说话,可是刘莲花却伸手打住了吴大宝的话,“你也不用解释,村里人都这么说,我也已经习惯了。其实谁又知道,我除了你和张小军之外,就再也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了呢?”

“啥?”吴大宝脸色一阵,一脸诧异地问道:“嫂子,你……你真的只和我们两……?”

后面的话吴大宝实在是不太好意思问出口,可是刘莲花却抿嘴一笑,说道:“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张小军那怂货同房啦,他要么就是在外面喝多了回来,要么就是和别的女人搞完了再回来。你可以说是嫂子这些年的第一个男人。”说着,刘莲花忽然娇媚一笑,那迷人的杏眼满是诱人风情,只听她说道:“你也是嫂子我最后一个男人,跟你好了以后,别的男人恐怕也没有办法让人家满足啦……”

说着,刘莲花仿佛少女一般,将螓首埋进吴大宝的怀里,感到受女人撒娇的模样,再想想之前刘莲花说的话,吴大宝此刻满是激动之色,他嘿嘿一笑,在刘莲花的身上摸弄了一番,“嫂子,我又想要啦!”

这话一出吓得刘莲花脸色一变,赶紧从吴大宝的身上跳了起来刚想要开口说话,忽然紧锁的院子铁门被敲响,同时有个略带醉意的声音响起来:“莲花,干啥呢?赶紧给我开门!”

吴大宝和刘莲花两人做贼心虚,赶紧的爬了起来,吴大宝咽了咽口水,问道:“嫂子,这咋办?”

虽然吴大宝心中恨透了张小军,但是现在若是被张小军抓住的话,这大塘村恐怕再无他容身之地啊!

怎么办?难不成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张小军?!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或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