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 长假余额告急,挑个你需要的故事开头读下去

南大青年 2018-11-07 17:37:20

跟你们讲个鬼故事,国庆假还剩明天一天了!


放假前

七天那么长(浮想联翩……)

我要去xx地方玩

玩过回来,先把文献看了,再把pre的PPT做了

然后我还可以背xx个单词,看xx本书咧!

假期是充电的最好时光【微笑】


放假中

躺尸的第一天:下大雨,不想动,睡觉……

躺尸的第二天:还在下雨,真讨厌,刷剧,看小说……

看人头的第三天:天晴了,出去玩!!怎么那么多人!

看人头的第四天:吃个饭前面还有100多桌{傻眼}

四处浪的第五天:票圈:杨洋好帅!湄公河好好看!爵迹...???

无所适从的第六天:怎么后天就上课了!?



别急

南小青悄悄告诉你

这些书一天就能看完

读完后还逼格满满


挑一个喜欢的开头读下去吧






在我年少稚嫩的时候,父亲便给我一个永远难忘的忠告,至今这个忠告还在我的耳畔不断萦绕。

“每当你想要对别人评头论足的时候,”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务必要记住,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你所具备的优越条件。”

——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搞不清楚。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令堂去世。明日葬礼。特致慰唁。”它说得不清楚。也许是昨天死的。

——加缪《局外人》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

——川端康成《雪国》




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陈忠实《白鹿原》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都想娶位太太,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简·奥斯汀《傲慢与偏见》



尼采常常与哲学家们纠缠一个神秘的“众劫回归”观:想想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吧,想想它们重演如昨,甚至重演本身无休无止地重演下去!这癫狂的幻念意味着什么?

——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




这是确定无疑的:苦扁桃的气息总勾起他对情场失意的结局的回忆。

——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由四川过湖南去, 靠东有一条官路。 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沈从文《边城》



我二十一岁时,正在云南插队。陈清扬当时二十六岁,就在我插队的地方当医生。我在山下十四队,她在山上十五队。有一天她从山上下来,和我讨论她不是破鞋的问题。那时我还不大认识她,只能说有一点知道。她要讨论的事是这祥的:虽然所有的人都说她是一个破鞋,但她以为自己不是的。因为破鞋偷汉,而她没有偷过汉。虽然她丈夫已经住了一年监狱,但她没有偷过汉。在此之前也未偷过汉。所以她简直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说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并不困难。我可以从逻辑上证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陈清扬是破鞋,即陈清扬偷汉,则起码有一个某人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陈清扬偷汉不能成立。但是我偏说,陈清扬就是破鞋,而且这一点毋庸置疑。

——王小波《黄金时代》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第七天是认真读书的一天【严肃脸】

肚子里没有墨水的南小青

也只能列出这十本了【手动再见】


朋友们快在留言区评论

告诉南小青那些打动你们的开头



「南大青年」

文| 马思捷 

图| 来自网络

美编| 程涵

责编| 秦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