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不是科幻小说,互联网也可能会超出人类进化

人工智能学家 2019-08-13 14:51:16

人工智能学家

《人工智能学家》闫盖


生物累计和复制信息,这才是生命和进化背后的真正驱动原理。


但是,人类已经发明了积累和再生信息的新方法,这就是数字信息,它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使用互联网的人数正在增加,通过物联网连接到互联网的设备也在增加。


数字信息可以完美地自我复制,每次下载或查看都可以增加复制的数量,也可以修改(突变),或跟其他信息结合产生新的信息包。数字信息也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来变现。这有些类似于生物特性。所以,我们也许可以像看待那些进化的生物一样来思考数字技术。


数字信息的复制其实不需要任何能源成本,并且速度又很快。如人工智能可以在国际象棋和游戏节目击败人类。更重要的是,数字信息的复制比我们快,在一些领域比我们做的更好,并且已经在负责一些对我们来说过于复杂,效率较低的活动。


就像《生态与进化》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的那样,对于生物学家来说,数字世界可能会比我们更具竞争力些。

信息增长


任何新型发展的事物,对地球上的生命来说,都可能会导致动荡。实际上,在生命的历史长河中,所有进化方面的重要过渡都是通过信息存储和传输方式的转变来完成的。


毫无疑问,数字革命已经在改变着信息存储和传输的方式了。


互联网当前的存储容量接近10的24次方个字节,并且正在以30%至40%的速度增长,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在生命诞生的37亿年来,生物中的DNA上的信息已达到约10的37次方个字节。一百年内,数字信息也将增长到这个级别。这在进化史是一眨眼就能完成的事儿。


赢家和输家


在每段进化的过渡时期,都会出现赢家和输家。我们需要想一下,数字化转型是否会对人类构成威胁。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确实也会有后见之明的优势。


我们知道,地球上每一次进化过渡都会导致旧信息载体被束缚。RNA是信息的原始载体。当DNA出现后,RNA就降级为把DNA的信息转达到细胞中的角色。


当复杂的细胞出现,原来的细胞就将退居二线,成为简单的细菌细胞。为了更好满足新型细胞的需求,这些细菌细胞就会成为发电机(线粒体)或太阳能电池板(叶绿体)。


下一个转变会出现多细胞生物体。这些细胞中的大多数并没有把它们的信息传给下一代,他们存在的意义只是服务于那些将信息传递下去的少量细胞。


从环境中获取相关信息的神经系统的发展,为动物提供了巨大便利。隔代通过语言和文化传递信息这一活动,在人类社会中达到了顶峰。


允许人类统治地球,也就引发了一个新的地质时代,“人类世”。


生物灭绝


进化历史的教训是显而易见的。信息存储和复制方式的转变,往往使现有的生物灭绝,也可能会导致寄生关系,情况最好时会出现共生关系和依存关系。


世界上的领导者已经对自主军用机器人接管世界的危险性提出了警告,这让人想起恐怖科幻小说《终结者》。


我们正在通过越来越多的设备连接到数字世界,直接连接到我们的大脑也很快可以实现。如果我们能够把大脑和互联网连接到一起,可能会提高感知和认知能力。


但是,也可能会失去对于什么是“我们”,什么是“真实”的掌控感(黑客帝国以来),或使自己向数字寄生虫发展。


随着人类的活动和生理状态更多地被监视,跟踪和分析,每一个思想和行动都可以预测(乔治·奥威尔的1984年或少数派报告)。在数字化治理的社会系统中,生物信息系统有可能成为一个可以预见的阶段。


决策系统和人工智能网络模仿人脑,并协调我们的日常交往。他们决定我们会在网上看到什么广告,执行大多数证券买卖交易及运行电力网。他们也会通过互联网交友网站在人类择偶中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虽然我们觉得自己不会只是数字霸主中的肉体的机器人,但是数字世界和人类的结合已箭在弦上。


在生物学领域,像这两个不相关的生物体之间的融合称为共生。在自然界中,如果一个生物体比另一个价值更大时,所有的共生关系都有变成寄生关系的潜力。


我们需要思考,互联网作为一个可以进化和发展的有机体。互联网究竟会发展为与人类合作还是竞争,是当前引起较大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

 

人工智能学家出品


编译:苦瓜炒肉


审校:闫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