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百姓系列”小说《叶赫食府》(第一季 续28)

秋叶诗说 2018-11-05 11:16:18



内蒙古秋叶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专注于

文学、音乐、影视、文化艺术、广告宣传品的

创作、策划与制作。

FM89常青树“读书品文”——关东秋叶一个亲历者的回忆第二十二章《踏上奋斗路》 2  告别呼市 《叶赫食府》                              《叶赫食府》前言        

《叶赫食府》第一季(16集连载)

 

1-11    卧底和间谍

       

       (上接2018.1.3日更新)也不知道是食客们越来越挑剔,还是报纸上说的“市场消费信心不足”,还没过完夏天,那条南北方向的银利街川菜馆就又关了一家,只剩下一个叫做“红辣族”的小馆子。一天,一个讲着结结巴巴四川话的姑娘,来到叶赫食府,非要我们留下她不可。自己说不要工资,“给一口……饭吃……就行。”那姑娘个子不高,要看也就十五六岁,圆圆的眼睛,小鼻子有点翘着,一脸稚气的样子。她梳着一对小辫子,上面还扎着红绸带。身上穿着红底白花的衣服,脚上穿着绣花布鞋,干干净净的,看起来就像北方的农村姑娘。开始我回绝了她:“国家不允许用童工。”“我斯……大人啰。”她的眼圈马上就红了,我觉得在哪儿见过她,就学着四川话问:“你是啥子地方的人呐?”“重庆。”“你是不是在旁边的川菜馆工作过?”“半年。”“那怎么不干咯?”“人家……不要……我啰。”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我家里两个男孩,所以老伴儿见了闺女就稀罕。别看她对我凶,其实老伴儿心肠很软,这不,一下子就答应她留下了。我一直想找个熟悉面案的师傅,要不老伴儿实在太累。不过啊,总不能拉来一个就算数,那是要干活的。这回,我也不管老伴儿高兴不高兴,问她:“你到底十几了,有身份证吗?会做北方的饭吗?”她用手比划着,“十八……身份证……回去……办手续啰。”然后又摇摇头,表示不会做北方的饭。“那你会做什么?”“我会……唱歌……。”我一看,心想:“嗨,这不成心是来蹭饭的吗。”就对她说:“既然什么都不会,那就吃完饭走吧。”那姑娘又要下跪,老伴儿赶快扶起她,嘴里说着:“不走……不走。”其实老伴儿对她也就是同情,当想到姑娘留下能干什么,她也为了难。看到老伴儿的样子,我就说:“那好吧,我们试用一个月,满意了就留下,不合格就……啊。”我还没说完,那姑娘连忙答应:“要的。”别说我这个老头子,这几年也学会利用法律。我拿出两张信纸,对小姑娘说:“你去找个人写一下,工作一个月也要写个合同,底薪嘛……”我看看老伴儿,她伸出两个手指比划着,我就说:“一千,其余的是奖励工资,干好了就能拿到两千块钱。记着,签上你的名字和日期,还有身份证号码。”小姑娘嘴里说着:“马上……,”拿着信纸走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她递给我两份那种正式合同:“甲方——乙方——,待遇……,”最后的签名是王二妮。我大吃一惊,一边看一边疑惑地问她:“你不是乱编的吧……王二妮?就是星光大道上那个王二妮……唱歌好听的王二妮……那几个字?”她点着头“嗯嗯”着,我心里想:“这丫头实在可疑,又拿不出身份证,王二妮明明是咱们北方人的名字,另外她说话……两个两个往出蹦,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要不干得好好的,人家怎么就不要她了呢?”

        刚来那几天,姑娘干活很卖劲,什么活都抢着干。但她能干的只是端端饭洗洗碗擦擦地,把我的工作减轻不少,可是老伴儿依然累的很。她特别爱吃“笨鸡炸油糕”,一有客人点这道菜饭,二妮一定抢过去自己来送。就那几步她就闻上个没完,香的那个样子,我都偷偷地笑了不知多少次了。二妮对我老伴儿说:“在我们家乡,这是过年才能吃到最好的饭了。”我注意到她经常站在后厨门边儿,观察老伴儿炒菜和在面案上做各种面食。“呵,还懂得偷艺呢……。”我和老伴说,人家笑笑:“我这叫什么手艺,学就学呗。”没多久,二妮就松懈下来,一有功夫就向外跑,老有一个女孩子在门外找她,然后两个女孩儿,就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着什么。老伴儿对我说:“二妮孩子小,贪玩……反正也不靠她干活,由她去吧。”

        可是我们“叶赫食府”过去从来没出现的事情,就接踵而来了。

        一天,我正要倒泔水,忽然发现门口墙角的桶不见了,虽然那是个铁桶,但是桶里每天都盛着剩饭剩菜,是专门的泔水桶,放在墙角,等着拉泔水的车来弄走。那桶整个都是发馊变质的味道,你说谁会要它呢?找来找去哪儿也没有,这时二妮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只好把手里收拾下来的污物,用一个饭盆装了,暂时放在餐厅里面门口,回身准备找一个塑料桶装泔水。我还没有进入后厨呢,一个自称是区里卫生管理部门的人,就进来了。这位工作人员戴着墨镜和口罩,还戴着手套。他看到地上的泔水盆,立刻开出了罚单:“卫生严重违反国家规定,罚款二千元。”我上前和他说理:“我的泔水桶丢了,这是刚刚放下……正在找桶装,你不做调查研究,进门就罚款,我觉得你做的不对。”那人横竖不说理,拿出封条来扬言关门整顿:“你们不是经营很火吗?把别人都挤垮了,你们也别想好受。”这是什么话,我觉得他有些不对头,就请他出示工作证,没想到一听说要工作证,那家伙推开门扭头就跑。我也没追他,回来对老伴儿说:“原来是个假的……又想骗钱……。”真是一场虚惊,可是打这事儿以后,我就多留了一个心眼。

        下午,我发现二妮拎着泔水桶,又放回了门外的墙角,我问她:“这个泔水桶是你藏起来的?”她点点头马上又摇摇头,那慌张劲儿就别提了。突然她说了一句:“不斯莪(不是我)……,”这是典型的当地话,“不是你是谁?”二妮又摇起头摆起手来。我心想:“这孩子不老实,今后可得防着她点儿。”我和老伴儿说起二妮,老伴儿笑了笑:“年轻人语言能力强,学几句当地话有什么奇怪,别总是疑神疑鬼的。”

        经过这件事儿以后,二妮就老往后厨跑,那里放着米面油和各种原材料,以及新鲜的蔬菜。我提醒老伴儿注意点,别惹出什么乱子来。一天上午,有几个女孩子在一个男人的带领下,来到叶赫食府,她们说是卫生志愿者,是帮着商家清理卫生死角的,有人免费干活总是很受欢迎,不过我们平时卫生坚持得很好,他们在屋里转来转去,无论墙角旮旯还是地面顶棚,都没有需要动手打扫的地方,一群人就转身走了。我看到那些人来时,二妮就躲了起来,她站在后厨放东西的那个架子旁边一动不动。我有些生气:“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后来又想:“反正时间也不长,过几天就走了,算了……别说这孩子。”那些志愿者,其实是区里应付全国卫生大检查,提前做工作的。没想到那些志愿者走了没一个小时,市里的检查团又来了。 

         要说这几年,我们叶赫食府的卫生年年先进,别看我们老两口,只要有没打扫完的地方,宁愿晚下班回家,也不能留下第二天再干。检查团在我们的后厨和餐厅里转了一圈,表示我们做的不错,可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那条挂在洗手盆上面的新毛巾下面,不知是谁又搭了一条油腻腻的黑毛巾,那个检查团的负责人问我:“这样……是为什么?”我一下子就傻了,嘴张着说不出话来,市里的领导看着我尴尬的样子,就缓和了口气:“老师傅,赶快把它们都扔了,记着千万不要再出现这些小问题。”检查团的人们走了,区里经常下来的那个管卫生的领导,悄悄对我说:“老张头,回头找你算账……。”老伴儿听到人家说我,就走过来问:“老头子,怎么啦?”我把地上的两块毛巾拎起来让她看,那条毛巾就像从厕所里找出来的,臭气熏人。我说:“有人在干净毛巾下面塞了一块……脏毛巾。”老伴儿恶心的直呕,用手捂着鼻子说:“快……快把它们扔了。”等我洗了手,老伴问我:“二妮呢?是我让她把新毛巾挂在脸盆架上的,莫非……?”正说着,二妮从外面回来了。老伴儿心平气和地问她:“二妮,你又去哪儿啦?刚才我不是让你挂一条新毛巾吗,怎么又出来一条臭毛巾呢?”“我……出去,毛巾……挂上。是……干净的。”老伴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看二妮,扭头回到后厨去了。我还是那个想法:“坚持一下等她走,别说她了,不然又像在这里受了多大的委屈……让人家说闲话。”

       卫生大检查很快就结束了,区里的人也没再来叶赫食府找我“算账”,这事儿也就慢慢的过去了。店里的大米快用完了,我打电话给一家大超市,他们专门负责把你要的粮食和什么辅食,都给你直接送到门口。我就让二妮在门外等着人家送货,然后把那袋子大米送到后厨。     二妮到街道边儿上去等,我不经意的,也从门玻璃向往外面看了看,街边上好像堆着四五袋东西,一个大个子男子在那里和二妮聊天。我看着好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看着二妮姑娘还在笑,我奇怪地想:“什么高兴的事,竟然能让丫头笑成这个样子?”没多久二妮把大米提到了后厨,不到一分钟,就跟进来几个工商局的人。他们直奔后厨,要求检查我们的食材。老伴儿坦然的把一袋一袋的各种面粉,和各种米袋都解开,“你们看……我们的米面都是质量最好的,绝对不会有问题。”检查人员不听她的话,仔细地看着每一袋子粮食,忽然有人问道:“你们的大米袋子呢?”我听到了,就找二妮,我对他们说:“刚才让超市送来,可能还没到呢。”那么小一点地方,大家也没看到二妮和米袋子。几个检查人员走了,我追问他们:“是食品大检查吗?”走在后面的人说:“我们接到举报,你们用……。”后面的话不用说,我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这时候二妮从厕所出来了,她手里拎着那袋子大米。我一见她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到厕所里躲着去了?”她低着头:“这米……坏的。”我一听就着急了,“那你为什么不说,还提回来。”她一看我生气了,就吓得哭了起来,老伴儿生气地对我摆摆手:“孩子,咱不哭,你说清楚不就行了。”我打开大米袋子,“忽”的一下飞出了不少的小蛾子,就看见里面的米都结成了团,那些白色的米虫在米里面钻上爬下,叫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忽然二妮用手抹了一下眼睛,指着米袋子,语言流利地解释说:“这是隔壁川菜馆的米袋子,你看,这里有记号,是他们把咱们的米给换了。”想起路边我看到的那一幕,二妮笑个不停……。“你一直在那里,怎么还能让人把米换了?”小姑娘又嘤嘤地哭起来,老伴儿哄着她,眼睛看了我一下,这就是下指示:“马上回避”。正好拉泔水车来了,我走到外面去帮忙,顺便把门外的环境清扫一下。

         等我把门外的事情都弄完了,发现老伴儿已经把二妮哄高兴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在后厨里干活呢。到了晚上,老伴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我顿时惊讶的嘴半天都没合拢:“啊?……怎么……竟然有这样的事!”(待续)

由原创作者赫连佳新授权刊载

欲知故事详情,请持续关注《秋叶诗说》公众号

点击下方二维码关注▽

秋叶诗说  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