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干宝与中国小说

华实文粹 2018-12-05 16:51:12


        题 


本文是2016年5月19日上午我为县委老干部学校授课时的一篇讲义稿。内容以笔者发表于2006年第4期《中州今古》,并收入《厚重天中》、《第二届淮河文化研究论集》等书的旧作《史话干宝和<搜神记>》为主,并引入近十年关于干宝研究的新发现、新成果,在次序上做了较大调整补充。

  

一、干宝生平

1、干宝家世:干宝(古籍中有误写为于宝、千宝的),字令升,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他的先祖干长,东汉末年任京兆尹,参与惩治“十常侍”后弃官归隐,屡辞征辟不就,著有《颍川集》(新蔡秦朝置县,属颍川郡)三十卷行世(已佚);祖父干统,三国时为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省恩施市)侯;父亲干莹,字明叔,号无暇,为吴丹阳(一作“丹杨”,在今安徽省当涂县东)县丞,进封立节都尉;母桓氏。兄干庆,字源长,仕晋为武宁县令;嫂魏氏。干宝有两个堂兄,一名瓒,任将军;一名松,任合城太守。

干姓本是中原小姓,以邑为氏,源于春秋时的卫国封邑。今河南省濮阳县北有干城村,即干邑旧址。一说受姓于干嫘氏。春秋以后干姓显名于世,望出中原,因而干长以故郡颍川(治阳翟,今河南禹州市)人自称。干宝祖上何时迁入新蔡已不得而知,但自东汉以后新蔡干姓一枝独秀,显世二百余年,实属不易。


2、干宝出生地:干宝是新蔡人载入正史、毫无争议。但《小南文》等书则认为:干宝暨父祖均仕吴,干宝又与周访、翟汤、陶侃等关系密切,新蔡应是干宝祖籍,而干宝可能生活于长江流域。干宝可能出生于金陵或浔阳,即南京或九江。实误也!因海盐有干莹、干宝墓,海宁有干宝故宅,应从新蔡迁于此。《一统志》“宝自新蔡徙嘉兴,父莹葬海盐”《五行记》载“宝为海盐人。则南渡徙居实自莹始,宝故海盐人无疑也”

3、干宝的地位:东晋著名的史学家、经学家、文学家,被誉为“中国小说鼻祖”。是排在百名之内的“中州杰出人物”。

4、干宝简历:干宝自幼聪明好学,成年后博览群书,文武皆通。据浙江《干氏宗谱》记载,干宝步入仕途的第一个职务是西晋盐官州(治所在今浙江省海宁市盐官镇)别驾。干宝到任第二年,由外戚专权引发的“八王之乱”祸及中原。新蔡地处中原腹地,狼烟四起,民不聊生。不得已,干宝的父亲举家南渡,投奔到干宝任所避难。不久,干宝的父亲因年老多病,于永嘉四年(公元310年)病故。干宝将父亲安葬于盐官县所属的青山南麓(今浙江省海盐县澉浦镇)。随后把家迁到青山附近的灵泉乡(今海宁市袁花镇),并在这里为他的父亲守孝。

建兴元年(公元313年),干宝守孝期满,被博学多通的华谭荐为著作佐郎(协助修撰国史及修编日历的官员,秩六品)。当时,正值兵荒马乱,干宝“著作”不成,却被派往淮、扬军幕府,参与镇压湘州(今湖南省)杜弢领导的农民起义。建兴三年(公元315年),杜弢起义失败。是年,西晋国都洛阳被匈奴贵族建立的后汉政权攻陷。建兴五年,干宝自湘州班师回朝,刚走到建康(今南京市),西晋就因怀帝和嗣君愍帝被后汉俘虏而告灭亡,国政暂由晋王司马睿取代。建武元年(公元317年)十一月,经中书监王导推荐,晋王同意由干宝领修国史。大概干宝那时户大口多,坐机关俸低薪薄、不足以养家糊口,遂“因家贫,求补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令”(《晋书·干宝传》)。不久,干宝因政绩突出,升任始安(今桂林市)太守,晋秩五品,正式步入“高干”行列。

太兴元年(公元318年)二月,干宝因平杜弢有功,被封为关内侯(荣誉称号,无食邑),仍领秘书监事,纂修国史。

太兴元年三月,司马睿在以王导为代表的北方南迁世族和当地贵族势力的大力支持下,正式称帝,定都建康[南京],史称东晋。当时,人们的思想很混乱,对东晋的建立是否顺天意、应民心持怀疑态度。为此,干宝著《周易注》、《春秋左氏义外传》等书,为东晋的建立和巩固提供理论根据。太宁元年(公元323年)四月,王导任司徒,请干宝任司徒右长史(司徒副手之一,官四品,秩千石),协助他制定百官职责义务,并负责督查落实。后又升任散骑常侍,参掌朝廷机密,位居三品。在这期间,干宝撰写了《周官礼注》、《司徒仪》、《官府职仪》等著作。太宁三年,干宝完成了他的史学名著《晋纪》。该书共二十卷,记述了自宣[武]帝迄于愍帝[265-317]凡五十三年的西晋史,旨在总结前朝的历史教训。

咸和初年(公元326年),干宝因母亲桓氏去世,被迫卸职守孝。鉴于当时南北方隔离,干宝无法将老母归葬中原,只好就近奉安于住处西南隅。不料次年十一月,豫州刺史祖约和历阳太守苏峻联合叛晋,兵散为匪,到处劫掠。正在守孝的干宝只好携家带口,迁居靠近父亲墓地的澉湖边上,有的亲属干脆躲到紧靠海滨的梅园里。

干宝守孝期满回到建康,继续领修国史。建元二年(公元344年)九月,康帝司马岳卒,子聃即位,是为穆帝。因穆帝年仅二岁,由太后诸氏摄政。干宝当时已年逾花甲,就告老还乡,归隐山林,集中精力完成他早已动笔的志怪小说《搜神记》。

《搜神记》问世不久,德高望重的干宝就走到了他的人生尽头。皇上得知后,令昭德殿代笔起草了一道祭文,隆重悼念干宝。文曰:“……朕高祖元皇帝渡江奋起……侯(干宝爵位“关内侯”)循其旧职,勉厥新猷。辅弼四朝(指东晋前四位皇帝,不含穆帝和西晋末二帝),振举百度。平大憝而武略以彰;修国史而文谟以定。详《春秋》之义而王道以明,注《易》象之解而天心以阐。是上而朝廷,下而风俗,无不经谋殚力,以匡扶国运。忧礼乐之崩驰,惧官箴之凌替,实赖尔侯为中流砥柱。胡旻天之不吊于一人,而侯遂以告薨。余仰体天意,不徒显侯于生前,而欲申锡于身后,前尔原任尚书省散骑侍郎,宜特加尚书令(尚书省长官,秩千石,三品,综理政务,为百官之长隶少府管辖,故实权大但品级并不高。),从祀学宫,以表一代之儒猷,昭千秋之经,令世世子孙享公之德,永钦其令式。”客观地讲,这篇祭文写得情真意切,感人至深。它追述了干宝一生的丰功伟绩,高度评价了干宝对巩固东晋政权所做出的卓越贡献。并追授荣誉职务,树为一代楷模,让后世人千秋万代向他学习。一千多年后,仍令家乡人为干宝感到骄傲、自豪!

 


   二、干宝的学术成就

   干宝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在许多领域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的著作,既能直接为当时的政治服务,又能突出个性特色,具有卓异的思想深度。

   1、哲学领域:干宝在阐释《周易》时提出“物有先天地而生者”的命题,将《周易》“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的认识论向前推进了一步。干宝在《变化论》中,提出了“天有五气,万物化成”、“万物之变,皆有由也”的朴素辩证唯物主义思想。他又用三国、西晋的“短命”与周朝的“长寿”相对照,认为“安民”乃“立政”之本。他说:“盖民情风教,国家安危之本也。”又说:“周家世积忠厚,仁及草木,内睦九族”,“而其后妃躬行四教……化天下以妇道”,因而“汉滨之女,守洁白之志;中林之士,有纯一之德”。有了这样广泛而深厚的群众基础,才能“基广而难倾,根深则难拔,理节则不乱,胶结则不迁,是以昔之有天下者所以长久也。”这说明,干宝善于从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捕捉最本质的东西——民为邦本的统治思想。按现在的话说,就是要树立公仆意识,增强群众观念。

2、史学领域:既敢于秉笔直书,并善于把握分寸。在干宝笔下,西晋社会“民不见德,唯乱是闻。”“善恶陷于成败,毁誉胁于势利”。“朝寡纯德之士,乡乏不二之老。风俗淫僻,耻尚失所。”“选者为人择官,官者为身择利。”“世族贵戚之子弟,陵迈超越,不拘资次。悠悠风尘,皆奔竟之士;列官千百,无让贤之举。”于是“国政迭移于乱人,禁兵外散于四方。方岳无钧石之镇,关门无结草之固”(《干宝.晋纪总论》)。即使对西晋统治者本人,干宝也往往不留情面。如,他在《晋纪》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上(晋武帝司马炎)顾谓刘毅曰:“朕方汉何主?”对曰:“桓、灵。”帝曰:“吾虽不及古贤,犹克己为治,方之桓、灵,不亦甚乎?”对曰:“桓、灵卖官,钱入于官;陛下卖官,钱入私门。以此言,殆不若也。”寥寥六十一字,把晋武帝的真实面目巧妙地暴露在读者面前。干宝所以这样做,是他深悟治重症必用猛药的道理,希望当朝统治者汲取教训,不要重蹈覆辙。因此,《晋纪》修成后,受到朝野一片赞誉。史称“其书简略,直而能婉,咸称良史”(《晋书.干宝传》)。唐代史论家刘知几在其名著《史通》中,高度评价干宝的《晋纪》,曰“史之有例,犹国之有法……唯令升先觉,远追丘明,重立凡例,勒成《晋纪》,邓(餐)孙(盛)以下,遂蹑其踪。史例中兴,于斯为盛。”作为《晋纪》自序的《晋纪总论》,被作为晋代论说文的名篇选入《昭明文选》。唐代房玄龄、宋代司马光在修撰《晋书》和《资治通鉴》时,均以干宝的《晋纪总论》作为对西晋历史的总结。历史上,史官因秉笔直书而掉脑袋的事不乏其例,但干宝义无反顾,实在难能可贵。和现在许多人总结工作时只报喜不报忧相比,干宝真无愧于千古人杰。

3、文学领域:最为突出。世人知道干宝,就是因为他留下了一部伟大的著作——《搜神记》。干宝一生虽然著述很多(目前搜集到的书目有26种近200卷),但真正留传下来的却很少(只有12种书目佚文)。我们能看到的干宝著作,都是从其它典籍中转引过来的,并非干宝著作原貌。《搜神记》也是这样。

《搜神记》原本三十卷(一说为二十卷),到宋代已经散佚。今天我们见到的二十卷本,是明人胡元瑞从《法苑珠林》及其它类书中辑录而成。该书板本有明万历胡震亨的《秘册汇函》本,明末毛晋的《津逮秘书》本,清嘉庆张海鹏的《学津讨原》本,民国汲古阁本等。解放后汪绍楹校注的中华书局本464则故事颇为精良。近年来,又有钱振明点校的岳麓书社本、黄涤明译注的贵州人民出版社本和罗尉宣评注的湖南文艺出版社本等等。流传版本多,本身就说明了《搜神记》的魅力所在。不象现在有些人出书,除了他的亲朋好友知道,别人都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愿去看。因而,笔者曾有感言:妙手不夸文集厚,但求传世两三声”

 


三、《搜神记》简介

   1、写作年代大约在建武至永和八年以前,也即公元317-351年左右,历时三十余载。这是因为,在《搜神记·干宝原序》中,有这样一句话:“建武中,有所感起,是用发奋焉。”建武年,即公元317年。虽然这句话在《晋书·干宝传》中被删掉了,但清人余嘉锡在《四库提要辩证》中,却根据孔氏和雷居士的引文,保留了干宝自序的原貌。至于《搜神记》的成书时间,《晋书·干宝传》提供了一条基本线索:“宝以此撰集古今神祗灵异人物变化,名为《搜神记》,凡三十卷,以示刘惔,惔曰:‘卿可谓鬼之董狐’。”这说明《搜神记》成书时刘惔仍在世。史载刘惔少与桓温(312-373年)友善,历官丹阳尹;配明帝(299-325年)女庐陵公主;简文帝初为相(司徒)时(永和八年,即352年),为其座上宾;年三十六,卒于任由此推知,刘惔在世时间约为公元317-352年(一说刘惔卒于明帝太宁年间,即323-324年,不可信)。那么,《搜神记》的成书时间,应在公元352年以前。

2、素材来源:现存二十卷本《搜神记》,共收录464则传奇故事(或者称为小小说)。其素材来源:一是“考先志于载籍”——从古书中摘录、改写,如《三王墓》;二是“收遗逸于当时”——记录当时的逸闻趣事、社会新闻,如《郭璞撒豆成兵》;三是搜集民间神话传说,如《董永和织女》。

3、作品内容:赞扬劳动人民反抗斗争精神的,如《三王墓》、《韩凭妻》;有反映青年男女向往幸福、追求婚姻自由的,如《紫玉》、《王道平》;有歌颂劳动人民勤劳美德的,如《董永和织女》、《二华之山》;也有颂扬为民除害的英雄人物的,如《李寄斩蛇》等。当然,作者在讲述这些故事时,夹杂了相当多的因果报应等封建迷信内容。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连年征伐所造成的社会混乱,使统治阶级迫切需要寻求自我麻痹和麻痹人民的工具。佛教的灵魂不灭,因果报应、转世轮回之说,可以使人迷惑于来世的幻想而追求所谓精神上的解脱,正好迎合了统治者的现实需要。于是,在西晋时还依附于玄学不能独立发展的佛学,因其弥补了儒学和玄学的不足而得到空前发展,东晋时已超过玄学,且在北方的势力大于南方。由此可见,干宝著《搜神记》,也是他当时“讲政治”的一种表现。

4、创作动机:干宝在《搜神记序》中是这样说的:虽考先志于载籍,收遗逸于当时,盖非一耳一目之所亲闻睹也,又安敢谓无失实者哉。卫朔失国,二传互其所闻;吕望事周,子长存其两说,若此比类,往往有焉。从此观之,闻见之难,由来尚矣。夫书赴告之定辞,据国史之方册,犹尚如此;况仰述千载之前,记书俗之表,缀片言于残阙,访行事于故老,将使事不二迹,言无异途,然后为信者,固亦前史之所病。然而国家不废注记之官,学士不绝诵览之业,岂不以其所失者小,所存者大乎?今之所集,设有承于前载者,则非余之罪也。若使采访近世之事,苟有虚错,愿与先贤前儒分其讥谤。及其著述,亦足以发明神道之不诬也。群言百家,不可胜览;耳目所受,不可胜载。今粗取足以演八略之旨,成其微说而已。幸将来好事之士录其根体,有以游心寓目而无尤焉。”(注:本序《津逮秘书》本无,《盐邑志林》本、《学津讨原》本有,当均据《晋书•干宝传》补。而第一句自“虽”字起,无此文法,此其上必尚有一段文字为史官删去)

这段话说明两个意思:

其一,书的内容不论是考先志于载籍,收遗逸于当时”都是认真抄录或记录的,没有人为虚构成分,“设有承于前载者,则非余之罪也。若使采访近世之事,苟有虚错,愿与先贤前儒分其讥谤。

  其二,他著作此书的目的一是“发明神道之不诬”,即表明自然界确有神灵存在,蔑视不得;二是“游心寓目而无尤焉”,也即通过寓教于乐、对读者无害的方式,宣扬惩恶扬善,除安暴良的观念,借以讽谕社会、警醒世人,缓和阶级矛盾,巩固当朝统治。

   书写成以后,干宝特向皇帝进表曰:“臣前聊欲撰记古今怪异非常之事,会聚散逸,使同一贯,博访知之者,片言残行,事事各异。”(引自《初学记》卷二十一纸第七)。可见干宝非常重视这部著作,其撰写的目的是为当时的政治服务,而不是无事闲笔。

出乎干宝意料的是,他帮助统治者推行的这种愚民政策,后来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后果——佛教一度威胁到政权统治。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都曾强力禁佛。几十年后,干宝的泌阳老乡范缜,针对当时的世风,写了一篇《神灭论》,对鬼神思想予以迎头痛击。如果干宝再世的话,一定会感叹后生可畏,反思自己“发明神道之不诬”的利弊得失。

5、创作诱因:据《晋书·干宝传》所言干宝“性好阴阳术数”,是受“宝父宠婢死而复生”和“宝兄死而复苏”的故事启发而撰集《搜神记》的。

笔者认为这纯属后人附会,矛盾百出,不可置信。因为,“性好阴阳术数”并非干宝独有,郭璞、葛洪等当朝名士都有,是当时官场的一种通病;说“宝父先有所庞侍婢,母甚妒忌,及父亡,母乃生推婢于墓中。宝兄弟年少,不之审也”,更是无稽之谈。因为干宝父亲死在他举家南迁后的第二年(310年),当时干宝“迎养在任”(即在盐官州别驾任上迎接、赡养从老家逃难而来的父亲。见《干氏宗谱·盐官肇宗纪略》),葬于盐官县所属的青山南麓(今浙江省海盐县澉浦镇),不是“宝兄弟年少,不之审也”;而干宝母亲桓氏咸和初年(公元326年)去世,奉安于青山附近的灵泉乡(今海宁市袁花镇),二人根本没有合葬。实际上,这则故事首见于《搜神记》第十五卷《杜锡误葬婢》一条,晋、宋《五行志》都有记载,后来却被晋末孔约改编、移植到《孔氏志怪》中,转嫁到干宝父亲身上。后来又经《搜神后记》(卷八《干宝父妾》)转载,得以广泛流传、弄假成真,被《晋书.干宝传》引用。至于“宝兄死而复苏”倒很有可能,未见他书有载。其实,《晋书》中“持逸为史”的现象比比皆是,并非《干宝传》独有。这既是对晋朝世风的一种反映,也是《晋书》修撰者的一种故意行为,目的在于鼓吹宿命论,为统治者服务。早在唐代,刘知几就尖锐地指出:“晋世杂书,谅非一族……唐朝所撰《晋史》多采以为书……虽取悦小人,终见嗤于君子矣!”(《史通·采撰第十五》)。清代学者王鸣盛也毫不客气地批评说:“《晋书》好引杂说,故多芜秽也。”明了这一点,就不会轻易上当受骗了。

 


   四、小说鼻祖

   1、现代小说的定义

   小说是以刻画人物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的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小说有三个要素:人物、故事情节、环境(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小说反映社会生活的主要手段是塑造人物形象。小说中的人物,我们称为典型人物;这个人物是作者根据现实生活创作出来的,他不同于真人真事,"杂取种种,合成一个",通过这样典型的人物形象反映生活,更集中、更有普遍的代表性。小说主要是通过故事情节来展现人物性格、表现中心的。故事来源于生活,但它通过整理、提炼和安排,就比现时生活中发生的真事更集中,更完整,更具有代表性。小说的环境描写和人物的塑造与中心思想有极其重要的关系。在环境描写中,社会环境是重点,它揭示了种种复杂的社会关系,如人物的身份、地位、成长的历史背景等等。自然环境包括人物活动的地点、时间、季节、气候以及景物等等。自然环境描写对表达人物的心情、渲染气氛都有不少的作用。 简单地说,小说就是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故事情节的叙述和环境的描写反映社会生活。

   2、现代小说的分类

按照篇幅长短划分:(1)长篇小说;(2)中篇小说;(3)短篇小说;(4)微型小说。(5)闪小说

按照创作年代划分:(1)古典小说;(2)现代小说。

     按照内容题材划分:(1)武侠小说;(2)恐怖小说;(3)言情小说;(4)推理小说;(5)悬疑小说;(6)历史小说;(7)军事小说;(8)科幻小说;(9)网游小说;(10)玄幻小说;(11)逸体小说;(12)穿越小说;(13)魔幻小说;(14)YY小说;(15)耽美小说;(16)黑道小说;(17)轻小说;(18)仙侠修真小说;(19)校园小说。

按照主义流派划分:(1)爱情传奇小说;(2)古典主义小说;(3)讽刺主义小说;(4)现实主义小说;(5)现代主义小说;(6)批判现实主义小说;(7)浪漫主义小说;(8)自然主义小说;(9)形式主义小说;(10)表现主义小说;(11)存在主义小说;(12)意识流小说;(13)新小说派;(14)魔幻现实主义。

按照表现形式划分:(1)书信体小说;(2)日记体小说;(3)对话体小说;(4)自传体小说。

按照创作进度划分:(1)连载小说;(2)全本小说。

   3、小说的起源

   中国小说起源于古代的神话传说,在秦汉以前的文人作品中已屡见不鲜,仅《汉书·艺文志》就著录了15种1380篇之多。可惜,汉以前的“小说”绝大多数未能流传下来,《搜神记》是我国流传下来的最早的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短篇小说集。因为在此以前虽有“小说”存在,但艺术上十分粗糙,大都是短小故事,不具备后世小说的基本特点,且前人对于“小说”的定位与后世有着本质的区别。《庄子·外物篇》云:“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这是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关于“小说”一词的最早记载,但其含义所指,似为不合大道的琐言碎语。至东汉班固,则认为“小说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也”,即把小说等同于民间传说。所以,“小说”在汉以前的图书分类中虽被列为“七略”之一,但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文体,而是一个将神话传说、稗官野史、逸闻趣事混为一体的大杂烩。

   4、小说的独立

   干宝不满于当时“小说”的现状,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创新形式、丰富内容,增强作品的艺术效果,把小说打造成“微说”——微言大义之说,欲于七略之外另辟八略之地,使他的“微说”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这就是他在《搜神记·自序》中所说的“今粗取足以演八略之旨,成其微说而己”的艺术追求。干宝此举,是要继承和发扬孔子的《春秋》笔法。《汉书·艺文志》曰:“昔仲尼没而微言绝。”干宝不想丢掉曾被孔子发扬光大的“微言”传统,一心一意要成其“微说”。可惜尽管“微说”比“小说”更能准确表达后世小说的真正含义,但后人习惯于先入为主、因循旧说,依然把《搜神记》归类为小说,而忽略了干宝的“微说”创议。我们也只好将错就错,把小说当作“微说”看待。

5、小说的理论

干宝的可贵之处,在于敢于创新。他在《搜神记·自序》中,首次阐明了小说创作的四大原则:“有所感起,是用发愤”的创作思想;“混同虚实”的创作方法;“微言大义”的思想内容;“游心寓目而无尤焉”的创作目的。这篇序文,“是中国最早的小说理论文字之一,是小说理论的发端。”“它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这与当时的文化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晋代社会的极度动荡,天灾人祸接连发生,宗教与迷信鬼神的思潮泛滥一时。于是小说内容也就多以神仙鬼怪为主,出现了大量的志怪作品。《搜神记》等小说应运而生。干宝正是有了志怪小说的创作实际,才写下小说创作的理论性总结——《搜神记.序”(韩洪举《中国小说理论的发端:干宝的<搜神记.序>》)。

   由于干宝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奠定了中国小说走向成熟的基础,文学史家一致认为,《搜神记》是魏晋志怪小说的代表作,它的出现,标志着我国小说已成为一种引人注目的文学体裁,被载入文学史册。有论者曰:“中国小说只有在《搜神记》面世之后,才昂首登上文学艺术的殿堂”。基于《搜神记》在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新蔡学者王尽忠明确提出:干宝——是我们中国小说家的鼻祖。《人民日报·读书新闻》网页采用了这一说法;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则将干宝定位于中国志怪小说的创始人,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因为中国小说分志怪、志人两大流派,后者以刘义庆的《世说新语》为代表作。但《世说新语》较《搜神记》晚问世近一个世纪。“(《搜神记》)此类志怪小说的写作态度与‘记人间事’的《世说新语》实无根本差别”(章培恒为钱振民点校出版的《<搜神记>.<世说新语>“前言”,岳麓书社2006年11月第2版第1次印刷)。因而,干宝是志怪小说的创始人,也是小说的创始人。

   6、《搜神记》的艺术影响与地位《搜神记》在艺术表现手法上,有许多独到之处,对后世文学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如《三王墓》、《韩凭妻》极富浪漫主义色彩;《杜兰香》、《崔少府》具有散韵结合的行文特点;《苏娥》的倒叙、《左慈》的反衬、《韩凭妻》的心里描写、《李寄斩蛇》的素材剪裁以及全书朴实、形象、简洁、生动的语言风格,无不为后世的文学创作开辟了道路,树立了典范。因而,《搜神记》问世以后,很快掀起了我国小说创作的一次高潮。仅东晋到隋朝,就产生了七十多部有影响的作品。如王嘉的《拾遗记》、陶渊明的《搜神后记》、刘义庆的《幽明录》、祖冲之的《述异记》等。唐朝的传奇、宋朝的话本、金元的杂剧,明清的小说,不仅有很多作品直接取材于《搜神记》,而且在艺术表现手法上也往往效仿《搜神记》。如唐代的《柳毅传书》、《南柯太守传》分别取材于《搜神记》第74条《胡母班传书》、第255条《卢汾梦入蚁穴》;宋代的《孝子董永传》、《生死交范张鸡黍》分别取材于《搜集记》第28条《董永和织女》、第299条《山阳死友传》;元代的《窦娥冤》取材于《搜神记》第290条《东海孝妇》;明代的《玉茗堂四梦》中的三梦——《牡丹记》、《南柯梦》、《邯郸梦》间接取材于《搜神记》。《水游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及“三言”等名著,也都能找到取材或取法于《搜神记》的具体线索。就连聊斋先生蒲松龄,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才非干宝,雅爱搜神”(《聊斋志异?自序》)。至于近代以来的各种文艺作品,源出《搜神记》的更是比比皆是,如鲁迅的历史小说《铸剑》,黄梅戏《天仙配》等等。

   据不完全统计,历代征引《搜神记》的典籍,多达119种;受《搜神记》影响而创作的志怪小说上百种。怪不得我们平时逛新华书店时,凡古典名著系列,总少不了《搜神记》。它的博大精深,已成为后世文艺创作的重要源泉。

   因此,《搜神记》奠定了干宝在中国小说的鼻祖地位。

 


五、余论

1、干宝生卒考证

干宝生卒年月辞书多以“不祥”处之。近年来陆续见到公元306——336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公元?——399年(何金铠《〈搜神记〉长短谈》,载《中学生阅读》1987年第7期)、公元289——336年(李颖科《干宝及其〈晋纪〉》)诸说,但大都经不起推敲。如,李颖科大约依据《建康实录》卷七所载“(咸康二年)三月,散骑常侍干宝卒”而认定干宝卒于336年,虽有道理,但该段文字末尾又说“(干宝)遂著《搜神记》三十卷。将示刘惔,惔曰‘卿可谓鬼之董狐也’”,考之刘惔生卒为317-352年,如果干宝卒于336年,刘惔才虚龄20岁,干宝以《搜神记》示刘惔的可能性非常小。因而,这条记载并不可信。

新蔡学者王尽忠,几年前数赴浙江干氏播迁地考察,发现了两条重要线索:

一是据干宝五世孙干朴所撰《灵泉乡真如寺碑亭记》记载:“永嘉元年,荥阳(校注:应为汝南,当时新蔡属汝南郡)高皇祖令升公,初仕晋为盐官州别驾(校注:别驾,刺史佐吏,魏晋始置,例由刺史从本州自辟,后改由皇帝任命;三国时吴改海盐县为盐官县,治今盐官镇南,属吴郡,陈为海宁郡治,隋移治今盐官镇,元元贞元年即1295年始升为盐官州,故此处“州别驾”之说待考,或许为“县丞”之误)”;

二是晋朝皇帝在为干宝所写的祭文中,有“胡旻天之不吊于一人,而侯遂以告薨”之句及落款时间(以上见《干氏宗谱《御制神道碑》碑文》)。前者明确了干宝初出仕的时间是永嘉元年,即公元307年;若按干宝当时25岁推算,其生年当在公元283年。后者明确了皇帝谕祭干宝的具体时间为永和七年九月,即公元351年9月。依惯例,谕祭时间应在大臣刚死去不久,类似于今天发唁电;而旻指秋天,与九月时序相合。由此王尽忠认为,干宝应生于公元283年左右,卒于公元351年9月,享年大约68岁。这一结论,证据有力,足以服人,填补了干宝研究的一项空白。

2、干宝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

历来都有争论。笔者认为,从写作动机上来看,《搜神记》的内容都是直接、间接的“纪实”而来,应属于朴素唯物主义范畴,故《隋书》、《旧唐书》都把《搜神记》作为史书看,被《后汉书》、《太平广记》、《史通》等史书广为引用;从所载内容上看,明显有许多“混同虚实”的封建迷信内容,且其目的在于“发明神道之不诬”,夹杂不少唯心主义成分,故《新唐书》之后,都把《搜神记》当做小说看待。但考虑到干宝曾著《无鬼论》、《驳招魂议》,从总体上看,干宝应属于无神论者,即朴素唯物主义者。

   3、干宝后裔

   当年干宝病故后,其儿子遵照他的遗嘱,把他安葬在自家宅院的后花园里(今属海宁市黄湾乡五丰村)。干宝有二个儿子,大的叫干琦,太学生,任王府行军长史;老二叫干琏,任王府录事。从此,干氏子孙在吴越之地繁衍生息,渐成当地望族,已传五十二代。也有播迁开封、西安、北京等地者,近代又有播迁海外者。原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夫妇就是其后裔。

   4、故乡余韵

   在故乡新蔡,干宝始终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历代名人题咏不断。如明末县人刘华称赞干宝“危坐读青史,双眼瞥千古……史学识兼才,毋乃董狐伍……”。清初县令潭宏宪称赞干宝“令升良史才,起家著作林。卓荦观载籍,旷怀罗古今。奋身列通侯,淡漠仍素心……乃成晋代史,直与班马侵。绝笔已千载,其踪杳难寻。”一位叫邵光允的外地人,更是对干宝啧啧不已:“弱冠负才气,翩翩翔艺林。抗怀千载上,俯首视近今。临戎不避难,著述慰夙心。……从容陪禁闼,不受世禄侵。古人邈难即,兹意或能寻。”

2003年底,新蔡县第一座干宝塑像,在干宝故里佛阁寺镇政府所在地落成;国庆55周年期间,新蔡县成功举办了全县“首届‘干宝杯’书法大赛”;我县迎宾路“干宝大道”已正式命名启用;干宝的事迹还被写进了《新蔡之歌》等文艺作品;由新蔡人撰写的国内第一部系统研究干宝生平、干宝著作的文集《干宝研究全书》,2009年7月正式出版。驻新路城区段被命名为“干宝大道”。2010年11月22日,笔者具体主持的全国首尊干宝汉白玉雕像在我县干宝公园落成(谢石华撰写碑文,王永宽拟就对联)。2008年以来,经笔者代表“河南·新蔡古吕文化暨干宝文化全国学术研讨会”筹委会办公室联系,已在全国范围内征集研究干宝的文章30多篇,推动了干宝研究向广度和深度发展。

 


主要参考书(篇)目:

一、《新蔡县人物志·干宝传》(王尽忠主编)

二、《晋书》(唐·房玄龄主撰)

三、《东晋文学家干宝和他的〈搜神记〉》(秋禾著)

四、《二十五史人名索隐》(上)(黄惠贤主编)

五、《干宝——中国小说家鼻祖》(王尽忠著)

六、《干宝生平略考》(王尽忠著)

七、《中国文言小说家评传》(肖相恺主编)

八、《晋纪总论》(干宝撰)

九、《中国通史纲要》(白寿彝主编)

十、《搜神记》,汪绍楹校注,中华书局出版,1985年3月湖北据1979年9月第1版第3次印刷。

十一、新注今评《搜神记》,罗尉宣评注,湖南文艺出版社,1997年7月第1版第1次印刷。

十二、《新辑<搜神记>  新辑<搜神后记>》(上、下),李剑国辑校,2007年3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

十三、陶玉修提供的参考资料

十四、网上资料

十五、章培恒<搜神记>.<世说新语>前言》,钱振民点校,岳麓书社出版,2006年11月第2版第1次印刷               


           

2005年426日初稿,102日修改

2012年615日校补,922日校补并插图

2016年516-16日调整补充

20185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