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用尽余生 莫婉 傅云逍小说全文txt下载 已完结

哎呀杂货店 2019-10-09 15:36:28


只要是从喜欢的人那里拿到的  无论收到什么都会很高兴

记得关注我 我不想错过你

点击上方字 拉着我一起走吧...

2018.05.21


(超虐短文 已完结)


简介:

莫婉一直清楚的记得年少时傅云逍给自己的诺言,多年过去,莫婉依旧不离不弃的苦守,为的就是能够再次获得傅云逍的爱,终于如愿,成为了他的新娘,只是这场婚姻,没有了莫婉期待中的美好,有的只是无情的折磨与蹂躏,爱意消失,原来这么多年的守候仅仅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01

 午夜。


  一声又一声的惊雷在漆黑的夜空中炸响。


  莫婉蜷缩在狭小的衣柜里,双手紧紧捂着耳朵,全身瑟瑟发抖。


  自从十岁那个电闪雷鸣的雨夜,母亲在她面前跳楼自杀之后,她就怕极了打雷。



  往日傅云逍不在,这栋偌大的别墅虽然空荡荡的,但她还能勉强忍受那份孤单寂寞。



  可这样的打雷天,却让她不停地想起母亲鲜红的血,还有母亲临死前睁着眼,死不瞑目的样子。



  咔嚓——



  又是一声惊雷。



  莫婉死死地抱着头,蜷缩的越发紧,口中控制不住地大叫出声:“啊——”



  砰!



  紧闭的衣柜猛得被人从外面拉开。



  “你在这里干什么!”



  男人的声音明显带着憎恶,莫婉却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扑了过去。



  “云逍,你,你回来了,我好怕……”



  “怕?你莫大小姐也有怕的时候?”



  傅云逍一把将莫婉推倒在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冷漠,语气嘲讽,“我看是你莫大小姐平日里亏心事做多了,怕遭老天爷报应,被天打雷劈吧!”



  “我没有,我什么亏心事都没做!云逍,我只是爱你……”



  “爱我你就可以给我下药?爱我你就可以利用媒体逼我娶你?爱我你就可以拆散我和你妹妹?你明知道我们有多相爱,已经在商量结婚了,就为了成全你的自私,小雅出国游学,有家归不得……”



  傅云逍一把攥住莫婉的手腕,将她从地上提起来,狠狠地瞪着她一字一句说道,“莫婉,你的爱真是让我倒足了胃口!”



  恰在此时,窗外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傅云逍的脸。



  电光中,他的脸冷酷如冰,眼神满是憎恶痛恨,像是在看着一个深恶痛绝的仇人。



  莫婉在那样的眼神里瑟瑟发抖,小脸白的毫无血色,口中急切地想要解释:“云逍,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没想过要拆散你和小雅……”



  她的解释被傅云逍愤怒地打断:“莫婉,你敢说那些事都不是你做的?”



  “是……都是我做的,可我全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呵~”傅云逍怒极反笑,笑容阴鸷冷漠,“我看你根本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我没有!”莫婉大声辩解。



  “那你就跟我离婚!”



  “不!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



  傅云逍被莫婉的话彻底惹怒,死死地捏着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拖到床边,让她像条狗一样,背对自己趴在床上,声音冷漠至极点:“那你就去死!”



  那你就去死!



  五个字,字字冷血,锥心刺骨。



  莫婉趴在床上,晶莹的泪水从她眼眶中溢出,合着嘴角流出的血,打湿了身下黑色的床单。



  那是傅云逍最喜欢的颜色,她将家里的每一件用品都换成他喜欢的颜色,样式,可他却从来都不屑看一眼。



  就像她一样,他讨厌她,恨她,无时无刻不在折磨她,却从来不肯相信她是真的爱他,甚至肯为他去死。



  “好,离婚可以,但你得给我一个孩子。”



  埋在床单里的声音闷闷的,像是从心肺里挤出来的,却没有半点犹豫。



  “和我讲条件?”傅云逍冷哼一声,一把扯下她身上的睡衣,拉下她的底裤,膝盖顶开她的双腿,没有丝毫前戏,直冲而入,“好,你不是想要个孩子嘛,我成全你!”



  窗外,雷鸣电闪,大雨倾盆。



  窗内,瘦小的女人趴跪在床沿上,以着屈辱的姿势,被伸手高大的男人撞击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混杂在雨声中,听不真切……


02 大雨下了一整夜。



  莫婉也被压在床上做了一整夜。



  一开始她还能哭泣求饶,不过很快她就喊不出来,只能低低的呻吟,最后连呻吟都没有了,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傅云逍就像一只狼,将她一寸寸撕裂,再一寸寸地吞了下去。



  清晨,雨还在下,别墅里阴蒙蒙的,床头的紫罗兰,散发着幽幽的香气。



  莫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趴在床沿边,全身冷得像冰,双腿跪的已经没有知觉了。



  傅云逍还没有醒,躺在床上睡的很熟,闭着眼睛的他,没有憎恶,没有仇恨,就连脸部冷厉的轮廓都柔和了几分,像个沉睡中的王子。



  莫婉看着他,忍不住伸出手指,虚虚地沿着他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尖,一路划到他的嘴角,一遍遍地临摹着他的五官。



  她爱了傅云逍整整十年。



  从她将他从撞扁的车里拖出来,看到他鲜血淋漓,却笑着对她说谢谢,愿意以身相许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他。



  可是后来他在医院里治好伤后就离开了,她找了他整整十年,再见时,他却已经是成了自己的妹妹,莫小雅的男朋友……



  突然,一阵头痛欲裂袭来,让疼的她恨不得将手指插进脑袋,将大脑挖出来。



  她闭上眼,等着那波疼痛过去,这才用双手撑着床,慢慢地站了起来。膝盖跪了一夜,肿的跟馒头一样,又麻又痛。



  她忍着疼走到书房里,拉开书桌抽屉,掏出了一大堆的药,一股脑地丢进口中,倒了杯凉水灌了下去。



  将书桌上一堆药收拾好,莫婉这才又打开另一个抽屉,刚拿出一盒药,正犹豫着要不要吃,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声怒吼:“莫婉,你在吃什么!”



  傅云逍怒气腾腾地冲过来,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夺过她手里的药盒,细细一看,竟然是避孕药。



  他将药盒重重摔在地上,伸手狠狠地扼住她的脖子,逼她看着自己:“莫婉,你不是想要个孩子嘛,那你这又是在干什么!”



  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用力到指骨泛白,他才能压制住想要撕碎面前这个女人的冲动。



  她这个骗子!



  说什么想要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就会离婚,统统都是骗他的。



  “我早该想到你这个阴险恶毒的女人怎么会同意离婚,原来根本就是在用缓兵之计!”



  “云逍,你听我说……”



  “你给我闭嘴!莫婉,没想到你为了不离婚,竟然连想要个孩子这种理由都编得出来,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傅云逍狠狠地打断莫婉的解释,将书桌上堆的书狠狠扫到地上,将她拎起来推倒在书桌上,低头一口咬在她的肩膀上,力道大的像是要彻底咬碎她。



  “云逍,疼……”



  莫婉疼的眼泪打转,双手用力去推他的胸口,却被他一只手抓住,拉到头顶上,按在了桌子上。



  “这样就疼?那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来,我的心每天都比这疼剧烈千万倍!”



  傅云逍大手伸进她的睡裙里,一把扯下她的低裤,狠狠冲进去,横冲直撞:“所以莫婉,从现在开始,我要让你尝尝什么才叫真正的疼!”


03

 又是一顿折磨。



  没有丝毫温情可言。



  等到傅云逍发泄过离开别墅,莫婉就像个被玩坏的破布娃娃,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到处都是抓痕咬痕。



  他是如此恨她,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



  跪在地上,将傅云逍推倒在地上的书一本一本的捡起来。



  不管被傅云逍怎么折磨,她都没有哭,却在看到那个被傅云逍摔在地上的药盒时,趴在地上无声地哭了起来。



  她怎么会不想给他生孩子。



  没人知道她有多么想给傅云逍生个宝宝,到时候就可以让宝宝替自己陪着傅云逍……



  市立医院。



  陆轩第一眼看到莫婉就知道她状态非常的差。



  比起上次见她,她更瘦了,最小号的毛衣穿在她身上还显得空荡荡的。



  陆轩叹了口气:“小婉,傅云逍又折磨你了?”



  “怎么会,我老公对我很好,昨晚下雨打雷,他怕我害怕,还特意赶回来陪我。”



  莫婉笑的一脸满足。



  陆轩在心里再次叹了口气。



  他是莫婉的主治医生,也认识傅云逍,但莫婉要求他不许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傅云逍,还以死相逼,他只能看着这小丫头吃苦受罪,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他就不明白了,这么温婉明澈的一个女孩子,傅云逍到底有多狠心,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折磨她?



  要是莫婉肯给他机会,他一定会把她捧在手心里,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小婉,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是越来越差了,我建议你还是赶紧到国外做手术,否则以你的身体根本就撑不了多久……”



  “陆轩……”莫婉打断他的话,歪着头冲他笑,“你说我怀个宝宝怎么样?等我死了,宝宝就可以替我陪在傅云逍身边了。”



  “莫婉,你是不是疯了!”陆轩气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抓着她的肩膀,冲她咆哮道,“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想生孩子?你能把你自己的小命保住都要谢天谢地了!”



  莫婉脸上却很平静,平静到好像快要死的人不是她一样:“陆轩,我还能活多久?”



  陆轩犹豫了一下,但看到她清澈却执着的眸子,终究还是败下阵来:“要是好好保养,不生气不上火,活个一年半载还是可以的,但要是出国做手术,说不定可以……”



  还没有听完陆轩的话,莫婉已经高兴地站了起来,用力地抱了一下面前的陆轩,冲他摆了摆手:“谢谢你,陆轩,我有事先走了……”



  莫婉走出了医院,转身进了旁边的一家花店,没过多久,就捧着一束紫罗兰走了出来。



  她最喜欢的花就是紫罗兰,因为紫罗兰代表的永恒的爱。



  回到家,刚把花插好,手机就响了。



  莫婉按下接听键,那边立刻响起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莫婉,我回来了,我们见个面吧。”



  傅氏集团楼下的咖啡厅。



  莫婉匆匆赶到,推开门进去,环视了一圈咖啡厅,见到莫小雅坐在靠窗的位置,正要走过去,就见一道高大的身影已率先向莫小雅走了过去。



  是傅云逍,他怎么会在这里?



  莫婉倏地停住脚步,仿佛被一盆凉水泼了一身,从头凉到了脚。



  她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傅云逍面带笑容走过去在莫小雅身边坐下,两人边喝咖啡边亲密交谈,从头到尾,傅云逍的神色都温柔无比。



  莫小雅不时亲密地抓住傅云逍的胳膊轻摇两下,似在撒娇。



  傅云逍非但没有觉着不耐烦,脸上还带着满满的宠溺,仿佛这样亲密的举动,对他们而言再自然不过。



  三年了,傅云逍对她从来没有笑过一次,除了厌恶讽刺,就是百般折磨。



  原来他不是不会笑,而是不会对着自己笑,只会对着莫小雅笑……



  莫婉心口的温度一点点变冷,头也有些晕。



  她刚想转身离开这个地方,就见莫小雅抬起头,冲着她微微一笑,充满了挑衅。



04

“姐姐,你来了,快点过来啊……”



  莫小雅笑容甜美地对着莫婉招了招手。



  傅云逍这才抬眸看向呆站在咖啡厅门口的莫婉。



  他眉心一簇,眼中划过一丝不耐,脸色也冷了下来。



  莫婉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好视力,这么远的距离,都能看到他对自己的厌恶。



  她知道傅云逍讨厌自己,可她绝对不能让傅云逍和莫小雅在一起,绝对不行!



  莫婉走过去,也不坐下,清澈的眸子对上傅云逍冷漠的眼:“云逍,我们回家。”



  “莫婉,你没看到你妹妹在这里吗?三年不见的妹妹回国了,你连个招呼都不打,你的教养都让狗吃了!”



  “云逍,你不要和她在一起,她就是个骗子,她根本就不爱……”



  “啪!”



  一巴掌重重地甩在莫婉脸上,将她的脸整个打偏到了一边。



  莫婉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傅云逍,小脸唰白,没有一丝血色。



  她没想到傅云逍会为了莫小雅打自己。



  尽管结婚这三年来,他对她憎恶讽刺,甚至百般折磨,却从未打过她一次。



  清澈的眼睛里瞬间冒出一层水雾,她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莫小雅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得意,脸上却换上一副痛惜的模样,伸手抓住傅云逍的胳膊:“逍哥,姐姐那么爱你,你怎么能打姐姐呢?”



  “难道她爱我,我就要忍受她做的一切,包括她拆散我们,把你逼去国外,现在又在这里指责你?小雅,我知道你善良,可善良也该有个底限,你再这样纵容她,说不定她下次要的就不是你的心上人,而是你的命了!”



  “可她是我姐姐……”



  “就算是你姐姐,做错了事也该受到惩罚。”



  傅云逍安慰完莫小雅,扭头看向莫婉,厉声道:“立刻向你妹妹道歉。”



  “不!我没有做错,我不会道歉的!”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莫婉倔强地瞪着傅云逍,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



  “莫婉,你欠了小雅那么多,小雅都不和你计较,还处处为你着想,你却死不悔改,到底有没有良心?”



  “没有教养,没有良心,做错了事也不知道悔改。傅云逍,我们好歹做了三年夫妻,难道在你心里,我就如此不堪吗?”



  莫婉的心彻底被傅云逍的话给伤透了。



  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她拼死从车祸现场救出来的男人,她用仅存的生命来守护的男人,却将她看的如此不堪。



  莫婉清澈的眼睛水波莹莹,带着满腔悲愤指控看着傅云逍,苍白的小脸上一片倔强。



  傅云逍眼神微微一动,目光一直黏在他脸上的莫小雅眼神一暗。



  她抢在傅云逍说话前上前走了一步,伸手就要去拉莫婉的胳膊:“姐姐,逍哥他不是那个意思……”



  “滚开,你别碰我!”



  莫婉一挥手,想要挥开莫小雅来拉自己胳膊的手。



  明明没怎么用力,却听到莫小雅一声惨呼,身体重重摔向一边,桌子上的咖啡杯被她带落,滚烫的咖啡一下子泼了出来。



  莫婉下意识伸手去挡,大半咖啡洒在了她的手背上,但还是有几滴落在了莫小雅脸上。


05

 “痛,逍哥,我好痛……”



  莫小雅捂着脸喊疼,傅云逍冲过去,满脸疼惜地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小雅,你哪里疼,快让我看看。”



  莫小雅也不说哪里疼,垂着眼掉眼泪,傅云逍又急又气,抬头就冲莫婉吼:“莫婉,你怎么这么恶毒,连自己的妹妹都下这么狠的手。”



  “不是我,我根本就没用力……”



  莫婉茫然地摇着头,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自己明明没用力,为什么莫小雅就倒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莫小雅软声打断了:“逍哥,不管姐姐的事,是我刚才没站稳才摔倒的……”



  “谁说不管她的事,在座的人都看到你推到了你,你还要为她说话?”



  傅云逍眉头皱的死紧,抬头看向莫婉的眼神里满满的厌恶。



  “逍哥,真的不是姐姐的错,你不要在埋怨姐姐了。”



  莫小雅口里替莫婉说着话,扭头看向莫婉时,眼底浮现的却是奸计得逞的笑容。



  她是故意的,莫婉一瞬间恍然大悟。



  不行!



  她要跟傅云逍解释,她不能让傅云逍再增加对自己误会了。



  “云逍……”



  莫婉身上想要去抓傅云逍的衣角。



  傅云逍却一脸厌恶地将她往旁边用力一推,她一个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额头撞上桌角,血一下子就渗了出来。



  莫婉却像没感觉到疼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再次去抓傅云逍的衣服:“云逍,别走,我真的没有推她……”却再次被傅云逍甩开。



  “莫婉,要是小雅的脸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傅云逍直接丢下最后一句警告,看都不看她一眼,抱着莫小雅大步离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是在抱着什么稀世珍宝。



  原来,他也不是只有冷酷痛恨的表情,他也会心疼一个人,可那个人不是她。



  三年了,她从没有看到过傅云逍对自己露出哪怕一丝的心疼。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不能任由莫小雅在这个时候抢走傅云逍,否则她这三年来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她要去医院揭穿莫小雅的真面目,不能让傅云逍再次被莫小雅欺骗。



  等莫婉赶到医院里的时候,傅云逍正陪着莫小雅做全身检查。



  莫城和方柔也得到消息赶了过来,一看到莫婉,莫城二话不说,上去就给了她一巴掌:“你抢你妹妹男友,将她逼出国还不够,现在又要害死她,莫婉,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狠毒的女儿!”



  莫婉捂着脸,冷冷地看着这个该被她称之为父亲的人。



  三年前,她无意中听到莫城要莫小雅嫁给傅云逍,是为了要得到傅氏的股份,从而彻底吞并傅氏集团。为了不让傅云逍被这俩人联手欺骗,她才给傅云逍下药逼他娶了自己。



  莫小雅根本就不爱傅云逍,她不但另有喜欢的男人,还和那个男人有了孩子,否则也不会急匆匆地出了国。



  现在莫城竟然贼喊捉贼,呵~还真是可笑!



  “莫婉,我知道你把你母亲当年的死都归结在了我身上,你恨我想报复我就冲着我来,干嘛要伤害你妹妹,她是无辜的啊……”



  方柔趴在莫城肩膀上抹着眼泪,指控道,“你为了报复我们都已经把你妹妹的男朋友抢走了,你现在还要跑来伤害她,难道她被你害的还不够惨吗?”



  莫婉看着面前这夫妻俩你一句我一句指责着自己,心里竟忍不住想笑。



  看看,这就是她的家人,一个个都在恨不得她去死。



  “方伯母说的都是真的吗?”



  一道冰冷阴鸷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可以阅读更多~!